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自此两清,可悲可叹(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氏便立刻怯得缩了缩脖子,“难、难道不是?倾城,你会不得好死的!”

“本宫是不是不得好死不清楚,你们却注定了会死得不太好。镇北王妃许还不知,本宫已下令两日后将你们押至午门斩首,到时整个启宣城的百姓都会来围观。”

这对一向爱惜颜面的赵氏来说无疑是最残忍的。

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你、你、你有种就杀了哀家!”

“杀,本宫自然是要杀的,本宫不仅要当着所有百姓的面将你们了结,还会让史官把你们的罪名一一记下,让你们‘流芳百世’。”

“你!真不知陈明月那样的人如何生得出你这样恶毒的女儿来!”

顾月卿眸光一深,微微勾唇,“看来镇北王妃还记得我母后是何等端庄娴雅的女子。”

赵氏的神情有一瞬恍惚。

她想起了多年前的某些画面,彼时顾荆和林青乾交情甚好,还因此结为异姓兄弟。两家常有往来,她与陈明月的关系自也极好,至少表面上看来是如此。

陈明月来历不明,据说是身在山野,她堂堂大将军嫡长女,又岂会真瞧上这种山野来的人,不过是看在她是皇后的份上做些表面功夫罢了。

直到近来,她才从南儿那里知晓,陈明月原是廖月阁那个陈家的嫡女……

这世间没有哪个家族的底蕴能及得上陈家,就算他们赵家在天启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家族,也远不能与陈家相较。

刚听到南儿告知她这般真相时,她还好生嫉妒了一番,不过转念一想,即便陈明月出自陈家又如何?不是照样落得那样一个下场?就连她死了,陈家那边也没什么动静。

原以为顾月卿与陈家也不会再有什么牵扯,没承想陈天权会出现。

事实上当时若非顾月卿和君凰的出现给人带来的震撼太大,陈天权现身皇宫,赵氏不会只有那点反应。

不过,对陈明月身上那股独有的气韵,赵氏一直都向往而又嫉妒。

“若本宫真如母后一般娴雅良善,怕是早不知死了多少回。”

“镇北王妃就在这里再待两日吧,放心,这两日本宫会留着你的命。”

她的意思是,他们还要在这里受折磨?!

赵氏瞪大眼,颤着手指着她,“你!你!你……啊!”

指着顾月卿的手指被秋灵扔出去的石子击中,疼得赵氏抱着手龇牙咧嘴,正要再怒斥开口,便被秋灵冷冷打断:“若想这两日都抱着一条断臂,便继续。”

手被吓得忙缩回去。

连话都不敢再说。

顾月卿瞥坐在牢房另一个角落的赵菁菁,并未多说什么便收回了目光,举步走向一旁赵曾城和林青乾所在的牢房前。

这不将她看在眼里的姿态,竟让赵菁菁头一次不觉得是受了轻视。

倾城这个人,好似旁人不主动招惹她,她也不会无故与人为敌。就如此番,她未寻她的茬,她便连个多余的眼神也未给她一样。

她若有倾城的本事,可能做到这般淡漠的对人对事?

绝对不能!她怕是要炫耀得人尽皆知才罢休。

她没有这样淡然沉静的心性。

赵菁菁心情如何,顾月卿并不在意。她站在牢房前,就这般看着因赵氏的吵闹声回了些神的赵曾城和林青乾。

两人看向顾月卿时,不甘有,愤怒有,惊恐更有。

万毒谷有多可怕,仅一日他们便已深深体会到。这根本不是人能承受的,那些人给他们施刑时还说过他们万毒谷原来的弟子,几乎都将这些体验了个遍,还说那种滋味这一辈子都不想再感受云云。

他们连一日都快熬不过,那些人却说这些东西他们最少的都曾挨过半个月。

从那些人的谈话里,他们还知万毒谷的谷主月无痕,也就是眼前这个分明有着身子却依旧瘦弱的红衣女子还承受过更多,远远不是他们一日见识过的这些能比的。

当然那些人并未多说,即便如此,也足够他们震惊的了。

在他们看不见的那些日子里,倾城公主都承受过什么无人知晓。

说是愧疚么?没有。

说是后悔么?也没有。

就是觉得骤然听到这些事,他们的心情都有些复杂……

当然,这些复杂的情绪里并没有多少是为她受过那般多苦怜惜于她,而是想不通为何她一个瘦弱的小姑娘能承受住他们一个大男人都承受不来的苦痛一步步走到今天……

“才一日而已,还只是个开始。”

淡淡的语调,却叫人听得心头一怔。

“杀人不过头点地,倾城,你如此是在作孽!早晚会有报应的!”一想到还要经受今日那些毒虫和鞭子的折磨,林青乾就不停的打颤。

宁愿死,他也不想再感受一次!

“是啊,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本宫为何要那么容易便让你们死了?本宫若只想取你们性命,何至于如此大费周章?”

“本宫自来有恩必报,有仇必百倍还之!”语气很冷。

再对上她那双沉静却冷戾的眸子,忽觉有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蔓延至全身。

“想死?本宫只交代过暂不取你们性命,可从未叫人阻止你们寻死。若真有那个胆色自尽,本宫倒是要高看你们几分。”

几人苍白的面色被她说得有些泛红。

羞的。

是的,他们不敢死,连自我了断的勇气都没有!

看着他们这副样子,顾月卿再次为他父皇居然败在这种人手里感到不值。都怪父皇太容易轻信旁人!

不再多看一眼,转身朝林天南的牢房前走去。

见她过来,林天南忙坐直身子,想要看她又不敢看,目光有些闪躲,神情有些紧张。

“我……”

话未出口便被顾月卿打断,她眼底没有丝毫波动,好似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一般,“念及幼时的照拂,本宫不会杀你,自此两清。”

语罢转身。

林天南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重重地跌坐回去,久久回不过神。

两清……

他们连仅剩的那点牵扯都没了。

若是可以,他宁愿不要这条命,也要留着那最后一点牵扯。

一旁的赵邵霖则盯着那道远去的背影,拳头紧紧握住。

到最后,她谁都放在了眼里,却连一句话都未与他说!如此也就是说,他在她眼里,实则连敌人都算不上?!

多么可悲,他曾念了她那许多年……

------题外话------

*

应该再有几章第二卷就完了。

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