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两月之后,战事初起(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内力深厚,隔间纵是离得不算近,他也能听清他们的谈话。见顾月卿熟睡,便起身过来。

他的儿子,生而非凡才是应当。

夏叶和秋灵微微拂身,算是见礼。

陈天权顿了一下,也拱手道:“君临帝。”

君凰颔首,举步走过去,看着襁褓中的孩子,目光落在他眉间的胎记上。

他少时曾随父皇去过廖月阁,在廖月楼中看过不少典籍,知道孩子眉间的胎记像什么。

冥界之花又如何?

不管是神是魔都是他的儿子,更况这些年,他被人说得还少么?妖邪转世嗜血食人……

他都能做到不在意,他的儿子又岂是那等轻易便被谣言所扰之辈?

“你们先出去。”

见他像是想单独看看孩子,几人对视一眼,便默默离开……当然,默默离开指的是旁人,樊筝是被叶瑜拉着离开的。

还不忘喊:“本庄主要看干儿子,你这是做什么?叶少主,你别拽本庄主啊……”

君凰瞥一眼,樊筝便瘪瘪嘴不甘不愿的离开了。

君凰收回目光看向小孩,不知是不是有所感,一直没睁开眼的小孩,突然睁开了圆溜溜的眼睛,漆黑如墨。

这双眼像极了顾月卿。

君凰没忍住,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戳他的脸颊,忽觉前所未有的奇妙。又戳了两下,直戳得小孩脸颊有些红,他才停下。

忍受万毒蚀身之痛的那些年,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有妻子,会有儿子。

“君焰,字缚谨。”

如火焰一般张扬绚烂,又不忘时刻束缚自身,谨言慎行。

为君,张扬,却有度。

于是,小君焰的名字就这样未经任何人同意,被君凰定了下来。

傍晚时分,顾月卿醒来。

君凰将她扶着靠在他的怀里,接过秋灵递来的热汤,用勺子一口一口喂着她。

喝完一碗汤,顾月卿才觉有了些精神,在君凰接过秋灵再递过来的粥之际,抬头问:“孩子呢?”

“在近旁的屋里,你一日未吃东西,又经受那样一番折磨,先吃点东西再看孩子。”两人相处这般久,她这点心思君凰哪能看不出。

顾月卿倒也没强求,尽管她很想看看孩子,但她此番确实有些虚弱,若不吃点东西,莫要说抱抱孩子,就是自己撑着坐起来都难。

喝完一碗汤,吃过一碗粥和几口清淡的菜,君凰才吩咐秋灵去将孩子抱来。

“主子,您当心着些。”

顾月卿头一次抱孩子,还有点不顺手,摸索半晌才抱好。

君凰生怕她累着,就要从她手里将孩子接过,却被她狠瞪一眼。

“辛苦生下的儿子,我抱会儿。”

君凰只能随她去,倒是将她搂得更紧了些。

她抱着孩子,他抱着她……

秋灵默默退下,将空间留个一家三口。

顾月卿正小心打量着孩子,忽而黛眉轻蹙,“这胎记……”论见识,顾月卿并不输旁人,更况她很小的时候便去过几次廖月阁,虽则那时的她识字不多,对有些东西却仍记忆颇深。

如一些好看又特别的植物图画。

方才还以为是孩子方生下未完全恢复的红痕,这番看着,分明是个胎记,还是个有形有状的胎记。

这孩子的模样,再加上这胎记,将来……

当然,会这般想,并非是说顾月卿有多担忧,其实某些时候,她的狂傲不羁并不比君凰差多少。

在她看来,她的儿子不管生得是美是丑,在这世间都没有人能说他半句不是。

“彼时卿卿疲累,想是不曾注意孩子出生之际天上的异象,我们的孩子,自他出生那刻起,便注定拥有不凡的一生。”

不,其实她注意到了。

要说没怎么注意天降异象的,当属比顾月卿这个生孩子都要紧张担忧的君凰。

那时他只透过窗户随意扫一眼天际,注意力又全放在顾月卿身上。

“也罢,终归有你我护着,他会平安顺遂的长大,会有一个和乐美满的家。”

不会像他,一场叛乱,逝去大半亲人只余一个重伤留下病根的兄长,此后他又身中万毒,受尽折磨。

亦不会想她,父母遭贼人杀害,家不再家国不再国,心藏仇恨颠沛流离几番生死边缘徘徊,最终练就一身杀伐。

君凰将下巴靠在她发顶,低低的应:“嗯,会的。”

*

一个月后,君临帝喜得长子的消息传遍天下。

有传言说,孩子出生后君临帝便封其为太子,是君临名正言顺的君临储君。

皇子一出生便被赐封太子的,古来从未有过。

因着许多人都会考虑到孩子难养,在长大之前都有许多变故……

偏生君临帝不在意这些,就直接赐封太子,再次向世人表明了他对君临皇后也就是倾城公主的情谊有多深厚。

感慨自是有的,毕竟近两年,天下关于倾城公主的传言太多,几乎是每过一段时日就会有一个新的惊喜。

就如这番,还没来得及多感慨君临帝后之情深,就被另一件事给惊着了。

传闻中毒瘴弥漫人烟稀少,从未有人踏足过的天启北荒七城,竟是万毒谷的所在!

不仅如此,据说那毒瘴之后的北荒七城,是世外桃源一般的存在!

四方震惊!

对倾城公主又有了新的认知。

北荒七城尚且能被她化为领地,并建成山水富庶之地,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

就是与顾月卿相熟的柳亭周子御等人都惊疑不已,更况他人。

至于这样的消息是如何传开,又是如何能传得如此迅速的,自是因有顾月卿亲自在背后推助。

他们一行在燕浮沉眼前入北荒七城却无碍,燕浮沉又岂会想不到这中缘由?

在顾月卿看来,燕浮沉算得上他们最大的敌人。

既是最大的敌人都知晓了,她也没什么好瞒着世人的。

时至今日,她已不再担心那些想要将万毒谷铲除的人轻易动手。且不说她执掌天启又有君临做后盾,便是没有这些,旁人想要入北荒七城也不是件易事。

从前不说,是因天启皇权未夺回,她不想天启那些人知道她更多底细。而今天启既已在她手,她要对付的敌人又都猜到了北荒七城许就是万毒谷,她又还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何不直接告诉世人,让敌人对她又多生几许忌惮。

*

又一个月过。

桂花盛开,稻黄时节。

君临和天启同时出兵大燕,由君临帝御驾亲征,天启武阳王从旁协助。

不少人才想起,倾城公主怀着身孕时,曾被扣在大燕。

这笔账君临和天启不可能就此带过,此前没动静,许是因倾城公主产期将至,君临帝不舍留她一人,故而将此事延后。

至于君临帝出征大燕时,倾城公主人在何处,世人并不知。

于是有人猜,她还留在北荒七城中;有人猜,她正坐镇天启;亦有人猜,她就在君临摄政王府里带孩子。

却无人知晓,一艘大船正从商兀东侧的海边出发。

那是去往禾术的方向。

在北荒七城坐满一个月的月子,期间柳亭在万毒谷弟子的带领下入过北荒七城探望顾月卿,当然,随他一道的还有楚桀阳。

樊筝见到楚桀阳,不怎么闹腾了,反有几分为太子妃的端庄……

当然,那是见着与楚桀阳一起的武阳王,为免给楚桀阳丢面端出的假象。

柳亭一离开,她便立刻兴奋的拉着楚桀阳去看他们的干儿子。

哦,对了,这个干儿子,在樊筝的软磨硬泡下,顾月卿终于松口答应。

柳亭在北荒七城住了几日,恰逢顾月卿满月。

君凰赶回君临,顾月卿便与柳亭樊筝等一道向南出发,出了天启直到商兀,再从商兀坐上备好的船往禾术而去。

这一场分别,君凰自是百般不赞同,最终在顾月卿的安抚下,他才不情不愿的答应。

实则君凰会答应,除却顾月卿的安抚,还有一点就是,若那些麻烦不快些解决掉,他们分别的日子早晚会有,且分别的时间会更长。

大燕那场付家如笑话一般的叛乱早已天下皆知。

有万毒谷的消息,顾月卿和君凰纵是不出门,也能清楚的知晓,包括付家寻了个同盟,同盟却于阵前倒戈之事。

加上千流云传来的消息,禾术这一趟,顾月卿无论如何也要去。

彼时,船上,某个隔间里。

顾月卿一袭红衣席地坐在主位上,她手边放着一个摇篮和一张琴,孩子躺在摇篮里,不哭不闹。

秋灵站在她身后。

两侧下首位分别坐着两人。

左边是楚桀阳和樊筝,右边是陈天权和叶瑜。

------题外话------

*

三更晚上十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