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半道拦截,阁下何人(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门外,伊莲默默抹了抹眼泪,才将神色古怪的的嬷嬷婢女们都打发走。

伊莲跟着樊筝在东宫住过一段时日,东宫的仆从都知她是樊筝最信任的人。而今樊筝成了太子妃,伊莲说的话自然也有些分量。加之她们此前以为楚桀阳娶的是男子,此番得知是个女子,高兴还来不及,哪还会在这里打扰?

至于招呼宾客,除却外来那几位他国大人物,也无人有资格让太子殿下去招呼,但那几人有陛下亲自招呼着。如此,也不算失礼。

将一众人打发,伊莲也红着脸离新房远些。心里却是在想着,待今日的事传开,庄主是女儿身之事传回山庄,庄主又得有一番忙活了。

*

这边,与叶瑜见过面后,燕浮沉并未立即离开,而是照着原定的想法去寻了顾月卿。

他寻到人时,顾月卿和君凰正欲离开东宫。

东宫大门外,君凰扶着顾月卿上马车。

“倾城公主这便回了?”自动忽视掉还握着她手的君凰。

君凰眉头深深一拧,赤眸微冷,正要出手教训这总是阴魂不散的人,手便被顾月卿握紧。

四下人多眼杂,她并不想在这里闹,尤其她与君凰已有许久不见,没必要在此浪费两人独处的时间。

回头看向燕浮沉,神色平静中透着冷清,“大燕王有事?”

“据闻倾城公主与樊庄主交情匪浅,想来与商兀太子也不算陌生吧?”

顾月卿神色一凛。

燕浮沉一双狐狸眼都透着笑意,“孤并无旁的意思,只是孤与公主到底算得上旧识,想与公主叙叙旧……”

他扫一眼陆陆续续离开东宫又时不时朝他们看来的宾客,“公主想来也觉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孤知道商都有一家不错的茶楼,不知公主可否上脸去喝一杯?”

“不过,孤只与公主一人是旧识,其他人便不必跟去了。”

这两人如今是夫妻,情谊又这般深厚,燕浮沉深知,若他再什么都不做,便当真只有待夺得天下之日将她抢来了。

虽说她不见得会搭理,至少多在她面前露几次面能让她记住他。再看面色越来越冷的君凰……

还能给君凰找不痛快,他何乐而不为?

“不必,大燕王有事在此说便可。”

她这般回答倒是让燕浮沉有些许意外,他方才的话分明是带着些威胁,她竟丝毫不在意么?

实则他不知,对顾月卿而言,时至今日商兀局势已定,她并不担心旁人知晓她与楚桀阳之间有合作。与她有合作,便是与君临有合作,若让更多的人知晓,轻易便不敢小瞧君临,于他们并无坏处。

“再则,本宫与大燕王充其量不过曾有一面之缘,实难当得起大燕王所言的‘旧识’。”

说到底,顾月卿对燕浮沉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意图刺杀君凰,第一次给她的印象便是仇敌,依照她的脾性自然不会这般容易便有好转,未直接与他动手打一场都因有所顾虑,如此般态度冷淡疏离都是轻的。

若换作旁人,此番怕是早已怒不可遏,毕竟谁的身份都不低,当着四下宾客的面被人如此不留情的拒绝,多多少少都会觉得被落了面子,然燕浮沉却好似丝毫不被她的话影响一般,面上依旧带着浅淡的笑,“倾城公主可真是无情。也罢,既是公主今日不想叙旧,那便改日再约,后会有期。”

语罢便翻身上马离开,头也不回,仿若适才那一番诚心的邀请只是他临时起意。

与他一道驾马离去的,还有夜一及几个赶来东宫候着的夜煞成员。

待出商兀城门,驾着马跟在他身侧的夜一问:“王上,此番打算去往何处?”既已出城,便是不打算继续留宿商都。

“去天启。”燕浮沉的神情已不再是之前面对顾月卿时漫不经心的笑,而是有几分凝重。

楚桀阳那个人也不是好对付的,更况此番他身边还有个樊峥。他既已与顾月卿达成合作,他再插足怕也起不了多少作用。

商兀时局已定,他要夺天下,自不能实力差君临太多。商兀不成,便只剩禾术和天启可拉拢。且不说禾术路途遥远,就说禾术还有个千流云与那病弱却能耐不小的储君公主,想与禾术达成合作并不容易,更况千流云还要迎娶君临的郡主。

如此之下,唯有天启最合适。

顾月卿本是天启备受臣民尊崇的倾城公主,他若不在她之前赶去,怕是连天启也会成为君临的囊中物。

只是燕浮沉刚打马飞驰出城没多久便被人拦住了去路。

彼时天色将暗,有一人着斗篷站于路中,他手里拿着一柄长剑,似是来者不善。

“大燕王,此去路途遥远,不若坐下喝杯茶歇歇再赶路?”说是喝茶,可四下荒凉,他又孤身一人一剑站在这里,哪里像是邀人喝茶歇脚的模样?

燕浮沉勒紧马缰,面不改色,“既邀孤喝茶,那阁下所备之茶在何处?”也不待那人回答,继续道:“阁下拦住孤的去路有何用意不妨直言,孤还急着赶路。”

并不打算与他在此多浪费时间。

至于是如何看出这人此来不是为杀他而是为旁的事,是因着他已感觉出这人武功不弱,凡高手过招,若非出其不意便难以取胜,此人却未直接动手。

“大燕王莫急,而今商兀已是君临囊中之物,大燕王此去为何本座亦能猜到一二,大燕王既是要寻求助力,不若与本座合作?”

“哦?阁下且说说要如何与孤合作。”他此去天启虽不是临时起意,却是除了他之外无人知晓。

此人既能道出,燕浮沉对他倒是来了几分兴趣。

“不知大燕王可听过铁甲军?”

燕浮沉眸色一顿,“百年前,随着天和王朝的破灭一道消失的铁甲军?”

“正是。”

狐狸眼微眯,“据孤所知,铁甲军虽不过五万人,却个个是以一当百的人物,是天和王朝最隐秘的军队。说来这样一支军队随着王朝的破灭消失,倒是叫人惋惜。”

“不,铁甲军并未消失,不过是当年王朝分裂,铁甲军又损失惨重,这百年来一直在修养生息罢了。现在纵不再有当初五万的人马,却也有两万余人。若有铁甲军相助,大燕王何愁大事不成?”

“铁甲军在你手中。”不是疑问句。

“确切的说是铁甲令在本座手中,本座可号令整个铁甲军。而今天下,也唯有本座知他们身在何处。”

“哦?那阁下手中既有此利器,何以来寻孤?孤可是听说铁甲军自来只效忠顾氏皇族。”

“铁甲军自然效忠顾氏皇族,不过如今天和王朝唯剩下的一位公主竟为一个男人扬言夺江山相赠,本座若继续带领铁甲军效忠,岂非要亲眼看着公主将江山送到外人手中?”

“外人?于你们而言,君凰是外人,孤便不是?倾城公主已……已嫁与君凰,他无疑比孤更具优势,将来他二人的子女亦是顾氏皇族后裔,由倾城公主的子女继任江山岂非更合适?作何会选择孤?”

即便不愿顾月卿和君凰牵扯到一起,但这番话说的确是事实。

“这万里河山自是要顾氏皇族来掌,但君凰此人邪性太重,并不适合坐拥江山。再说,大燕王不是一样对倾城公主存着心思?顾氏皇族后裔并不一定出自君家。”

“呵,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既是要寻大燕王合作,自然要对大燕王有所了解。大燕王觉得本座的提议如何?”

“王上,此人古怪,恐有诈……”

夜一话未说完便被燕浮沉抬手制止,依旧看向不远处的斗篷人,“与铁甲军合作听起来似乎不错,就是孤不知阁下如此行事,所求又为何?”

“铁甲军一生效忠顾氏皇族,自是要大燕王夺得天下后,必要让顾氏血脉继任帝位。”

效忠顾氏皇族?而今顾氏皇族可未死绝,他们这些所谓的效忠之人却是要站在他们需要效忠之人的对立面……

倒是有意思了。

不过也不可否认,铁甲军确是一大助力,送上门的助力他可没有推辞的道理。

“既是要合作,阁下如此藏头露尾又如何让孤信你?”

而后,那人便抬手将斗篷摘下,待看清他的样貌,燕浮沉狐狸眼深深一眯。

事情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

“如此,大燕王可能相信本座?”

“尊驾的大名孤早有耳闻,早年也与尊驾见过,尊驾的话孤自然是相信的。如此,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那本座便不耽搁大燕王赶路,本座会再来见大燕王,当然,大燕王若有需要也可着人去寻本座,左右你已知本座身份。”

话说完,人便戴上斗篷使着轻功消失。

“王上,可要属下派人去查查?”夜一很是为此人的身份惊疑,他没想到,扬言手里有铁甲军的人竟会是那样的身份。

“不必,以此人的武功,莫说是你们,便是孤也未必能悄无声息的跟着他而不被察觉,不必做无谓的牺牲。”

夜一应是,一行人又快马离去。

*

这边,君凰与顾月卿进到马车后,君凰的脸色依旧不见好转,寻常时候的他如妖似魔,却更偏妖一些。然此番的他,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骇人的气息,更偏魔。

若在他身侧的不是顾月卿而是旁人,此番怕早已吓得浑身打哆嗦。

顾月卿坐在马车上的小桌旁,看着他细致的温茶,再用上好的茶盏给她倒了一杯,“要喝茶朕可亲自为你煮。”

眉头一挑,她抬起来轻轻抿了一口,“好茶,皇上煮茶的功夫是愈发精进了。”

“别唤我皇上!”

“你一直在自称‘朕’,我这不是为了配合你?”

“好了,你犯得着为个外人如此置气吗?我又不会当真应他的邀。不过我看你对燕浮沉很是不喜,可是还记着此前他行刺你一事?”

“……难道我不该记得?”刺杀的账他早晚会还回去,那时重伤险些丧命的又不是他,他至于为此生气?

她如此聪慧,却连他为何生气都看不出……转念一想,她还是看不出的好,不然岂非就知晓了燕浮沉对她的心思?

“自然该记得的,不过你不必着急,这个仇我会给你报。眼下还不是与燕浮沉动手的时机,你再忍忍。”

君凰:“……”心情有点复杂了。

“卿卿,你最近是不是对你我二人的关系有什么误解?”

“嗯?”

“难道你不觉得近来你我的关系好似对调了?你是我的妻,原该由我护着你。”她不仅为他谋划,在商兀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将他丝毫不放在心上的刺杀记得如此清楚,想着为他报仇。

最主要的是,早前在马车上的亲密,竟是她压制着他,虽则是他由着她如此,但两人的关系总让他觉得自己好似更像被护着的那个……

尽管他很受用,却还是会觉得有些古怪。

“我既有能耐,护着你又何妨?为你筹谋又何妨?难道你不愿我一心为你?”

“……自然不是。罢了,且随你高兴吧。”顿顿,定定盯着她,“不过,往后你再见着燕浮沉少与他说话。”

什么后会有期,燕浮沉想得倒美!

顾月卿颇有几分无语,“知道了。”

得到她的回答,君凰一喜,走过来弯腰在她唇上啄了一下,还抬手揉揉她的发顶,“乖。”

顾月卿:“……”得寸进尺了。

*

戌时末。

天色已全然暗下,有一人出现在叶府中叶瑜的院落。

听到敲门声,正坐在房间中翻阅账本的叶瑜抬起头,初柳接到她的眼神示意,走过去开门。

待看到门外的人,初柳大喜,激动的回头喊:“主子,是大公子!”

叶瑜也是一喜,忙放下手里的账本起身跑过去,一下子扑到来人怀里,“师兄,你怎么来了?”

“许久不来商兀,来看看你。”

“什么许久不来商兀?师兄你分明从未来过,我都在廖月阁住了那么多年,你此番却是第一次来叶家。”

------题外话------

*

补昨天,昨晚回到家晚11点半,没来得及。

还有两更,二更七点。

*

推荐好友倾卿慕颜新文《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互宠,双洁)

未婚夫结婚,新娘不是我?

温暖没想到,她也有遭遇电视剧里的狗血情节的时候!

跟着自己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姐妹,竟然勾搭上了自己的未婚夫,借子上位?

相交七年的未婚夫竟要她成全?

事业被毁,爱情友情惨遭背弃的她,决然离去!

哪知山回路转,老天爷竟然给她开了一扇大大的天窗,一叶坠子里,竟潜藏一片森林!还附带一只萌宠!

没钱?怕什么?空间在手,找个村子过自己的田园悠闲小日子!

没事种种菜,养养花,买几亩地,包几个山头,亲手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都市庄园!

大龄剩女?怕什么?身后自动尾随着忠犬一枚,长腿又多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