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禾均心思,倾城一掌(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月卿眉头一皱,她很是不喜欢禾均用这般眼神看她。

冷冷一眼扫过去,禾均便被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后退一步,连他都闹不明白为何仅一个眼神就害怕成这样。

再去看时,那双仅露出的凤眸又是云淡风轻的模样。

禾均突然觉得这熟悉的眼神在哪里看到过,且绝非是在三年前。

“还是说,公主殿下这三年待在行宫,实则只是个幌子?”

“黎王在质疑本宫?且不说本宫这些年在行宫是真,便是假,也不是黎王该过问的!”

她暂不想暴露她的身份,不过是一时半会儿懒得应对这禾术上下,却不是怕禾均知晓。

禾均和禾风华一道进宫,她并不知这两人的关系究竟如何,许禾风华已将她的身份告知禾均也未可知。

如此,她又何必再遮掩。

禾均脸上笑意微收,“所以,公主殿下这三年真不在禾术?”

无疑,禾均是觊觎顾月卿的,即便他从未看到过她的样貌,但她一个女子能以外来人的身份得禾术上下承认且坐上储君之位,让人不自觉的便想将其征服。

然一个女人和权势比起来,他更在意的还是权势。

是以这番听到顾月卿如此说,他心里不由一慌。

若她当真三年都不在禾术,那她又去了何处?他可不觉得她会无所事事的云游天下!

也就是说,三年后再归来的她,许比三年前更难对付!

再想到她归来时似乎带了个孩子……

禾均一双眼睛不由睁大,“你、你在外与人生了孩子?”

这是个什么话?怎么听着像是丈夫抓妻子与人有私似的!

顾月卿眉头皱得更深,“与黎王何干?”

她竟没否认!

“你、你怎能……”禾均不可置信的后退几步,就好像自己的东西失踪一段时间,再找到时已另有主的作态。

“本宫如何不能?难道本宫的婚嫁事还要请教黎王不成?”

禾均这样的反应,是个人都看得出他对顾月卿怀着怎样的心思。莫要说顾月卿,就是千流云都觉得恶心得不行。

他还真够敢想的!

竟连顾月卿都敢觊觎,他难道不知这个女人有多强悍么?不说她在禾术的地位皆是她打来的,就说此前外界有关她的传言。

万毒谷谷主自来出手不留人。

虽不全属实,却也不全作假。

她是个狠辣之人。

禾风华看到禾均这蠢样子,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禾均未看到,顾月卿和千流云却留意到了。

“哥哥,你这是在做什么?”

“做什么?妹妹,她是禾术的储君,竟偷偷在外与人有私还生下孽种……”

话未说完,人已被顾月卿一掌挥出去。

淡定的收回手,眸光冷戾,“黎王若不会说话,本宫不介意教教你!”

这一掌顾月卿并未留手,禾均喉头腥甜,对顾月卿有了新的认知。

她的武功竟精进了如此多!

心下愈发不安,却不愿就这样丢了颜面,硬着头皮将那抹不安压下,道:“若不是孽种,那孩子的父亲是何人?没有三媒六聘拜过天地,生下来的孩子便是孽种!”

“呵……黎王又怎知本宫未拜过天地?至于本宫孩子的父亲,黎王还不配知道。”

不配……

这个词的分量并不轻,尤其是由顾月卿说来。

顾月卿在禾均待了一年多,禾均多多少少和她有过些接触,知道她是个张狂的人,且素来都是冷清着一双眸子。然此番提及那孩子的父亲,她那双自来无波无动的眸子竟泛着亮光。

寻常人,断然征服不得她。

那么,她孩子的父亲必不是泛泛之辈!

那又是谁呢?

“哥哥,你没事吧?”被一掌击出去这般长时间,禾风华才开口询问,禾均以为她是吓着了,抬头去看,却见她一脸淡然,丝毫没有被吓到的样子。不仅如此,她竟是没有上前来扶他的意思。

禾均一颗心微沉,仿佛某种猜测已得到答案。

禾风华迟迟不上前,是此番比起不让禾均知晓她的底,她更在意的是顾月卿。

她和顾月卿交过手,方才那一掌便能看出,如今的顾月卿已不能同此前与她交手时同日而语。

她知道,顾月卿练的是琴诀,无琴在手,她的实力已是大打折扣,然便是如此也依旧如此厉害。

不过一掌就将禾均击成重伤!那若顾月卿手中有琴,岂非就是她来与顾月卿交手也讨不到好?

是顾月卿的实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升如此多,还是当初她之所以会在与她交手时那般吃力,是因她怀着孩子?

不管是什么缘由,禾风华都不敢再小瞧顾月卿。且对于她方才所说的,她孩子的父亲是谁禾均不配知道,她觉得并未说错。

君凰此人,可比顾月卿难对付多了。

谁又能想到,君凰身上的毒会被顾月卿给解了!

这样一个人,自此便失去了控制,只能为敌。

若非此番君凰出兵大燕,跟着顾月卿一道来禾术,禾风华很清楚,她对上这两人,胜算几乎为零。

那她就只有在顾月卿孤身一人时,快些将她解决!

此前原想着在外直接把人杀了一了百了,没承想还有一个北荒七城保住了她,让她错过杀她的最佳时机!

本不想这么早回来,没想到万毒谷和千流云能力如此不俗,这般快就查到了她身上。

身份败露,若再不出现,待顾月卿在禾术安排好一切,她再回来便落了下风!

本想利用禾均这个蠢货一番,没想到他竟如此无用!

“公主殿下,不知者不怪,你因着一句话将我哥哥打成重伤,难道不觉得过分?你自己婚嫁却不告知旁人,偏又将孩子带回,难道不是早该想到会有此误会?”

一开口便说到了点子上,顾月卿对她又高看几分。

“风华郡主说得在理,但本宫回宫当日便告诫过,本宫的孩子不得任何人置啄,否则别怪本宫不客气。”

“风华郡主和黎王莫不是觉得本宫在说笑?”

说着,看向倒地的禾均,“不过,黎王当真连本宫一掌都受不住?照着本宫的估量,以黎王的武功,此番便是会受伤,也当不会摔得如此惨烈才是。那么,黎王故意重伤摔倒,目的又何在呢?”

顾月卿话音落,禾风华和禾均的视线便撞到一处。

------题外话------

*

头昏眼花的写了一章,先更新吧。

大家明天十二点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