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赵邵霖来,当真有孕(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浅云,你害我!你害我!殿下,这些人当真是林浅云杀的,与我无关,这贱婢……贱婢,林浅云疯了,你以为跟着她还能活多久?吃里扒外,你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林浅云,我真是小瞧你了!”

翠芽缩着脖子跪在一旁,赵菁菁的话是真吓着她了。适才她亲眼看到林浅云杀人的模样,她很清楚,即便从赵菁菁身边离开,她也不见得会过得有多好。

可就算这样,她也要赌一赌,总好过跟来赵菁菁身边等死。

没有赵家照拂的赵菁菁,连翠芽一个婢女都看得出她不会有好下场,赵菁菁却还未意识到。

见赵菁菁到此番都还在发疯,林天南再忍不住怒斥道:“你说皇妹杀的人,何以她也受了伤?简直一派胡言!”

“那是她自己伤的!”

“自己伤的?”林天南冷笑,“皇妹自来最是怕疼,会用这种自伤的法子来陷害你?”

“她怕疼,那是以前!我方才便说过,她疯了!从君临摄政王府出来她就疯了!”

“本宫看你才是疯了!来人!将侧妃送进屋,没有本宫的允许不得踏出房门半步!”视线扫过林浅云手臂上的伤,“太医呢?”

“回太子殿下,已着人去请,太医方出府不久,应很快便到。”

侍卫话音方落,便听一声尖叫传来,只见赵菁菁滑坐到地上,捂着肚子不停喊着:“我的肚子好疼……好疼……”

林天南眉头皱得更深,“太医来了吗?”顺手将林浅云交给近旁的人扶着,而他身侧没有婢女,只有侍卫和小厮。

林浅云冷冷一眼扫过去,正迟疑要伸手过来扶她的侍卫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忙收回手。再认真去看时,分明又是毫无血色的连,并没有方才瞧见的凌厉。

侍卫只以为是看错了。

却没看到林浅云的目光落在扔下她去扶赵菁菁的林天南身上时,是何等的阴沉。

果然,到关键时候她都是被放弃的那个!可笑她从前竟觉得她是这世间最幸福的人,有旁人不及的身份,有宠爱她的父皇母后,还有事事顺着她的太子皇兄。

难怪赵菁菁会觉得她蠢,她都觉得从前的自己蠢透了!

“殿下,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赵菁菁此时已顾不得是否被人陷害,她只想她的孩子无事。

若没了孩子,她就真的完了。

纵是不懂,林天南也看出了不对劲,没闲心再去吼她,拧眉,“无事,太医很快便到。”

太医其实已经来了,只是踏进院子看到院中横七竖八的尸体吓得腿软了,若非去追他的侍卫连忙将他扶住,他怕是要直接跌坐在地上。

“微……微臣见过太子……殿下……”

“不必多礼,快来给侧妃看看。”

“太医,定要保住本妃的孩子!定要保住本妃的孩子!”

太医本还十分害怕,一看赵菁菁这面色苍白痛苦捂着肚子的模样,许是医者父母心,突然便来了精神,忙提着药箱上前,“侧妃娘娘,冒犯了。”也没那闲功夫再去寻手绢搭手腕。

一号脉,太医便脸色大变,“殿、殿下,请速将侧妃娘娘扶回房,微臣要快些给娘娘施针,再晚便来不及了!”

太医惊出一头冷汗,这可是皇长孙,若有个三长两短,太子殿下若怪他诊治不利,他这条老命怕就保不住了……

他急成这样,林天南也知事情的严重,便将赵菁菁抱回房。

太医跌跌撞撞跟进上。

没有林天南发话,无人敢收拾院中的尸首。

有侍卫守在房门外,不过仍有四人还站在院中,除此外便只有林浅云和翠芽。

林浅云不顾流血的伤口,唇色发白的走过去捡起地上沾满血迹的匕首,还就着裙角擦拭匕首上的血迹。

这一幕落在几人眼中,皆用惊恐的看向她,尤其是翠芽。她突然觉得,浅云公主似乎比大小姐要更可怕。

林浅云将匕首收回,扫他们一眼,“看什么?此是父皇御赐之物,岂能随意乱扔?”瞥向翠芽,“你过来!”

“公……公主……”几乎是爬着过去。

“帮本公主将包扎伤口。”

“公、公主,奴婢不会,不若……不若待太医出来……”

“待太医出来本公主这条命便没了,过来!”

对上她这双眸子,翠芽就不由想起她方才杀人的模样,自不敢拒绝,爬起来掏出一方干净的手绢就要给她包扎。

“你抖什么?本公主还能吃了你不成?”

“公、公主息怒,奴婢、奴婢……”

“再不好好包扎信不信本公主直接让你去陪她们?”

“是是是……奴婢马上包扎。”手还是抖的。

最终还是没用上她,因为有大夫来了,赵邵霖领来的。

赵邵霖看着狼藉的院子,目光最终落在林浅云身上,“怎么回事?”他会突然过来,就是因为知道林浅云过来,怕出什么乱子,才寻了个带大夫来给看赵菁菁的由头前来。

可眼前这些……

“公主受伤了?”

“是邵霖表哥啊!表哥还带了大夫,那便先来给本公主处理伤口吧,太医正在屋里给菁菁表姐诊治呢!”说着便直接坐在方才赵菁菁躺着晒太阳的椅子,神态没什么不妥。

赵邵霖眉头深拧,“此处烦乱,不若寻间屋子再让大夫包扎?”这么多尸体,她一个未满十六的女子竟能做到如此面不改色。

据他所知,浅云公主并非大胆的人,怎与传闻如此不符?

“无妨,本公主不放心菁菁表姐,在此包扎即可。”一边说一边看向房门,这里除了翠芽,再没人怀疑她此番关心的言辞实则是假话。

“也罢,王大夫,来给公主看看。”

*

待林浅云的伤口包扎好,赵邵霖也听侍卫叙述完事情经过,不过侍卫的叙述多是照着林浅云方才的说辞来。

“公主,这些人当真是菁菁杀的?”

林浅云挑眉看他,“怎么?邵霖表哥不信?”

不着痕迹的将方才包扎的手臂摆在他眼前,“莫不是表哥以为本公主在陷害菁菁表姐?本公主领那几个美人过来是不对,可本公主也是一片好心,想着找几个人来与表姐说说话解闷,没承想表姐如此介意,夺了本公主的匕首便要杀人。本公主的人阻拦,也都丢了命,就连本公主也……”

“邵霖表哥瞧见了,本公主也伤得不轻。”

赵邵霖扫她包扎好的伤一眼,也不知是否信了她的话,只道:“公主且在这里坐着,末将去看看菁菁。”

“本公主也随你一道去吧,本公主坐在这里也不放心。”

“不必,太医在施针,待施完针末将再唤公主便是,末将先领王大夫进去看看是否有什么可帮得上忙的。”

侍卫虽是未明说,赵邵霖却能猜出此前林浅云定是与赵菁菁发生了争执,若此时她跟进去,定又是一番闹腾。

“也好,那本公主便在这里等着。”

看着他们走进屋的背影,林浅云唇角一勾,心下嗤笑。就算赵菁菁能侥幸逃过一劫,她也绝不会让她好过!

*

赵邵霖进去,太医正在收针,“太子殿下,已无大碍,只是勿要再让侧妃娘娘受到刺激,否则……便是药王亲临都回天乏术。”

太医是真的吓着了,他要让他们清楚的知道,侧妃娘娘的情况很特殊,稍有不慎便会出事,如此到时若真出什么事,便不是他的责任。

“太医,本妃的孩子可是无事了?”

“侧妃娘娘放心,已无大碍,还请娘娘放宽心。”

林天南实则并没有多紧张,只是这到底是他第一个孩子,他也不希望孩子有事,此番太医如此说,他便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至于赵菁菁,他连多一眼都未看,“太医先去给皇妹看看伤,这里本宫看着。”

“不用了,公主的伤王大夫已处理过。”赵邵霖上前,“末将见过太子殿下。”

“赵少将军怎来了?”林天南并不想在这里看到赵邵霖,这段时日他一直防着赵家与赵菁菁接触,就是怕他们利用她肚子里的孩子。

“多日未来看望小妹,母亲委实不放心,让末将今日无论如何都要带王大夫过来看看她才能放心,没想到会撞上这样的事……”

赵邵霖看着躺在床榻上的赵菁菁,眸光闪了闪,“小妹可还……”

他话未说完就被赵菁菁激动的打断,“哥哥,那些人不是我杀的!是林浅云杀了诬陷于我!为此她竟不惜自残!哥哥,真不关我的事,可是没人信我,连翠芽那贱婢都被林浅云收买了……”

“方才太医的话这般快就忘了?”林天南厉声将赵菁菁呵住。

他没说多余的话,赵菁菁却知道,他其实并不是那么在意这个孩子。若将他惹急了,他许就会如从前一般继续对她不闻不问。

“侧妃娘娘,恕微臣多嘴。微臣方才仅是用银针稳住您的情况,往后不用汤药调养三两个月,孩子依旧会有危险,还请娘娘能保重,若再出现此前情形,微臣怕是再无能无力。”

太医的语气有些不善,身为医者,他顶着内心的恐惧都帮她将孩子保住,她身为母亲却如此不顾及孩子。

“太子殿下,此处已无事,微臣便下去开方子着人去抓药。”

“嗯。”

太医离开时看赵邵霖一眼,这让赵邵霖更加确定了某件事。

“太子殿下,外面的事……”

“侧妃有孕在身,此事本宫便不追究,但侧妃毕竟伤了皇妹,此事定然瞒不过父皇母后,若没有任何责罚,母后怕是会亲自到东宫来。往后侧妃便待在这屋中,没有允许不得外出,也不得任何人来探望。”

“殿下……”

“太子殿下,这……”

赵菁菁和赵邵霖同时出声,前者是赵菁菁,只是他们反对的话还未出口便被林天南堵了回去,“不然直接让母后来处理?”

自然不行!

以皇后对林浅云的宠爱,若让她来处理“伤了”林浅云的人,可不会是罚禁足这般简单。

赵菁菁将怒意压下,“不劳烦皇后姑母,殿下的责罚极好,正好妾身也要好好休养。”为太子侧妃,说白了就是侧室,连称皇后为母后的资格都没有。

“小妹是太子殿下的侧妃,小妹的事自是由殿下一应处理。此次小妹闯此大祸伤及公主,赵家必会备上厚礼与公主致歉。”

语罢瞪欲要开口的赵菁菁一眼,她才不甘不愿的将要出口的话阻了回去。

“皇妹与赵少将军大婚将近,很快便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厚礼便不必了,想来皇妹也不会计较。少将军既来了,便与侧妃说说话,本宫去看看皇妹。”

不再多看赵菁菁一眼,径直走屋子。

确定林天南走远,赵邵霖上前,开口不是关心的话语,而是略带震惊的问:“小妹,你当真怀有身孕?”

赵菁菁一愣,“哥哥此话何意?我有身孕之事不是哥哥那日领王大夫前来诊出的吗?哥哥这番反应怎好似并不知晓一般?”

------题外话------

*

二更十二点以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