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卿卿态度,东宫闹剧(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叶略有犹疑,不过对上顾月卿淡淡的眸子,她还是道:“老药王名下共三个弟子,大弟子是如今的药王,二弟子是他的独女夏锦瑟,三弟子便是皇上,只是外界并无多少人知晓老药王还有三弟子。”

“同属一个门下,夏锦瑟与皇上年岁相差不大,相较于与药王这个大师兄的情谊,两人的感情应是要深厚些。”这个话夏叶可谓是硬着头皮说完的,也不管那边一直朝她眨眼间的秋灵。

她当然知道秋灵在担心什么,但她既已提到夏锦瑟此人,便是不细说主子也能想到。

顾月卿坐在石桌旁,一手把玩着一枚黑棋子,面上依旧没有任何波动,正是因此,无人看得出她此番是何情绪。

“五年前君凰离开药王山便一直未回,往后也不再有一封书信送往药王山。”

秋灵和夏叶:“……”所以主子您想表达什么?

“夏叶所言终究是依照底下人传来的消息做出的猜想,当不得真,主子莫要往心里去。那夏锦瑟在外游学,或者称为游医要更贴切些。这些年她在外行医,若论医这一道,她在百姓中的声望仅次于第一公子周子御,在江湖中还有一个‘医手圣女’的名号。”

“如此说来,她的医术较之周子御,谁要更甚些?”

两人都有些闹不明白她为何突然这般问,对视一眼,秋灵道:“若在两年前,自是周小侯爷要厉害些,但夏锦瑟在外低调行医两年,无人知晓她医术是否有进步。不过她既能让周小侯爷及药王山其他人都没有法子的临王有所起色,想来这两年应是有了很大的精进,若说谁更甚些,倒是不好下定论。”

“继续让人盯着,临王那边有任何情况都需报我知晓。”

两人有些懵,难道不该是夏锦瑟那边有任何动静便报她知晓么?怎成了临王?难道主子并不介怀有夏锦瑟这么个人?

齐齐应声:“是。”

至于顾月卿,她介怀夏锦瑟么?这是自然。

她可是连叶瑜赠君凰两盒茶叶都斤斤计较的人。只是她知君凰是怎样的人,她并未忘记第一次见君凰时,虽是盖头遮住看不到他的脸,她也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那股骇人的戾气。

这样一个人,可不会重什么师姐弟情谊,是以她即便一直知晓君凰还有一个与她年岁相当的师姐,却从未放在心上。

比起介怀这么个人的存在,她更感激老药王当年对君凰的恩情。若没有老药王的搭救,君凰便是未受到那场叛乱的波及,也会在中万毒谷的万毒后丧命。

夏锦瑟是老药王独女,顾月卿对她自也存着一份感激。更况君桓是君凰唯一的兄长,他的病情能有好转,顾月卿也很乐见其成。

当然,公归公,私归私。她因为君凰念着夏家的恩情,却不容许旁人惦记她的人,若真到那时,她也不会心慈手软就是。

她想什么近旁的两人都不知晓。只是转念一想,就算夏锦瑟当真对皇上怀有心思,难道她们主子还能输给她不成?

*

东宫。

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赵菁菁看向踏进院子里的人,讥诮道:“太子殿下又来了?近日也不知是刮的什么风,竟叫太子殿下日日往妾身这里来。”

说着,她像是才反应过来一般,故作惊讶起身,“哦,妾身险些忘了规矩。”不走心的行礼,“见过太子殿下。”

“侧妃既不愿与本宫见礼,又何必勉强?太医,给侧妃看看。”

垂头跟在他身后进来的太医上前,“劳烦侧妃娘娘伸出手。”

赵菁菁冷哼一声,坐下将手放在近旁的小桌上,婢女上前拿了一方手绢覆在她手腕上,太医照常把脉。

半晌后,“回太子殿下,经这些时日的调养,侧妃娘娘的身子已有所好转,只是此前亏空太重,若想保胎儿无碍,需得再继续调养,还要保持愉悦的心情,切勿受到刺激。”

“愉悦的心情?”林天南轻嗤,好似在说,就她此番这副见着谁都要冷嘲热讽一番的心态,还如何保持愉悦的心情一样。

赵菁菁收回手,不避讳的对上林天南嗤笑的眸子,“太子殿下可听到了?太医都说妾身需得保持愉悦的心情,所以殿下若是无心便不必再来妾身这里惺惺作态,也能免了妾身看到殿下总顶着一张不情不愿的脸,心情变得更糟。”

“你!你怎变得如此不可理喻!”

“太子殿下若尝试过从天堂跌倒地狱,走到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再卧病在床半月求救无门,相信也会变得与妾身一般。”

林天南一噎,而后看她一眼,丢下一句“好好休息”便转身离开。

赵菁菁冷笑,继续躺回椅子上晒太阳。

两人这样的相处模式已持续十余日,下人们早已见怪不怪,都自觉的垂下头降低存在感。

待林天南走远,跟在赵菁菁身边伺候的婢女才踟蹰着上前,“小姐,恕奴婢斗胆,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赵菁菁睁开眼扫向她,道:“有话便说。”许是念在这婢女几番为她闯出东宫去大将军府请来赵邵霖,赵菁菁待她的态度比之前不知好了多少。当然,冷言冷语还是会有,只是不再如从前一样动辄鞭打。

“您……您如今已是太子殿下的侧妃,终究是要仰仗殿下过活,您若一直与殿下斗气,最后吃亏的还是您和小主子。”说着,婢女看向她微微隆起的肚子。

而后扫向四下站着的仆从们,“你们都先退下。”

她如今是赵菁菁身边的大丫鬟,这院中除却赵菁菁,便是她的话最有分量,是以她一发话,其他人瞄赵菁菁一眼,见她没有要反对的意思才齐齐行礼退下。

院中便只剩主仆二人。

“小姐,恕奴婢逾越,您虽是东宫唯一的女主子,殿下到底未娶正妃,若哪日殿下突然娶了正妃,您就算诞下皇长孙,亦是庶子……”

“闭嘴!”

侧妃、庶子,无疑是在揭赵菁菁的伤疤。

被她如此厉声一吼,婢女忙跪下,“小姐息怒,奴婢说话虽是不中听,却是一心为您。您若再与殿下这般斗气,让他一再对您失了耐性转而去迎娶旁人,到时您受的这些罪岂非都白费了?无论如何,您也该忍耐到殿下走到那个位置,在那之前,您只需守着殿下让他没有心思去娶别的女子即可。”

赵菁菁坐直身子,头一次细致打量起这个婢女,“你叫什么?”

婢女面色一僵,她并非刚跟着赵菁菁,相反,在大将军府她便是她的贴身婢女,跟在她身边也有五六年,却是连她的名字都未记住,从来对她的称谓都是些诸如“下贱婢子”“狗奴才”“蠢货”之类。

垂眸遮住眼中情绪,“回小姐,奴婢翠芽。”

“翠芽?这么蠢的名字谁取的?”

“……回小姐,是牙婆子将奴婢卖到大将军府后,府中嬷嬷给奴婢取的。”实则是遣去伺候赵菁菁时,她给赐的名。但翠芽不敢多说,生怕将她惹气怒了又被鞭打。

若不是为求一线生机,她也不会如此委屈求全。

“嗯,你倒有些小聪明。你觉得本妃这般做法不妥,难道要让本妃去讨好一个不管本妃死活的人不成?若不是有赵家,太子殿下?呵……也不过一个空壳子而已!”

“小姐,这种话万万说不得!当心隔墙有耳!”

“隔墙有耳又如何?难道本妃说得不对?起来,看着心烦!本妃做事还不用你来指手划脚!”还没拿到她想要的,她又岂会那么容易放弃?

若她依旧对太子百依百顺,本就不喜她的太子怕是将会连她的模样都记不住。这样将他激怒不好么?至少如今他再来看她时,都会多与她说几句话,即便语气不善态度也不好。

“是奴婢逾越,小姐息怒。”

翠芽刚起身,院外便跑进来一人,“侧妃娘娘,浅云公主来访。”

说是来访,实则若非那婢女跑在前,都要与林浅云及她那一众随行宫女一道进来。

连通报都不曾有!

看着一身华服,由一众人簇拥而来的林浅云,尤其是看到她身后跟着的几个由她此前送来东宫,此番在东宫好似颇为得宠的美人,赵菁菁好不容易压了几日的怒意就这般被激了起来。

不过,现在的赵菁菁连林天南都算计在内,隐下对林浅云的怒意对她来说并非难事。

起身,“见过浅云公主。”

林浅云笑着道:“太子侧妃身子不适,这些虚礼便不必了。再说,以你我的情谊,没有那么多规矩。”

却迟迟不上前去搀扶她。

“这些时日都在忙,知道太子侧妃有了身孕,却一直未能来看看,侧妃不会怪本公主吧?”

一口一个太子侧妃都是在往她伤口上撒盐,还与她提什么情谊?他们这些人果然够虚伪,连林浅云这个蠢货也不例外!

此番竟还带那几个魅惑太子的贱人来膈应她!

“哪里的话,公主请坐。”

翠芽搀扶着她坐下,赵菁菁看向在另一侧落座的林浅云,“不知公主此来所为何事?”

“方才不是说了么?特来看望太子侧妃。侧妃还不认识这几人吧?侧妃身子不便的这些时日,都是她们在伺候着太子皇兄。你们几个,还不快过来给侧妃见礼。”

那一众人中,四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女子上前,“见过侧妃娘娘。”个个年轻貌美。

看到她们,赵菁菁不由想到今晨铜镜中自己的模样,憔悴毫无血色,与她们完全不能比。

脸色再次阴沉下来。

“你们都是公主带来的人,又同是伺候殿下的,不必多礼。往后的几月,你们也好好伺候着殿下便是。”

“是……”

林浅云眸光微闪,赵菁菁看到这些人,竟还能忍着不发怒,可真叫人意外。

不过,她既来这一趟,又岂会只有这点手段?“太子侧妃可知本公主近日都在忙什么?”

“本妃身子不适,这些时日一直待在院中,外面都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知。”自赵邵霖那次带大夫来看赵菁菁,林天南便将她困在这院中,院里已没有几个是她的人,不能离开东宫,这些人又不肯给她透露消息,现下外面都发生些什么她是当真不知。

所以此番林浅云带人前来,赵菁菁纵早已怒火冲天,却是希望能从她嘴里探到些东西。

“是么?那本公主便与侧妃说说。”林浅云扯唇一笑,“其实,父皇已给本公主和少将军赐婚。”

“什么?!”一直努力压住怒气的赵菁菁骤然听到她的话,险些跳起来,因着太过激动,动作又有些大,扯得她肚子微微泛疼。

忙捂着肚子,“你适才说,陛下给你和哥哥赐了婚?”

翠芽看到赵菁菁捂着肚子,眸光闪了闪,却终究未上前,一直垂着头假装没看到。

“是啊,婚期便定在十日后。只是太子侧妃这番反应,莫不是觉得本公主配不上少将军?”

------题外话------

*

二更五点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