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君凰出手,倾城高看(四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又如何?不想死便滚开!”

翟耀一默,这才是皇上自来的性子,容不得人忤逆,不给任何人情面。若非看在老药王的面子上,他敢保证,此番夏锦瑟早已被一掌掀飞出去。

“你!你怎能如此对我?难道忘了你的命是我父亲救的吗?”

君凰冷冷的眸光扫过去,大有要直接动手的趋势,却被顾月卿拉住,安抚的捏了捏他的手指。

他体内的毒虽然解了,轻易不会再毒发失去神智,但君凰这个人的脾性本就怪异,随便动个手杀人于他来说没有任何负担,更况夏锦瑟提起老药王的救命之恩,便是提醒君凰当年君都的那场叛乱。这是君凰压在心底的东西,连顾月卿都轻易不会在他面前提起,就怕刺激了他。

老药王是对君凰有恩,但有恩的是老药王,可不是夏锦瑟。他会对老药王客气些,却不见得会给夏锦瑟好脸色。

但若由他出手,到底于他的名声不利,她不愿旁人说他忘恩负义。

得她安抚,君凰眼底的杀意才稍稍压下。

夏锦瑟显然也被君凰方才的变化所吓,只是她还未回过神,便见顾月卿冷冷开口:“你该庆幸老药王曾于君凰有恩,否则你以为你此番还有命在?”

“夏锦瑟,之前本座还真高看你了。”会这样一再挟恩以报,当真是喜欢吗?若夏锦瑟当真在意君凰,就不会说什么这些年在外吃苦都是为了他,也不会拿当年老药王对他的救命之恩做威胁。

还以为是个对手需要在意,此番看来,她除了医术和武功稍微能看外,与此前君临那个慕婉儿也相差不了多少。

顾月卿的神态落入夏锦瑟眼中,透露给她一个信息,那就是,她连做她的对手都不配!

怎么会?顾月卿此前看她的眼神不是这样的,还有,她凭什么看不起她?

“你在本圣女面前得意什么?不过是仗着赐婚,若没有赐婚,你以为景渊会娶你?”

秋灵目瞪口呆的看着门外形象全无的女人,这是“医手圣女”么?是神经病吧?究竟是谁眼瞎传出她犹如仙女降世的?

“朕要娶谁容得你来过问?”君凰实在忍不住,就算顾月卿拉着他,他也想一掌将面前的女人了结了!

他话音一落,翟耀的剑便拔出,直指夏锦瑟,“对皇上不敬者,死!”

若非夏锦瑟闪得快,这一剑便刺在了她喉咙上。

翟耀能成为君凰的贴身侍卫,便说明他的武功极高,至少在君凰那些下属里他仅次于君凰。夏锦瑟武功虽厉害,拼尽全力估计也只能与翟耀打个平手。

“景渊,你要杀我!”夏锦瑟不可置信的看向君凰,对上他那双妖冶的赤眸,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

她是怕他的,一直以来都怕,尤其是他体内的毒发作实力大涨又六亲不认的时候。

可当初在药王山,他对她虽算不上亲近,却也不会如此冷漠,怎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若周子御在这里,定会与她说:姑娘,你真是想多了,当年景渊并非待你一人如此,在他眼中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或者该说,所有人都不在他眼中。当初不对你冷漠,只是因为你没犯着他罢了。此番你觉得冷漠,那是因为你触怒了他又刚好有他待顾月卿的不同做对比。

要知道在顾月卿出现之前,连一直跟在君凰身边的周子御都有点怕他,君桓和孙扶苏与他说话,他甚至都懒得搭理,更莫要说其他人。

君凰不欲与无关紧要的人废话,只吐出四个字:“再不滚,死!”

“好!好得很!你这忘恩负义的小人!我辛辛苦苦去为你寻解药,却落得这样的下场,如今来天启还是为你兄长寻药,既然你如此不留情面,便别怪我不客气!若没有我出手,你就等着给临王收尸吧!”

“看来你是真的在找死!”这次君凰没有留手,直接一掌挥出去,夏锦瑟挥出长鞭却已来不及挡住,直接撞到回廊上的木栏杆又弹回来倒在木板上,吐了一口血。

君凰和顾月卿一样,平生最不喜别人的威胁。

有两个蒙面女子不知从何处跃出来,将夏锦瑟扶起,“圣女,您没事吧?”想要为她们的主子讨回公道,一抬眸却对上戴了半张面具,一双赤眸冷戾的君凰,忙缩了缩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这是顾月卿在继上回遇到燕浮沉的刺杀后,再次看到君凰真正意义上的出手。

夏锦瑟能打败夏叶,武功如何她大概清楚,却敌不过君凰一招。

当然,也有部分原因是夏锦瑟没料到君凰说出手便出手,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挥出去。但不管怎么说,君凰这番出手,都足以说明他的武功又精进了许多。

从未见过君凰出手的秋灵:“……”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厉害了这武功,怕是全盛时期的主子都不一定是对手。要知道主子的内功心法那般特别,费内力但也恢复得快,只要给她几息调息时间,她又可以恢复气力与人对战。这样的对手,谁遇着谁害怕,却没想到还能看到一个能与主子匹敌的人。

从前只听过君临战神的威名,现在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于是秋灵再一次庆幸君凰不是他们的敌人。

“你竟真对我出手!好!你别后悔!”说着便让她身边那两人扶着她离开,因她有一种直觉,若不快些离开,她或许会真的死在这里!

再度将君凰对她出手归咎到顾月卿头上。觉得若不是有顾月卿,君凰也不会如此对她。

她怎么想顾月卿和君凰并不知,倒是顾月卿有些担心,“听闻她出手已让皇兄的身子有所起色,我们这番可会连累皇兄?”

顾月卿是好心吗?当然不是,她甚至不在意君桓的死活,但她在意君凰的心情。

若非君桓是君凰的兄长,她估计连正眼都不会看君桓一下,这点单从她对千流云的态度便能看出。

要知道她与千流云打交道也有几年了。

君凰一顿,而后眸色深邃的看向她,“卿卿,你只能在意我一人,我不想你总关心旁人的死活。”即便那个人是他的皇兄也不行。

顾月卿:“……”我就是在意你啊!不然哪会有那个闲心去管别人的闲事?

见他直勾勾盯着她,顾月卿暗暗扶额,“好好好,只在意你一人。”掏出面纱戴上,“走吧,这里闹出的动静不小,再不走恐会有麻烦。”

手却突然被他握紧,将她拉住,“卿卿,她救不了皇兄。”

“嗯?”

“我在皇兄身边安排了人,皇兄每日吃了哪些药都会有人记录下来传信到君都。周子御看过,她给皇兄开的药不过是将皇兄的生机激发出来罢了,短时间内人的气色看起来确实会有所好转,但若继续服用她的药,皇兄只会……死得更快。”

顾月卿完全是懵的,所以夏锦瑟其实并没有她想的那么能耐?她也在君桓身边派了人,但她的人不会每日记录君桓都吃了什么药,就算记录了,她身边也没有如周子御医术这般厉害的神医能一眼便看出问题所在。

“那你可给药王山传信说了实情?”

“嗯,给师父传了信,师父知道该怎么做。”君凰眸色微动,突然将她捞进怀里紧紧扣着,将脸埋在她颈间,“周子御专研了几年都没有法子,不会那么容易。”

他的语气乍一听与寻常没什么不同,顾月卿的心却抽疼了一下。

抬手环住他,“放心吧,会有法子的。”倒是夏锦瑟习医多年,又是老药王的女儿,若她开的药当真只是激发人的生机使其死得更快,她不应该不知道才是。

那她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为取得君桓和孙扶苏短暂的好感?还是说,她又高估了夏锦瑟?

好半晌,君凰才松开顾月卿,取出一瓶药倒了一枚药丸服下,赤红的眸子突然转变成正常的颜色。

这是周子御在君凰身上的毒解之后专程为他研制,可短暂改变眸色,以便他在外行走。

毕竟这世间有一双赤眸的只有君凰一人,很容易便会被人认出。周子御会想着研制这种药也是以备不时之需。之前是在君临,君凰没必要掩盖,这一路从君临赶来,他虽未做其他遮掩,依旧是那身暗红色长袍那张如妖的面容,骑的也是他的战马墨驹,但他标志性的赤眸还是遮住了。

不然他也不可能一路隐藏行踪,连顾月卿都未接到半分消息。

牵起她的手,“走吧。”

------题外话------

*

四更毕。

明天见。今天太累了,不码字了,明天再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