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婚宴宫宴,突生变故(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若抿唇直直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退下。若到此刻她都还看不见二哥的好,那她也未免太傻了。

可是……她已不再是柳家人。

也不知是为不是柳家人,还是为赌上一切换来的婚事终究是一场空,转身那瞬柳若眼角划过了一滴泪。

回到柳家二房的席位坐下,面对的自然是一通责骂盘问,但她都假装没听到,不吭声不应声,加之有柳严帮她说话,这里又是大殿不宜喧闹,柳二夫人骂过一会儿便懒得再骂。

再怎么骂,此事也已成定局,陛下都亲口说了婚事作罢。

*

“让君临帝和大燕王看笑话了,几位远道而来,婚宴不成便当作寻常宫宴,诸位都不必拘谨。”

林青乾本是要宣布散宴,毕竟太子大婚发生这样的变故,丢的是皇家的脸,最重要的是,还有两国帝王为此赶来……至少从表面看来是如此。

丢脸都丢到了君临和大燕面前,林青乾哪还有什么脸面让宴会继续下去,无非也就提议择日再另行设宴招待……

然就在他欲要宣布散宴时,有内侍官低声禀报,赵菁菁与她婢女的尸首齐齐不见了踪迹,此番赵邵霖已在皇后的允准下封了宫门盘查,他不得不临时改口。

林青乾接到了消息,林天南自也一样。

林天南比林青乾想得多,封锁宫门并非寻常事。朝中能说得上话的人有大半都在这大殿中,若封了宫门,能调用的就仅有御林军。

好在御林军此番由他掌管,但也不能大意,若城门大开,城外听令于赵家的二十万守军冲进来,两万御林军完全不能抵御。

想着,林天南眉头深拧,往龙椅上看去。

无论赵邵霖要做什么,眼下他都无暇去管,因着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天启帝言重,一成不变的婚宴反倒乏味。”燕浮沉坐在那里,一手把玩着酒樽,眉眼轻挑,三分慵懒,五分玩味,剩下的两分是幸灾乐祸。

林青乾压着怒意,“大燕王所言极是。”

“就是贵国太子的婚事好似不甚顺遂啊,不知这算不算上天开眼?孤方到天启便听到些有意思的传言,很是好奇这在天启传得人尽皆知的‘秘辛’究竟是真是假。”

顾月卿闻言,带着几分不解朝燕浮沉看去。

他这是在做什么?帮她?

黛眉微蹙,他们之间何时有可可相帮的情谊了?难道他们不是一直站于彼此敌对方?

她不解,君凰却赤眸微敛,带着几分危险。

对上他含着警告的眸光,燕浮沉笑意不变,依旧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像是看不懂君凰的眼神一般。

他这番反应在君凰看来就成了挑衅。

方开始正视他,决定将他当个对手看待,他便如此迫不及待的出手了?

事实上,燕浮沉这番还真不是挑衅君凰,只是君凰对有关顾月卿的事都太过敏感罢了。

尤其这个人还是惦记她的燕浮沉。

燕浮沉就是单纯想为顾月卿做点什么,即便他知道就算没有他,她和君凰也有能耐达到他们的目的。

此事已快闹得天下皆知,除却朝堂上有人敢提出外,极少有人敢在林青乾面前提及,尤其是一些胆小的大臣和那些官眷及宫人。

而那些敢在朝堂上提及此事的人,则多惊疑于燕浮沉会来掺一脚。

于是,大殿莫名的安静下来。

林青乾眸中暗含杀意,这个大燕王,竟故意寻他的麻烦!难道他忘了此番还是在天启皇宫?

他正要开口,便被林天南抢了先,“大燕王有所不知,这不过是谣传而已。针对此事,父皇已着武阳王和左津将军去查,相信再过不久便不会再听到这些传言。”

现下不宜与燕浮沉对上。

他此前与燕浮沉也有过短暂的合作,燕浮沉有几分能耐他很清楚,莫要看他只带了几个人,若动起手来,除非调动大半御林军,否则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

更莫要说这里还有武功同样高深莫测的倾城和君凰。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届时难保他们不会联合起来,更况燕浮沉此举明显有帮倾城说话的嫌疑,这样看来,他们会联合的可能性便更大了。

“哦?是么?”看向柳亭,“那不知武阳王可有查出点什么?可能证实此是谣传而非实情?”

轻笑,“抱歉,孤就是太好奇,若是不便就当孤没问过。”

“没什么不便。大燕王既是问起,本王便借此机会提一提也无妨。本王确找着了些证据……”朝林青乾看去,直看得林青乾心里一紧。

柳亭本是用此事威胁于他,才让他赐封的异姓王。当初在朝堂上有人提议此事由柳亭来查,他就十分反对。

他不知柳亭手中有没有证据。但有大半的朝臣都附议,他最终也只能僵着脸同意此事交由柳亭负责。

好在还有个左津也参与其中,可适当牵制柳亭。

可柳亭这番话是何意?难道他真有证据?

若、若是如此,他当初做过的事岂非要公之于众?

林青乾心里忐忑,柳亭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微微勾唇,“不过证据还不够齐全,本王还需继续查,过些时日方能给天启臣民答复。”

林青乾提到嗓子眼的心又重重落下。

林天南的反应虽没有他这般大,方才那一瞬也有些被柳亭吓到。

父皇若无资格做天启之主,他这个储君也会不复存在。他一心为权势,如何能不担心?

林青乾吸气吐气,“武阳王之能朕自是信得过,相信很快此事就能过去。”他是想让柳亭去证实外面的传言只是谣传,而不是寻证据证明谣言属实。

但柳亭又怎会向着他?找出证据证实当年的事还有些可能,若要找证据证明那只是谣言才是真的不可能。

除非他事前让人安排,再让柳亭去寻到他备好的假证据。

事实上,林青乾也确实这么做了,只是他也知道这种东西想要骗过柳亭是不可能的。

看来,不赌一把,他最后许真会一败涂地。此前他还未想到好的法子来应对,此番赵邵霖封宫门倒是给了他提示。

“陛下信得过本王,本王自当竭尽所能。”

燕浮沉看着这几人的互动,只觉很是有意思。林青乾倒是心宽,竟将这般事交由柳亭去查,不是自寻死路么?

这时,去追人的秋灵已悄悄回到原处,在顾月卿耳侧低声禀报。如此,顾月卿便知外面都发生了什么,包括赵邵霖下令封宫门一事。

对上君凰询问的眼神,顾月卿便让他偏头过来,将秋灵告诉她的都给他转述一遍。

君凰对她所说之事并无多少兴趣,反倒是她在他耳边低语,热气喷在他耳朵上,撩拨得他的心很是不平静,握着她手的力道微微加重,眸色有几分深邃。

觉察到他的变化,顾月卿面色微红,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我在与你说正事。”

君凰学着她方才的模样,凑到她耳侧,轻呼口气,声音低沉撩人,“嗯,我听着呢。”手还刮着她的手心。

顾月卿耳根绯红,“你……”

如今她的气色已被他养得好了许多,这番脸微红的模样,瞧着煞是可爱。君凰抬手宠溺的捏捏她的脸,低低一笑,“好了,不逗你了。”

顾月卿拍开他的手,“……注意些场合。”她总感觉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

她是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就是觉得有几分难为情。

都怪他,挑得她的心都跳得快了许多。

“怕什么?谁人敢说什么?”又是这狂傲的语气。

顾月卿是服气的,因为他并未说错,敢公然开罪他们的人这世间还真没有几个。

“不必多想,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护好自身,其他的事有我。他们想闹,便让他们先闹着,我们暂不去凑这个热闹,待他们都闹完了,我们再出手。”

顾月卿点头,“嗯,我知晓。倒是没想到赵氏竟也有几分能耐。”不惜用装疯卖傻让林青乾和赵家都放松警惕,还悄无声息在林天南身边安排了人,并让那个人到赵菁菁身边去。

没错,用计取得赵菁菁信任,以便对赵菁菁下手的婢女小群就是皇后赵氏的人。

秋灵跟过去见小群往皇后的寝宫而去,随后赵氏也回了寝宫,没一会儿小群便易了容跟在赵氏身侧。

赵氏也是够狠的,竟是要灭赵家满门,那是她的后家……

偷换皇嗣,可是灭九族的重罪。

“她这是自掘坟墓。”君凰中肯道。

“你说得对,若没有赵家作支撑,她也不会有今天,待赵家灭了,纵是她的儿子坐上皇位,也不会长久。”就算没有他们。

这世间最不乏有野心的人,没有赵家兵权做倚仗,以林天南之能根本守不住皇位。

“旁人的事不必去管那么多,可还想吃点什么?我着人去准备。”

顾月卿暗暗翻个白眼,说得好像这是他们的地界似的,还着人去准备……

若叫林青乾听到,还不知该作何感想。

不过,她也知道君凰确有这番能耐,她能将她的人安排进皇宫,君凰自然也能。这天启皇宫中许就有他不少人。

“适才吃了那许多糕点,暂吃不下,再则,我们也不能这么张扬。”

“不过是备些吃的,算什么张扬?只要皇后想,莫要说一些吃的,就是整个天启皇宫,朕也能立刻夺了送你。”

真是……对上他这妖冶的笑,她的心就止不住的乱跳。

他这狂傲张扬又邪肆惑人的模样,总能叫她痴迷。分明她也有一副世间少有人能及的好容貌,分明他们大婚已有一年多……

干咳两声移开目光,“知道你能耐。”

“朕自是能耐的。”意有所指的看了看她隆起的肚子。

顾月卿面色爆红:“……”

耳力极好的柳亭和燕浮沉:“……”心情很复杂。

*

这边温馨互动,那边暗潮汹涌。

林天南离得远,听不清顾月卿和君凰在说什么,但看到两人那般亲昵,他心里就堵得慌。

索性移开目光,寻了个席位坐下便一直注视着龙椅上坐着的人。

林青乾招呼着旁人吃喝。既是宫宴,自是少不得歌舞。

没一会儿,殿中便舞姿翩翩,丝竹脆响。

本该欢庆,却在林青乾手边酒壶里的酒被他一杯杯喝完,有宫女上前将酒壶换下,往他的玉樽里再倒下一杯酒,林天南紧张的注视着他将那杯酒喝下后发生了转变。

一声轻响,是酒樽掉落在地摔碎的声音。

“陛下!陛下!来人,叫太医……”是林青乾身侧的内侍总管尖声大喊。

林青乾已一口血喷出,捂着心口瘫软在龙椅上,“酒……酒里有毒!”说完便晕了过去。

------题外话------

*

嗯,还是熟悉的配方,下毒。

二更毕,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