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大雪漫天,看你看他(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此同时,东宫另一处院子。

“大燕王,你难道不该与本宫解释解释?”林天南看着悠闲坐在那里的燕浮沉,气怒出声。

燕浮沉将手上的茶盏放下,缓缓抬眸,“解释?”

分明没有过多的情绪,却让林天南莫名的心里发紧,尤其是对上他微微眯着的狐狸眼时。

压下心底那抹惧意道:“难道你不该解释?当初来寻本宫合作的是你,关键时候不见踪迹的也是你!”

“所以天启太子这是、在怪孤未帮你守好江山和名誉?”燕浮沉语气中的嘲讽半分不遮掩。

“孤当初说的是合作,可不是为你天启守江山。孤不过离开几个月,你天启就乱成这般模样,而你这个太子不仅束手无策,竟还怪旁人不助你?”

“太子的能耐孤真不敢恭维,如今的你还有与孤合作的价值?”

林天南被他说得面红耳赤,“你!你既觉得本宫没有合作的价值,作何还要出现在天启?”

“太子,虽说你是天启太子,却也没资格过问孤的事。莫不是太子当真如此天真,以为天启只有你一人可合作?”

“你什么意思?”林天南的手有些抖,若燕浮沉站在赵家那边,他岂非再无胜算?

“孤什么意思没必要与你解释,太子特地将孤请来就为说这些废话?若无其他事,孤还有事要忙。”起身就要往外走。

“难道你不怕天启到君凰手里?”

燕浮沉眸色一顿,回头,“你说错了,天启不会落到君凰手中,只会回到它本来的主人手里。”

它本来的主人?谁?

倾城!

燕浮沉与倾城有什么交集?怎听他这个语气像是并未将倾城当作敌人一般?

“有何差别?若天启当真被倾城掌控,不是一样会站在君凰那边与你为敌?”

“看来太子还知道天启本来的主人是谁。”

林天南被他噎得面色铁青。

“还有,倾城公主是倾城公主,君凰是君凰,别将他们混为一谈!”

一开始还未反应过来他为何说这样一番话,下一瞬想到什么,林天南便瞪大了眼,“你……你竟……”他是看出了燕浮沉对倾城有心思,可没想到他会如此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你便不怕挑起与君临的战争?”

燕浮沉轻蔑一笑,“太子,你莫不是到现在还天真的以为大燕能和君临和平相处?若你真这般天真,孤对你的低看好似都高了。”

“大燕王,踏出这个门,你会后悔的!”

“这世间让孤后悔的事确实有那么一两件,而太子你,不在其中。”

看着他头也不回的就要走,林天南一急,“等等!”天启如此纷乱,不管是朝堂还是民间都乱成一遭,赵家就要坐不住,还有倾城虎视眈眈,他眼下最大的倚仗就是和燕浮沉合作,若这个合作不存在,他所在意的权势就会化为泡影。

他牺牲这么多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他不甘心!

“太子还有事?”

“你此前便知本宫有多少能耐,那时你能选择与本宫合作,之后却又为何改变了主意?大燕王莫要说是为了回大燕去平乱,本宫知道,你即便不回,你的那位王兄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林天南第一次忍着屈辱承认他无能,这让他整张脸的表情看起尤其奇怪。

“哦?太子倒是知道不少,这样说来,太子也不是一无是处。想知道孤为何突然不与你合作?你问孤,孤去问谁?”

丢下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燕浮沉缓步走出林天南的书房。

待出了房门,天上突然飘起了雪。

燕浮沉停下,抬头看向天空中越来越大的雪,思绪飘到四个月前。

那时启宣城中突然传出一则流言,天启先皇与先皇后死在原镇北王林青乾和大将军赵曾城手中……

他知道这并非传言,因为他让人去查了,最初传出流言的那个婢女被万毒谷的人送出了天启,具体送往何处他未再追查。

但这已足够证明,这一切都是顾月卿在主导,所以他丝毫不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正因家破人亡,他一直记着的姑娘才有后来的孤苦,才会经历那么多磨难。若没有这一场谋杀,她或许还是无忧无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启嫡公主。

林青乾是她的敌人,林天南自也是她的敌人。他可以为逐鹿天下不择手段,却不能与杀她父母的人合作。但若不合作,天启便会站在他的对立面,他想统一天下便又难了几分。

他正纠结之际,大燕传来他那个王兄谋反的消息,他其实不必赶回去,然他还是去了。

就算不愿承认,他也知道,那一刻他选择了逃避。

他是想夺天启,大不了将来把天启赠与她就是。可她有深仇大恨,这样的仇,他不能阻止她报,也不能帮她报,必须由她亲自来动手。这是他们这种人的心结,只有亲手了解了心结才能解开。

他不准备再动天启,即便这个决定会让他以后的路更难走。

但他还是回来了,为什么回来,他也说不清。

他的人一直盯着碧水苑,知道君凰也来了天启,知道他们这四个月基本不出门……至于其他的,碧水苑有她的人和君凰的人层层守着,再探不到更多。

所以他不知这四个月她与君凰为何一直待在那碧水苑中,更不知他们每日都是如何相处的,但他知道,他很嫉妒。

可是能怎么办,他终究是晚了一步……

原以为能夺了天下杀了君凰再将她困在身边,时日长了她便能接受他。但此番放弃天启,就算他不想也不得不承认,他要与君凰争这天下,胜算太小。

她和商兀达成协议,君临和禾术联姻,天启又将被他们掌控。他只有一个大燕,纵是兵强马壮,又如何能以一敌四?

最要紧的是,她眼中只有君凰一人,旁的人旁的事似乎于她而言都没那么重要。

扬言为君凰夺天下,啧,可真叫人羡慕!

收回目光,未使轻功,未用内力,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进雪幕中。

*

因为大雪,启宣自来喧闹的街道已没有多少行人,就算有三三两两,也急忙寻了躲避处。

唯有一道玄色身影行在大雪中。

不,是两道,一玄一白。

自燕浮沉离开东宫,叶瑜便一直跟着,也不追上去,就这样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走她便走,他停她便停。他未遮伞,墨发和肩头都是白雪,有些已融化,打湿发际和衣衫。她亦徒身走在雪幕中,本该是狼狈的模样,可她目光一直追随着不远处的人,神情复杂,全身上下透着的也是极复杂的气息,让人不自觉的便忽视了她的狼狈……

只余心疼。

这一抹心疼来自哪里?那是不远处的某个楼阁上,一个打了一把油纸伞的锦袍男子,他另一只手还有一把未撑开的油纸伞。

良久,他对身后跟着的侍卫道:“走吧。”

“可公子,您不是出来寻大小姐的吗?”廖月阁的人,除了主家,都称叶瑜大小姐。

大小姐分明就在那里,公子怎么就要回去了?公子不是自来最心疼大小姐,怎让她在雪中淋了那么久,衣衫都打湿了还无动于衷?

陈天权淡淡一眼扫过去,那人即刻闭嘴。

“去请个大夫候着,吩咐人熬些姜汤。”

见他往相反的方向而去,侍卫忙问:“公子,您不回去?”又是请大夫又是熬姜汤,公子还是在乎大小姐的。既然在乎,怎不直接将人喊回去呢?

显然,此人并未细想这样大的雪,叶瑜作何还在大街上走。

“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你先回。若……若大小姐回去问起,你便说我出门办事,过两日方回。”

“……是。”办事?想不明白这大雪天冷飕飕的能去办什么事。

------题外话------

*

按照文的进程来看,其实这个时间点已经过了冬天,上面写深冬,大家可以理解成天启的冬天来得比较晚,呃,就是这样,不必深究~

二更赶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