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窝里闹翻,凌王闯府(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一会儿,许倩那所谓的表哥便被老李安排的两名侍卫请来。

因着这边动静太大,叶家的大半侍卫都护了过来,此番都围在前厅外,是以许倩的表哥及他的小厮是在一双双凶神恶煞的眼睛注视下走进前厅的。

两人看似镇定,其实面对这样的场面心里还是不由打着鼓。

待两人顶着无数杀意走进前厅,里面的人看到的却是那个本该是小厮的黑脸男人走在前,许倩的“表哥”却如下属一般跟在身后。

叶琼仍坐在主位上,虽是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双眼却依旧有神。看向那黑脸作小厮装扮的男人,神色微顿。

房梁上叶瑜也将目光投在那个男人身上,就算涂黑了脸,细致去看也仍能认出是何人。

心下冷哼一声,如此算计叶家……既然来了,就将命也留下吧!

黑脸男人拱手,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叶家主,幸会。”

“邹遣,算计我叶家还敢如此单枪匹马闯进来,本家主都不得不高看你几分了。”

邹遣大笑,“许久未见,本官作这副打扮你也能认出来,不愧是叶琼,那本官也不拐弯抹角了。叶琼,把你叶家的家主印交出来吧,自此后听从我邹家差遣,本官便饶了你这条命。”

前厅里及围在外面的侍卫听到他的话更是愤怒,有不少人甚至已拔出刀大骂。

“我叶家岂是你这等宵小能肖想的?!”老李怒道。

“本官是在同叶家主说话,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接本官的话?叶家的下人如此不懂规矩,看来接管叶家后,本官要好好将叶家整顿一番了!”

“你……”

却被叶琼抬手制止。

“邹遣,敢在我叶家这般嚣张的,你是第一人。我叶家虽不是什么功勋世家,却也并非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辱上门。今日你既敢闯叶家大门,就该承受后果。”

“后果?叶琼,你是不是忘了你的命还被本官捏在手心?废话少说!家主印拿来,否则别怪本官不客气!”

“哼!你以为本家主是那等贪生怕死之辈?就算本家主今日死在这里,叶家一样有瑜儿执掌大权,绝不会落入你这等外人手中!”

邹遣眉头一皱,叶瑜确实是个硬茬。

不过又如何?只要他将叶家家主印拿在手里,叶瑜身为叶家子孙,不一样得听他的?更况他还有叶琼这个筹码在,就算为保叶琼性命,叶瑜也不得不妥协。

他可是听说这父女二人相依为命多年情谊颇深。叶瑜纵是再能耐也终究不过一个十七岁的女子而已,又岂会弃她唯一的亲人于不顾?

“叶琼,本官说了不与你废话,你如今已身中剧毒,这世间只有本官有解药,若想活命最好乖乖照着本官的话来做。”

说着扫向叶府的侍从们,“你们这些人也最好识相些,若是知道叶家家主印藏在何处,便主动告知本官,本官许会放你们一马。叶琼如今已中毒,若不及时服用解药,最多一个时辰便会毒发身亡,你们的机会只有一次。”

叶府的人不为所动,邹遣的脸色就难看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就算你们不说,便以为本官没办法?待叶琼死了,叶家一样是本官囊中物!”

“大哥,休要与他们废话!直接让人去搜不就是了!”这个喊邹遣大哥的不是别人,正是许倩。

此时她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剪刀,正要过去劫持叶琼,却被老李眼疾手快的一剑挡回去!

“铿锵”一声,剪刀落地,许倩也连退数步。

老李站在叶琼身侧,杀气腾腾,“许倩,你找死!”

“找死?这叶府我待了整整十五年,一刻都不想多待,可没那么多耐心陪你们在这里耍嘴皮子。劫持不了叶琼这老匹夫也无妨,反正他也快死了!”

看向邹遣,“大哥,这老匹夫软硬不吃,你也莫要再与他多说,直接派人进府来找就是,家主印一定在叶府中。如今老匹夫的命握在我们手里,叶家人不敢如何。”

却见邹遣眉头深深皱着,显然很是不悦,“喊本官大哥?不过一个贱婢之女,也配?”

“贱婢之女?大哥,若没有我这个贱婢之女,你以为你能踏进叶家一步?大哥,你最好记得当初答应我的,待我将你们安排的事做完,便让我去见母亲。”

“你要见那个老贱婢?好啊!下地狱去见。”

“你……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是那姓许的老贱婢早十年前就死了,现在估计是那乱葬岗上无数白骨中的一具。”

许倩突然愣在当场,半晌后,“你胡说!你胡说!绝不可能!七年前你让人来见我时,分明带了我母亲最拿手的糕点,我母亲一定还活着!一定!”

“那种骗小孩子的把戏你也信,只能怪你太蠢。不过几块糕点,邹家不缺名厨,五年时间难道连做个糕点都学不会?那老贱婢本官早便想杀了,若非你还有点用处,你以为本官会容许你活到现在?”

许倩看着他,见他纵是涂黑了一张脸也还是那个让她恶心的姿态,也正是这恶心的姿态告诉她,他并未说谎。

“不,不会的……不会的……”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不会的……母亲怎么可能……”

“邹遣,你明明答应过我的!你明明答应过只要我照着你们的安排做事,就会让我和母亲团聚!”

冷笑,“是啊!让你们团聚,去地底下团聚。许倩,你连邹家的姓都不配拥有,还妄想回到邹家?你还不知道吧,当年那姓许的老贱婢给你相中的夫婿,其实也是本官安排的,为的就是能多有一个控制你的筹码。”

“当年若只是有那老贱婢一人,你怕是不会这么容易妥协。还真是个痴心人,却不知你那情深的未婚夫并非什么前途无量的寒门学子,而是本官找来的落魄户,读过几本书,却是个地痞。演这一场寒门学子恋上官家庶女的戏码,不过是为了本官允诺的一百两银子和两个美人而已。”

“你……你……你!邹遣,我要杀了你!”捡起剪刀爬起来要刺过去,却被邹遣一脚踢飞,重重摔在地上。

许倩捂着胸口吐了口血,“邹遣,我绝不会放过你!”

叶家人就这样看了一出好戏。

房梁上的叶瑜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心里忽而就乐了。都不用她出手,这两人便自己窝里反。

还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难道他们以为叶家尽在掌控了?竟敢在叶府里如此旁若无人的闹起来,当叶家是什么地方呢?

莫要说父亲未中毒,便是真中毒了,叶家也不是他们撒野的地方。

凭着他两三人,其中一人不会武功,另外两人还只会些三脚猫,便以为能掌控叶家?真当叶家那么无能?

以为叶家连皇帝都忌惮三分的能耐是哪里来的?

未免自信过了头。

“等本官将叶家收了,再来处理你这个贱婢!”邹遣又看向叶琼,“叶家主,想好了吗?家主印给还是不给?不给本官便让人去找了,到时打碎些珍玩弄丢些稀器,可莫要怪本官的下属手脚没个轻重。”

“以为拿了家主印便能掌我叶家?”叶琼冷笑,“外界谁人不知我叶家大半资产都由瑜儿掌管?底下人无一不对她信服,瑜儿凭的可不是家主印。”

这个邹遣自然听听说过,但他并不信。在这样的经商世家,最重要的便是家主印,他没少见其他家族为争家主印兄弟反目成仇。

然邹遣忘了,叶家只有叶瑜一个继承人,并没有什么争夺继承权的兄弟姐妹。

“那又如何?你如今中了毒,此毒可不是寻常大夫能解的。有你在手,还怕叶瑜不就范?是了,本官与你说这么多做什么?直接拿你逼叶瑜就范不就是了?”

“叶家的人听好,告诉叶瑜,若她三天之内不赶回,就直接回来给叶琼收尸吧!”

正在这时,有个护卫来报,“家主,凌王带一队人马闯府,以家主您的安危为威胁,属下等便未将人拦下。”却是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邹遣,与守在外面那些侍卫不同。

那些人恨不得杀了邹遣,他却好似并未将其放在眼里一般。

叶琼多看他两眼,而后点头,“无妨,将人领来这里吧。”瑜儿手底下的人果然非同一般,做府门护卫浪费了。

无疑,叶琼很为有这样优秀的女儿骄傲。犹记得多年前,妻子过世,只留下这一个女儿,他却坚决不再娶,就算后来不得不给许氏一个名分也没有一男半女。

为此,还曾有不少人笑话他叶家后继无人,却在得知瑜儿十二岁前便将叶家大半产业掌在手中,且叶家的生意在她手里做得更大更广后,都纷纷闭了嘴。

口口相传的都是叶家有个少主,小小年纪就展露出经商天赋,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经商天才。

后来瑜儿不知拜得何处高人为师,那一身高深的武功连他这个做父亲的都侧目。

自此便无人再敢说叶家半句不是。

想来也是许久不曾有人敢针对叶家,叶家也沉寂太久,才让邹家和凌王都以为叶家好欺辱,竟直接欺上门来。

*

看门护卫将楚桀凌及他的一众下属领进来,叶瑜的视线也落在楚桀凌身上。

从前楚桀凌为争得叶家的支持也在她面前晃过几次,只是她没闲心去搭理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所以仔细说来,楚桀凌的长相她都没怎么记清。

现在看来,无论是长相还是气度都差了楚桀阳一大截啊!就不说他这样带人直接闯别人府邸还妄想得到别人的支持有多么愚蠢了。

若换作是她绝不会在此时现身。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叶家,他和邹遣是一伙的?这场闹剧也有他的一份,有可能他才是这背后的主谋?

如此一来,叶家还会支持他?真当他们叶家人没脑子?

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这些年若不是有那皇后邹氏四处周旋,就凭楚桀凌这样的,怕都不够楚桀阳一根手指头玩的。

不过,楚桀凌再如何也是陛下亲子,想要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解决怕是不成。

不过,她也不会就这样算了就是。

“凌王大驾光临,恕本家主身子不适,不能起身相迎。”

“叶家主不必客气,本王与叶大小姐是同辈,若以此来论,叶家主还算本王的长辈呢!”

“不敢当不敢当,凌王抬爱了。不知凌王此来所为何事?”看向他身后一群侍卫,“还带这么多人。”

“本王对叶家仰慕已久,一直想登门拜见,无奈每次都不凑巧,总是恰逢叶家主身子不适叶大小姐又不在家中。”

“外界都称小女一声叶少主,这叶大小姐的称呼听来怪别扭的,凌王不若也与其他人一样称呼她吧。”

这样明显的不悦楚桀凌不可能感觉不出来。也正因感觉出来了,才让他心下不由泛起怒意,却不得不隐下,“是本王失礼了。”

“本王也不与叶家主绕弯子,此来是希望能与叶家合作。”

叶琼佯装听不懂,“合作?”

------题外话------

*

今天也是四更。

二更六点左右。

速度太慢了,写得怀疑人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