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禾术帝后,百官相迎(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禾术皇后阮芸,年近五十却风韵犹存,端庄大方堪为一国之母的典范。

旁边的禾术皇帝禾胥见着她这般激动,安抚的握着她的手拍了拍她手背。

说其禾胥,也不过五十之龄而已。

多年在位,无形中便自带一股威仪。

禾术帝后,感情笃厚,禾术皇宫只皇后一人,纵是这么多年过去,阮芸膝下无儿女,禾胥也从未想过充盈后宫。

两人的感情这般深厚,还要追溯到多年前的往事。

自来想将女儿送进后宫做皇帝女人,用以提升家族地位的事便不少见,纵是在避世的禾术也不例外。

更况阮芸不过一个平民女子……

是的,禾术皇后阮芸,背后没有强大的母足,甚至于她的来处都无人知晓,只知是早年尚为皇子的禾胥从外面带回来的女人。不仅坚持要娶她为皇子妃,待到后来继位后,还力排众议册封她为皇后。

如此还不算,为阮芸,禾胥空了后宫。

这其中自是有不少艰辛,只是两人都坚持走到了今日。

阮芸是个幸福的女人,若说她有什么遗憾,应就是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吧。

“好了,玥儿回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你怎还哭了?”

“我,我就是太高兴了。玥儿一离开就是三年,这三年,何人知晓她……”都吃了多少苦。

后面的话阮芸未再说,毕竟对外,禾玥公主是在行宫休养。

偶尔禾胥和阮芸便会去行宫住一段时日,千流云也会挑时间去看看,旁人对禾玥在行宫休养这件事便也深信不疑。

若现在说漏嘴就算不会召来什么大麻烦,却总不是最适宜的时机。

千流云翻身下马,领着一众将领跪地,“儿臣参见父皇、母后。”

是的,父皇母后……

倒是后面马车上正要下来的几人被千流云这一个称呼都惊得愣在了当场。

连楚桀阳的脚步都顿了一下。

很显然,楚桀阳纵是有些怀疑,却是此时才证实了他的猜测。

“……阳阳,我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楚桀阳被樊筝的惊疑声唤回了神,“你没听错。”罢了牵着她的手跳下马车。

叶瑜和陈天权皆深吸一口气。

不愧是消息难探的禾术,千流云就是禾术那位皇子之事,竟是连他们都从未接到半分消息。

而另一辆马车上走下来的周茯苓听到千流云对禾术帝后的称呼,也是愣了一愣。

皇子?

禾术皇姓为“禾”,而他分明姓“千”,这一点周茯苓纵是见识再少,也完全能肯定。

他给她的玉佩上刻的就是一个“千”字。

“茯苓郡主,还好吧?”秋灵抱着小君焰正准备下马车,看着打开车帘子却站着不动的周茯苓问。

周茯苓知道秋灵也听到了方才千流云的见礼声,却依旧是这番如常的神态,她便知道,秋灵定是知晓的。

转念一想,倾城公主既是禾术的禾玥公主,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摇摇头,“没事。”当先由站在马车旁的丫鬟扶着下车。

而这边,听到千流云的称呼,禾胥和阮芸都愣了一下。

“儿臣已将公主殿下迎回。”

禾胥不动声色的收了心底的讶异,“辛苦了,起来吧。”

此前从不在人前唤“父皇母后”,此番如此,怕是有意不再瞒着身份。

消息再难探,若千流云在外都唤“父皇母后”,外界哪里会探不到点蛛丝马迹。

禾术朝堂上的官员都知千流云皇子的身份,只是他还有一个丞相的官职在,寻常不管是上朝还是在别处,他都称禾胥阮芸陛下皇后,渐渐地大家也就忽略了他皇子的身份,只称他丞相。

“多谢父皇。”

“云儿,玥儿听到你这般唤她,该是不高兴了。”阮芸叹息道。

“母后,礼不可废。”

“哎,罢了,先接你皇妹进宫吧。”

“此番去接公主殿下,在路上遇到几位贵客,儿臣便将人也一道请来了。”

禾胥和阮芸都知道顾月卿这番不是一人前来,是以千流云这个话实则是说与那些大臣听的。

佯装意外,禾胥道:“有贵客?那便一道请过来吧,恰好皇后为玥儿归来备了晚宴。”

“是。”

这番,顾月卿的銮驾已由两个宫女装扮的人分别拉开帷幔。

于是众人便瞧见那坐于銮驾中戴着面纱的素衣女子缓缓起身,举步从銮驾上走出。

纵是看不到容貌,但那一身淡雅高贵的气韵却是如何也掩藏不住。

她缓缓走来,四下不由静默下来。

不少人心叹,公主殿下的气质当真是愈发好了。

不过看这样子,公主殿下在行宫养三年,身子似乎已无大碍。这么一想,那些对顾月卿百般敬重的臣民们就是一阵欣喜。

上前,在五步开外停下,对着神色激动的两人拂身,“见过陛下,见过皇后娘娘。”

陛下、皇后娘娘……

这么多年过去,她始终不愿改口。

阮芸的眼眶更红了。

但面对眸色冷清的顾月卿,她却生不起起来。

只余心疼。

顾月卿见礼的声音方落,面前的文武百官便跪倒一片,“臣等参见公主殿下!恭迎公主殿下回朝!”

“恭迎公主殿下回朝!”

……

声音久久回荡。

“回来了便好,不必如此多礼,起身吧。”禾胥语气看似平淡,但他眼底的情绪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是啊,回来了便好,这些年……玥儿吃了不少苦吧?如今回家了,便能安心了。”

看着阮芸熟悉的面容熟悉的神情,顾月卿有一瞬恍惚。

早些年母后也总用这般充满怜惜的看着她,只是母后不似她一般爱落泪。

“让皇后娘娘挂心了。”

“你这孩子,总如此见外。”说着阮芸便上前握住她的手,顾月卿微微僵了一下,却终究未甩开。

她其实是感激他们的,只是她仍有些不习惯。

他们并不欠着她的,对她这样好,她总无法做到心安理得。若是一年前,阮芸如此亲近她,许未靠近便被她避开了。

这一年,她知道她变了许多。

阮芸其实只是想赌一把,没想到她竟未避开,这让她喜出望外,连声音都激动得有些发颤,“玥儿,你……”

顾月卿已不着痕迹的退后半步,手也从她手心滑出。

即便这样,对阮芸来说已是意外之喜。

连禾胥也有些意外。

不过还不及他们多想,顾月卿身后便上来了一群人。

“见过禾术陛下、禾术皇后。”

自将阮芸带回来至今,禾胥也只在约莫七年前离开过禾术一次,而那次他也未在外停留太久。

是以年轻一辈的人他纵是听说过,却都未见过。

千流云适时解释:“父皇,这两位是商兀的太子和太子妃,另外两位是廖月阁陈家大公子和商兀叶家少主。”

而后看向颇有几分羞怯,却不显怯懦的周茯苓,“这位是君临茯苓郡主,君临长公主之女,也是儿臣的未婚妻。”

他这样一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周茯苓。

突然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周茯苓自然是紧张的,尽管她强撑着,但毕竟是这样大的场面……

忽而,她对上一双清冷的眸子,不知为何,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是了,这里不止她一个君临人,她没什么好怕的。

但此番禾术这些人并不知他们的公主殿下就是君临的皇后,那她在这些面前代表的便不是她自己,而是整个君临的形象。

若她露了怯,就是丢了君临的人。

深吸口气,端出来的姿态竟也有几分君黛的高雅,“茯苓见过禾术陛下、禾术皇后娘娘。”

她的表现让阮芸满意的点点头。

君临这位郡主的遭遇千流云在决定时已尽数告知他们,私交归私交,阮芸还是希望千流云能寻到一个能配得上他的女子。

若连这点场面都受不住,那她也不会看在君黛面子上勉强去承认这个儿媳。

“你就是茯苓啊,流云多次与本宫提过你,果然是个乖巧的孩子,这一路辛苦了。”

“也不用见外的唤本宫什么皇后娘娘,本宫与你母亲是闺中蜜友,流云唤你母亲一声君姨,你便也唤本宫一声芸姨吧。”

周茯苓一愣,不是看千流云,而是将目光投向顾月卿。

她这个反应倒是让顾月卿有些意外,不过还是不着痕迹的点点头。

得到她的允准,周茯苓才唤了一声:“芸姨。”

“好孩子。”她和顾月卿的互动哪能瞒过阮芸的眼睛,她对周茯苓的印象又好了不少。

玥儿如今是君临皇后,君临帝是茯苓的表兄,照着规矩,茯苓该称玥儿一声嫂子。

长嫂如母。

她在这种时候能想到去询求玥儿的意见,是个懂规矩的孩子。

------题外话------

*

先更新了再出去吧,如果有错字请原谅,回来再来修。

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