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同归于尽,实力悬殊(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天南也艰难起身。

赵邵霖也被她这般琴音击得连退几步,若非他反应够快,这番或许已被重伤。

对顾月卿又有了新的认知。

琴诀出,万尸伏。

果然并非传言。

实则顾月卿并未将琴诀练到极致,这番出手是用了十成的功力才会有此般震慑力,以她如今状态,这样的招式最多也只能有两次而已。

“不想死的,退到一旁。”

那些被吓到的官眷立刻退后,大殿中便空出一大片区域。

两方还在对峙,只是无人再敢当先出手,生怕顾月卿一道琴音又袭来,他们无暇应对。

顾月卿抱着琴居高临下的扫向眼底震惊未散的赵邵霖,“赵少将军可还要与本宫动手?”

“本将自觉武功敌不过倾城公主,但倾城公主也莫要忘了,便是将本将杀了,你们也一样出不得这道宫门。”

万毒谷太过神秘,就连在朝中多年的中立派,连他都不曾怀疑的秦旻都是顾月卿的人,赵邵霖不知这大殿中究竟还有多少是她的人,所以此番别看着赵邵霖面上神情不变,其实内心里是忐忑的。

顾月卿道:“是么?那不妨试试看。”

为防夜长梦多,赵邵霖再深深看她一眼便回身下令,“动手!但凡反抗者,杀无赦!”

见顾月卿一出手便这般震撼,赵邵霖下令,好半晌都无人敢轻举妄动,这无疑是在打赵邵霖的脸。

面色铁青,“动手!”

知道他怒了,那些人才慢慢执起剑,两方打斗在一处。

左津适才也在为顾月卿的武功震惊,不过很快就收回心绪。倾城公主的武功如何,他其实在知道她就是月无痕时便有所大抵的猜测。与他所料想的差不了多少。

就在赵邵霖下令之际,大殿外便围上一群弓箭手,因着夜色,他们手里的箭都是点了火的,一旦箭往大殿射来,必会引起大火,届时这殿中之人恐都会有生命危险。

左津看着那些弓箭手,只觉得赵邵霖是疯了,“你怎敢如此?难道你不怕自己也活不成?”

赵邵霖不闪躲的迎上他质问的目光,“若此番本将输了,一样没有活路。”

左津被他堵得说不出话。

无疑,他说的是真的,可再怎样也不该做到如此决绝的地步。这殿中都是天启的肱骨极其家眷,还有君临和大燕两国的君主,若被伤到,天启就彻底完了。

“你莫要胡来!这样你也活不成,若你此时回头,我会代你求情,保下你一命……”

“保本将一命?左将军,你与本将认识这许多年,难道还不知本将是怎样的性情?本将可是甘愿屈居人下?”

左津一默。

自然不是,不仅不是,野心还不小。到现在他还记得赵邵霖曾与他说过,他要领着天启的军队一统江山。

只是当时不曾多想,以为赵邵霖那般是年轻有抱负的体现。再有,天下在百年前都属天和王朝,而天启乃王朝后裔,这天下理当归天启所有,是以当时他并未反驳赵邵霖的话。

现在看来,赵邵霖并非是为着天启想一统江山,而是他自己野心勃勃想要做这天下之主。

他确实不甘心屈居人下。

正想着,又听赵邵霖道:“再则,便是你为本将求情,难道你能有这样大的颜面能让别人放过本将?”

这个别人指的就是顾月卿。

却见她神色未变,也未反驳他的话,心忽而一沉,目光惊疑的在顾月卿和左津之间流转。

不可置信的问左津,“你是倾城公主的人?!”

左津神情微动,“我自来只忠于天启,谁人为天启百姓着想,我便忠于何人。”

当然,这只是他的托词,毕竟他早便答应了顾月卿。

赵邵霖也不是蠢的,自不会真信他这套说辞。才真正意识到,左津并非临时起意与他为敌,而是早在他不知道时便站在了他对立面!

“好一个何人为天启百姓着想便忠于何人!左将军,枉本将一直将你当好友,你却联合敌人这般算计于本将!”

“公归公,私归私,勿要混为一谈。还有,联合敌人来算计你更不存在。一则,倾城公主不是敌人;二则,我并未算计你。”

看一眼大殿外带着火光、架在弦上的弓箭,左津神色微凛,“赵少将军还请三思,若铸成大错追悔莫及!”

赵邵霖自然不会听他的,因着弓箭手的出现,原本静下来的大殿便又闹起来。

本以为顾月卿会因此着急,他抬眸看过去,却见她神色如常,眼神冰冷如前,在她脸上看不到半分诸如紧张的情绪。

这般境况下她还如此成竹在胸的模样,让他不由得心里一慌。

顾月卿不着急,不代表其他人也一样。

“霖儿,你是不是疯了?!你这样是要连我们也杀了?”李氏看着殿外的阵势,吓得什么都不顾了。

赵曾城皱了皱眉,显然也不赞成赵邵霖这般同归于尽的做法,不过他不似李氏一般无脑,在这种时候拆自己人的台。

“蠢货!”

李氏被他狠狠瞪了一眼,才惊觉失言。

可她不想死,即便闭了嘴,她面上的担心和焦急还是未减半分。

赵菁菁见此,嘲讽道:“哥哥,就凭殿外那些弓箭手你便想威胁旁人?难道你方才未瞧见别人不过两招就伤了那般多的人?似是连哥哥都险些被伤了呢!”

头一次真正见识到顾月卿出手,赵菁菁再次意识到两人的差距。原本不甘于此,想要将权力握在手里的她,此时竟莫名的为她这条命就快要终结感到庆幸。

知道自己终是要死,反而没那么惊惧,也不会有那么多担心。若放在从前,面对今日这样的局面,她的反应怕是也比母亲好不了多少。

现在她却能如看客一般看着这一切。

他们怎么闹她并不关心,只要能确定欠过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即可!

赵菁菁的话让本就没把握的赵邵霖心情更不平。

仅倾城一人便难以应付,更况还有其他人。君凰和燕浮沉的武功自不必说,这世间武功能过他们去的怕很难寻到,还有柳亭、陈天权和纯属看戏的叶瑜。

这一个个都不是善茬。

再细看,此前与倾城一道入宫的分明有两个婢女,此番却仅有一人跟在她身边,另一人不知去向。早前发现时他便着人去查了,却仍没有她的踪迹。

他可不认为万毒谷的左使是宫宴无聊寻个地方休憩或是其他,能得倾城如此重用,绝非无用之人。

或许,那就是倾城的后招。

“我的事不用你来过问,你的账待此间事了再找你慢慢算!”

赵菁菁讥诮一笑,“这个话还是等哥哥能活下来再说吧!”

赵邵霖很是不喜她如今说话的口气,但此时显然并不是去计较这些的时候。

看左津一眼,有不悦,却不应他的话,看向顾月卿,“论武功本将不敌倾城公主,但这到底是本将的地界上,倾城公主若执意与本将为难,便是敌不得公主,想要同归于尽却是不难。”

“就凭外面那些乌合之众便想让本宫放过你们?真不知是本宫高看了你,还是你小瞧了本宫,赵少将军不若让他们放箭试试。”

赵邵霖端详着她,见她不似在玩笑,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应答。

放箭,那是下下之举。不到最后,他绝不会选择同归于尽。

“既然赵少将军不下令,那便轮到本宫了。”

接收到她的示意,秦旻忙抬手,“都拿下!”

一时间,大殿中有大半人不知从何处拔出匕首飞身而起,便与那些御林军打斗到一处,出手杀招,手法毒辣,瞧着更像专业的杀手才能有的手法。

这些人里,有文臣有武臣,甚至有宫女和太监。

万毒谷出来的人,没有几个不会武功的,五年时间,足够在天启朝堂上和皇宫中安插不少人。

秋灵也没闲着,一个闪身,手中匕首一出便让那扣住林天南的侍卫断了气息,匕首架在林天南脖颈上。

秦旻则朝反应过来便要夺了一个侍卫的剑就要出手的赵曾城袭去。

赵曾城征战多年,武功不容小觑,秦旻一人对上他显得有些吃力。

见此,柳亭也加入其中。

顾月卿未见过柳亭出手,不过她知他武功不弱。直到他这番出手,她才知这何止是不弱,怕是她对上他都要费一番心力才能取胜。

不过片刻,还用不上她出手,除却赵邵霖,所有人都已被擒住。

------题外话------

*

错字待会儿修。

三更十点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