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逐一拿下,自相残杀(三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瞬便情势大反转,看到这一幕,赵邵霖狠狠愣住,满是不可思议的看向顾月卿。

他知道这大殿中定有不少顾月卿的人,但他未想到会有这般多。

这殿中将近半数的人都是她安插进来的!其中还不乏他熟悉的面孔,有些甚至是他的人!还是跟着他四五年、得他信任重用的!

现在却来告诉他,都是她安排的,这叫他如何不震惊?

这些出手的人里,有不少在他的认知里是不会武功的文臣,可此番瞧着,哪里是不会武功的样子?分明是个中高手!瞧瞧这些御林军在他们手里都过不了十招!

杀手惯有的杀招,果然不愧是出自万毒谷!

其他人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秋灵挟持住的林天南,面色一阵青白。

想他此前也是一朝太子,今日还坐上了皇位,竟被一个他从未放在眼里的婢女轻而易举便钳制住!

纵是这婢女在外也有着不小的名声,但这于他而言依旧是屈辱!

秋灵见他这副神情,将匕首往前送了一些,他脖颈上便多了一条血痕,忍着疼痛,看向秋灵的眼神满含杀意。

“怎么?很不甘?觉得很屈辱?当初我家主子回天启,若她只是个寻常流落在外、几番周折才回来的公主,你们那般待她,可有为她着想半分?”

“主子方回来你们便让她去和亲,你们不愿自己的亲人去送死,却将我家主子送过去,若我家主子没点能耐,怕是早便命丧君临。”

至今她都还记得主子大婚当日,在摄政王府门前自行下轿的举动。当时见着皇上那双赤眸她都觉骇人,不然为着主子她也定要与他理论一番。

再后来的大婚,拜完堂新郎便不见了踪影,还将主子从新房赶到那荒凉的院落。

若主子只是个寻常公主,面对那般境况如何能熬过来?

而那时的主子在天启这些人眼里就是实实在在的寻常公主,他们却仍如此待主子,她早便想将这些人一一教训一顿了!尤其是这个林天南,主子纵是经历那般多,再回到天启待他与待旁人也是不同的,他却不知珍惜!

活该将主子对他仅剩的那点幼时情分都消耗殆尽。

“今日这样的下场,都是你们自找的!”秋灵“嘁”了一声,“你怕是不知,我家主子纵是一心为复仇,却也念在从前的情分上,从未想过要将你算在内,是你亲手葬送了主子对你最后那点不同哦……”

听到这里,林天南身子微僵,有些木然的朝顾月卿看去。

突然想起她初回天启时,还如幼时一般唤他“天南哥”,就和亲一事还询问过他的意见。

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是了,他仅是垂下头什么也没说。

悔吗?自然是悔的。

这万毒谷右使说得对,是他亲手葬送了她对他最后那点不同。

如果当初他不同意她去和亲,他们的婚约可会照旧?他的太子妃可会就是她?

但是……没有如果。

见他一副失魂落魄悔不当初的模样,秋灵觉得这口一直压着的气终于顺了。

“后悔了?我告诉你,来不及了。我家主子生来就是金枝玉叶,值得这世间所有人对她好。你们不知珍惜,自有珍惜她的人。你怕是永远都不会想到皇上待我家主子有多好,那可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摔了。”

秋灵抬抬下巴,“瞅瞅,皇上的眼睛半分都不曾离开我家主子,就怕稍一不注意我家主子会被伤着。”

顺着她的示意看过去,林天南便看到那个容貌如妖似魔,一身气息慵懒冷冽的男人正眸色柔和的盯着抱着琴的女子。

纵是身在这喧闹的大殿中,他的眼里也只有她一人。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君凰用这般眼神看着倾城,此番却是给他冲击最强烈的一次。也不知是听了秋灵的话知道倾城曾对他有一丝不同的缘故还是其他。

君凰待倾城的确极好。

世人但凡提起君凰,都跟凶残冷戾嗜血之类分不开,但在倾城身边的君凰,与传言可谓是两个极端。

能将君凰这样的人都改变成这般模样,还让与君凰有得一比的大燕王也对她另眼相待,倾城怕是还有许多他不知晓的优异之处。

而这样的她,被他亲手丢了。

为这虚无缥缈的权势将这样的倾城丢下,真的值得吗?

头一次,林天南对他一直坚信的东西产生了怀疑。

秋灵看到他这副样子,心下冷笑。

会后悔,不过是她家主子足够优秀罢了。若她主子只是个寻常女子,她敢保证就算此刻便死去,林天南也不会有半分后悔。

不由庆幸她家主子没瞧上这样的人,否则她怕是要背主……

*

这边的动静顾月卿并未注意到,她正与赵邵霖对峙。

赵邵霖努力缓缓心绪,尽量让自己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不妥,“本将对倾城公主是打心底里的敬佩,实不想与你为敌。”

闻言,顾月卿讥诮道:“赵少将军觉得此番你还有选择的余地?不想与本宫为敌?不知赵少将军究竟是仰仗什么敢说这样的话!”

“殿外那群人?”

“以为殿外那些人便能威胁到本宫?赵少将军可不像这样天真的人。”

“倾城公主武功高深莫测自是不惧怕,但这大殿中不会武功的人并不少。公主无所畏惧,不代表他们也是。”

他说罢,自是有不少人害怕,尤其是那些文臣和娇弱的女眷。只是介于顾月卿方才露的那一手,谁也不敢说什么。

“本宫若要护谁,你以为你能伤得了?”手心一转,怀里的燕尾凤焦在半空中转了个圈,纤细的五指抚过,劲风直直朝赵邵霖袭去。

“擒着先擒王,若你死了,你说他们可还敢与本宫为难?”

赵邵霖大惊,忙拔出腰间配剑双手执着挡下。然他面对的是顾月卿的杀招,纵是反应再快也无法避开。

连连倒退数步,猛地将剑插在地上堪堪稳住身形,唇角已满是血迹。

还未反应过来,站在龙椅前的顾月卿便再次抚过琴弦,赵邵霖瞪大了眼,顺手将他近旁一个御林军拉过来挡在身前……

御林军直接没了气息。

赵邵霖这般举动让那几个护在他身边的御林军彻底凉了心。

“你……你不怕本将现在就令他们放箭?”赵邵霖正说着,见顾月卿根本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而是有再次出手的趋势。

他深知自己避不开,直愣愣的看着,在她指尖抚过琴弦之际才慌忙回过神朝殿外喊:“来人!放箭!”

然不知又从哪里冒出一群黑衣人,个个身手矫健轻功一绝,如鬼魅般几个飞转,那些弓箭手便被一一封了喉。

看到这一幕,赵邵霖连顾月卿的攻击都忘了躲,直接被击飞出去,重重跌在地上。

“霖儿!”李氏惊呼。见赵邵霖久久不能起身,便大哭起来,“我的儿了,这究竟是造的什么孽啊!”

“倾城公主,臣妇求求您饶了霖儿吧!当年的事与他没有半点关系,都是他父亲作的孽啊……”

“求求倾城公主,臣妇给您磕头了。”也顾不得会不会被架在脖颈上的长剑所伤,直接跪下。

没有对比就没有差异,从前不觉得,见李氏这般不顾自己生死为赵邵霖求情,甚至不惜将赵曾城推出来,赵菁菁就觉心中一片寒凉。

她快没命时母亲还与她争吵,可母亲待哥哥……

心冷,眸光便凌厉起来。

果然还是要大家一起死才能对得起自己!

下一瞬,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际,未被人扣押着的赵菁菁便朝李氏的方向冲去,直接撞在那架在李氏脖颈的长剑上。

接着是剑锋划破皮肤的声音,李氏震惊的看着她,“你……”

赵菁菁笑得有些狰狞,“母亲,您的心是偏的吗?反正女儿也活不久了,既然您这么多年都是爱女儿的,便下去陪陪女儿吧!”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吐出一口血撑了半晌未撑起来的赵邵霖,惊了站在李氏身旁的赵曾城,亦吓着了大殿中不少人。

连秋灵都被这奇葩的一幕惊着了。

他们这家人,果然是有病的吧?

“你……你……”一句完整的话都未说完,李氏便直接断了气。

赵邵霖大喊一声:“母亲!”

“你个逆女!”赵曾城直接抬脚踢向赵菁菁,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拿着剑钳制住他的秦旻在这时将剑拿开了少许,竟叫赵曾城有足够的力道踢向赵菁菁。

赵菁菁本就是被强提起来的命,方小产又被太医下毒手,身子已是个花架子,这般被赵曾城一脚踢中小腹,直接倒在地上便再起不来。

但她的笑声却未停止,“呵呵呵……呵呵呵”的,还时不时说一句,“都死吧……都陪我一起死吧……”之类的话,听起来有些阴森怖人。

像来索命的恶鬼。

有胆子小的人都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顾月卿冷冷看着这一幕,神色不为所动。

说她心冷也好,心狠也罢,她只要一想到父皇母后以及整个寝殿仆从的死,满地的尸体残骸,血几乎染红了她藏起来的寝殿,她就是将赵家和林家的人都碎尸万段也不解恨。

不过赵菁菁会直接弑母,倒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果然赵家人都是一样的狠。

“小妹,你是不是疯了!”赵邵霖终于撑着站起来,忍着头晕眼花和满嘴的腥甜,他怒意横生。

“是!我是疯了!在得知你们要害我时我就彻底疯了!哥哥,发觉你们给我下药后,我并未马上寻你理论,就是念着我们是最亲的人,若赵家出事,我也没有什么好处。”

“可是你呢?为何我都选择了一个人扛着真相不找你们理论,你却还要对我赶尽杀绝?我是你的亲妹妹啊!你叫那太医对我下杀手,却还冷眼旁观,你的良心呢?”

事实上赵菁菁不寻他们理论,并非是念着他们是亲人,而是她还有用得上赵家的地方。若没有赵家,她就算生了皇长孙也不一定能坐上她想要的位置。

“还有母亲,你可知母亲在我快要小产九死一生时是如何待我的?她与我争吵啊!不顾我的死活就为争一口气,骂我白眼狼……白眼狼?难道我说你们在我的吃食里下药是冤枉你们的吗?我抱怨两句有什么错?那种时候母亲还要来与我争论!”

“可你瞧瞧方才,她为了你竟连命都不顾,同样是她亲生的,差别为何如此之大?既然你们对我无情,便莫要怪我对你们无义!”

赵邵霖动了动唇,“……即便这样,你也不该杀母亲!弑杀亲母,你的心该有多狠才能如此!”

“我心狠都是和你们学来的!”

------题外话------

*

三更毕,明天见。

明天尽量早,三点来刷一定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