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叶瑜现身,慢慢算账(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是,合作。若叶家主答应与本王合作,待本王功成之时,叶家便是商兀第一世家。”

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些话,是楚桀凌知道,即便叶琼不同意,今日此事也必须成。这样一来,他便也不担心叶家这些仆从会把此事传出去。诸如这类反叛言辞若传出去,与此事有牵扯的叶家也脱不了干系。

这可是满门抄斩的大罪,谁会傻到将自己往死路上送?

叶琼手搭在椅子上,撑着坐定,“如今在商兀,除却樊华山庄,没有家族能过了叶家去,本家主又何必去冒这个险?”

“难道叶家主甘愿屈居樊华山庄之下?”

“叶家有自己的生存之道,生意上纵是比起樊华山庄来有所不及,却已胜过许多家族,做不做第一世家又有什么打紧?”

“你!”叶琼如硬石头一般的态度气得楚桀凌面色铁青,“既然如此,便莫要怪本王不讲情面!”

拿出一瓶药,“这是解药,世间只此一枚,若是毁了,叶家主身上的毒便再无药可解,叶家主可是想好了。”

叶瑜盯着他手中的药瓶,眸光微冷,原来毒是从他手里出来的。不过这也更能证明,这毒并非出自万毒谷。

楚桀凌算是站在楚桀阳对立面的人,顾月卿又与楚桀阳合作,万毒谷没必要将毒药予敌人来给自己添堵。

至于出现叛徒这类,在旁的地方许会出现,可万毒谷……这么多年连它的老巢在何处都无一人知晓,可见万毒谷弟子对顾月卿的忠诚。

退一万步说,便是不忠诚,以万毒谷那吓人的情报网,怕是那想出卖他们的人还未行动便被察觉制止了。

年纪相当的女子中,叶瑜从未真正佩服过什么人,唯顾月卿例外。她自问,若她有顾月卿的遭遇,纵是能在万毒谷侥幸活下,却做不到仅用几年时间便将万毒谷治理得如此。

收回心绪,目光再次落在那个药瓶上,既不是从万毒谷出来的毒,又会是从何处得来?用来对付他们叶家,是巧合?还是蓄意为之?

“叶家主,本王给你十息时间考虑。”

“不用再考虑,我叶家只想安安分分做生意,旁的概不关心,只能辜负凌王的厚爱了。”

“好!好得很!”千算万算,却没算到叶琼竟不怕死!“来人,将叶琼拿下!既然剧毒都说不动他,便让他试试本王新出的刑罚手段,看他是否还能再如此强硬!”

又将邹遣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叶家人别忘了告诉你们少主,三日不回便给叶家主收尸!”

话音刚落,一道声音便在头顶回荡,“不必了,本少主就在此!”

与此同时,左袖中飞出一段白绫,直直朝楚桀凌袭去,在他反应过来时,手中的药瓶已被那白绫带走。

楚桀凌抬头一看,只见一白衣女子翩然落下。

白衣飘飘,宛若天人。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叶瑜,却每一次都能被她惑动心神。他对楚桀阳的不满,有一大部分是因他有这样一个完美的未婚妻。

适才他还想着待叶瑜归来,他该如何威胁她才能让她妥协,助他成事。此番一见到她,他所想的那些狠话便都尽数抛到了脑后。

自然,也更加坚定他要取胜的决心。

只有他成商兀的主人才能将她纳为己有,否则她眼里永远不会有他!

在楚桀凌看得双眼发直时,叶家的人则惊喜出声:“少主!是少主!”

接着就是七嘴八舌的,诸如“少主来了,我们得救了”、“少主夺了解药,我们不会再被威胁了”、“少主来了,我们也安心了”等等。

总归比起刚才的紧张担忧,现在叶家人是一派欣喜。

“你……你怎么会在?”楚桀凌痴痴的目光从她脸上挪到她拿着药瓶的手上,那是他唯一的筹码。然仅凭叶瑜方才出手的快狠准便知,想从她手里将解药夺回几乎不可能。

叶瑜冷笑,“凌王这话问得真是奇怪,这是本少主的家,本少主不在这里在哪里?”

“可你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不在家?凌王不过入叶府一刻钟的功夫,又如何能断定本少主之前是否在家?”

楚桀凌一噎。

“不!你之前根本不在家中!你分明……”

叶瑜阴测测的瞥向从地上艰难站起来的许倩,“家?若适才本少主未听错,许姨娘可是说过多一刻都不愿待在我叶府,此番又怎变‘家’了?”

“这里是本少主的家,可不是许姨娘……哦,不对,应该称一声邹小姐了。这里可不是邹小姐的家。”

“你……那些话你都听到了?所以方才你一直在这里?不对,你是不是早就回了府?故意瞒着所有人就是要看我自己露出马脚?”

“不愧是在我叶府能潜伏十五年的人,脑子倒还算好使。”

“我哪里比得上少主!少主才是好算计!既然你在这里,那叶琼想来也未中毒了!”在一个府中生活了十五年,即便此番解药在叶瑜手中,她也确信叶瑜不会让叶琼冒这么大的险。

叶瑜一边把玩着手中的药瓶,一边看向她,“怎么说父亲此番症状都与中了那毒之后相差无几,寻常人怕不会想到这个,邹小姐不愧是当年能潜入我叶家的人。”

“没中毒?!”

楚桀凌与邹遣几乎异口同声。

“你个贱婢,连下毒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

“你还有脸怪我?若非你突然这个时候过来,让我不得不离开,何至于出此纰漏?还让我掉入别人的圈套中!”

邹遣一愣,他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个插曲,但被他一直看不上眼的庶女如此指着骂,他脸色依旧很难看,怒意半分不减,“成事不足,还有脸怪在本官头上?告诉你,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你永远别想回邹家!”

叶瑜看着他们,轻嗤道:“我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这是在我叶家,你们莫不是以为在我叶家的地界上算计一番,甚至险些要我叶家家主性命后,还能安然无恙离开?回邹家?当叶家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便走?”

“你……你想做什么?”比起邹遣,在叶家生活多年的许倩更清楚叶瑜的手段。听到叶瑜此番言辞,她便不由紧张起来,心中也有些害怕。

“叶瑜,本官可是国舅,朝廷命官,你敢在你叶府动本官?”

“呵……你觉得呢?若本少主将此事闹到陛下面前,你们猜猜,最后吃亏的可会是本少主?”

“你!”邹遣面容扭曲。

见此,许倩大笑起来,“哈哈哈……邹遣,我没好下场,你也活不成了!真是报应啊!你当年那般算计我,竟连我母亲过世都不告知,还以她来胁迫我做事!乱葬岗?原来你们邹家就是这么待我母亲的!”

“我原还想着待从叶府出去,我定要想方设法弄死你,反正母亲不在了,未……未婚夫也是一场骗局,我一个人也没什么留恋的,如今正好,有你陪葬也不亏!”

邹遣有些被许倩吓到,“你个贱婢!疯婆子!”

“我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你们邹家逼的!十五年啊!你可知我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到头来你却告诉我,这些支撑着我活下来的东西都不在了!既然如此,大家就一起死吧!”

说完转向叶瑜,“少主,我有一事不明,你是何时开始怀疑我的?我自觉一直隐藏得很好,究竟是哪里露出的马脚?”

“这个啊,大概七年前吧。”

许倩:“……既然如此早便发现,为何还留着我?”许倩心情有些复杂,因为这意味着这七年是她偷来的。

“还能为何?自然是放长线钓大鱼了。”

许倩闻言复杂的面色一僵。

叶瑜冷笑,“你难道还以为本少主是不舍得动你?许倩,你莫不是忘了本少主三岁那年被你推进池里险些淹死的事?说来本少主一直很好奇,你既千方百计入叶府,邹家给你的任务当不是杀我才对,你作何非要置本少主于死地?”

------题外话------

*

已修。

三更九点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