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莫名自信,胸有成竹(三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话意味就很深了。

陈天权和叶瑜对视一眼,夏锦瑟竟早知顾月卿有了身孕?她居然在他们未接到任何消息的境况下先知晓,委实奇怪。

难道他们所知晓的夏锦瑟并非表面看到的这般,她还有什么他们不知情的倚仗?

虽不大可能,但一想到当初顾月卿也一样瞒了天下人,便觉得,若夏锦瑟当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似乎也没那么难以理解。

他们本还很担心,然看到坐在主位上的两人,除了君凰眼神有些冷外都十分平静,好似对夏锦瑟的出现丝毫不意外一般。

不仅如此,一直站在顾月卿身后的秋灵上了茶后,竟是抱上顾月卿的琴站在她身后。

许是方才他们都被君凰和顾月卿引去了注意力,竟无一人注意到秋灵怀里突然多出的琴。

所以他们是早就知道初柳是夏锦瑟假扮的?

叶瑜心下惊疑,初柳是她的下属,连她都未发现异常,便是说夏锦瑟伪装很成功。而君凰和顾月卿居然看出来了,他们的本事是通天了吗?这么变态?

算了,大神斗法,他们这些小鬼还是莫要去参与了,拉着陈天权默默退后。

她看出了不寻常,陈天权自然也是。她这番拉着他躲开危险的举动让他不由勾了勾唇角。

“夏小姐好胆色,连本座的地方都敢孤身闯。”顾月卿真不知夏锦瑟是蠢还是太天真,就算她顺利进了碧水苑又如何?难道以为能在这里杀了她?

且不说以她的武功,单君凰一人就能完虐,就这院子里四处都是暗卫,她能做什么?

“顾月卿,你只管得意,待会儿有你哭的时候!本圣女既然敢孤身前来,会没有准备?”

“是,单论武功我不是你们的对手,更敌不过这重重暗卫。但那又如何?只要你的命握在本圣女手里,这里的人便不敢轻举妄动!”

顾月卿勾唇,“本座的命握在你手里?”她很少笑,如此番这般带着几分邪气的笑,莫说旁人,就是君凰都没见过。

一时看得失了神。

方才被夏锦瑟那恶心的眼神盯着引来的怒意也散了不少。

连君凰都被惑了一惑,更莫说旁人。

夏锦瑟被她的笑晃得一愣,心里的嫉妒更甚。好一个顾月卿,简直是狐媚子转世!难怪能将景渊迷得神魂颠倒,还让燕浮沉和陈天权这样优秀的男子也围着她打转!

“顾月卿,死到临头还这样嚣张,本圣女都有些佩服你了!”

“本座并不需要你的佩服。”

夏锦瑟被她的话一噎,脸色憋得铁青。

“不过本座倒是很好奇,夏小姐所说的将本座的命握在手里,不知倚仗在何处?莫不是夏小姐觉得,你打得过本座?”

轻轻抬手,秋灵便会意的将琴递给她。

如今顾月卿身子不便,坐在椅子上抱琴,身子都要微微往后靠,二话不说,直接抬手抚过琴弦。

“铮”的一声,劲风袭去。

所有动作看似繁复,实则不过一瞬间,加之夏锦瑟没想到她会突然动手,意识到不对再想避开已来不及。

生生挨了这一招,气血翻涌,唇角溢出血迹。

“你竟敢伤本圣女?”

顾月卿淡淡抬眸,“伤都伤了,夏小姐再来说这些话,难道不觉得多余?”

秋灵一默,她完全不知她家主子还有如此噎人的一面,瞧瞧那夏锦瑟的脸都黑成了什么样。

“要出手与我说便是,怎自己动手?也不怕累着?”君凰突然开口,夏锦瑟的面色更是千变万化。

秋灵安心看戏。

她其实是有些佩服夏锦瑟的,到底是谁给她的勇气让她闯进来的?难道她不知她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人?

“无妨,许久不动手都有些生疏了,就当是活动活动筋骨。”

“只此一次。”

“好好好,若要杀人便由你来。”说着直接把琴往后一递,秋灵无语的接过。

同时无语的还有站在一旁看戏的陈天权和叶瑜。

人家这是上门找茬,你俩那般悠哉闲聊,还温情脉脉是怎么回事?这简直是对敌人的蔑视啊!好歹也给人留点面子啊!

“你们给本圣女闭嘴!都快没命了还在这里卿卿我我!顾月卿,难道你不觉得肚子有什么异常?”

顾月卿眼底划过杀意。

君凰也恨不得出手杀了她,当然,他这么想就这么做了。直接抬手挥过去,夏锦瑟哪里知道他说动手就动手,完全没有准备,直接被掀飞出去。

看得叶瑜眼皮直跳。

君凰的武功好似更厉害了,此前她设计刺杀他的时候,他可还没这么厉害。

不过这夫妻二人还真像,你说你要出手好歹和人家打声招呼啊!呃,虽然打了招呼就夏锦瑟的武功怕也挡不住他们的攻击。

默默为夏锦瑟点根蜡。

这下夏锦瑟直接一口血喷出,好半晌才摇摇晃晃的撑着站起来。

连眼睛都是花的,好一会儿才看清对面的人,“你、你们!很好!你们别后悔!”

倒了一颗不知什么药服下,好像有些效果,至少她不再站着不再晃晃悠悠。

“景渊,这么多年的同门情谊,你竟说动手便动手。既然如此,便别怪本圣女不客气!”

“本圣女方才便问过你,你的肚子可有什么异常,你们以为本圣女是在开玩笑?不过景渊,你似乎也没那么在意你的妻子嘛!明知她可能有危险,却还不经思量的就对我出手。”

“朕如何行事与你何干?”

“是与本圣女无关,但你如此不管她死活很合本圣女意。”

君凰自来就是能动手便不废话,就在他要忍不住再次动手,夏锦瑟手心都是冷汗的要将长鞭挥出之际,顾月卿开口了。

“夏小姐倒是说说本座的肚子有什么异常?本座实在想不明白,夏小姐这莫名的自信到底是哪里来的?本座的肚子如何,难道你还能比本座更清楚?”

“你没事?!”

“夏小姐到现在才发现可真不容易。”

“不!这不可能!这几个月本圣女一直亲自盯着,夏叶去抓的药都被本圣女动过手脚,将近四个月的用药你不可能没事!”

自被君凰一掌伤了之后,夏锦瑟深知正面与他们对上定是自己吃亏,她便转变了策略。

暂时不动手,亲自盯着碧水苑。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夏叶去药铺里抓药。她本就精通医理,自然一看便知那些草药合在一起是安胎的方子。

当时夏锦瑟的心情完全不能用嫉妒形容,她恨不得马上冲去杀了顾月卿。

她追寻多年始终得不到的人,顾月卿却怀了他的孩子!这让她如何甘心!她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心底的怒意压下,随后开始筹谋,在夏叶抓的药里动手脚。

一开始她只动其中一两味药,后来见夏叶没发觉异常,她便将所有的药都动了手脚,为的就是这一天!

她动的手脚,自然只有她能解决!

可她万万没想到,顾月卿居然会没事!!

“不!你定是故意佯装无事!顾月卿,以本圣女给你的用药量,近几日便是极限。这段时日本圣女一直在找机会进这院子,终于让本圣女寻到了。本圣女也不与你们废话,若照着本圣女说的做,本圣女便饶了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一命,若不然,就等着一尸两命吧!”

“若本座当真出了事,夏小姐以为自己能够安然离开这里?”顾月卿神情淡然。

夏锦瑟心下一慌,尤其是见顾月卿这般淡定后,“你休要虚张声势!本圣女若无把握,又岂会来送死?”

“是么?那夏小姐不妨说说你想让我们做什么?”

------题外话------

*

四更赶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