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不同装扮,别样韵味(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到底,孙扶苏不是对顾月卿有什么成见。相反,许是因自小便听过惠德皇后大名的缘故,适才又听到顾月卿的琴音,对她尤其喜欢。

只是还是那句话,私归私,公归公。

再过些时日她将与皇上一道离开,独留景渊一人在君临,总有些放心不下。

景渊又待倾城那般一心一意,若倾城没有旁的心思,有她帮着景渊,她和皇上都能安心。若她有所图谋,以她的能耐,必是个强劲的敌人。

终究是人心难测,这才想着探一探。

孙扶苏这般询问于顾月卿时,便是秋灵都有些不悦。从未有人敢这般用类似质问的语气与主子说话。

顾月卿却依旧神色不变半分。

孙扶苏是什么心思,她又何尝不知?若换作旁人,她此番断不会是如此反应。

事关君凰,所以是例外。

说到底,孙扶苏和君桓都是一心为着君凰。说实话,她不仅不会因孙扶苏这般询问心生不悦,反存着几分感激。

且不说她欠着君凰一场救命之恩,就说君凰是她要相伴一生之人,有人真心为他,她自是心存感激。反之,若有人欲要对他不利,便是她的敌人。

而她对待敌人,素来不会心慈手软。

“寻人,还一场救命之恩。”

孙扶苏一懵,“什么?”什么救命之恩?

“具体因由我便不细说,只能告诉皇嫂,当年寒山寺那场大火,我逃命间误入万毒谷,身中万毒险些丧命,幸得有人将解药相让,我才得意活命。”

说着,顾月卿陷入某段回忆中,“会选择嫁到君临,便是为寻那个救命恩人,如今既已寻到,我自是要还他这份恩情。”当然,这只是一开始的想法。

时至今日,他于她而言,不再只是救命恩人这般简单。

“那个人……是景渊?”孙扶苏迟疑问。

顾月卿点头,“嗯。”而后看向孙扶苏,眸中的神情极是坚定,“我说过,君凰若要天下,我便夺来送与他,此并非虚言。”

这样狂傲的话,世间有多少女子敢说?又有多少女子会说?

孙扶苏竟不由被触动了心弦。

眼前的女子,不止是天启倾城公主,还是世人皆知的万毒谷谷主像她这样的人,是不屑于在这种事上说谎的。

她既如此说了,她又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其实孙扶苏在开口前也迟疑了许久。毕竟但凡恶名在外的人,脾性大都与常人有些差异,若突然问出将其惹怒,自身又无傍身本事,或许会就此丢掉性命也未可知。

对于顾月卿这样的反应,孙扶苏自然不会认为是外界对她的传言有误,她实则是个脾性极好之人。

她会这般,或许都是因着景渊吧。

“往后,景渊便交给你了。”真诚的说完这句话,孙扶苏便不再开口,安静的看着嬷嬷给顾月卿绾发。

她不说话,素来不喜言语的顾月卿自是不再置一言。

配以凤袍,自不能不再着任何首饰。这番装扮下来,便是顾月卿都觉得头上仿若顶着什么重物一般,撑得脖颈都有些酸疼。

头发弄好,秋灵给她上装。

她平日里不常着妆,秋灵只简单的化了化。即便如此,她倾城的容颜也在此妆容的衬托下比以往更加美艳。

就连为她上妆的秋灵都不由看得入了神,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主子,好了。”

顾月卿点头,却未立即起身,而是把适才从头上取下,便一直拿在手心的木簪插在头上。

瞧见她的举动,那为她绾发的嬷嬷忙道:“王妃,这簪子恐有不妥……”

话未说完,便被她一道凌厉的眸光阻回去,嬷嬷心下一惊。

适才那一瞬,她竟因一个眼神心里发憷。这嬷嬷未出现在宴中,是以并不知这木簪的来历。

孙扶苏一直坐在旁侧看着顾月卿,是以方才的凌厉神色虽是转瞬便恢复如常,她并未错过。

这是她如此清晰的感受到从顾月卿身上散发出来的,与她平日里的淡雅出尘差异如此大的气势。

直到此刻,她才完完全全相信顾月卿就是万毒谷谷主。

目光落在她头上的木簪上……

看来,倾城对景渊远比她认为的要在意。

“嬷嬷,你先退下。”

嬷嬷早便被吓到,是以孙扶苏一开口,她便立即拂身离开,“是。”摄政王妃,眼神竟是与摄政王一般骇人。

孙扶苏起身,“我们走吧。”

这一身凤袍比顾月卿今日那一套盛装还要华丽,裙摆长长的拖曳着。

秋灵将她扶起,与孙扶苏一道缓步朝殿外走去。

殿外,君桓由内侍总管扶着,此番的他也换了一身寻常锦袍,面色苍白,呈现出少许病态。

瞧着像个病弱的贵公子。

而在他身侧站着的,便是着了一身墨色龙袍的君凰。

一样的长袍的拖曳,只是那头松散散落的墨发此时已被冠好,上着流苏冠,容颜依旧如妖,赤眸依旧妖异。

却与平日里的他是两种不一样的风格。

暗红色的长袍衬得他更加妖冶,墨色的龙袍却让他妖冶中又透着一股如神祗般的神秘矜贵。

顾月卿缓步走出,如烟便瞧见如此不一样的君凰,竟是直接愣在当场。

她看到这样的君凰发愣,君凰看到这般衣着打扮的她,一样愣住。

赤眸直直盯着她,眸色愈发深邃起来。

这是他的妻,美艳如斯,气质卓绝。

唇角一勾,分明神秘矜贵的模样,却透着一股撩人的邪魅,伸出手,“卿卿,过来。”

他这一唤,方将顾月卿唤回神,意识到自己又一次看他看得入了神,心下有几分窘迫,面颊也有些发烫。

不知为何,两人这般盛装对望,她竟有一种此番不是去登基大典,而是步入大婚的错觉。

说来当初他们的大婚……还真是一言难尽。

君凰见她站在原地不动,便迎上前,直接牵起她的手步下石阶,一道只有两人能听到的低沉嗓音落入她耳中,“卿卿这副模样甚是好看。”

广袖下,他握着她的手,轻轻摩擦着她细腻的手指。

她心尖轻颤。

“不走心。”却偏生又很得她心。

又觉得有几分好笑,她哪副模样他不觉得好看?这句话都不知说了多少回。

“字字肺腑。”

顾月卿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每次都是这句,很是没有新意。”

她这样端庄的妆容,配以她如此绝美的容颜,再加上这略带娇嗔的小模样,看得君凰的心狠狠的跳了跳。

赤眸盯着她,“卿卿想听花言巧语?只是本王不精此道,卿卿若当真想听,本王怕是得寻人教习一番。”

顾月卿直接就着两人相握的手狠狠掐着他的手背,可这在君凰看来却是不痛不痒,面色都不变半分,反而因她此举将他压在心底的那股冲动都激了出来。

松开她的手,转而揽过她的腰肢,轻身一跃,两人便跃上前方的花草树木,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这……”随着顾月卿一道出来,此番还站在阶梯上的孙扶苏瞧见两人眨眼便消失在眼前,一时闹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向同样意外的君桓,“皇……桓哥哥,景渊和倾城这是要去何处?吉时将至,登基大典就要开始……”

君桓收回视线,眼底有几分无奈,“无妨,景渊有分寸。”这个话,他说得其实也有些底气不足。

有分寸?

莫说平日里景渊便不知分寸是何物,更况还是在他这般失态的境况下。

是的,失态。

景渊做事虽是一向随心随欲,却极少有失态的时候。或者该说,自景渊几年前顶着一双赤眸归来,便从未失态过。

这倾城公主……或者该说万毒谷谷主,着实了得,竟让景渊变化如此之大。

其实,孙扶苏都担忧顾月卿是否别有用心,君桓自也有此担忧,只是他对孙扶苏很了解,知道方才这番单独相处,孙扶苏定不会什么也没做。

她既是神色如常,便是说她已得到想要的答案。

如此,他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我们先去殿前等着吧。

“分寸?你又不是不知景渊的脾性,万一他此番离开便不回,届时……不成,还是得着人去寻寻。”

“皇后娘娘还是勿要这般做的好,依照王爷的脾性,皇后娘娘若当真着人去寻,到时怕是更难以收场。”

秋灵单是想想君临这位摄政王发怒的样子,都不由打了个冷颤。近来在摄政王府,王爷总与主子形影不离,在见识过王爷发几次怒后,他们的眼力见都练了出来。

就连翟耀都还站在原处未跟上去。

孙扶苏微窘,她大抵猜到了什么。

“皇后娘娘且放心,有我家主子在,断不会误了时辰。”

孙扶苏自来端庄娴雅,便是君桓都极难看到她发窘的时候,上前,抬手揉揉她的长发,“走吧,我们去正殿等着。”

*

两人走后,秋灵和翟耀还留在原处。

目光相遇那瞬,秋灵总觉得翟耀的神色有些古怪,“翟侍卫,这般看着我作何?”

“万毒谷,右使?”

秋灵先是一愣,而后反应过来便挑眉笑道:“是啊,瞧着不像?”

翟耀从上到下打量她……分明是一张面无表情的木块脸,秋灵却从上面看到了鄙夷。

嘴角一抽?有那么夸张么?她可是货真价实万毒谷右使。

“不信?不如打一场?”

“待回王府再行领教。”

秋灵有些意外,没想到他竟真要打,她方才不过是玩笑,“当真要打?”

“届时请指教。”翟耀确实不相信这么一个纤弱的小丫头会是万毒谷的右使,可早前在宴会上瞧见,她的轻功确实不错。

不过一想到那样纤弱,走路都仿若要被风吹走一般的王妃便是传闻中的万毒谷谷主,他便觉得似乎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了。

他自知以他的武功不能当万毒谷谷主的对手,是以他自来都是想要与万毒谷左右使的过过招。却不承想,他一直期待能够有机会交手的人,竟与他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了几个月他都不曾得知。

“指教不敢当,互相切磋。”

“不过话说回来,翟侍卫,难道我们不是好些时日不曾说话正在闹矛盾么?现下又是怎么回事?”

翟耀一愣,突然想起前段时日,她和王妃被人劫走,他与王爷追上去,要让她同乘一骑回府时,似是说了些比较不中听的话,惹了她不快,硬生生的扛着这么多天不与他说一句话。

即便很多时候都是他们两人站在一处守着王爷和王妃,她也不与他说一句话。为此事,他近来总觉得心情有些古怪。

“……适才是你先开的口。”语罢便使着轻功消失。

秋灵:“……”算你狠!

一拍脑门,她不是立场坚定了许久么?她不是还在生气么?怎么适才一个不小心就先与他说话了呢?

说来都怪他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古怪,还有今日夏叶突然出现,她是又高兴又紧张,再加上主子骤然暴露身份……心情起伏有些大,一时便将生气这个事给忘了。

下回定要保持警惕!

不过,过招这个事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天知道这段时间装柔弱婢女,她都手痒成什么样了。

*

皇宫正殿外,夏叶从席位上离开,在殿外佯装无聊的走着,实是在查探四下可有不妥之处,未免待会儿的大典出现什么乱子。

只是她刚走一处楼廊间,正凭栏往下查看,便听到有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眸光一凛,快速转身,使出最快的轻功,最狠的杀招就要出手。

匕首一出,便被一把桃花扇挡住,匕首在桃花扇上留下一个细微的口子。

用扇子作武器,还是桃花扇……第一公子周子御。

夏叶认出来人身份猛然收手的瞬间,周子御也忙道:“牧姑娘,是我!”

夏叶连退几步,攻势散开,骤然听到他的称呼,冰冷的眸子闪过一丝错愕。

这些年来,她听过最多的称呼就是左使大人,或者是主子及诸如秋灵这样的万毒谷弟子直接唤她夏叶。

牧姑娘?

这个称谓她都快忘了有多少年再未听到过。

尽管她如今不过十七岁。

八岁入万毒谷,时至今日已有九年,比主子都要早一年。

“原是周小侯爷,抱歉,习惯使然。”

周子御拿着桃花扇的手微微一顿,习惯使然?这里是皇宫,四下都是禁卫军,暗处还有无数暗卫守着。

在这样的地方,当是没有什么危险可言,她竟说习惯使然,那岂非是她每时每刻都如此警惕?

细致打量着,一袭绿衣一方面纱,身姿纤细……瞧着年岁当也不大,究竟都经历过些什么?竟叫她时刻保持如此。

“无妨,是本公子不对,应事先出声而不是这般贸然靠近……”

“周小侯爷可还有其他事?若是没有,本使便先回殿中了。”周子御话还未说完,便被她打断。

语气还有几分冷。

周子御为第一公子,长相才华一样不差,除此外,还有一个神医之名,极少有人会给他冷脸,尤其是女子……自然,顾月卿除外,毕竟在周子御看来,她就是天生冷清着一张脸,就是对着君凰,她都是那副模样。

此番突然被人如此冷待,这种感觉竟有些奇怪。

“牧姑娘请留步!”

夏叶停下步子,端着一双冰冷的眸子看他。

周子御:“……本公子此来,是为感谢牧姑娘那夜出手相救,幸得姑娘出手,家妹才安然无恙。”

“举手之劳。”

周子御有些心塞,又是这句。

事实上那件事对夏叶来说,还真是举手之劳。

那日她刚到君都,夜里出去查些东西,恰巧路过京博侯府听到打斗声,想着顾月卿如今是摄政王妃,而摄政王又与京博侯府小侯爷自来交好,她便入府一看,顺手救了人。

仅此而已。

不过此事依照夏叶的性子,断不会与任何人细说。

“无论如何,都要感谢姑娘,他日姑娘如有需要,只管来寻本公子,本公子定竭尽所能相帮。”

“不必。”冷冷丢下两个字,夏叶便使出她高绝的轻功消失。

周子御:“……”真是个冷漠的姑娘。

*

另一边,君凰揽着顾月卿落在一处园子,入眼皆是颇有年岁的大树,倒是极其安静。

两人方一落地,顾月卿便被君凰抬手一推,后背直接撞在身后的大树上,紧接着,他便欺身上前,将她困在他与树干之间。

抬眼,却猛然撞进他如血色一般的眸子中,心尖一跳,“你……”

------题外话------

*

这两章的错字没改,太赶了来不及,明天修改哈,大家晚安。

明天的更新尽量三点以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