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只为比武,浮沉用强(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浮沉一眯,避开他的问题,道:“王兄以为君凰来了大燕还能活着回去?”

燕珏看着自寻椅子坐下的燕浮沉,心下微惊,“你此话何意?”

“王兄作何这般惊讶?早在决定将人引来大燕时,王兄便想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不是?”

是想过,但他觉得小师叔能应对。

可此番瞧见燕浮沉如此成竹在胸的模样,他便不确定了。

“这几日孤前来,王兄总拦着不让孤见着人,今次该是让孤见一见了吧?是否去王宫住,说来王兄也不能为倾城公主做决定。”

“不知本宫何处给了大燕王错觉,竟觉得本宫愿住你的王宫?”

两人闻声抬头,只见身着一袭红衣的女子缓步走来。

燕珏起身,有些意外,“倾城公主怎来了?”

顾月卿淡淡看他一眼,“珏王困本宫在此,是想与本宫的夫婿打一场?”

燕珏刚要说话,又被她清冷的声音打断:“珏王竟为这样一件小事将本宫劫来,难道珏王不知本宫骤然失踪会闹出多大的麻烦?一个弄不好便是战火起,天下大乱百姓民不聊生,这就是珏王想看到的?”

凡战争者,必经久不停,也定是劳民伤财。

是以不管是商兀还是天启,顾月卿都选择损失最小的法子达到目的,就是为避开战事。

而她一人,系的是天启和君临,她手上还有万毒谷,往更深了说,她还挂着禾术的储君公主之名,她又与商兀联成了同盟。若她失踪的消息传开,这天下还能安稳?

若非君凰和她手底下的人不知她身处何处是否安然,此番断不会如此安静,这天下也定不会这般安宁。

当然,她与禾术及商兀之间的联系燕珏许不知,但君临和天启两国自来主战,兵力纵是比之大燕来要逊色些,却也是兵强马壮。两国合盟,岂非战四起?

这一点燕珏不会不知,然他竟为一场比武如此不管不顾。

燕珏和燕浮沉都没说话,因着他们都知她这番话并未说错,她确实有这样的分量。若她真有个什么好歹,这天下表面上维持着的平和便会被打破。

沉默良久,燕珏眼睫微敛,让人看不到他眼底的情绪,“天下事,天下人之事,与我并无相干。”

再抬眼朝顾月卿看去,眼神已是前所未有的坚定,“自小师叔拜入药王山展露出武学上的天赋,与他打一场便是我的夙愿,为此,便是负尽天下人我也在所不惜。”

没有人能理解一个生活中除却武学便再无其他东西的人对一场比武的看重。

至少顾月卿是理解不了的。

负尽天下人?便是清冷如顾月卿都不敢说这样的话……

也不对,她是敢的。倘若威胁到君凰,莫要说天下人,就是她自己,她都甘愿牺牲……

这般想法一冒出,顾月卿就是一阵心惊。

不知不觉间,君凰在她心中的分量竟如此重了吗?

细致想来,她此前活着是靠复仇在支撑。她曾想过报了仇之后自己的样子,大抵就是回到北荒七城安然的过完一生,只不过那种的安然是没有任何念想的安然。

生,可过活。

死,亦无所谓。

然如今,她的心境发生了变化。她不再想如行尸走肉一般过完此生,而是要将君凰送上这世间至高之位,然后与他白头到老。

所以报仇之后,她才会选择与君凰回君临,才会开始对她此前并不感兴趣的天下事上心。

或许,武学于燕珏而言,就仿若君凰于她一般重要?

这般比拟虽是有些奇怪,但看燕珏方才那坚定的神情,显然就是如此。

然不管如何说,燕珏这样的做法她都是不赞成的。

“不过一场比武,珏王若要打,直接寻君凰便是,作何要绕这样大一个圈子闹得谁也讨不到好?”

“珏王当知本宫和君凰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人若与我们为善,我们断不会与人交恶;但若人与我们为恶,我们必百倍奉还。”语气平平,仿若陈述一个事实。

实则也确是如此。

她与君凰在某些时候行事作风相当。

“倾城公主有所不知,若是小师叔早便答应与我打一场,我又何至于冒这么大的险?”

顾月卿:“……”这样说来,她遭这一回罪很大的缘由还在君凰?

“珏王若当真想寻人打一场,本宫可奉陪,又何必舍近求远?”

一旁的燕浮沉一默,他也说过这样的话。

跟着顾月卿进来,一直降低存在感惶恐垂首的冬雪见顾月卿一直站着,忙上前搀扶她,“倾城公主,您坐下说话吧。”

她拿到了倾城公主亲制的胭脂,比她平日里上街买的要好上太多。她原以为倾城公主当日不过随意一说,没承想竟是真的记下了。

如他们这样常年伺候主子的丫鬟,哪里得过主子如此厚待?更况这个人还是天下最尊贵的女子。

自此,她对倾城公主就是打心底里的敬重。

燕浮沉和燕珏齐齐看冬雪一眼,倒是没说什么。

燕珏继续道:“倾城公主武功天下少有人能及,若有机会,我自是想讨教一番,但公主这番有孕在身,我也不好占这个便宜。再则,与小师叔过招确是我的夙愿。”

这下顾月卿懂了,他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和君凰打一场。

“珏王可是想好了?若此番就解了本宫身上的穴道放本宫离去,一切许还有挽回的余地。若执意如此,便是到时候君凰念及同门之谊对你手下留情,本宫也定会追究到底。”

她这番是为了燕珏才说的这些话吗?

自然不是。

说到底这里是燕浮沉的地界,她委实不想君凰孤身前来,那样太过冒险。但她也知,便是她现在给君凰传信告知他她有自保之力,让他莫要前来,君凰也未必会听。

就像秋灵等人说的,君凰护她如护着眼珠子一般。

他不是不信她能自保,而是不允她有哪怕一点儿的危险。

燕珏神色好似因着顾月卿的话顿了一顿,随即道:“倾城公主不必相劝,会有些什么下场我早便想过,无论是死是活我皆无怨言。”

因着这场比武,他可是为防止中途有人闹事,连夏锦瑟都杀了。

不用多想,他也知杀了夏锦瑟他便再回不去药王山。

连师门都放弃了,还有什么是值得他在乎的?

然,燕珏以为顾月卿这番话是为他着想,燕浮沉却知并非如此。

关于倾城公主和月无痕,在没见面之前,燕浮沉就听过不少传言,倾城公主且不说,就说万毒谷谷主月无痕,给世人的印象就是杀伐果决冷血无情。

待他见到顾月卿后,才知道那些传言并非虚假。

她这个人是真的冷心冷情,这在君临宫宴上便能看出,除却君凰,燕浮沉从未见她对何人如此上心。

因他刺杀过君凰一场,她便将他视为大敌;因君临那些大臣对君凰的质疑,她不惜暴露身份并张扬的说出若君凰要天下,她便打来赠与他的话。

这让他又嫉妒又羡慕。

她适才所言,不过是不想让君凰冒险罢了。

可她越是如此,他就越不想君凰安然无恙的离开。

他原也不是什么好人,既然都到了他的地盘上,他还有什么道理将君凰放走?平白给自己留下一个大敌。

“倾城公主到大燕多日,还未到王宫看过,不若这番随孤去看看?”

顾月卿神色冰冷,抬眸看过去,“大燕王好意本宫心领,本宫身子不便不宜多走,王宫便不去了。”

“这好办,孤着人备好轿撵,定不会让倾城公主累着。”

黛眉深皱,也懒得与他虚以委蛇,“本宫倒是不知,堂堂大燕之主竟是个胡搅蛮缠之辈。本宫对你大燕王宫不感兴趣,大燕王不必如此煞费苦心!”

狐狸眼带笑,“是么?不过,此事怕是由不得倾城公主了。”

燕浮沉抬手,便冲进来约莫十个着黑衣戴银色面具的人将他们围住。

“大燕王这是要强行将本宫带走?”

燕珏一激动站起来,“大燕王可知自己在做什么?!”

------题外话------

*

二更十二点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