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赵家打算,谁比谁狠(三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侧妃娘娘,大将军夫人和少将军来了。”赵菁菁正在屋中吃燕窝,便听到下人的通传。

这段时日许是外面太乱的缘故,林天南无暇顾及赵菁菁,赵家人几次来探望被他拒见在门外后,李氏就每天来一趟东宫,被挡在门外多次被不少人瞧见,为免再惹出麻烦,林天南只好放人进来。

是以近来赵家人总隔三差五的跑来东宫,赵菁菁已习以为常。

眼皮都懒得抬,喝一口燕窝,道:“让他们进来。”

几个月过去,虽每日好吃好喝的养着,赵菁菁的面色却依旧憔悴,又顶着大肚子,连走路都要丫鬟扶着。

而身为她丈夫的林天南,这四个月踏足她院子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赵菁菁已彻底不对他抱任何希望……当然,她真正不抱希望还是在接到林浅云的死讯后。林浅云那样得荣宠的人,最后照样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甚至连死了也无人帮她追查凶手,死得不明不白。便觉得果然无论何时何地,只有将权势掌在手中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悟出这个道理后,赵菁菁不再管林天南的态度,即便她心里已对赵家没什么感情,面上却仍是装出一副亲昵的模样。

她要靠赵家得到她想要的!

赵邵霖和李氏走进屋,赵菁菁便放下说中的勺子,“菁菁身子不便,就不站起来接母亲和哥哥了。”

“坐着便好坐着便好。菁菁啊,你近来身子可是好些?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说着,李氏怜惜的拉起她的手,眼眶还跟着红了。

赵菁菁心下冷笑,面上却不显,“母亲不必担心,御医隔两日便会来,女儿的身子没什么大碍,待将孩子生下便能恢复。”

事实上御医确实是这样说的,不过他的话是真是假又或者是否有人授意就不得而知了。

“话是这样说,可母亲是生了两个孩子的人,也未与你一般,不若母亲重新给你请个大夫来看看?”

“母亲,许是妹妹的身子与旁人有差异,您莫要紧张。御医都说无事,寻常大夫的医术哪里及得上御医?再说,我们府上常找的那个王大夫不是总来给妹妹看吗?您还寻王大夫问过几次话。王大夫都说无事,想来应没什么打紧。”赵邵霖上前接话。

赵菁菁看他一眼,这一眼很淡,不带任何情绪,“哥哥说得极是,母亲放心吧,哥哥总不会害我不是?”

说完,还对赵邵霖笑了笑,只是她的脸实在太憔悴,笑起来露出森森白牙,看着有些瘆人。

赵邵霖看她一眼,而后不着痕迹的蹙了蹙眉。

“哎,你哥哥一个男人懂什么?母亲总不大放心你。”

赵菁菁一顿,古怪的看李氏一眼,随即又笑:“母亲放心吧,您还能为女儿操一辈子的心不成?女儿已经长大了,会为自己做打算。”

“儿女在父母眼里永远是孩子,你就是长大了也是母亲的女儿,你这样叫母亲如何放心得下?”

赵菁菁敛眸不语。

李氏又继续道:“说来,我这两个月也常来这里,怎从未遇见太子?他都不曾来看过你?”

“许是殿下忙吧,母亲,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要人时时守着?”

“可他是你夫婿,怎能两个月都不来看你一眼?”李氏不悦,声音提得有些大。

赵菁菁冷喝一声:“母亲!您便不能少说两句吗?”压低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这院子有大半是殿下安排给女儿的人,您顺心的话说完了便拍拍屁股走人,可知女儿会为您的话付出什么代价?女儿只想安安静静的养胎然后顺利的将孩子生下,难道您连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女儿吗?”

“我……太子他怎能如此对你!”

赵菁菁心下冷笑,又是这样,她方才分明说了那么多,她却还吼这么大声,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若这些人当真因此去寻太子打小报告,太子也确实会因这些责罚她,她的日子可想而知。

关心她吗?若真的关心,还会这么来害她?

“殿下是储君,在天启除了陛下就是他最大,女儿不过是个侧室,他想如何对女儿谁又能管?就当是为了女儿,母亲和哥哥往后便别再过来了,女儿就想安安静静的。”

李氏一听,不乐意了,“你不想见我们?我们总往东宫跑,还被堵在东宫大门外几次,脸都丢尽了,就为来看看你。可你瞧瞧,你现在是什么态度?”

“母亲,女儿不想与您吵,女儿在东宫里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待女儿将孩子生下,再回将军府给您赔罪。”看向赵邵霖,一脸疲惫,像是无奈又像是祈求,“哥哥,你将母亲带回去吧,往后你们也尽量少来东宫见我。你们不知,你们总往这里跑,殿下碍于面子不会说你们什么,却不会对我客气。”

“就当是我求你了哥哥,将母亲带走吧!”

“你!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还想赶我走?”李氏一想到是被人赶出去,还是被自己的女儿赶出去,只觉得此事若传开她的脸都没了,对赵菁菁自然没有好态度。

赵菁菁不再理她,只看着赵邵霖。

赵邵霖深深看她一眼,随后对李氏道:“母亲,我们走吧,过几日再来探望小妹。”

“这是我和母亲为你备的一些补药补品,你可让下人帮你熬一些。”语罢看向一旁伺候的一个婢女,“你来将这些东西收下,记得熬给你家小姐吃下。”

那婢女跪下,“是,少将军。”她是赵菁菁的陪嫁丫鬟之一,是一等丫鬟。

赵菁菁像是没听到赵邵霖的吩咐一般,只道:“母亲和哥哥慢走。”

于是李氏被赵邵霖拖走,她不愿意,一边走一边吵吵嚷嚷,最后还是赵邵霖点了她的哑穴,声音才停止。

看着桌上堆放的一堆东西,赵菁菁冷笑,目光扫向方才那个被赵邵霖点名的婢女,“哥哥的人?”

婢女一惊,慌忙跪下,“大小姐明鉴,奴婢伺候您多年,怎会是少将军的人?奴婢的主子只有大小姐一人……”

“慌什么?我不过随意一问,又没说你是哥哥的人便不留你。那可是本妃的哥哥,难道还能对本妃不利不成?不过……这只是本妃原来的想法,此前本妃还不确定,你此番反应倒是让本妃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来人,将这个吃里扒外的贱婢拉出去杖毙!”

没有人动……

“怎么?难道还想让本妃亲自动手不成?本妃便是不得宠,此番也怀有皇长孙,你们可要想好了!”

“是……”有人上前将那婢女拖下去,无论她怎么求饶,赵菁菁都不再看一眼。

外面传来一阵板子落下的声音,同时还有那婢女的求饶怒骂声,最后再没有任何声响,有人进屋通禀,“侧妃娘娘,人断气了。”

“嗯,拖下去埋了。小群留下,其他人都出去,本妃想静一静。”

小群,林天南安排给她的这些人里最后话语权的,有她在,其他人也不担心赵菁菁耍什么幺蛾子。

但在他们都离开后,小群突然上前,“侧妃娘娘,这些东西要如何处理?”

“都烧了,盒子留下。若有人问起,便说本妃都煮下吃了。”

“是……可是娘娘,奴婢还是不明白,大将军夫人和少将军都是关心您的,却为何送这些于您不利的东西,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赵菁菁看她一眼,小群忙垂下头,“奴婢逾越。”

“无妨,本妃并未怪你,若不是你将那些东西拿去寻大夫相看,本妃就算觉察出问题也走不出东宫大门,说来还是你救了本妃。”

“娘娘言重,若不是娘娘帮奴婢解决了那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人渣,奴婢现在怕是早已名声尽毁被赶出府了。”

说起这个小群,也不知赵菁菁是因之前翠芽的背叛还是其他,三月前,赵菁菁无意中撞见她被一个小厮轻薄,当时只有赵菁菁一人,便未走近,只喊了一声太子殿下,那小厮便撒丫子跑了。

随即赵菁菁从假山后走出来,小群还在哭,看到赵菁菁,她更是害怕,毕竟赵菁菁脾气不好是出了名的,谁都知道她心情不好便会打骂仆从。

小群生怕赵菁菁因此将她赶出府。

然,赵菁菁不仅未这般做,还安慰了她,并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还会帮她教训那个小厮。刚好那个小厮也是分派到她院中的,她便寻了个偷盗的理由让人将那小厮杖毙了。

这件事让小群非常感动,后来她伺候赵菁菁,发现她脾气并不像别人说的那么坏,听说她家里老父病重需要银钱医治,赵菁菁便从她的嫁妆中挑了几件让她拿去当铺当了换银两救人。

小群也是那时才知,赵菁菁身上是没有银两的。她没有银两还不惜拿嫁妆给她一个下人救急,自此,小群便对她死心塌地,甚至几次都向林天南传了假消息。

明面上她是林天南派来的人,实则她已投靠赵菁菁。

怕是谁也不会想到,从来对下人动辄打骂的赵菁菁,有一天也懂得了收买人心。

赵菁菁是好人吗?显然不是。

若非那时恰巧撞见,又恰巧认出那人是在她身边伺候的小群,她哪里会去管那个闲事?

“本妃帮你并非图你什么。本妃如今什么都没了,唯一期盼的便是将孩子顺利生下来。你为本妃做的,本妃都记在心里。”

“将这些东西都拿下去吧,勿要对任何人提起。”

“是……”

小群一出去,赵菁菁便立刻变了脸色,面容扭曲满眼恨意。

居然想要弄死她!可真是她的好父亲好母亲好哥哥!这些东西看似是补身体的良品,每样拿出来都不会有任何问题,一旦都吃下并长期服用,不仅她的孩子会保不住,她也会有性命之忧!

孩子保不住不要紧,她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携天子以掌皇权!只要有一个挂着天子之名的孩子即可,至于那个孩子是不是真的天子又有什么要紧!

但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连她也想一并除去!是怕她仗着“太后”的位揽下大权吗?没想到她的父兄连她都防着,也未免太看得起她了!

幸亏她发现得早,否则再过段时日,怕是就算发现也晚了。

只是御医不可信,那王大夫也不可信,她又不能随意出府去寻大夫,所以即便发现了问题也不知该怎么解决。更重要的事,往后出自御医和王大夫手里的药,无论是安胎还是其他调养身子的,她都不能再喝!

这样,她的孩子还保得住吗?她的命还保得住吗?

再想到从前在大将军府父兄对她的宠爱,赵菁菁就恨不得杀了赵家所有人。

此前她还觉得林浅云可笑,现在看来她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在意多年一心想嫁的男子不正眼看她一下,她的父母兄长想要她死!

何其可笑!何其可悲!

想要利用她成事然后将她踢开,做梦!

------题外话------

*

三更毕,明天见。

今天和昨天更新是一样多的,只是四更被我压成三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