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君凰离开,浮沉寻来(三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身相许?她出手救的又不是他……

不过……脑中忽而想到那双冰冷的眸子,这性子比她主子还冷,也不知是怎么养成的。

在人一靠近便习惯性的出手杀招,如此警惕。

倒是个特别的姑娘。

“母亲,婚姻大事急不得,得讲求缘分……”

“缘分?你少拿这套说辞来糊弄我。如今连你妹妹的婚事都定了,难道你还想在你妹妹之后成婚不成?”

周子御一噎,知道这个事越说越没完,忙道:“母亲若是在殿内待得闷了便随着去御花园走走,儿子去看看临王。”

话音一落,人一溜烟便没了踪影,留下君黛气得跺脚:“你个臭小子!”

周予夫见此,笑着摇了摇头上前,“好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也莫要太过心急。”

“这个道理我又岂会不懂?可你瞧瞧,景渊和子御一般年岁都娶了妻,想来一两年便会有孩子,子御却仍没个定性……”

“莫要心急,我瞅着御儿对那位姑娘颇为不同。”

君黛眼睛一亮,“你说真的?”

周予夫笑着点头。

那是他的儿子,大抵什么性子他还是清楚的。纵是外界都说他红颜知己无数,他这个做父亲的却知道,那些不过是表现。同他儿子正经接触说过话的姑娘两只手都数得过来,而由他儿子主动开口去打招呼的姑娘,怕是一只手的数都没有。

得到周予夫肯定的回答,君黛脸上的笑意更浓,心里思量着要怎样将那姑娘拐回去。

或许可以通过倾城……

在找儿媳妇这个事儿上,君黛是个行动派,这般想着便要去寻顾月卿,“你在这里坐着,我出去走走。”

还不待周予夫回答,她转身便往外走。

周予夫轻笑着摇头,对尚站在原处的晋嬷嬷吩咐道:“嬷嬷跟上长公主,好好照看着。”

晋嬷嬷含笑拂身,“是,侯爷。”旁人只瞧见长公主的端庄娴雅,只有侯爷知晓长公主内心深处还藏着孩子般的好事心性。

*

“太子皇兄,倾城适才所言何意?”在顾月卿走后不久,林浅云犹疑着问。

林天南拧眉,“来之前本宫便与你说过,说话做事切记分寸,可你瞧瞧适才你说的都是什么?你以为君临帝没脑子?会信你那些说辞?若非适才倾城将人带走,此时你怕早已是具死尸!”

林浅云被狠狠吓了一跳,“我……”显然,她毫不怀疑林天南的话。

君凰的凶残之名实在太大。

想着,林浅云不由打了个哆嗦,一股后怕从心底蔓延开来。

“那……太子皇兄,倾城这般将君临帝带走,可是为救我一命?”

林天南一顿,眼底快速闪过一道光,“不管是与不是,切记不可再如此鲁莽!否则莫要怪本宫不管你死活!”

“我知道了。”

赵菁菁在一旁看着两人,不由心下冷笑。倾城救她?简直异想天开!倾城不落井下石便已不错,还会救她?难道她忘了之前是如何对倾城的?

倾城离开时那句话分明别有深意,来此之前,哥哥特地叮嘱过勿要与倾城多接触,更不要发生冲突,话里话外皆是对倾城的提防。

倾城敢公然将杀手反派去废她一条腿,明显是要与大将军府为敌。这样注定为敌的人,会助他们?

怕是经林浅云如此一闹,她也要跟着遭殃。

林浅云这个蠢货!

“太子殿下,我们也出去走走?”

赵菁菁话音方落,林浅云正好看到往外走的燕浮沉,也急忙道:“对对对,太子皇兄,我们也出去走走吧?”

看似询问,实则还不待林天南应答,她便已当先追出去。

只是待她追到殿外,哪里还有燕浮沉的身影?

倒是路过她身侧的叶家少主神色有几分古怪的看了她一眼,竟是看得她心头一紧,不由暗骂见鬼。

叶瑜仅看她一眼便举步离开。

*

这边,顾月卿与君凰缓步走在御花园中,平日里两人便那般相配,更况此番两人身上还着一袭同墨色的龙凤袍。

正走着,路边树上的花瓣便随风飘落,有一片落在顾月卿头上,君凰便停下,“等等。”

“嗯?”突然被他唤住,她有些懵。

君凰抬手将她发髻上的花瓣取下,放到她眼前,“这个。”赤红的眸光却盯着她头上那些繁复的发饰间插着的木簪,唇角微微勾起。

彰显出他此刻心底的愉悦。

漫天落花间,她垂眸看着他手心的花瓣,他则盯着她发间的木簪。一人唇角带笑,邪魅张扬。一人虽是面色依旧冷清,眼底却尽是柔和。

两人的容貌气度皆卓然。

远远看去,好似一副唯美的画卷。

看得不远处的秋灵不由道:“很般配是吧?”说完却发现身边的人是翟耀,冷哼一声别过脸。

她可还在生气,早前一时失言与他说了话,这番她可要忍住。

看着她这副噘嘴闹别扭的模样,有那么一瞬,翟耀木块般的脸上多了一抹不一样的表情。

像是在笑。

这奇怪的表情一出现,很快便僵在翟耀脸上,随即恢复如常。许是怕秋灵察觉到笑话于他,眸光不停的闪躲。

事实上秋灵什么也没看到。

*

又走了一会儿,便有一人寻上来,却是常跟在君桓身边的另一个内侍官,“奴才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有事?”两人正温馨漫步,却突然被人打断,君凰的语气有些不善。

倒是将那内侍官吓了一吓,“回……回皇上,临王有事寻您,特让奴才来请您。”

君凰赤眸中神情有些复杂,眉头似还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看向顾月卿,还未说什么,她便道:“去吧,我再走走。”

她知道,君桓此番只见君凰一人,否则这内侍官也不会不提让她一道。至于君桓单独见君凰却避开她,其中因由想来也与她骤然爆出的身份脱不开干系。

她能想到,君凰自然也能。

抬手抚过她细腻的脸颊,“卿卿……”

却突然顿住,“没什么,你一人当心着些。”他其实是想说些抱歉的话。

她一心为他,而他身边的人竟多番对她生疑。

只是话到嘴边却被他阻了回去。

有些话,他们之间其实不必多说。因为即便不说,他也相信她懂。

“这是在皇宫,不会有什么危险,且去吧。”

话是这般说,君凰却仍有些不放心。若放在平日里,这皇宫自是安全的,可今日来了这许多人……

尤其还有燕浮沉。

燕浮沉总以势在必得的眼神盯着顾月卿,君凰实难不在意。直觉告诉他,燕浮沉和顾月卿之间有着一段他不知道,顾月卿有可能也记不起,唯有燕浮沉记着的过往。

像他们这种人,最怕的就是有着某种刻骨铭心的过往。

*

君凰随那内侍官离开,特将翟耀留下。

只是他刚离开不久,便有一人朝顾月卿走来,正是燕浮沉。

他一靠近,翟耀便闪身挡在顾月卿跟前,“大燕王,请止步。”

秋灵也上前,做出防御的姿态站在顾月卿身侧。

看到他们如此小心谨慎如防贼一般防着他的模样,燕浮沉的狐狸眼微微眯着。

单从表象看,燕浮沉不似君凰那般冷戾骇人,但他能从一无所有走到今日不知踏过多少尸骨,本身便不是个良善好相与的。

不怒自威,即便他神情柔和,看着还是会不由得让人心里发憷。

若换在平日里,有人如此阻着燕浮沉,他早便将其解决,然此番顾月卿在,所以是例外。

连脾性都一并压下,“月谷主,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不得不说,燕浮沉很聪明,若他此番唤她君临皇后或是倾城公主,顾月卿都有可能会推拒,可他唤的是月谷主……

那她如今的身份就是万毒谷谷主,面对大燕王邀约单独说话,万毒谷谷主没有推拒的道理。

看向秋灵和翟耀,“你们先退下。”

秋灵没有任何犹疑,她一向服从自家主子命令,倒是翟耀犹豫了片刻,最终警惕的看一眼燕浮沉才跟着退下。

待两人退开,顾月卿便寻了近旁的石桌坐下,燕浮沉也在她对面落座。

他抬眸看她,狐狸眼中的情绪有些复杂,像是怀念……总归有些复杂,顾月卿看不明白,也不愿去深思,“大燕王有话请说。”

“你当真不记得孤了?”

------题外话------

*

明天三点来刷。

洗个衣服,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