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圣旨已下,登基在即(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着顾月卿的头脑,适才君凰提出那般要求后,燕浮沉和叶瑜见过为月无痕时的她,怕是早便对她的身份有所怀疑。

这两人本是最大的对手,他们都对她的身份生疑了,她便也没有继续隐瞒必要。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她方才十分生气。

君凰是何人?在君临自来说一不二,寻常见着这些人,对他都是毕恭毕敬,此番竟是在他提出那般要求后作此反应,岂非不将他看在眼中?

不过一个要求,应便应,不应便不应,作何还要有那么多废话?

再则,当着她的面还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说出要给她的人送女人,看来还是她之前的警告不够。

既是如此,她便再警告一番,也免了往后这些人再没有眼色的来寻晦气。

君桓此番既说出让君凰继位一事,想来君临这个皇位,便是君凰不愿,也不得不坐。

注定要坐在那个位置上,注定要有许多敌人,她的身份暴露,也能多增几分震慑,同时还能教训适才那些为一己私欲挑衅君凰威严的人。

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

诸如林天南赵菁菁这类,并未因顾月卿一道琴音便伤人至此的举动猜出她的身份,只余心中浓浓的震惊。

不过若要说震惊,当属那些深切体验到琴音威力的大臣们,此番他们看向顾月卿的眼底皆是惊恐。

尤其她与君凰两人还站在高台上,一人绝美冷戾,一人邪魅凌冽。

单是看着一人都心里发憷,更况还是面对两人。

千流云见此,不着痕迹的看禾均一眼,见他神色间虽有少许震惊,却好似并未联想到公主身上,这才稍微放下心。

只是公主突然如此,让他猜不透她究竟是何意图。

猜不透,便安静的看着。

在众人心思各异之际,秋灵与牧夏叶对视一眼,起身,领着那六名粉衣女子轻身一跃便落在高台下,齐齐单膝跪下。

“属下牧夏叶……”

“属下牧秋灵……”

“见过主子!”

两人在入万毒谷前原是堂姐妹。

那六名女子也齐齐道:“属下等见过主子!”

顾月卿这番一出手,身份自是瞒不住,既是如此,她们自当要来为自家主子撑场面。

好叫这些人明白,他们万毒谷谷主绝非浪得虚名。

秋灵的轻功比之夏叶来纵是要逊色些,却胜过许多人。

早在顾月卿出手时,为君凰近身侍卫的翟耀便震惊不已,还未真正回过神来,又见秋灵这番仿若变了一个人的模样……

至于为何要说像是变了一个人,是因那一刹那,她身上弥漫着一抹寻常时候所没有的气势,加之平日里她给人的印象就是柔弱的丫鬟,哪里想到她会身负这般厉害的武功。

只是在几人这一番举动后,林天南险些跌坐在地。

倾城,万毒谷谷主?

不可能!不可能!

赵菁菁和林浅云看看她们,又看向顾月卿,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在他们身后站着的左津,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他此刻心里的震惊。

牧夏叶来时引来那般大的动静,毕竟那可是向来神秘的万毒谷……

仅一个左使前来,都能得君桓一个帝王那般礼遇,让在场宾客那般震惊,更况是万毒谷的主人出现。

倾城公主竟是万毒谷那个手段狠辣出手必杀人的谷主!

左津震惊过后,便是疑惑。

若倾城公主当真是这样的人物,那她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

无疑,秋灵夏叶等人这般一唤,全然坐实了顾月卿的身份,脚尖一点,身子在半空中飞转,与此同时手指再次抚过琴弦……

琴音起,不伤人,却震得所有人心神一颤,包括内力身后的燕浮沉楚桀阳等人都不例外。

这是震慑!

这里应有三四百人吧,皆受到同一道琴音影响……

素闻万毒谷谷主一手“琴诀”冠绝天下,而“琴诀”练至一定境界可一举伤千百人。

果然如是!

若适才她这一招不是为震慑,而是要取人性命,这里能在她的琴音下活下来的,又有几人?

这样的人,何人敢得罪?

更况还有一个凶残如斯的摄政王!

琴声余音渐渐消散时,顾月卿已再度稳稳落到高台上,垂眸看向跪在台下的几人,最后淡淡的眸光落在夏叶身上。

还未开口,夏叶便忙道:“属下未事先寻得主子允准私自前来,请主子责罚!”

“下不为例。”自来空灵冷清的声音含着几分凌厉,从前出尘淡雅的人,此番虽是出尘淡雅仍在,却也多了少许张扬。

“谢主子!”

“都起来吧。”

几人道谢起身,夏叶却未立刻回到她的席位,而是拱手躬身道:“左使牧夏叶代表万毒谷所有弟子恭贺主子和王爷生辰大喜!”

“有心了。”顾月卿微微颔首。

君凰也点了下头算是回应。

见此,不少人皆心生惊疑。

在君临,谁人不知摄政王便是皇上皇后的面子都不给,寻常时候且不说,就说他大婚那日,拜完堂便拂袖离开,也不顾皇上皇后尚在正堂坐着。

而此时,摄政王竟应了牧夏叶的恭贺。

谁都看得出,摄政王这般皆是看在王妃的面子上,可见王妃在摄政王心中的分量。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要知道就在方才,摄政王才为王妃向满朝文武提一个后宫只有皇后一人的要求。

又一个闪身,夏叶和秋灵便都回到适才的席位上,这番,秋灵不再是站着,而是坐在夏叶身侧。

一人为万毒谷左使,而能与她同席而坐的,唯有万毒谷右使,是以众人方才知晓,原来那个一直跟在倾城公主身后的婢女,竟是万毒谷的右使。

翟耀站在君凰的席位旁,看一眼落座的秋灵便收回目光。

难怪武功不错,原来是万毒谷右使。

*

君凰适才一直看着为他出口气而选择此时暴露身份的顾月卿,赤红的眸子神色愈发深邃。

她竟说若他想要这个天下,她便夺来送给他。

他自是知道她的能耐,若她当真想掺一脚,这天下或许真会落到她手中。

只可惜她一心所求,不过一方安平之地,安然一生。

至于他,实则要不要这天下都无妨,只是自认定她,想要护得她心中所愿成真开始,他便知唯有将大权握在手中,一切方能成。

那时尚且有此想法,更况如今她的身份暴露于人前。

万毒谷谷主月无痕能力超凡,这世间想要将她除去的人何其多。从前不知她真面目,便是想要杀她也无从下手。如今不同,她的身份暴露,随时都有危险,若无绝对的权势能力,怕是要永远活在被人追杀与逃命中。

他又怎会让她过这样的日子?

护她安然,许她安乐,唯有大权在握天下尽在掌控之中。

缓步走到她身侧,居高临下的扫向四下众人,这凛冽的眸光,可谓又吓着了不少人。

有一人当先站出来道:“摄政王适才所言,微臣无任何异议!”却是京兆府衙邱楠。

他一站出来,便有不少大臣站出来,“臣等没有任何异议!”却多是些年轻的朝臣。

有眼力好的,很快便发现其中不少人站出来说话时,佯装不经意的看向顾月卿。

这些眼力好的,有主席位上坐着的几人,也有君凰。

比起其他人的惊疑,君凰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好似未看到一般。

一群大臣喊完后,剩余的其他大臣也齐齐应和,“臣等没有任何异议!”

这样两个狠角色绑在一处,谁还敢不要命的去找死?那可是只存在于传闻中的万毒谷谷主,自来出手不留人,凡见过她真面目的皆已是死人……

自然,如今看来,这只是传言。

不过传言这类,自来便是空穴不来风。能传出如此名声,可见万毒谷谷主确非常人。

若万毒谷谷主为他们的皇后,便是整个万毒谷的势力都属了他们君临,如此一来,君临也不吃亏。

毕竟谁人不想拉拢万毒谷不是?要知道便是万毒谷一个左使,适才皇上都提出让摄政王妃来招待,可见其中分量。

月无痕何许人?莫要说在这之前无人知晓她是女儿身,便当真是,在世人眼中,估计也只有她去压寨相公的份,哪里想到她会嫁作他人妇?

既是嫁了,便木已成舟。可这样的女子是何等高傲,又岂会甘愿与人共侍一夫?

便是摄政王此番不提出如此要求,天下间又有哪个女子敢与万毒谷谷主抢人?

除非是活得不耐烦了。

*

满朝文武无一人反对,君桓压下因顾月卿爆出这样的身份还生出的惊疑,“皇弟,你的要求他们已应下,上前接旨吧。”

君凰与顾月卿对视一眼,而后各自脚尖轻点,一个闪身便齐齐落在主位前不远。

顾月卿如常拂身见礼,眼下已知道她的身份,君桓和孙扶苏竟有种受不起她这个礼的错觉。

说到底一个左使见到他们,都只是拱手见礼,如今站在他们面前的,是那左使的主子……

君桓咳嗽两声,绝口不提适才顾月卿万毒谷身份的事,好似不曾知晓一般,直接道:“刘公公,宣旨。”

内侍总管刘公公便拿出圣旨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君临历一百一十三年,朕身有损,恐难行利民之事。摄政王君凰,朕之胞弟,年二十有一,智谋武功过人,有得显赫战功,深受臣民爱戴,可堪大任……故朕自请禅位于摄政王君凰,望其守下君临百年基业,护君临百姓和乐安平,择日登基,钦此。”

圣旨念完,刘公公将圣旨收拢,“摄政王,请接旨。”

这是刘公公第一次给君凰宣读圣旨,想是之前去摄政王府宣旨被吓得狠了,这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宣读完一则圣旨,他竟冒出了许多冷汗。

君凰扫向面色苍白,却一脸喜色的君桓,抬手一吸,刘公公手里的圣旨便到了他手中。

“这道旨意,本王接下。”再无旁的话。

“择日不如撞日,朕不日前让钦天鉴相看过,今日便是好日子,趁着满堂宾客皆在,不若便将继位大典定在今日,皇弟以为如何?”

君桓话音方落,底下又是一阵窃窃私语,不过许是适才被君凰和顾月卿吓着了,私语的人并不多,声音也是极其的小。

唯有不怕事还特别好事的樊筝感叹道:“这君临帝也未免太过任性了些,诸如继任皇位这般大事,不是都要仔细筹备一番么?怎圣旨刚宣读完便要立即举办登基大典?难道这皇位是个烫手山芋,君临帝恨不得马上甩出去?”

“别人的事与我们无关。”楚桀阳回道。

“你可真没趣!”她不过感叹感叹,又没有真的会管会在意。

看着他依旧不变的阴沉面容,樊筝不由问:“不过话说回来,小月月有着这样的身份,你都不觉得惊讶?”

“他人之事,与本宫何干?”

听到他的话,樊筝有些恨铁不成钢,“什么叫做与你何干?好歹你也是一朝太子,商兀即便不主战偏安一隅,你也该防患于未然才是。你莫要以为小月月适才说的能夺天下是假话,她确有如此能耐。”

“小月月尚且如此,更况还有一个君临摄政王,你可长点心吧!”

闻言,楚桀阳不由静默沉思。

半晌才道:“即便如此,又有何妨?”

这话说得有些古怪,樊筝有些听不懂,“你此话何意?”

楚桀阳却不欲多解释,又拿了块糕点递给她,“没什么,专心吃东西。”

*

“皇上,圣旨已下,摄政王继位之事不可更改,今日继位恐有匆忙,不若再择个时日?”却是周予夫开口。

在君临,除却君桓和君凰,便是周予夫权势最大。敢于此时说出此般言辞的,也唯有他而已。

“咳咳咳……朕明白京博侯的顾虑,不过这事朕早有安排,所有登基所用之物,朕皆已安排好。龙袍凤袍,朕也让人照着皇弟和弟妹的身量赶制好,吉时也在一个时辰后,来得及。”

周予夫:“……”连龙袍凤袍都做好了,谁还能再说什么?

事实上樊筝方才所言也没错,在如今的君桓看来,这皇位还真是个烫手山芋,好不容易让君凰接下旨意,他自是要趁热打铁,以免夜长梦多。

就连顾月卿听到君桓这番话也颇有几分无语,自来私制龙袍凤袍便是重罪,可到了君临这里,竟是皇上赶着给旁人做龙袍凤袍,连继任皇位这样的大事都显得这般草率……

虽则草率是她自认为的,或许为着这一天,君桓和孙扶苏已谋划了许久,并下了不小的功夫。

难怪当初会提议让两人的生辰宴在皇宫举办,原是方便直接将皇位丢给君凰。

倒也不怕君凰直接反悔不接受,他们这一通忙活白费。

“此事便如此说定了,请诸位移步正殿。皇后,着人领皇弟和弟妹去更衣。”

“是。”不止景渊和倾城要更衣,她与皇上也要。自来便没有两人同时穿龙袍凤袍的规矩。

孙扶苏便站起身,“劳烦姑姑和京博侯领着大家去正殿候着。”

君黛和周予夫起身见礼,君黛道:“皇后言重,此事我夫妻二人自会办妥,皇后多照看着皇上些。”

“本宫知晓,谢姑姑。”

扶起君桓,浅笑着看向君桓和顾月卿,“景渊、倾城,随本宫一道来吧。”

“有劳皇嫂。”顾月卿道。

事已成定局,无论是她还是君凰,都不会再说任何无谓之言。

秋灵适时起身上前,接过顾月卿手里的琴。

彼时君黛和周予夫已开始招呼人往正殿而去。

夏叶对顾月卿拱手一礼,“主子,属下先随大家一起过去。”语罢转向秋灵,“且照顾好主子。”

“这是自然。”

顾月卿和秋灵都明白夏叶此番不选择跟着去内殿,而是随众人一道去正殿。不过是想着这样大的场合恐会生意外,要亲自去盯着。

顾月卿对君凰道:“走吧。”

君凰也看着她,点头,“嗯。”

那边等着的君桓和孙扶苏见此,不由心生欣慰,不过转念一想到顾月卿便是万毒谷谷主,心下又是五味杂陈。

太过懦弱之人,配不得景渊。

太过强势之人,又恐难以掌控。

委实是一道难题。

好在尽管心中担忧,却也知道,倾城待景渊是真心的,不然也不会说出那般,他若想要天下,她便夺来赠他的话。

*

不一会儿,一行人来到内殿。

君凰和顾月卿各自被人领去沐浴。

待沐浴出来,顾月卿便瞧见领着几个宫女等在房中的孙扶苏,彼时秋灵也在。

孙扶苏就要招呼宫女给顾月卿更衣,却被秋灵拦下,“皇后娘娘,我家主子贯常不喜不熟悉之人近身,奴婢给主子更衣便可。”

此时着一身寻常衣裙的孙扶苏倒也不生气,“是本宫的疏忽。”

“嬷嬷留下,其他人都下去吧。”她口中的嬷嬷,是这宫中的老人,是个绾发的好手。

“是……”

人都退下后,孙扶苏才对秋灵道:“如今皇上已禅位摄政王,这声皇后,你切不可再唤了。”

“摄政王一刻未正式继位,皇上便还是皇上,皇后娘娘也还是您,规矩不可破。”

见秋灵如此不卑不亢,孙扶苏不由想着,果然不愧是万毒谷谷主的左右手,小小年纪便说话做事让人挑不出半分错处来。

“也罢。”

秋灵拿来衣衫给顾月卿一件件穿上。

君临的龙凤袍不似他国,乃是选用上好的纯墨色绸缎,裁剪之后再以金线绣上龙凤图样,穿在身上颇为大器。

衣衫穿好时,顾月卿尚是一头墨发散落的模样,即便未施粉黛,也依旧是倾国倾城之姿。

孙扶苏看着,不由赞道:“倾城这般容貌,真当真是天下无双。”

“皇嫂谬赞。”顾月卿神色不变,又恢复她贯常的冷清,不过语气并不会叫人觉得生硬。

由秋灵扶着坐在梳妆台前,孙扶苏也寻了个位置坐下,好似陷入某段回忆中,缓和的道:“景渊自小便有一副好容貌,彼年我们还常开玩笑说,这世间怕没有一个女子能与他相配。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景渊的容貌愈发出众,便是父皇母后都开始忧心,恐他难寻到相配之人。”

“岂料这世间竟有你这般出众的女子,想来也是缘分一场吧。幸得当初皇上因着突然忆起当初母后曾提过天启倾城公主,怕也不会下这一道赐婚圣旨。如若不然,岂非结不成这一段良缘?”

顾月卿一顿,“先……母后曾提过我?”

“对啊,当年你尚年幼,或许不知,母后与你母后,乃是手帕至交。据说你出生之事,惠德皇后便亲自给母后送来报喜的书信,不过那时我年岁也不大,记得并不清晰。”

手帕至交?

她似乎记得母后曾与她提及过有这么一个人,却不知原来是君临的皇后,君凰的母亲。

“皇上本不打算与天启和亲,后来听闻你归来,知和亲之人是你,这才下旨赐的婚,不承想倒是成就了一段良缘。”

“当初我原以为你是不得已才选择和亲,今日得知你便是万毒谷谷主,想着以你之能,当是无人能逼迫于你才是。那你当初又是因何才和亲君临的?”

------题外话------

*

老妈今天出院,有点晚了,不过这是一大更。

二更十二点以前,也是一大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