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皇权争斗,扑朔迷离(二更,精)/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担心的事被她如此揭露出来,赵邵霖的脸色并不好看,“那又如何?她还能做女帝不成?”

“呵……哥哥是不是忘了,她……不成,她身边可还有一个……君凰。”太过吃力,赵菁菁往后靠了靠,掀掀眼皮看他,“再、再有,此番她可……可是有孕在身的。”

君临和天启自来多战,因何而战?自是疆土。

眼下既有机会将天启纳为己有,君凰又岂会无动于衷?更况,便是君凰不觊觎天启江山,顾月卿一个女子也不能登上帝位,她此时可是怀着孩子的。

她不行,她的孩子却可以。

这个道理,赵邵霖显然很明白。

更况,他知道的比赵菁菁多些,据他探到的消息,消息不常外露的禾术,而今储君是个公主。

禾术尚且能让女子继位,天启又如何不能?且这个人还是世间没有几个男子能敌得过的倾城公主。

赵邵霖很清楚,一旦倾城公主要继位,这天启上下不会有多少反对之声。

尤其是如今的朝堂,不用想他也知道有大半是倾城公主的人。还有现今天下都在议论先皇先皇后之死与他父亲和林青乾有关,所谓空穴不来风,若倾城公主在此时发难,当年之事她就是最大的受害者。

她若要从敌人手中夺回本属于他们顾家的江山,何人敢置啄?

所以他才会等不及提前动手。

“我要的东西,就算最后不是我的,我也会去争一争。小妹,是哥哥对不住你。”

背过身,“动手!”

“你!你会……遭报应的……”后面便没声了,因为太医又一根银针下去,她已彻底晕过去。

太医这番一动手,架在小群脖颈上的匕首自然是不在了,但那太医也是个狠人,直接在小群要挣扎时拿着匕首抹过她的脖颈,小群倒地,好似已没了气息。

然,谁又会去多关注她一个婢女?

*

屋外。

皇后赵氏已赶来,一众人见她,齐齐让开道,“见过皇后娘娘……”

“都不必多礼,起来吧。”

看向林天南,“侧妃的情况如何?”

“回母后,太医正在相看。”

赵氏点头,而后又看向赵家那一群人,尤其是李氏,“大将军夫人怎在此?不进屋去看看菁菁?”

李氏是被赵菁菁赶出来的,此时被她这般一问,面色微僵,“太医正在诊治,不宜打扰。”

“原是如此。”语罢,赵氏狐疑的看她一眼,按照她对赵菁菁这个女儿的在乎,就算太医要求,她也会留在里面才是。

倒也难怪赵菁菁会对赵家人如此失望,在外人看来赵家人对她就是百般的宠,赵菁菁曾经也以为是这样。

“方才太医怎么说?”这话是问李氏。

“回皇后娘娘,太医说,菁菁这番只能催产,若成便母子都能活命,若不成就……”话未说完,低低抽泣,那哭泣的模样倒不像作假。

诚然,李氏对赵菁菁的这个女儿是有感情的,只是具体有多少,许也只要她自己清楚了。

赵氏眸色一闪,很好。

两成把握在她看来就是必死无疑。

赵氏又象征性的问了几句,李氏一边抽泣一边应声,赵氏不耐烦她这样哭哭啼啼的,便懒得再做戏,直接坐上宫女搬来的椅子,就这样候在外面。

约莫一炷香后,屋中传来一阵婴孩的啼哭声,赵氏面色大惊,猛地站起来。

这是生了?!

不是说只有两成把握?哪个太医有此神通?又不是当世神医!

不!定是哪里弄错了!“本宫进去看看!”

正要借机去探个究竟,便见一嬷嬷将一个用棉布裹得严实的婴孩抱出,跪地,“恭喜皇后娘娘,恭喜太子,是位小皇孙。”

赵氏脸色僵得难看,紧握着双拳克制住要上前将这婴孩杀死的冲动。以她的经验,自是看得出这孩子方被清洗过。如此也就是说,他确实是赵菁菁生下的孩子!

与赵氏的僵硬愤怒不同,林天南看着那孩子,竟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底蔓延。

他的……儿子?

未有期待,却有新奇。

不过他终究是未上前去看一眼,因为他突然发现,本该在这里的赵邵霖不见了。

他并未想到赵邵霖会拿一个孩子来顶替,毕竟这样荒谬大胆的事,他不认为赵邵霖有胆子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犯。

他担心的是,赵邵霖不在此,会否趁着他离开大殿做些别的事,“母后,儿臣先将这个好消息报与父皇。”

说完也不管赵氏在身后怎么喊,脚步不停的往大殿走,连一句询问赵菁菁的话都没有。

他这个态度让李氏的笑意微敛。当初将女儿嫁到东宫,看是对的?任何一个女子,在这种时候都需要丈夫在身侧,更况她女儿此时还生死未明,他竟问也不问一句……

自古皇家最是薄情,果然如是。

“嬷嬷,菁菁呢?她可还好?”

嬷嬷并未立即应声,下意识的看向站在李氏身旁的赵曾城,彼时赵曾城面色亦是紧绷着,嬷嬷看不出什么来,也不敢多询问,只好应了李氏,“回夫人,侧妃娘娘没撑住……去了。”

李氏身子一晃,险些跌倒,她近旁的丫鬟忙将她扶住。待站稳,李氏震惊问:“你说什么?!”

“夫人,大小姐去了。”嬷嬷一手抱着婴孩,一手抹着眼泪。

“你胡说!胡说!孩子都没事,菁菁怎会有事?太医呢?我要见太医……”说着就要往屋里冲,却被赵曾城拉住。

“你安静些!”

李氏正要反驳,便被他凌厉的眼神吓了回去。

赵曾城看向嬷嬷,“大小姐最后可有留下什么话?”

“没、没来得及。”

李氏仿若失了魂一般呢喃:“怎么会……好好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分明适才还那般与她吵闹。

李氏是真的伤心吗?显然伤心是有的,只是比起伤心,她更多的是不愿承认在女儿弥留之际,她还与女儿那样争吵。更不愿承认,女儿在她心里的分量并没有那么重。

毕竟她一直觉得她很爱她的女儿。

这时太医和另一个嬷嬷也出来了,最先逮着太医追问的却不是李氏,也不是赵家其他人,而是皇后。

“太医,太子侧妃怎就没了?为何孩子能无事,她却没了?!”

旁人只以为她是担心赵菁菁,连皇长孙都不顾,误以为她对赵菁菁的看重越过了皇长孙,在场不少人还对赵菁菁生出了艳羡。

在乎媳妇越过孙子的婆婆可不多,更况是在皇家。

“回皇后娘娘,此番本凶险,微臣早前便说过,仅有两成把握,能保住孩子已是万幸……皇后娘娘,微臣尽力了……”

你就是太尽力了!

赵氏咬牙切齿。

“……太医辛苦,退下吧。”

“谢皇后娘娘。”

这时另一个嬷嬷也站出来,“皇后娘娘、大将军、夫人,老奴方才已为大小姐清理干净,此番可进去……就是大小姐那个婢女,对大小姐很是忠诚,见大小姐断了气,便不知从何处寻来一把匕首,自己抹脖子随大小姐去了。”

这套说辞,自是赵邵霖事前交代好的。

*

与此同时,屋中。

房梁上坐着两人,正是秋灵和夏叶。两人目睹了赵菁菁被亲兄长杀死,还偷梁换柱的一幕。

秋灵正要从房梁上跳下,那倒在床榻前,原本已气息全无的婢女却突然起身。

速度快得像诈尸,吓了秋灵好大一跳。

只见婢女小群站起来后,抬手抹了抹脖颈上的伤口,冷冷看着床榻上的赵菁菁,将方才赵菁菁给她的玉镯拿在手中把玩。

“赵大小姐?太子侧妃?呵,当谁还没有点眼力,连这种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下等货色都看不出?用一个廉价的镯子就想收买人,当谁是傻的?”

“天启第一才女?这样蠢笨,连真忠诚和假装取得信任都分辨不出,真不知第一才女的名头是从哪里来的。不过,倒也很是感谢你的信任,不然我又怎这般轻易便得手?”

“本来不想亲自动手,可赵家那些人拿的东西根本要不了你的命,没办法,只能想法子取得你的信任。想不到你这般好骗,不过耍些手段你便对我放了心,连膳食药物都让我经手,自是死得更快。”

“看在你对我也算有情义的份上,你就安心去吧,赵家拿了假孩子来冒充皇嗣之事,我会帮你去揭发,届时你在黄泉路上有赵家满门相陪,也不会孤单。”

说完便转身,从窗户跃出,看样子分明是会武功的。

无人瞧见,躺在床榻上的人眼睫颤了颤。

秋灵和夏叶从房梁上跃下。

“啧啧啧,夏叶,这皇家可真了不得,这么勾心斗角的,连一个婢女都藏得如此深。若我未记错,方才那婢女好似是林天南派到赵菁菁身边,后又被赵菁菁收买的,可看样子,她分明还另有主人啊!赵家这是自以为算计了别人,定如何也想不到他们才是被人算计的。厉害了,连我都不得不佩服……”

秋灵的感慨被打断,“她还有气息。”

“什么?”看过去,见夏叶正将手从赵菁菁的脖颈脉搏上收回。

惊喜道:“可还能救?”若将赵菁菁救活,那这场戏就更好看了,等他们狗咬狗几败具伤后,主子再来坐收渔翁之利……

想想都美滋滋的。

“她情况不是很好,方才那太医是下了狠手,势要取她性命。不过……也算她意志够坚定,竟能咬牙坚持到现在。救活是不能,不过保她两三日性命却是不难。”

“两三日足够了。我去追方才那婢女,这个赵菁菁就交给你了,主子说过倾城宫无人,你便将人先带到那里去。”

*

半晌后。

“人呢?!”是进屋来的赵家一行人,当然也有皇后赵氏,然这一声惊呼,不是她也不是李氏,而是赵曾城。

除了一滩血迹,床榻上没有半个人影。

不是都死了,又怎会没了踪影?

赵曾城当然不认为是赵邵霖带走的,因着为避嫌,赵邵霖让侍从将死胎拿去处理,他自己倒了回来,此番正与他们一起进屋。

赵邵霖神色亦是凝重起来,他不过才离开片刻,怎不只小妹的尸首不见,连那个死了的婢女也一道消失了?

难道方才这屋中还有其他人?

可就算如此,他们带走尸首又能做什么?

“我女儿呢?我女儿呢……”李氏也不知是被那一滩血迹吓住还是被尸体突然消失吓到,就这般晕了过去。

赵邵霖将她接住,交给其中一个嬷嬷,“先将夫人带下去歇着,恐有贼人潜入宫中,此时不宜出宫,便寻个无人的房间先将夫人放下。”

看向赵氏,“皇后娘娘,恕末将自作主张,小妹的尸首不可能无故消失,大意不得,眼下必须封锁宫门。”

“此事交由你来处理便是,不过大殿中宾客众多,切勿闹出太大动静。”守卫皇宫的御林军是南儿掌管,封锁皇宫正合她心意。

不过,赵菁菁的尸首为何突然不见,她也很疑惑。

只是比起她的疑惑,赵邵霖和赵曾城更多的是不安。

------题外话------

*

二更毕,明天见。

自觉这一章的设定很不错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