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琴诀一出,万尸当伏(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浮沉定定看她一眼,“樊庄主,幸会。”许是他习惯这样的称呼,亦许是故意避开樊筝另一层身份。

“樊庄主这是邀我们小月月来做客呢?”

“倾城公主是孤的贵客。”狐狸眼带着笑。

对上他这个笑,樊筝不由打了个颤。这大燕王就是个笑面狐狸,别看他态度好,其实心里在算计什么谁也不清楚。

“原是这样,我们小月月自来讨人喜欢,又身份高贵,得大燕王以贵客相待也在情理之中,只是……”瞥一眼轿撵,“大燕王难道不觉得,将小月月接到王宫居住不太妥当?”

“不觉得。”

樊筝丝毫未被他的话影响,耸耸肩,“好吧,随大燕王高兴。本庄主多日不见小月月,想单独和她说几句话,不知大燕王可否行个方便?”言外之意,就是让他退远些。

燕浮沉双眼一眯,“恐怕不行。”

“樊庄主,这里杂乱,你先离开,改日得空本宫再邀你一叙。”却是顾月卿开口。

樊筝一顿,但她看顾月卿又不像在说假话,突然便明白了什么。

依照她对小月月的了解,若非不得已,小月月断不会受制于人,所以,小月月现在是不便出手?或是不便离开?

眼底的疑惑一收,“小月月,我们都这么熟了,你还樊庄主长樊庄主短的称呼,有些叫人伤心啊。”

知她是故意在套话,顾月卿还是道:“樊筝,你先离开。”

见她神态淡然,迟疑一瞬,樊筝笑着道:“那好吧,本庄主在樊华楼里备上好酒好菜静候小月月。”

“大燕王,告辞!”

起身一跃,人落到叶瑜身侧,“叶少主可要与本庄主一道离开?”

燕浮沉都摸不透樊筝何以会听顾月卿的话这般快就离开,叶瑜更是不清楚。

但她现在是不能离开的,即便她两边都不帮,也要确认他们都无事才能安心。

“樊庄主先行。”

“那本庄主便走了。”看向陈天权,“陈大公子,告辞。”

她问叶瑜是否与她一道离开,却没问陈天权。

旁人的是如何想的陈天权不知,他却因樊筝这番举动有了思量。

至于樊筝,别瞧着她这会儿说走就走,心里可是不满得很。

小月月居然嫌弃她是累赘……好吧,她的武功轻功确实差了点。

不过小月月关心她的安危,她就不计较她的嫌弃了。

至于樊筝如何看出顾月卿想表达的意思,自是因她此前与顾月卿接触过多次,对她还算了解。

顾月卿这样淡然的态度,断不会没给自己留后路。

再说,论起武功,她差顾月卿可不是一星半点。顾月卿一人离开,远比带上她要容易得多。

樊筝来了又离开之事,虽是叫在场不少人意外,却不是他们眼下最关心的。

付盈寰忙着杀出一条血路,付盛忙着帮戚旋的忙……实则是从中捣乱,让他抓不到也伤不着付盈寰。

陈天权自也没闲着,“小鱼儿便留在此不必插手。”嘱咐完叶瑜,轻身一跃便落到燕浮沉面前。

拱手,“大燕王。”

燕浮沉姿态有礼,态度却不热切,“陈大公子。”

“承蒙大燕王这些时日的招待,我来将倾城表妹接回。”

一句话,不只燕浮沉,顾月卿都多看了陈天权两眼。而后,眼睫微敛。

“照理说孤该应允陈大公子,只是孤实难邀到倾城公主来大燕做客,想多留公主住些时日。”

“大燕王的诚意我清楚,只是倾城表妹此番委实不便在外做客,不若这般,待倾城表妹生下孩子养好身子,我们再来大燕拜访,大燕王以为如何?”

“既是身子不便,恐也不宜奔波,不若待倾城公主在大燕将孩子生下养好身子方离开,陈大公子觉得呢?”

陈天权神色微凛,“大燕王这是要强行留人?”

声音有些大,语气有些冷,将禁军都引过来不少,齐齐将他围在中间。

“陈大公子言重,孤不过是不想倾城公主拖着身子还多番奔波。”

“那本宫可真要感谢大燕王的好意了。”顾月卿一边漫不经心的整理有些褶皱的袖角,一边起身从轿撵上走下。

“好了,戏演得差就行了,本宫也没那许多功夫在这里陪你们玩。珏王将本宫劫来,大燕王又意图将本宫扣下,这笔账,本宫记下了。”语气平平,却听得在场不少人包括躲在楼阁中的那些百姓都微微心惊。

果然倾城公主根本不是来做什么客的!

他们大燕是真要与倾城公主交恶了,这样也就意味着,君临天启以及万毒谷都将成为大燕的敌人。

大燕可是对手?

不得不说,燕浮沉在大半大燕臣民心中的地位是很高的,不然因他的举动引来这样大的麻烦,这些人也不会只担心大燕是否是对手,而不是怨怪燕浮沉。

顾月卿突然的举动,让燕浮沉不由警惕起来。

他原以为,她至少要等到君凰等人赶来才会有所动作……虽则君凰一行人一时半会儿还赶不过来。

当然,迟迟不见人,她许也猜到了些什么。

事实上顾月卿也确实大抵有了猜测。这样大的动静,她此前又给夏叶去过信,他们既到现在都还未出现,想来是被什么绊住了。

本来给他们传信,也是希望能更稳妥些,毕竟她现在不似往日里一般可无所顾忌。但既然是他们遇到了麻烦,她也没必要再继续等着。

倒是燕浮沉,他纵是猜到顾月卿为何此时就打算撕破脸,却不知她的倚仗是什么。

看向前面被禁军围住的陈天权,难道是他?

仅凭陈天权一人,何以能将她从他眼皮子底下带走?

不待他多想,狐狸眼便是一厉,飞身一跃朝那边打斗的一行人而去。手中无兵器,拂袖一挥,欲要逃离的付盈寰便被他一道掌风从半空挥落。

付盈寰跌坐在地,顾不得身上的伤,看向从半空落下,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看着她的矜贵男人,眼底满是震惊和受伤。

“你……”

“意图行刺孤的贵客,还妄想从孤眼皮子底下安然离开?”一伸手,一把掉落在地染血的剑便到了他手中,剑指付盈寰。

“不,我不是刺客……”

燕浮沉亲自出手,更加肯定了付盛此前的猜想,眼底有担忧也有怒意。

付盈寰被制住,打斗便也停了下来。

戚旋上前,满脸愧疚,“末将无能,未能将贼人拿下,还让王上亲自出手……”

“你确实无能,五百禁军,竟是拿不下几个刺客!”

戚旋冷汗涔涔,忙跪下,“王上息怒。”

燕浮沉朝顾月卿看了一眼,他一离开,燕珏便守在她身侧,是以他并不担心陈天权趁机将人带走。

“起来吧,将这些人都押进天牢,好好审……”

话未说完,燕浮沉神色便大变,哪里还管什么付盈寰,双手握着剑柄朝半空挥去。

两道几乎相当的剑风在半空相撞,蔓延向四周……

毁了街道旁摆放的东西,伤了无数人。这些受伤的人里,有黑衣人,也有禁军。

顾月卿看着这一幕,眼含笑意。

他来了。

半空中,男子一身暗红色长袍,墨发翻飞,赤眸妖冶。

他一手执着长剑,一手抱着琴盒。

仅一瞬,他的目光便锁定了顾月卿。

四目相对。

见他无事,他好似松了口气,但神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冷冽,薄唇紧紧抿着。

顾月卿知道,他在生气,又在自责。

这些都不是她最关心的,她最关系的是,他瘦了,似也憔悴了不少。

心口微微泛疼。

便是不说她也知道,在她失踪的这两个多月,他过得有多辛苦。

正是因此,这两个月一直被她压着的怒意才更清晰的爆发出来。神色已不能用清冷来形容,而是越来越冷……

是世人闻风丧胆的万毒谷谷主月无痕贯有的冷厉杀伐。

站在她身侧的燕珏感觉到了她身上气势的变化,震惊出声:“你……你怎么……”他分明封了她的内力,她怎么还……

顾月卿看他一眼,不知为何,这一眼竟让燕珏有一种遍体生寒的错觉,再想去确认,她的视线已收回。

“君凰,琴。”

便是她不道这一声,君凰也会将琴给她,两人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燕浮沉反应过来,再想阻拦已来不及,君凰一剑拦下他袭向琴盒的攻击,一掌掷出,琴盒在朝顾月卿飞去。

被两道相撞后散开的剑气击中,琴盒直接被劈开,里面装着的燕尾凤焦从半空落下,顾月卿飞身而起,几个飞转间,琴落入她手中。

指尖过,琴音起。

人倒一片。

燕浮沉已飞身与君凰打到一处。都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高手,两人的打斗,单是散发出来的剑风都伤了不少人。

高手对决,稍一不慎就会落下风,是以两人出手皆没有任何保留。尤其此番君凰怒意大盛,燕浮沉的情绪也是翻涌非常……

封了内力?竟是连他都瞒过了,丝毫没料到她还留了这样一手。

果然不愧是倾城公主,他不该大意!

还有,方才君凰出现时,两人对视,好似这世间就只有他二人一般,旁人如何也插不进去!

这样的感觉可真不好。

楼阁上,锦袍女子透过窗户,目光落在那半空中抚琴的红衣女子身上,眸中杀意骤显,而后又顾自低低的笑起来,笑声有些森然,“果不愧是公主殿下!这样都还能反转!”

余光瞥见趁着打斗溜走的付盈寰,冷笑一声,“撤!”这种情形,她再留下已没有任何意义。

反倒是那付盈寰,他们的公主殿下好似刻意将其放走的,否则付盈寰也不可能在她的琴诀下溜走。

这大燕还有热闹可看。

“是,主上!”

*

而这边,震惊过后反应过来的陈天权也出手。

燕珏诧异的看着抚琴的顾月卿,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现在的她比他劫走她当日更厉害。

事实上这并非燕珏的错觉,这两个月,因没有琴在手,顾月卿总心里不安稳,这一不安稳,她便一有机会便加强内力的修习。

足足两个月,哪能没点成效?

而琴诀以内力辅之,是以这番威力才会如此大。

一道琴音带出的劲风便杀几人甚至几十人……

叶瑜头一次真正体会到世人对“琴诀”的那句形容。

琴诀出,万尸伏。

纵然未达到“万尸伏”,气势上也几近相当。

若现在与顾月卿对上,她怕是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要知道几个月前,她尚能勉强与顾月卿打成平手。

且顾月卿此番还是重着身子的……

未及深想,视线便从顾月卿身上移开,时而看着陈天权,时而看着燕浮沉。

她不知自己是否该出手,若是出手,又该帮谁?

这样的打斗,燕珏不可能不参与,而这里除却顾月卿和君凰,就仅有陈天权能做他对手,是以他便加入那群围着燕浮沉的禁军中……

他是想单打独斗,但现实不允许。纵是他不止一次让那些禁军退下,也无人听他的。

这番他一加入,陈天权便显得有些吃力。某一刻,陈天权险些被人偷袭,看得叶瑜心口一紧,下意识的白绫就要出手。

然她并没有出手的机会,那偷袭陈天权的剑被一道琴音带出的劲风挡下。

对上陈天权惊诧又欣喜的目光,顾月卿微微抿唇,须臾才淡淡道:“陈大公子好意本宫心领了,这里本宫和君凰尚能应对。”

愣了一瞬,陈天权便笑了,“那你们小心。”

想要胜过不容易,想要脱身却不难。

陈天权几个回旋飞转,趁着围着他的人都散开,飞身而起,揽着叶瑜便消失在原处。

既然他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然而有可能是拖累……这种乱战,不是所有人都能如倾城一般不近人身便可出手应对敌人,近身之战,很容易受伤。

如此,他还不如离开,也免了倾城在对敌时还要照看他……虽则这很让他高兴,且他也不在乎那点小伤。但是,若他的离开能让她更全心的对敌,也无不可。

更况他还有私心。

若再看下去,小鱼儿定会忍不住出手。

他不想小鱼儿再帮燕浮沉。

“君临帝的武功好似又精进了不少。”房顶之上,燕浮沉和君凰对立而站。

------题外话------

*

二更晚上八点,中午先修屏蔽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