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关于传信,傲娇倾城(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旨传到东宫已是子时。

近来事情太多,又是深夜召见,东宫的下人们都不由担心起来,连樊筝都有些不放心,倒是楚桀阳本人像是丝毫不担忧一般。

“无妨,我去去便回。”楚桀阳对听到响动从房间出来堵在他门外的樊筝安抚道。

“不然我陪你一起?”

“不用,夜已深,你且先歇着。”说完抬手揉揉她的发顶。

都猜得到这番召见与近来的动作脱不开干系,樊筝知道楚寒天不会真的将楚桀阳如何,却还是会担心他会因此受到责罚。

不过他既不让她跟着,她也不坚持,“那你自己小心,近来我们动作太大,恐邹家狗急跳墙,你多带着侍卫。”

“嗯,进屋吧。”

*

楚桀阳离开后,樊筝并未回屋歇着,而是套上衣衫去寻顾月卿。

屋子的外间,两人相对而坐,秋灵奉上茶。

近来总睡不踏实,顾月卿端着茶盏并未喝,抬眼看向樊筝,“不知樊庄主深夜前来有何要事?”

“方才陛下急召阳阳入宫,小月月你说可会出什么事?”

“应是不会。”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楚寒天有多宠这个太子,所以……“樊庄主有话不妨直说。”

樊筝看她一眼,这才收了脸上漫步经心的笑喝了口茶,“近来商兀发生的事都与你有关?你同阳阳之间有我不知道的合作?”

对上顾月卿投来的淡淡眼神,樊筝妥协,“好好好,其实本庄主早便猜到,不过你们既不想让本庄主知晓,本庄主便也只有假装不知了。”

“凭阳阳一人,在如此短的时间做不到这些。说起来,在猜到你们之间可能有合作,你此来商都许并非是全因着本庄主的求助时,本庄主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

顾月卿抬眸看她,不语。

樊筝继续道:“不过后来本庄主想想,小月月你也不是一点儿不关心本庄主,便不计较了。”

“言归正传,本庄主会想到这些事与你有关,陛下自然也能。此番召阳阳入宫,以本庄主的猜测,十有八九与你有关,你最好先想想应对之法。”

毕竟能这般一次性提供这么多罪证还在别人的府邸一再杀人于无形的,也唯有神秘的万毒谷了。

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对万毒谷如此忌惮。

至于顾月卿与楚桀阳合作,樊筝自不会天真的以为是因着她,不过具体是楚桀阳答应了顾月卿什么条件,她暂时并不关心。

只要不会对楚桀阳造成伤害就行。

诚然,不管是顾月卿还是樊筝,都是心里一旦有某个人,那个人于她而言便是最重要的。

在樊筝眼中,倘若哪日顾月卿威胁到楚桀阳,她也会毫不犹豫选择站在顾月卿的对立面。

顾月卿依旧面色沉静,“无妨。”

这种结果早在出手时她便料到。若是在动手前被察觉,她尚且会心有顾虑,而今事情已到如此地步,该做的都做了,便是楚寒天与她当面对峙也无甚要紧。

且不说她手里有楚桀阳的承诺书,就说那些补上去的三分之一官员里,明面上都是楚桀阳的人,其实大部分都是她安插的。

对于此事怕是楚桀阳都不知晓,当然,他也可能有所猜测,只是想不到会有那么多都是她的人而已。

如今在商兀,她几乎有了曾经邹氏的影响力。

她永远这样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让樊筝不由泄气,“小月月,这种时候气氛算得上紧张吧?你配合本庄主一次也不成?”

顾月卿抬眸看她,“不必担忧,商兀陛下一心向着商兀太子,便是此番生气也不会对他如何。至于本宫,你更不必担忧。当然,若你是因二十天后的大婚紧张,更没有必要,此事已成定局,就算商兀陛下站出来反对,这场婚仪也能顺利进行。”

樊筝:“……你怎连这个都看出来了?”近来她不甚关心顾月卿与楚桀阳有合作的事,就是她大半心思都被接下来的婚事引去了。

对于这桩婚事,她满怀着期待,许也正因如此,她总有些担心会有什么变故,而变故这类又恰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且在心生担忧的同时,她还要应付山庄那边的盘问。她是樊华山庄的主人,却要以“男儿身”嫁到东宫,山庄的主事们又岂会不闹?

不过好在有她这么多年积累的威慑力顶着,大半主事都已无奈同意,只有少部分虽是在她的恩威并施下妥协,却是要求她将人娶回山庄,而非嫁出去。

至于理由,就是同为男子,凭什么是她嫁而不是楚桀阳。

这事闹得她头疼,好在那些主事虽闹,却也明白让太子嫁进山庄是断然不可能的。面上在闹,却暗暗在山庄操持着出嫁时要带的嫁妆。

虽则就算她出嫁,山庄的主人也还是她。

“时辰不早了,回吧。”

樊筝也不能因为自己睡不着就扰别人,这番既是知晓顾月卿并不在意会否被楚寒天认出,她也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

“那你也早些歇着,虽说斩了邹氏大半羽翼,邹氏到底还在,秋后的蚂蚱蹦跶,还要费不少神。”

顾月卿淡淡的应了一声,吩咐:“秋灵,送送樊庄主。”

“是。”

屋中只余她一人,顾月卿揉揉太阳穴。

万毒谷能耐不小,却并非万能,要在这么短的时间整理出这许多罪证,筹划先将谁拉下马,再悄无声息安排上自己的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甚至那些死的大臣里,有两个是邹氏精心护着的,想要悄无声息将人杀了还不能让人寻到漏洞,唯有她亲自出马。

毕竟这半月来,事情一件接一件,邹氏也不可能坐以待毙。

忙前忙后又总睡不好,委实疲惫。

一边揉着额头,藏在袖中的木簪便顺着滑到手心,原揉着太阳穴的手转而支着下巴,拿起木簪定定看着。

送完樊筝回来的秋灵一进门便看到这一幕,神色不由一愣,脚步也顿住。

微弱的烛光中,女子身着一件红色内袍,身上披着一件红色的外袍,一头长发绾起少许,头上除一条红色发带便没有任何饰物。慵懒的支着下巴坐在那里,倾城的面容上,一双凤眸直直盯着手中之物,眸中流露出的情绪有些复杂。

像是思念,又像是安心?

总归秋灵都有些看不懂,只觉此番的主子尤其不同。

良久,还是顾月卿抬头朝她看去,“发什么愣?”

秋灵这才回过神,心下不由好笑,她都跟着主子多少年了,竟还会被主子的美色所惑。

回身将房门关上,“主子可是想皇上了?”

顾月卿不着痕迹的将手中木簪收回,淡淡扫她一眼,秋灵却并未被她的眼神所吓,“主子若是想皇上了,不若给他写封信?主子自来商都到现在也只给皇上写过一封信。我们万毒谷传信的速度要快上许多,不过五六日功夫信便能送到君都。主子闲时可多写,左右也不过几个字的事。”

说是几个字,实则是有些夸张了。万毒谷传信的毒虫传的信,最长可写近百字。

万毒谷专用传信的毒虫不仅身负剧毒,飞行速度也与鹰相差无几。

在离开前,顾月卿特地给君凰留下一瓶毒虫的解药及一双人皮手套,并将使用之法写下,以便他收到信后能顺利取出。

只是她第一封信半月前便送出,却到现在都未收到君凰的回信。她见过君凰传信专用的鹰,以鹰的速度,若有回信早该送到。

没有,便是说他未回信。

难道还在因她不辞而别生气?

但凡静下来,顾月卿便不由得会想起此事,这或许是她近来都睡不好的一大缘故。

“近来事多,本座哪里来的那许多闲心写什么信?整日有功夫琢磨这些,不若想想如何尽快解决完邹家。”语罢便起身往房里走。

秋灵看到她的背影瘪瘪嘴。

口是心非。

这夜,顾月卿屋里的烛光到丑时一刻才熄灭,前后有三只蜜蜂一般大小的毒虫从窗户飞出。

------题外话------

*

今天大概会有四更,不过会比较晚。

二更七点前,尽量多写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