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主角到达,心思各异(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盛装下的两人,各自衣袍长长拖曳着。

一人暗红色的长袍,一人依旧一袭红衣。

容颜绝世,气质绝尘。

这样两人站在一处,连天地都黯然失色。

叶瑜不是没见过顾月卿,只是上回见时,她并不是如此盛装模样,那时的她,气质似也没有此番这般卓然。

君凰是什么人?不说其他,单是他那张如妖似魔的脸及那一双赤红妖冶的眸子,这世间便难有女子能站在他身边而丝毫不被压气势。

偏偏顾月卿能做到。

这样的女子,天下间又有几个男子不为其着迷?只是不承想,连燕浮沉都不是那个例外?

叶瑜自幼便在同龄女子中寻不到对手,也自觉在容貌上不逊色于旁人,为何燕浮沉看到她与看到顾月卿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反应?

难道她与顾月卿当真相差如此多?

初柳见她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样,迟疑着开口:“主子……”

自家主子跟着大燕王这些年,她也一直跟着。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大燕王于主子而言意味着什么。

也或多或少知道大燕王的为人。

他有野心,向来不会将时间浪费在旁的事情上,也不重女色,否则这些年有主子这般出色的女子伴在身侧,他不会半分心思也不动。

然此番他看到倾城公主,作何会是这般反应?

倾城公主确有倾城之貌,可难道主子就逊色了么?

*

在场不止叶瑜和初柳二人注意到燕浮沉的失态,那酒樽摔碎的动静不小。循着动静看过去,燕浮沉又是那样的神情,很难让人不多想。

主位上的君桓和孙扶苏也已发觉,两人收回目光对视一眼,并未多说什么,却各自有所思量。

周子御和樊筝知晓顾月卿就是万毒谷谷主,瞧见燕浮沉如此模样,心中想的则是他定见过顾月卿,却不知他见过的是倾城公主还是月无痕。

见着的身份不同,这中意味也大有差异。

莫说他们,便是千流云都若有所思的看了燕浮沉几眼。莫不是公主这些年还结识了大燕王?

君凰和顾月卿是何等敏锐,自是在第一时间便觉察到燕浮沉的不寻常。

顾月卿清冷的眸子扫过去,待看清燕浮沉的神色,不由皱了皱眉。

君凰赤红的眸子闪过杀意。

竟敢惦记他的人!

握着顾月卿的手不由加重几分力道,捏得她的手微微泛疼,收回目光看向他,语气沉静坚定,“我不认识他。”

“嗯。”即便她不解释他也知道她与燕浮沉不相识,便是相识,定也没什么交情,不然当初与燕浮沉交手,她也不会半分不留情面。

他这仿若不走心一般的应声让顾月卿有些拿不准他的心思,想了想又道:“今日是你我的生辰,勿要因旁人坏了心情。”

闻言,君凰心思一动,停下步子微垂着眸看她,眼底尽是柔情,“本王知晓,走吧。”

两人那一番停下的对视落入不少人眼中,一直盯着顾月卿的君凰自也在其中。

瞳孔微缩。

燕浮沉是何等头脑,单从两人适才的对视便看出,君凰对她是真的上了心,而她心中也同样有君凰。

遍寻这许多年都不得踪迹,再见却是这样的情形。

两人一走近,君临的大臣及官眷皆跪地,“恭贺摄政王、摄政王妃生辰大喜!”

“有心了,起吧。”君凰这略带友善的语气让跪地的众人惶恐一片,有些胆小的甚至连身子都吓得哆嗦起来。

就是君桓和孙扶苏看向君凰的目光也变得惊疑。

这么多年,他从不给任何人薄面。心情好的时候,旁人跪地见礼他还会喊一声“起”,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直接无视。

如此番这般,多年未见。

“谢……谢摄政王……”待反应过来,道谢声都是断断续续的。

直到此刻,应君桓的邀来参宴的几人才真切的体会到君凰在君临的威慑力。

怕是面对为帝王的君桓,这些人都做不到如此恭谨。

天启的席位上,自两人出现,林天南便一直处于愣神的状态。

一为顾月卿比未出嫁前更美艳,二为君凰的样貌气势。

他便是君临摄政王?单样貌便远远越过他,更别说这一身气度。

林天南是天启太子,但他明白,莫说太子,便是帝王也难做到如君凰一般得所有人如此尊崇,更不可能做到一个眼神一句话便带来如此大的影响。

这还不是让林天南最震惊的,最让他震惊的是,君临摄政王与新婚王妃感情极好似乎并非传言。

赵菁菁看到顾月卿,双眸如淬毒般阴狠,尤其在看到君凰的样貌及他看向顾月卿时眸中尽是柔情后,她对顾月卿的恨意更甚。

恨不得立刻就杀了她。

林浅云也好不到哪里去,眼底满是嫉妒之色。

传闻中的君临摄政王不是嗜血食人冷戾残暴么?不是说但凡有女子送进摄政王府,绝不会活过第二日,还会尸首不全的被抬出来么?

为何倾城是个例外?

纵然因是圣旨赐婚让她侥幸活下来,凭什么还能得这样优异的男子如此真心相待?

还是说,他们这样只是在宾客面前做戏,私下里并不是这般……

却没细想,这世间能有什么人逼得君凰做戏。

*

君凰与顾月卿上前。

“见过皇兄、皇嫂。”顾月卿微微拂身,君凰纵是依旧未说话,却正儿八经的行了个礼。

他这个拱手躬身的动作,让孙扶苏彻底红了眼眶,让君桓喉头微涩。

能做到此,便说明他已慢慢从过去的自责中走出。

能在活着时看到君凰渐渐释怀,君桓心里的一颗大石终是落下。

只是他一激动又咳嗽了几声,孙扶苏忙拍着他的后背,待情况好转些才看向他们,“今日你二人是主角,不必如此多礼,且入席吧。”

“劳烦皇嫂为我夫妻二人的生辰宴如此费心。”

“本是一家人,这或许……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必如此见外。”孙扶苏其实想说这或许是最后一次陪他们过生辰,却中途转了话锋。

有些话不适合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说。

------题外话------

*

三更尽量十一点以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