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商定完毕,风华郡主(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这一停顿,千流云不止头皮发麻,心尖也抖得厉害。

他就知道不能高兴得太早。

只听她道:“缚谨年幼,又是君临太子,君临与禾术相隔万里,便是缚谨长大,恐也无暇兼顾禾术,需一信得过又有能力之人辅政。”

得,她说到这里,还有谁不明白她的意思。

禾胥一笑,他本也未期望小外孙能坐守禾术,只需挂个名即可。待小外孙挂了名,玥儿还能不管禾术的死活?待君临茯苓郡主嫁过来,有这一桩姻亲关系在,流云还能摆脱得了?

“这个玥儿只管放心,朕皆已考虑妥当。流云还年轻,至少能辅政三十年。”

千流云嘴角一抽。

辅政三十年,这和他自己当皇帝有何差别?

他就是不想一辈子被套在禾术,想四处游历看看这大好河山,才不愿继任皇位。

可这不愿辅政的话他也不敢说,万一他一说,便直接让他继位,那才是真正挣脱不了的牢笼。

“千丞相的意思呢?”

顾月卿一句话,问得千流云这个翩翩公子都有种翻白眼的冲动,“本相的意见重要么?”

辅政便辅政吧,待过个几年天下安定了,再寻个信得过又有能之人来顶替就是。

顾月卿眼底有一抹笑意,在千流云看来就是幸灾乐祸。

真是风水轮流转。

“那么,此事便如此定下了。”禾胥的心情显然很是愉悦。

阮芸也面露喜色,转而想到什么,又道:“玥儿这番回来应是有事要做,今日决定的事便等玥儿将要做的事做完再告知禾术上下。”

阮芸也不是傻的,加之她对顾月卿的了解,知道她不会无故赶回来,便也大抵有了猜测。

“姨母思虑周全。”

定好继承人的大事解决了,阮芸心里高兴,是以再开口时,语调都轻快了许多,“天权想来也猜到了我的身份。”

“还请禾术皇后告知。”确实有所猜想,但他还是想知道得更透彻些,若禾术皇后当真是陈家人,何以这些年他都未听人提起过她?

阮芸一笑,“照着规矩,你该唤我一声姑母。”

*

半个时辰后,禾胥和阮芸离开缘玥宫,千流云和陈天权并未离开。

千流云留下,是有事要与顾月卿相商,陈天权则是因阮芸方才那一番话久久未回过神。

他猜到阮芸出自陈家,想着陈家那边却没有她的消息是因她犯下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以致于陈家的人不再提起她,甚至连他这个陈家继承人都不知晓她的存在。

没承想,不过是她不如祖父的意,违背祖父的意愿要嫁到禾术这样简单缘由而已。

打着效忠顾氏皇族的旗号,告诫陈家人不得参与到任何一国的权势斗争中,偏又在顾氏皇族几近绝后时放任不管。

他很是不明白祖父究竟为何要如此行事。

因着所谓的休养生息,逼走了姑母,逼毁了父亲,甚至任由小姑被人害死……

如今的陈家瞧着没什么变化,实则早已分崩离析。

甚至于到了今日,祖父还端着架子,好似倾城没有他相帮就难成大事一般,事实上倾城需要他们陈家的助力么?

陈家人脉广又如何,于现下的倾城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的锦上添花罢了。

祖父这样行事,图什么呢?

想让倾城历经磨难,成为合格的天和王朝皇族后人?

不管出发点是什么,用意是好是坏,祖父当年任由倾城自生自灭的做法都是不可原谅的,即便他为救倾城废了一双腿。

说他没有孝心也好,说他狼心狗肺也罢,在他看来,一双腿远不及倾城的性命重要。

要知道在那些年里,倾城稍一不慎便会丧命。

只叹他当时年幼本事不够,不然,定不会坐视不理。

缓缓心绪,陈天权道:“二位既是有事相商,我便先行告退。”

“陈大公子请稍候片刻,本相待会儿正好要去驿馆看看茯苓郡主,不若一道?”

“陈大公子既是母后的侄子,算来也是自己人,本相与公主将相商之事,陈大公子听一听也无妨。”

智谋深远算无遗策,正是不少人眼中的千流云。

陈天权明显是关心公主的,也就是说他是可信之人,既然能多有一份助力,他又哪里有将其往外推的道理?

对上他眼底盈盈的笑意,陈天权没再说话。

顾月卿分别看他们一眼,也没说什么。

言归正传,千流云收了脸上的笑,正色道:“此前传信,说得不甚清楚,便借此机会细细说来。”

“公主让我查的消息,如信上所说,确实有了些眉目,只是再多的消息已查不到。”

意料之中。

“禾术除了黎王,当真还有个郡主?”顾月卿淡淡问。

郡主?

陈天权心下疑惑,却没打断他们的话,安静听着。

千流云点头,神色有几分凝重,“嗯,那位郡主自生下便随其母入了太庙,是以外人并不知她的存在,连母后都不知,只父皇知晓少许。若非我询问之后,父皇特去细致翻阅皇家玉蝶,于黎王府那一页上看到,怕是我们到此番都不知尚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皇家玉蝶,无端不会有人去翻阅,便是有需要去翻阅,也多是有目的性的翻到对应的那页。

自十七年前黎王病逝,年仅几岁的禾均袭黎王爵位,黎王妃伤心欲绝带着出生不过两月的女儿到太庙修行,玉蝶上有关黎王府的那页便再无人翻阅过。

又是一个十七年不曾露面的人,便是禾均都从未提及,旁人又怎会想到她的存在?

“她是黎王和黎王妃的女儿,早年便随黎王妃去了太庙,从未在人前露过面。玉蝶上,她名唤风华。因早年父皇继位时便说过,黎王和黎王妃的孩子,长子生来便是世子,长女生来便是郡主,是以纵是没有明面上的赐封旨意,禾风华也生来便是皇家一品郡主。”

禾风华?“可还有其他?譬如,她一身武功及转瞬便使一个重伤之人恢复如常的本事从何处学来?”

“暂未查到。”第一次在信上看到顾月卿说起这般非凡技艺时,千流云也十分惊疑。

转瞬便能使重伤之人恢复如常……

委实难以相信有人会有如此本事。

但千流云也知道顾月卿自来不会说莫须有的话,既是提到,便至少有八成的把握确定了此事的存在。

偏偏他又查不到禾风华这样的本事从何处习来。

不仅如此,他连禾风华这些年有什么异常都查不到,唯一查到的就是,她随黎王妃在太庙待了十七年。

这可是在禾术!

连他这个权倾朝野的丞相都查不到半点与禾风华有关的有用消息,若公主让他查的人当真是禾风华,此人藏得如此之深,断不是个好对付的。

顾月卿也微微拧了下眉。

若禾风华真是那个意图杀她的人,看来她是得好好应对了。

“继续让人查,此番我到了禾术,她既要杀我,相信很快便坐不住,总有露出马脚的时候。”

千流云赞同,转而想到什么,道:“从她要杀你的行径来看,必是早便知晓你就是禾玥。这么多年,禾术上下除却父皇母后和我,就连禾均都不知你的身份,她却知晓……或许她比我们想的更难对付。”

“无妨,而今这天下能让我忌惮的人还没出生。”当然,和亲君临之前,她是忌惮君凰的。

至于燕浮沉,也只被她当成最大的敌人而已,还不足以让她生出忌惮来。

她狂傲的姿态让两人一愣。

千流云忽而失笑。

陈天权微愣的神情收住,并未多问,只道:“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只管直言。”

顾月卿端着眸子看他,转而道:“多谢。”

她没直接拒绝,让陈天权双眸一亮,“不必客气。”若帮得上忙,他心里也能少些愧疚。

------题外话------

*

明天十二点。

最近好像都不能评论,和你们说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