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醉酒倾城,疯狂一夜(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本就离得近,他这番一拽,她的唇便直接落在他的薄唇上,倒是仅这般贴着,两人都未深入。

“即便如此,朕心里也仍是很不舒服。”分明她自生下来就注定是他的,作何要让一个林天南在中间占便宜?

语罢含着她的唇瓣吮了一口才将她松开些,“不若,朕这便去取下他的命一了百了?”他说得认真,半分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顾月卿不由暗暗翻了个白眼。

还真是做事随心所欲。

也幸得他能耐大,否则就凭他这任性的作风,莫要说有如今的身份地位及威慑力,怕是连顺利活到现在都难。

对上她控诉的眼神,君凰才道:“朕说笑的。”就这样杀了,未免太过便宜他。

即便君凰不愿,也不得不承认当初顾月卿会询问林天南,便是说林天南在她心中确有不同。在那种时候,以她的骄傲都问出那些话来,林天南却选择沉默,她心里定不好受。

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样有几分能耐,竟敢如此待她!

这口气必得好好出一出。

君凰不傻,稍一想便能知,当初林天南之所以弃她不顾,不过是以为她一个孤女无权无势助不了他罢了。

既然他如此认为,那便让他活着好好看看,被他弃下之人的能耐有多大,好叫他后悔当日之举。

若换作从前的君凰,哪会为这点小事去想如此多,看不顺眼谁,直接动手解决了便是。然如今为着顾月卿,他无论是心性还是行事作风都变得不再像他。

不过这个只因一人而改变的感觉,他似乎并不排斥。

“你不生气了?”

“嗯,先坐下用膳。”他本也未生气,只是心里烦闷。换而言之,就是他见不得除他之外的人在她心中还有这样的分量。

再则,此番她这样冷清的人都为他特地备这一桌酒菜,他又如何能再气得起来?

“便坐在我身边。”君凰拉着她坐在他身侧,起身拿着她的碗筷酒樽放在她面前,这才坐下给她夹菜。

顾月卿小口小口的吃起来,却在看到他也吃的时候道:“你适才不是说你已吃过?”

君凰咀嚼的动作一顿,“……陪你,以免你说一人饮酒无味。”

闻言险些失笑,却也未拆穿他。

*

半个时辰后,两人用完膳,也喝完一坛酒。

君凰还好,顾月卿却有少许醉意。一手把玩着酒樽,一手撑着下颚就这般直勾勾的盯着他瞧,眼底有些迷蒙。

君凰放下筷子,“醉了?”

顾月卿摇摇头,“不过一点小酒,哪能如此轻易便醉?可是吃好了?吃好了我们便换个地儿再喝。”

抬手拿开附在她嘴角发丝,“卿卿想去何处?”

“皓月当空,理当对月共饮,方不负此般好光景。”说着抬手一指,“便去那里。”

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去,君凰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房顶上,“好。”

语罢快速起身,一手抄起酒坛,一手揽过她,脚尖一点便朝前方屋顶跃去。

齐齐对月而坐。

君凰将酒打开,仰头喝下一口,便将酒坛递给她。

顾月卿自君凰揽着她到落在房顶上,视线便一直未离开过君凰,他这般不羁喝酒的模样,再配以他如妖的面容,让她的目光变得愈发痴迷。

是的,痴迷。

想是喝了酒有些醉意的缘故,顾月卿此时的目光有些直白,君凰将酒递给她时,好半晌她都未去接,这让君凰不由朝她看来,却猛然撞进她痴痴的眸光中。

略微一愣,而后便低低的笑起来,“卿卿这般看着我作何?不是说要喝酒?”

顾月卿只是有些晕,并未醉,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如此一提醒,方反应过来她竟盯着他出了神,倒有几分难为情,忙将酒坛接过来,“对,喝酒。”

仰头一口便喝下许多。

许是喝得急了,有不少洒出,沿着她精致的下巴滑过她的脖颈没入衣襟,看得君凰眸色忽而深邃起来。

不过他并未有什么动作,而是安静的,两人一人一口的喝着,直到坛中酒喝完,顾月卿将酒坛从房顶丢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与此同时,有四五道黑影从外院暗处跃出,待瞧见坐在房顶那两人,眨眼间便消失。

还是尽量远离的那种消失。

自来暗影卫步入月华居内院,便是守也是在院外守着,若非万不得已,没有允准,他们断不得入内院,这是早年君凰常毒发,未免误伤下属而定下的规矩。

如今他毒是解了,但有顾月卿在,君凰自不想两人相处的空间都无,便未下令破掉这个规矩。

一坛酒喝完,君凰尚清醒,顾月卿却是真的有些醉了。

这酒不是寻常的酒,后劲极大,顾月卿多年来都是活在警惕之中,从未如此番这般无所顾忌的喝过,酒量并不大。

自她面颊有些泛红,君凰便一手撑在她身后,防止她不慎从房顶掉下去。

即便知道以他们两人的武功,这种事发生的几率极小。就算真的不慎摔了,他也能第一时间将她接住,但他还是如此做了。

酒坛扔下去时,他撑在她身后的手便揽上她纤细的腰肢。

顾月卿直直的盯着他,手抬起来,沿着他被酒打湿少许的衣襟,缓缓滑到他衣衫松散露出的锁骨上,最后沿着他的脖颈滑到他的耳后。

在她的手落在他锁骨上时,君凰便身子紧绷起来,呼吸也有些重,却未阻止她。

“景渊。”

“嗯?”对上她的眸子,他低沉应道。

“君凰。”

他的心忽而跳得有些快,“嗯?”时至今日,他的名讳,这世间也仅有她一人敢唤。

而由她唤来,意味竟是如此不同。

加之她纤细的指尖一直在他脖颈耳后游走,让他整颗心不由躁动起来。

她嫣红的唇轻启,缓缓道:“这世间之大,独你一人入我眼。”

君凰揽着她腰肢的手一紧,心尖都跟着颤了颤。她贯常是个冷清之人,极少会说这样的话,即便是在两人水乳交融之时,她也多是内敛的。

纵是偶尔会不服输的争争主动权,却不会在话语上如此直白。

酒,果然是个好东西。既是难得的机会,他又如何会放过?“只是入眼?”

顾月卿委实有些晕,意识却是清醒的,但就是太清醒,她才知此刻心里最清晰的情感,便摇摇头道:“自然不是,先入眼,后入心。”

“卿卿言下之意,是我已在你心中?”

顾月卿微有迟疑,然后看着他重重点头,“所以往后你勿要再因无关之人生气,我再无酒可来哄你。”

哄他?这个说辞让君凰错愕。闹了半天,她不是只为解释这般简单?解释,可说是怕他误会,说是为他,其实多是为他们两人,但哄,便是只为他一人,这中便夹杂了许多对他纵容的意味。

这说明他在她心中的分量,远比他认为的要重。

这个认知让君凰心中大喜,“无酒也无妨,卿卿既会酿酒,待寻个时间再酿些便是。”

“你说得也有道理,不,不对……你让我酿酒,莫不是说你往后还会这般生气,要让我再来哄你?”

君凰一噎,他还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个话于此时说来,她会这般理解似乎也没错。

还不待他解释,她便又道:“如此也无妨,你既是我心中之人,哄一哄你也不打紧。”

君凰看着她,突然低低笑起来:“呵……你还真是……”让他如何不喜?

垂下头凑过去含住她的唇瓣,细细密密的吻起来。

顾月卿的一只手本就抚在他脖颈上,他这般吻过来,她便索性抬起另一只手,双手环着他回应。

唇齿间酒香弥漫。

月光下,房檐间,两人这个吻很柔很绵长。

*

本是情意相通的两人,便是再柔情的吻,吻着吻着也会变了味,尤其是她柔弱无骨的手缓缓滑入他衣襟轻轻抚过他胸膛之时,他的吻忽而变得急切起来,一寸寸侵入她的领地,勾起她细嫩的舌尖共舞……

他的唇移到她的脖颈啃咬时,她传着粗气含着他的耳垂,一遍遍唤着:“君凰,君凰……”

这让他如何受得住?

连会屋的时间他都再等不得,便直接将她拦腰一抱,跃入院中某处花丛之中。

内院有温泉,又正值夏夜,并不寒凉。

君凰将她放在花丛中,便附身而上,唇又一次落在她唇上。想是醉酒的缘故,她异常的配合,也异常的疯狂。

他滚烫的唇随着她衣衫的滑落,一点点落在她身上时,她也不安分的扯着他的衣衫,没一会儿他便上半身不着一物。

她的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或抚或捏,逼得他整个人都快炸了。再无暇前戏,以手确认她不会太痛苦后,便直接身子一沉融为一体。

伴随着的,还有她婉转的尖叫声。

难得她如此放开自己,君凰哪里会阻着她,任由她在他身下呈欢低吟。

倒是后来,想是被压得太狠,她藏在骨子里的狠劲便上来了,翻身一压两人便换了位置。

她拿了主动权,君凰也不与她争。皓白月光中,他入眼看到的,是伏在他身上不断晃动的姣好身姿。

大掌扶在她腰上稳着她,直到某一刻,低吟轻吼声传出,一切归于平静。

她无力的趴在他身上轻轻喘息,他大掌滑过她光洁的后背,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周遭花香弥漫,让人沉迷其中。

良久,君凰缓缓抱着她起身,彼时他随意将外袍披在身上,捞起一件衣衫将她裹住,便一个闪身回到屋中,或者说是,两人一同没入温泉池中。

经此一番,顾月卿的酒了也醒了些,两人一同跌入温泉池中时,她是感觉得到,只是她还未反应过来,唇便被他堵住,身子也被他困在怀中……

注定又是新一轮的疯狂。

这一夜,直到天边泛白才消停,两人直接宿在温泉池外的屋子中。不过顾月卿的身子已被打理过,君凰又寻了两件衣衫给她穿上,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才安心入眠。

这样她便不会受屏风另一侧温泉的湿气影响。

*

两人醒来,已是午时过后。

或者说顾月卿最先醒来,她的脸还埋在君凰的胸膛上,能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她中途昏睡过去几次,他却一直未眠,这时睡得正香,顾月卿不忍扰他,便轻轻点了他的睡穴,待从他怀里起身穿好衣衫后,才给他解了穴道。

将被子给他拉上,便转身出了房门。

其实在她厨房门那瞬,君凰便睁开了眼,不过很快又闭上了。

她既是让他好好歇着,他便照做就是。

房门外,尚不知君凰醒过的顾月卿动了动酸疼的身子,不用想也知昨夜的疯狂。

内院无人,是以她朝外院走去时,并无人察觉。

直走到房间,将房门打开,秋灵听到动静,忙起身,“主子醒了?”问出这话时,秋灵面色有些红。

实在是,昨夜即便是在外院,但隐隐间还是能听到内院传来的动静,或者该说那些暗影卫不断远离的举动,暴露了内院的动静。

顾月卿心下也有些不自然,不过面上神色却不显分毫,淡淡点头,“嗯,林浅云呢?”

“已照着主子的吩咐,天方明便将她扔出府去。诚如主子所料,林天南昨夜确来王府讨人,不过被堵在了府外。说来还真是兄妹情深,堂堂天启太子被堵在门外不嫌丢人,竟等到了天明。主子你是不知,将林浅云扔出去时,那场面多有意思。”

------题外话------

*

写多了点,没改错别字,马上改,先看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