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锦瑟打算,反将一局(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灵双手环胸,背靠着马车,“我说,皇上的毒早便被我家主子解了。”

夏锦瑟看着秋灵,再看向顾月卿,见她神色如常,心不由下沉,“不,这不可能!”

药王山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毒,这么多年过去,试过多少法子?翻阅过多少古籍?连药王山最出色的弟子周子御陪在景渊身边专研这许多年都一直未寻到法子。

如今却来告诉她,毒已解?那她这些年离开的意义何在?

是,她承认她很享受那种被世人追捧的感觉,所以早在一年前她便寻到一种可能解了景渊身上毒素的灵药时,想着他这些年都熬了过来,再熬一两年应也没什么大碍,便在外为自己挣一挣名声,为将来留在他身边做准备……

现在她名声有了,他却娶了别人,还对别人一往情深。

早知如此,她当初就该一寻到药便回来。

想着如今他既已娶妻,她的胜算不会很大,便决定先治好君桓,在君桓病情好转后才将手中的灵药送去给他解毒。如此一来,他便欠她两次,再如何也不会决然拒绝她。

可是,现在这些都化作了泡影。

越想,夏锦瑟看向顾月卿的眼神便越不善。

她怎么就忘了,景渊的毒是在万毒谷中的,万毒谷必然有解药!

“怎么不可能?论医无人能及药王山,但论毒,万毒谷认第二,何人敢认第一?不过夏小姐也不必如此激动,左右都是为了给皇上解毒,毒解了便是好的,至于是谁人来解又有什么要紧?”

说得好听!若解毒之人不是她,她该如何走到景渊身边?

“这些年让夏小姐为本宫夫君的毒费心了,药王山的恩情本宫会记着。”是药王山的恩情,而非夏锦瑟的。

不是顾月卿小气,她就是不想她的人被人惦记着。

夏锦瑟盯着她,药王山的恩情?药王山不是她的,若这样算来,与她并无太大干系,景渊更不可能因此对她另眼相看。

早知回来时便先将灵药送到君临,那样她还可得一个这些年一直在为他寻药的人情。如今她已回来这般久,若再送药过去又还有什么意义?景渊的毒已解,她在药王山待这许久却不知晓,说出去谁信?

都怪他们,竟无人将此事告知她!

实则,夏锦瑟一回来便一直在自己的院子和君桓的住处来回,根本不见旁人,君桓和孙扶苏又都不是多嘴之人,更况他们对君凰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只大抵猜到他身子有问题,需周子御时时看着,却不知他身中如此剧毒。

又如何会与夏锦瑟多说?

“抱歉,方才因太震惊失礼了。念着恩情便不必了,景渊是锦瑟的师弟,这些都是锦瑟该做的。不过,倾城公主能给景渊解了毒,让他摆脱毒素的折磨,锦瑟在此谢过。”

顾月卿端着凉凉的眸子看她,“本宫救自己的夫婿,作何要夏小姐来谢?”

夏锦瑟面色又是一僵,“是锦瑟失言了。”想不到顾月卿说话竟如此不留情面!

“无论如何,景渊的毒解了,锦瑟便放心了。倒是方才锦瑟提到的千年灵芝,若真是倾城公主拿了,还望相让,这是极重要的药引。”

秋灵这次未再说话,这是救君桓的,她不敢妄自决定。

顾月卿淡淡开口:“夏小姐口中被人先一步取走的千年灵芝并不在本宫手中,不过,我万毒谷药楼里倒是存有一株千年份的,既是为救皇兄,本宫自当出一份力,择日本宫便命人从谷中取来,亲自送往药王山。”

夏锦瑟面色难看。

秋灵眉头一挑,主子这招高啊!

不是将灵芝亲自交到夏锦瑟手里,而是送到药王山,还是谷中珍藏在药楼的珍贵千年灵芝。如此一来,就算真是夏锦瑟救了临王,主子也有一份在里头,而不是都被夏锦瑟占了。

主子从前可不是计较这种小事的性子,果然还是皇上厉害,让主子变化这般大。

秋灵能想到这些,夏锦瑟自也能想到,是以面色才会如此难看。

夏锦瑟正愤懑,又听顾月卿堵人的道:“待将灵芝送到药王山,皇兄的病便劳烦夏小姐了。”

“不必客气!这些都是锦瑟该做的!”有怒发不出!

“如此,本宫便先告辞。”

“等等!”

秋灵翻个白眼,“还有什么事一次说了吧,我家主子近来未休息好,赶着回去休息呢!”

不悦的瞥一眼秋灵,夏锦瑟对顾月卿道:“锦瑟看倾城公主脸色不大好,此番公主已知锦瑟身份,不若锦瑟给公主看看?”

“不必。本宫虽更精于毒术,却也对医术略有涉猎,不过一点小问题。”

“那倾城公主下榻何处?待锦瑟这边忙完便前去拜访。”

“本宫此来仅为游游故土,并未惊动太多人。以本宫如今的身份,这般不惊扰的前来,不宜叫太多人知晓,请见谅。”

“原是这样,是锦瑟冒昧了。”

顾月卿转身上马车,秋灵跟上,夏锦瑟面色阴沉的站在原处看着马车驶远。

倾城公主?呵……真以为她就会这么算了?等着吧!

“来人!”

从暗处走出一个蒙面女子,单膝跪下,“属下见过圣女!”

“跟着那辆马车,查查她们住在何处!”

“是,圣女!”

“还有,着人给那个人送信!既然正面解决不了,本圣女便从她后院下手!万毒谷?还真以为是铜墙铁壁?”

“……可是圣女,那个人可会听您的?”

“这可由不得她!”

蒙面女子垂眸,若那个人当真会听圣女的,他们作何这么多年都不知万毒谷所在?甚至连一处万毒谷的据点都查不着?

那个人可不是那么好左右的。

不过她作为下属,想要得到重用还要活得久,就要多做事少说话。

“是,属下这便去办。”

*

驶离的马车上,顾月卿坐在正位,秋灵坐在左侧,燕尾凤焦放在右侧,除此,马车中再无旁的摆设,极是简单。

“主子,药楼里何曾藏有千年灵芝,属下怎不知晓?”

顾月卿没好气的瞥她一眼,“自是没有。”

“既然没有,主子怎与那夏锦瑟说要将其送去药王山?到时寻不到东西送过去可如何是好?”

“我没有,你不是有吗?”道是来看热闹,却未在正堂看到人,不是去寻别的东西又是什么?

秋灵干笑着摸了摸鼻子,“嘿嘿,就知道瞒不过主子。”说着,从马车软垫上取出一物,是用白色手绢包着的。

打开来看,不是千年灵芝又是什么?

“属下也不知天启这大将军府居然有这种好东西,本想去探探能否找到些有用的密信之类,哪承想在密室里找到了这个,还是设了三道机关藏着的,属下就直接顺来了。不过拿出来后觉得那个盒子太重不方便,就直接仍在了花丛里。”

“想不到居然是夏锦瑟要找的东西,幸亏我聪明,否则待她拿去,到时岂不膈应人?”当然她这并非是不想治好君桓,而是单纯不想夏锦瑟一个人揽去所有功劳,届时挟恩来找她家主子的晦气。

“方才属下来此寻主子,便随意用手绢将其包起来仍在马车上。”也幸得她这样随意用手绢包着,不然那夏锦瑟如此在意这灵芝,怕是之前已追来。

“估计夏锦瑟如何也不会想到,有人会用手绢包着千年灵芝,更不会想到,包了之后会随处乱扔。”她也是运气,不然这东西此番许已在夏锦瑟手中。

“不过主子,你说那夏锦瑟当真有此本事能治好临王?有神医之名的周小侯爷都没有这般能耐。”

“药王山传世多年,外人并不知其具体底蕴。若夏锦瑟能治好皇兄,君临自会念着她的情。”

“主子所言极是。”虽然很不喜那夏锦瑟,但若她能治好临王,届时遇到,勉强对她宽容些也无妨。当然,这宽容也是有限度的。

“那属下便着人将其直接送到临王手中。”

顾月卿点头,有些疲惫的靠在马车上,“嗯,你来安排便是。”

“主子,此番我们回碧水苑,怕是再躲不过大燕王的追踪,或许连那夏锦瑟也会很快知晓我们的位置。”

“无妨。”他们知晓她身在何处,同样的,她也能知道他们身在何处。大家都在明,便不会处于被动。

见她有气无力的模样,秋灵将灵芝收好,担忧问:“主子,您没事吧?近几日您总是这般……”

------题外话------

*

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