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当年之事,从赵氏始(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什么债?”所有人都不说话,唯赵氏心惊出声。

要说与顾月卿有仇,她首当其冲。当年将顾月卿送到寒山寺致使顾月卿流落在外多年的罪魁祸首就是她,那场大火和那些刺客皆出自她之手。

她是不知顾月卿是否知晓这些事都是她所为,但她做了亏心事,突然听到顾月卿这般说,心里自是惊慌的。

赵邵霖见着这样的顾月卿,知她终是动手了,不由紧张起来。

林天南亦然。

然两人都不开口,就这般看着她,倒是林青乾和赵曾城脸色狠狠一变。

顾月卿端着清冷的眸子看过去,“皇后说呢?”

“不过几年功夫,皇后难道便忘了当年都做过什么?寒山寺一场大火,本宫险些丧命。还有那一群潜伏在寒山寺附近的刺客,难道不是皇后的手笔?皇后为杀本宫还真是不遗余力,说来本宫一直很闹不明白,当年本宫不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何至皇后派那般多的高手去杀本宫?”

手无缚鸡之力?

不错,当年倾城确是手无缚鸡之力,可那又如何?不是一样在她那般周密的计划下活了下来?

自顾月卿再度归来,赵氏每每想起都觉当初太过小瞧了她。

若再多派些人前去,倾城哪里还能再回来作威作福?也不会让她在得知倾城便是万毒谷谷主,还得君临摄政王荣宠后心中惶惶不安,生怕哪日倾城就来报复于她。

是以此番听到她的话,她反应才会如此大。

“幸得本宫命不该绝。”尽管这不该绝的命是陈横易用一双腿换来的。

想到陈横易,顾月卿眸色微顿,片刻后方收回心绪,“皇后怕是如何也不会想到,那寒山寺后山的高崖下便是万毒谷吧。”

此话一出,不止赵氏,在场不少人都震惊的朝她看去。

神秘的万毒谷,无人知道其具体所在,原来竟是在那座高崖之下!还是在天启境内?

众人的反应在顾月卿预料之中,淡淡扫过去补充道:“自然,本宫接管万毒谷那日便将万毒谷迁了地儿。而今在这世上,除非本宫允准,否则任何人都不知万毒谷在何处。”

即便万毒谷弟子知道,没有她的允许,也无人会对外透露半句。

自来万毒谷就很难出叛徒,因着万毒谷弟子都知万毒谷的强大,但凡背叛,下场绝不是他们承受得起的。

但若是万毒谷中人,并忠诚于万毒谷,得到的好处也是外人想不到的。

闻言,众人一阵失落。

他们还以为能有幸知道这样一个大秘密。

包括赵邵霖林天南,甚至是燕浮沉,都在顾月卿指出万毒谷在寒山寺后山之下时将目光投向她。

若知道万毒谷所在,她的神秘就会揭开一层面纱,对她多一些了解也好,多一个对付她的筹码也罢,都足以让他们来兴致。

尤其是燕浮沉。

顾月卿背后的万毒谷太过神秘,这让他总有一种她太过虚幻的感觉,仿若一个不留神她就会消失在他遍寻不到的地方。

不说燕浮沉,就连知道北荒七城存在的君凰有时都会有这般感觉。君凰很清楚,以顾月卿之能,纵是他知晓万毒谷所在,她若有心躲藏,便是他怕也寻不到。

许也正是因此,他才会如此喜欢黏着她,就算她远在天启,他尚有事需留在君临处理,他也要时时收到她的亲笔信才安心……

不对,应该说就算收到她的亲笔信,他也是不安心的,所以才会将手中事务都丢给周子御,快马加鞭赶来。

*

众人还来不及欣喜,顾月卿的话便如凉水一般从他们头上泼下……

好不容易知道神秘的万毒谷所在,到头来还只是个旧址。

平白高兴一场。

“细致说来,本宫能有今日,还要感谢皇后当年的刺杀。本宫若未被逼到绝路跳下那万丈深渊,便不会与万毒谷有牵扯。如此,本宫许就是一个寻常的公主,就算明知残害父皇母后的凶手是何人,也没有能耐报仇。”

赵氏面色铁青。

从万丈高崖跳下竟都不死!还真是好命!

面对今日这样的局面,她后悔吗?

当然后悔。

只是她后悔的并非是当初对倾城下手,而是后悔她不够狠,也太过轻看一个将近七岁的小丫头。

若那时她再多派些人手,多小心谨慎些,便不会有今日这一幕!

还有那些杀手,竟敢欺瞒于她!倾城分明是当着他们的面跳下悬崖,他们却说她已死在那场大火中!

若早叫她知晓倾城是生死未明,这些年她派人四处查探时,断不会有丝毫松懈!

其实,单从赵氏由派去的杀手处得知顾月卿丧生大火中还坚持让人满世界去寻她,便可看出她对顾月卿的忌惮。

尽管当年的顾月卿在她眼里不过一个个七岁不到的小丫头,尽管顾月卿活下来的几率不过万一。

可此时再来说什么都晚了。

“休要胡言污蔑哀家!哀家知晓你一直对哀家当年将你送至寒山寺修身养性一事耿耿于怀。这件事确是哀家对不住你,若当初哀家未将你送到寒山寺,你便不会有那许多磨难。但有一事你须清楚,那大火与哀家没有半分干系!更不存在什么刺客!”

“这么说,本宫若不拿出证据是不成了。”

证据?!

赵氏瞪大眼睛,“你……不存在的东西你有何证据?休要弄些虚假的东西来诬陷哀家!”

纵不知过去这么多年,她又将当年的事情处理得如此干净,顾月卿还能从何处寻到证据,但赵氏心里的担忧不仅半点未散,还越来越盛。

据闻没有万毒谷查不到的东西……

“是不是虚假的东西,看过便能知。”

语罢,朝大殿中某个方向看去,人群中有一人适时上前,手中捧着一个木匣子,单膝跪下,“属下参见主子。”

不是此前一直挑事的秦旻又是何人?

赵邵霖看着秦旻,拳头越握越紧。

原来秦旻是倾城的人!难怪这个中立派今日的话格外多,原是不打算再隐瞒身份!

“主子,这是属下应您的要求潜伏天启多年搜查到皇后当年收买杀手欲刺杀您的所有证据。”

顾月卿点头,“呈于诸位大人过目。”

她口中的诸位大人,是在天启朝堂上说话都有些分量的,至

于他们都是谁的人并不重要。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并不担心有人敢有所偏颇。

秦旻应声照做,木匣子最先到柳亭手中。毕竟论身份地位,连赵家人见着柳亭都要行礼,这朝中自无人能越过他。

柳亭象征性的看过,便递给那些大臣一一查看,直到最后到那吴大人手中。

他拿着木匣子,手都是抖的。

待看完里面的东西,木匣子险些从他手中掉落,冷汗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掉。

原因无他,只因他是赵氏的人。

身为赵氏的人,却看到指向赵氏的罪证,他还不能假装未看到!顶着赵氏越来越沉的目光,吴大人抬起袖子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

“秦、秦大人,本官看完了。”

秦旻却未接下他递过来的木匣子,只含笑问:“那依吴大人之见,这里面的东西可是虚假的?又可能作为罪证指认皇后的罪行?”

“自……自……”所有人都看向他,这般大的压力下,他支支吾吾半晌未说清楚一句话。

“吴大人的舌头是捋不直了?”

顾月卿突然冷冷开口,吓得这吴大人腿一软跪下去,“倾城公主恕罪,微臣……微臣愚钝,不敢妄下定论。”

“两朝重臣,连这点东西都断定不得,看来吴大人这顶官帽需更有能力之人来戴。来人,将吴大人的官帽和官服取下!”

“倾城公主饶命啊!微臣这就说……这就说……”

------题外话------

*

七点半下高速回家,换了鞋子就忙来赶,现在才得一更。

晕车的阿璇顶着头晕还要赶一章。

二更十二点以前。

前两天少的,明天和后天会加更补回来,抱歉了哈亲爱的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