第065章 宾客云集,宴会开始(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黎王府。

顾月卿一行到达黎王府时,禾均与禾风华及先到的宾客都候在府门外。

千流云骑马先行,随即是銮驾,有人高声通传:“公主殿下到!千丞相到!”

翻身下马,有人见礼,“参见公主殿下!参见千丞相!”

禾均身为亲王,只需给顾月卿一人见礼,却也只是简单的拱手之礼。是以这番之下,府门外候着的一众人,就只有两人还站着。

禾均,禾风华。

今日黎王府的宴就是为禾风华而办,她特着了一件素雅却不失华贵的衣衫,再配上她那张绝美的脸。

许多人原就十分好奇这个十七年来都未听说过,却一朝张扬归来的风华郡主究竟长得何种模样。

这番瞧见,惊为天人。

举止大方,举手投足间又尽显尊贵之态,再无人会说她长在太庙没见过世面。

这是禾风华的第一步,她要让这些人先对她改观。

不可否认,她做到了。

看着前面銮驾上走出的女子,禾风华唇角勾起一抹细微的弧度,看着像是在笑,又像是在隐着怒意。

原以为今日就能解决了她。

果然不愧是公主殿下,竟是师父亲自出手都未伤她分毫!

她看向顾月卿,顾月卿也抬眸看着她。

彼时顾月卿身着一袭素雅罗裙,梳着一个简单的发髻,发上没有多余的首饰,只有一支木簪。

是的,木簪,君凰亲手所做,赠与她的生辰礼。

即便未着任何华贵的发饰,那一身与生俱来的矜贵气息,却是怎也掩盖不住。

不少人暗暗将对视的两人在心里对比了一番,只觉得,纵是风华郡主容颜绝色气质绝佳,纵是公主殿下面纱遮面看不清面容,相较之下,还是公主殿下气势更强些。

当然,这或许是禾术的人这些年来对公主殿下的认知已根深蒂固。

但就算如此,见众人看着顾月卿的眼神全然带着敬重尊崇,看着她时只有惊艳意外,禾风华的美眸就不由一眯,交握于小腹上的双手不由握紧。

总有一日,她要让这些人只记得她禾风华,不管是心里还是眼里,都再不会有“禾玥公主”!

千流云翻身下马,顾月卿走出銮驾后举步上前,后面马车上的几人也下了马车一致上来。

骤然看到那么多容貌气质的上佳的年轻男女,在场的宾客里,不止年轻男女,连一些轿年长的人,都齐齐在心里惊叹。

这场宴会来得值了,不仅见着了近日来名声大响的风华郡主,还见着了公主殿下和这些来自他国的青年才俊。

“都起身吧。”顾月卿淡淡开口。

与此同时,有一禁卫装扮的人上前来低声告知千流云,顾月卿恰听到他所报的内容,不由侧头看过去。

千流云恰看过来,顾月卿对他点了下头,他便小声吩咐那禁卫,禁卫应声离开。

居然在那种境况下连禁卫都追不到,付盈寰还真有本事。

千流云用眼神询问顾月卿的意思,顾月卿便让他继续派人去寻。

这里是云河之巅,派出的禁卫竟在自己的地界上连一个重伤之人都追不到,顾月卿不得不上点心。

他们的举动落入禾风华眼中,她眸色微深。

虽未听到他们所交谈的内容,却大抵猜到了与付盈寰有关。毕竟他们在来黎王府的路上发生的所有事,早便有人来报了禾风华。

千流云派禁卫去追付盈寰却没追那黑衣人的事,禾风华通通知晓。

付盈寰既是趁乱逃了,那便没有让她再被抓着的必要,即使付盈寰一人起不了什么作用,留着她给顾月卿偶尔添添堵也是好的。

“公主殿下府里请!”

“各位请!”

禾均的表情并不是很好,但今日在场宾客众多,他纵是对顾月卿和千流云如何不喜,也不能面上表现出来。

最要紧的是,这里除了他不喜欢的这两人,还有商兀的太子太子妃,以及陈家的继承人和叶家少主,还有一个是君临的郡主。

无论哪一个,他现在都不想开罪的。

当然,若能与他们中某个人打好关系再寻求合作,自是再好不过。

打定主意后,禾均就有了想法。

不过他最后还是看向千流云,再看向走在千流云身侧,与他低声说着什么的周茯苓。

眼底闪过一抹算计。

*

满园宾客,宴席开始。

是的,满园。

黎王府这场宴会在宽敞的院子里举办。

青草渐绿,百花渐红。

花香鸟语,丝竹舞乐。

黎王府的宴,禾均坐主位,顾月卿坐左下首位,临她而坐的是千流云,接着便是楚桀阳一众人。右下首位第一个便是禾风华。

“风华十七年前便随母妃到太庙,如今十七年过,方将她接回。今日宴请诸位,主要是让妹妹在诸位面前露露脸,往后若在外遇到,还请诸位多对风华照拂些。”

“应当的应当的……”

“黎王殿下言重……”

……

禾均话音方落,底下坐着的人就是一阵应声。

“那本王便先在此敬诸位一杯,以表感谢。”

举杯,“诸位请!”

“黎王殿下请……”

顾月卿几人都没动杯子,禾均看到,不由笑道:“本王敬公主殿下和几位贵客一杯,今日几位能请来几位,是本王的荣幸。”

顾月卿和千流云可不买他的账,其余几人便是做面子也是要做一做的,是以包括樊筝在内,都不情不愿的举起了杯。

她现在是商兀太子妃,这种场合自然不能任性。

倒是顾月卿只淡淡端起酒樽抿了一口,没给禾均一个眼神,这种藐视的态度让禾均眸光一厉,却又指责不得。

因为顾月卿纵是没搭理,像是独饮一般,却到底是喝了一口,他不能以她不给面子为由说话。

宴是寻常的宴,众人一番敬酒后,又是歌舞起。

宴会过半,有人端了一杯酒起身,是一名贵女,她不是敬顾月卿也不是敬禾风华,而是走到周茯苓的席位前,“敢为姑娘可是君临的茯苓郡主?”

周茯苓一顿,随即便端出一抹大方的笑,“是,请问你是……”

“我叫沈然,安平侯府嫡女。”

安平侯,就是安青的丈夫,沈田的父亲。只是安平侯早已离世,如今府中还留下安平侯夫人与其独子沈田。沈田的妻子就是安家安青,黎王妃安荷的堂妹。安青早年便一心想嫁给禾胥,是以这么多年过去,她依旧对阮芸怀恨在心。

而此时这个沈然,就是沈田和安青的女儿。

“原是沈小姐,幸会。”分明是沈然站着周茯苓坐着,在气势上,周茯苓却半点没被沈然压制。

顾月卿掀着面纱一角,又淡淡抿了口酒,朝千流云看了一眼方收回目光。

在云河之巅,少有人不知这位安平侯府的大小姐心仪千丞相。

这是在给周茯苓找茬呢。

只是当着她这个公主殿下和千流云这个丞相的面公然找禾术要建立友邦的君临和亲郡主的茬,沈然真有这么大的胆子?

沈然虽是安青的女儿,但自小都是养在安平侯夫人身侧,得安平侯夫人亲自教导,算得上大家闺秀,还是胆子不甚大的大家闺秀。

至于这样的大家闺秀心仪千流云之事如何被大家知晓,除却每次这样的宴会,沈然都偷偷看着千流云表露出些许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她的母亲安青。

这么多年过去,安青纵然年纪有所增长,她的火爆脾气却是半点不收敛。除了脾气火爆,她还有个毛病,就是嘴碎。

逢人就说,她家女儿将来若是寻夫婿,定要让女儿寻个自己心仪的,然后又暗示一番千流云是她心目中最合适的女婿人选。如此,岂非就是说千流云是她女儿心仪的?

一传十十传百,沈然的心思自然就传开了。

为此,沈然甚至三个月都不敢出门,可见胆子之小。

这样小的胆子却敢在这般场合站出来寻到千流云的未婚妻面前,且还大有挑衅之势,若说不是有人暗中煽动,顾月卿如何也不会相信。

“听闻茯苓郡主是君临长公主之女,君临长公主端庄娴雅才色双绝之名天下少有人不知,想来茯苓郡主身为长公主的女儿,必也是琴棋书画皆通透,不知茯苓郡主可否借此机会与我们展示一番?”

“茯苓郡主莫要误会,我并无旁的意思,就是此生怕是永远寻不到机会一睹君临长公主风姿,想着您既是长公主的女儿,没有长公主九分神韵,应也有七分,是以……”

------题外话------

*

可以评论了。

*

二更六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