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锦瑟帮手,真傻假傻(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锦瑟面色一顿,“倾城公主果然非同凡响,仅一个照面就看出这许多来。”

“不是看出,是你根本没有如此能耐。”顾月卿很是不喜夏锦瑟这个人,说话也格外不客气。

夏锦瑟想要反驳,但她说的又确是事实,于是反驳不得,就只能眼神不善的瞪着她。

“倾城公主着什么急?你现在的对手是本圣女。”

“本宫手里出去的毒,这世间只本宫一人能解,想来夏小姐近段时日并不好过吧。若非看在老药王的面上,你早便是死尸。不过是个手下败将,本宫真不知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竟觉得还有资格与本宫交手。”

夏叶想,主子是真的十分不喜夏锦瑟,她从未见过主子对谁说话这般狠过。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主子难得那么在意一个人,夏锦瑟竟敢去惦记,为此还多番想要对主子出手。

试图伤主子的孩子,这一点莫要说主子,就是他们这些做下属的都不能忍。

夏锦瑟被她不客气的话气得面色涨红。

“既然你这么想找死,本宫便成全你。”果然还是不能对敌人仁慈,瞧瞧这夏锦瑟,都蹬鼻子上脸了。

以为饶她一命是不敢杀她?

君凰是欠着老药王人情,但在她这里,上次饶过夏锦瑟就是还了这份人情。

别人一再找上门,继续容忍也不是她的作风。

人还坐在软椅上,怀里抱着琴。

左手抱琴,右手抬起,手指抚过琴弦……

看到她的动作,见识过她琴音威力的夏锦瑟心里一紧,喊了一声:“严玉!”

突然跃出一个黑衣墨发的男人,直接拔了剑站在她面前,抬手一挥便帮她挡下顾月卿的攻击。

与此同时还带着一道剑风朝顾月卿袭去。

眉头微蹙,指尖再次抚过琴弦,接连两道琴音带出的劲风挡下黑衣男人的剑风,将他击退了两步。

便是如此,他也引起了顾月卿的注意,毕竟能同时接下她这么多招的人可不多。且方才若不是她反应够快,指不定已被他的剑风伤到。

严玉,药王山药王大弟子,周子御的师兄。

药王名下仅有两个弟子。

论医术自是周子御最优,但论武功……药王山能教出君凰那样厉害的人,足可见药王山在武功上的造诣并不低。如此,培养出的高手定也不止君凰一人。

不过,要想在武功上越过君凰,怕是连老药王都做不到。

但这并不能否认严玉此人的厉害。

看到他出手后,夏叶都不确定若单独对上他,她是否有胜算。

万毒谷和药王山纵是自夏尧去世后就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但严玉这个人的存在夏叶还是知道的。说来小时候她在药王山住的那段时日还与严玉打过几次照面。

可他不是一向不问世事只专研武学么?听说这么多年都未离开药王山半步,一直在闭关练武,怎会出现在此?

看样子还是夏锦瑟的帮手!

严玉是个武痴,见顾月卿连动都未动,仅两道琴音便有如此威力,非但没有因被她击退而愤怒,没什么情绪的眼底还多了一抹狂热。

“你武功不错,我与你打一场。”语气听起来有些无礼。

顾月卿还没如何,夏叶便已不悦出声:“严玉,莫要说你,就是你师父在此也不敢用这样的口气与我家主子说话!”

“你不过药王山药王大弟子,我家主子乃是万毒谷谷主,与你师父是同辈。素闻药王山有千年底蕴,难道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严玉看她一眼,眉头一皱,“我这里不看辈分,只看本事。若你家主子能胜过我,我自会为方才的态度赔礼道歉,但若你家主子连胜我都不能,就不配得到我的尊重。”

夏叶还想说什么,顾月卿抬手止住,还顺道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无妨,本座与他打就是。”

夏叶一愣,待反应过来,顾月卿已站起身。

攥紧了双手。

就算她跟在主子身边多年,主子在宽慰他们任何一人时都不会有肢体接触,也不知旁人可有看出不妥来?

当然,如夏叶秋灵这样了解顾月卿的人可不多,旁人并不知她这番拍拍手背安抚人是特别的。

但旁人不知,近旁的魂音却是看出了不同寻常。

看夏叶紧握的双手一眼,心下稍安。

她知道,主子方才是给了夏叶什么东西。不管能否对付这么多人,总归不是毫无法子便好。

魂音的眼神未躲开夏叶,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一瞬。

尽在不言中。

顾月卿抱着琴站起来,上前两步。

严玉盯着她,突然眉头皱得更深了,“你有孕在身?”

还不待顾月卿回答,他便又道:“这样我与你打岂非不公平?今日我不与你打,待你将孩子生下我们再比过。在何处可寻到你?方才她说你是万毒谷谷主,可是到万毒谷才能寻到你?你告诉我万毒谷在何处,待半年后我再来寻你一决高下。”

夏叶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若非他态度诚恳,她都要以为他是在套话了,万毒谷的所在若这般轻易就能让人知晓,万毒谷还会如此神秘?还会被那么多人忌惮?

“你不知我家主子身份?”

“你方才不是说她是万毒谷谷主?”

一句话让一向没什么表情的夏叶眼角都抽了抽。这人是从哪个深山老林出来的?如今这天下竟还有人不知君临皇后、天启摄国公主就是万毒谷谷主?

他真是夏锦瑟找来的帮手?

夏叶看过去,见夏锦瑟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一时间心情也是复杂得很。

估计夏锦瑟自己也是郁闷的。

顾月卿看了夏锦瑟一眼,那一眼在夏锦瑟看来就是嘲讽。

“顾月卿,你休要得意!”看向严玉,“你不是说要给我报仇?我就是被这女人伤的!身上的毒都是拜他们所赐!脸也是被他们毁的!你快帮我把他们都杀了!”

“锦瑟师叔,以她的武功若有心杀你,你断活不到现在,这其中可是有什么误会?她若要杀你,不过一招两招的事,根本不用大费周章给你下毒。还有毁容……锦瑟师叔,我虽对女子的样貌没什么了解,但在我看来,你就算未被毁容也远不及她好看。”

“噗嗤”一声,魂音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

哎哟天啊!这确定是帮手而不是敌人?尽说大实话。

连夏叶面纱下的唇都轻轻抿着,在忍笑。

“你闭嘴!”夏锦瑟脸色铁青,与他们一道来的人也有不少在忍着笑。

“你方才没听到她承认了伤我之事?”顾月卿适才分明说过看在她父亲的面上才未杀她的话,他是聋子还是傻子!难道没听到?

“方才?锦瑟师叔可是说唤我之前?抱歉,师叔一直未唤我,我在后面的马背上等得太无聊,就调息练功了,素来这种时候若非有人直接唤我的名,我都听不到周遭动静。”说得那叫一个诚恳。

夏锦瑟被他气得发抖,“你!你!你真是好样的!我手上那本武功秘籍不要了?”

哦,原来是用武功秘籍将人引来帮忙的。

顾月卿了然。

武功秘籍这种东西万毒谷多的是。

看夏叶一眼,夏叶即刻会意,从袖中掏出一物,正是主子近来刚从万毒谷的藏书里寻到的剑法孤本。她剑术不错,主子觉得适合她,便让她多看看。

这上面的东西她看过两日,已全部记下,拿出去也亏不到哪里去。

“素闻药王大弟子是个武痴,果然传言非虚。恰巧我手上有一本剑法孤本,不知阁下可感兴趣?”

严玉看到她拿出的孤本,眼睛一亮,一个闪身便到她面前,还没将孤本拿到手便开口:“条件?”

还是个有原则的武痴。

这就好办了。

“这一路护我家主子周全,此剑法孤本便是你的。”

严玉想也不想便应,“成交!”

夏叶直接将孤本扔给他,这倒让他愣了一下,“就这样给我了?不怕我拿了东西不办事?”

“阁下是不讲信用的人?”

严玉摇头,心里突然升起一股陌生的情绪。

分明锦瑟师叔都是让他办完她交代的事后才将他要的东西给他。

“阁下既是有信用之人,我便也不多说,只是阁下既拿了我的剑法孤本就要做好应下的事,务必保护好我家主子,可莫要再惦记别人允诺给你的什么武功秘籍。”

“那本秘籍比不上这本。”严玉头也不抬,爱不释手的翻着孤本。

就是说话似乎不怎么会转弯,看看夏锦瑟,脸上变了又变。

夏叶忽觉很是畅快。

“严!玉!”

“锦瑟师叔,抱歉,我不能帮你了。”将剑法孤本收在怀里。

“你分明先答应我的!临阵倒戈就是你的信?”

这话严玉听来就有些不乐意了,他一贯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锦瑟师叔,你答应的东西并未给我,严格说来,我们之间还不存在我守不守信。若师叔此前在我开口时便将我要的报酬给我,我这番就不会接别人的东西,即便这确实比师叔手里的好太多。”

“所以师叔下次再寻人帮忙,记得勿要让人一再讨要报酬而不给,这很容易让人心寒。”

夏锦瑟咬牙切齿,“你还知道心寒!临阵倒戈?我可是你师叔!你就不怕我被他们杀了?若我死在这里,你回去如何与我父亲交代!”

“锦瑟师叔,你明知师祖从不管我们这些后辈如何行事。再说,我此次离开药王山无一人知晓,都以为我还在闭关,所以就算师叔真出什么事,师祖也不会知道我在场。”

“你!”夏锦瑟气得浑身发抖。

倒是顾月卿闻言,不着痕迹的看了严玉一眼。

这个人是真的蠢笨好骗么?

瞧着二十上下的年纪,长着一张冷硬的脸,看起来是那种不苟言笑的,事实上他也确实如此。

眼神很是单纯无害,让人下意识就会卸去戒心。

不过现在倒不是在意这个严玉的时候,看向夏锦瑟,“看来现在是没人再能护你了。”

夏锦瑟见她又要出手,有些慌乱的开口:“顾月卿,你难道没看到我身后这一千兵甲吗?你以为他们会坐视你对我出手?”

“哦?难道不是?”顾月卿的语气有些讥诮。

夏锦瑟被噎住,恨不得直接用眼神将她杀了。

她很清楚,这些人是真会不管她的死活!

“若任由我死在这里,咱们谁也别想好过!”夏锦瑟这一声大喊不知是冲着谁,只是顾月卿出手时又一次被人挡下了。

突然出现在夏锦瑟面前的人一身黑衣斗篷,手中正拿着挥出去挡下攻击再收回的剑。

顾月卿黛眉微蹙,陈久祝?

二十日不到,照着当日被君凰重伤的程度来看,陈久祝不该恢复得这般快才是,可来人这一身装扮很难不让人想到他。

若真是陈久祝,他的伤何以会好得如此快?

若不是,又会是谁?

------题外话------

*

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