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生辰之宴,宾客齐聚(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好!”

这种时候,禾均自是不能不同意。因为千流云确实没说错,他此番离开禾术并未得禾术帝允准。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旦被有心人拿出来说事,他就是有口难辨。若无人提及,在禾术也没有多少人会关注他的行踪,毕竟在许多人眼中,他只是个闲散王爷。

禾均哪里看不出,千流云这番分明是报复他昨夜派人前去京博侯府绑架周茯苓。

千流云这样的反应不管是否表明周茯苓真得他看重,至少可以证明一点,那就是若想给千流云些教训,他可从周茯苓下手。

“明日之内,黎王记得将贺礼交到本相手中。”

语罢看向随行来的君临官员,“黎王的住处本相自会安排。”

在此看着这两人的相处模式,他们也很尴尬,巴不得快些离开,是以听到千流云的话,便忙道:“那千丞相多费心,下官等先行告辞。”

千流云微微颔首,两名官员领着底下人转身便出了驿馆,只余千流云和禾均两队人马相对而站。

没有外人在场,禾均也没了那么多顾忌,面色阴沉道:“千丞相适才是在故意落本王的面子?”

千流云淡淡看他,“是又如何?”

“黎王该知道本相是怎样的人,再有下次,黎王收到的便不是血肉模糊的尸首那般简单。”

“来人,将黎王领去他的院子。”

交代完,千流云不再给禾均一个多余的眼神,转身便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禾均又气得想杀人。

不过他知道若正面与千流云对上,他断然讨不到好。

不着急,好戏还在后头!

有人将禾均领到给他安排的院子后便离开,这处院子便只剩禾均自己的人。

“吩咐下去,密切关注千流云的一举一动,有任何异常立即来报。”他可没忘记除却教训千流云之外,还要通过他来查有关那位公主的消息。

但愿是他多心了,那位公主如今确是在行宫里休养。

*

转眼,七月初七乞巧节到来。

这日天方明,不止皇宫中热闹,便是君都街道两旁都站满了百姓。

自多年前烈王宫变,君临便不再有此隆重的大宴,包括皇上册封皇后和摄政王迎娶王妃都不成如此。

然此番生辰宴,皇上亲自给各国送去邀请的信函,特邀各国宾客前来。这样盛大的事,便是不能入宫去看,百姓也要在街道旁驻足观看去参宴的贵人们。

再则,乞巧节又是女儿节,为庆贺摄政王和王妃生辰大喜,皇上特下旨要大办,君都各街道中也是张灯结彩,尤其热闹。

在百姓们驻足观望间,一辆辆马车朝皇宫驶去。

彼时宴会场地设在御花园中,时辰一点点过,待君桓和孙扶苏坐在主位上,底下已有半数以上宾客入了席位。

伴随着内侍总管的一声:“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起身,跪地,“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

“平身。”君桓面带笑意,想是心情不错的缘故,气色倒是愈发好了,不再说一句话便咳嗽个不停。

此起彼伏的道谢声后,陆陆续续迎来各国来宾。

当先来的是禾术,千流云和禾均一道,见礼时千流云还不忘看向京博侯的席位,与他们点头示意。

目光在半空中与周茯苓有一瞬的交汇,尽管很快便各自收回目光,却仍被周子御和一直在留意千流云与周家互动的禾均发觉。

周子御晃了两下桃花扇,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至于禾均,眼底闪过一抹怪异的笑。

千流云自来步步算计,从未在人前显露出真正的情绪,更不曾对谁露出如适才那般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眼神。

想着便不由轻笑,原来茯苓郡主于千流云而言不只是和亲对象那般简单。

如此一来,周茯苓的价值便又大了几分。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禾术千丞相和黎王不远万里来参加皇弟和弟妹的生辰宴,朕甚是高兴,二位请就坐。”

接着来的是楚桀阳和樊筝。

要说这两人一同到场,在场除却诸如千流云和周子御这样知晓两人真正关系的,都极是讶异。

樊华山庄庄主心悦叶家少主,甚至不顾叶家少主尚有婚约在身便登门求娶,求娶不成也锲而不舍的追逐。为此,商兀太子不止一次追杀过樊华庄主。

照着这个形容,这两人难道不该是水火不容?

怎会一道前来?

若说是碰巧遇上,那两人见礼后为何坐在一个席位?甚至还有人瞧见楚桀阳给樊筝倒了杯酒。

这哪里是水火不容?分明是交情甚好。

听到四下人窃窃私语,瞧见主位上的两人也有几分惊疑,周子御嘴角微微扯了一下。

这就震惊了?

若知道这两人的关系,还不知要惊诧成什么样。

然被各种打量的两人却好似未察觉到旁人的目光一般,顾自低声说着他们的,两人之间竟有一种旁人插不进去的氛围。

连周茯苓都不由靠近周子御低声问:“哥哥,我怎觉得商兀太子与樊华庄主之间瞧着有些奇怪?”

倒酒就算了,剥葡萄算怎么回事?

尽管楚桀阳仅是将剥好的葡萄放在樊筝面前的盘子中,却已足够叫人惊疑。

两人的相处模式,竟叫她看出一副恩爱有加的画卷来……

可这……分明是两个男子。

她这般一问,周子御真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只干咳两声后道:“据闻商兀太子幼时便与樊华庄主相识,两人自小便有交情,想是交情较好吧。”

说完,不由在心里吐槽一番。

这两人竟如此不知避讳,也不怕叫人看出点什么传出去坏了名声!

周子御这番解释,周茯苓便略带了然的点点头,“原是如此。”

倒是千流云,看着楚桀阳的眸光透着几分古怪。他与楚桀阳早年便交好,只是这些年楚桀阳极少再去禾术,他也有许多年不曾见过他。

印象中的楚桀阳可不是这副模样。

彼年的楚桀阳,公子如玉,宛若谪仙。

可如今,楚桀阳整个人都透着一种说不出的阴沉诡异。气质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若不是上次见着时打招呼,楚桀阳对他的态度并未有多少生疏,他都要以为这个楚桀阳是假的。

也不知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竟叫他有如此大的变化。

不过千流云也不是那等深究的人,纵是有些交情,却到底身份摆在那里,也不好多去探究。

*

继他们之后,来的是天启太子。

林天南领着林浅云和赵菁菁朝这边走来,待看到主位上的君桓,眉头深皱。

他自来对自己的容貌还算自信,可瞧着君桓的面色,纵是有几分苍白,却也是个名副其实的美男子。

君桓与君凰是亲兄弟,不知那君凰是何长相……

传闻他有一双赤眸,容颜如妖邪转世,不知是否属实。

林天南在想什么,赵菁菁和林浅云都不知。

赵菁菁即便由丫鬟扶着,也仍一眼便能看出她的跛腿。

听到有人在低声议论嘲笑,她面色难看至极。早晚有一日,她定要让倾城为此付出代价!

至于林浅云,她一直以为赵邵霖是她见过最俊美的男子,可这里坐着的,有好些男子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比起赵邵霖来竟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羞怯的目光一一打量过去。

周子御作为被她打量的人之一,只觉得如吞了苍蝇一般恶心。若不是场合不对,他定要出言教训一番。

千流云也眉头狠狠皱了皱。

楚桀阳则眼底闪过杀意,不是因着林浅云看他,而是因着她的目光在樊筝身上停留过一瞬。

骤然对上一双阴冷的眸子,林浅云惊出一身冷汗。她也不知这害怕从何而来,只是刚才那一瞬,她竟有种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的错觉。

哪里还再敢往那个位置看?

“见过君临皇上、皇后娘娘。”林天南拱手见礼。

赵菁菁和林浅云不情不愿也跟着见礼。

两国敌对,几个月前天启才向君临求和,为此还割下五座城池,送来无数珍玩古件及无数银钱。

对于此事,介意的不止她们,林天南对君临的敌意也丝毫不少。

尤其是君临娶走他心中之人,还让他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却忘了,当初是他弃顾月卿于不顾,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敢为她说。如今却将一切归咎于君临。

“天启太子远道而来,一路辛苦,请入座。”君桓道。

林天南不由抬头看向主位上坐着君桓,眉头微拧。君桓这番不咸不淡的语气,是看不上他?

然他再看时,君桓又是神色如常的模样。

莫不是他想多了?

君桓便是对他有什么不一样的看法,也该是敌对,而不是看不上才对。

事实上,林天南这番还真没感觉错。

适才那一瞬,君桓暗暗拿着他与君凰做比较,可无论君桓怎么看,都觉得林天南和君凰完全不能比。

这样的人竟占着倾城未婚夫的名头十载……

真是委屈了倾城,也委屈了如今为她夫婿的景渊。

三人方一落座,便听到内侍官一声长长的通报:“大燕王到!”

闻声,便是专注于樊筝的楚桀阳都抬眸朝来人看去。

大燕王燕浮沉,早在他为大燕太子时,名声便已响彻天下。在场不少人都清楚,这是个有野心之人。

燕浮沉唇角含着一抹笑,却是那种让人看不透的笑,一双狐狸眼让他整个人透着几分狡黠。

越发让人琢磨不透。

林浅云看到来人,双眼一亮。

这人好大的气派……

还有他这般长相,俊美中带着一抹说不清的神秘。

大燕王的名头她也听过,毕竟是与赵邵霖齐名的存在。只是如今看着他,便是一直想嫁给赵邵霖的林浅云都觉得,赵邵霖与他比不得。

燕浮沉一步步走来,眸光若有似无的扫向在场身份不低的几人,站定,对君桓微微颔首,“君临皇上,幸会。”

他是大燕王,身份与君桓相当,是以不必如其他人一般见礼。只是他这副态度也未免太过目中无人。

孙扶苏黛眉微蹙,却未说什么。

君桓深深看他一眼,而后笑道:“不承想大燕王竟亲自前来为皇弟庆贺生辰……大燕王请入座。”

燕浮沉,景渊最大的对手,他又如何能小瞧?

“君临皇上亲自送来书信,孤自当亲临以示我大燕诚意。”

“大燕王言重。”

恰是此时,叶家少主也来了。

听到通报,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楚桀阳的席位,却见他连眸子都未抬一下,一直看着他身侧的人……

这两人婚约才解除没多久,竟就如陌生人一般了么?再怎么说叶家在商兀都有着卓然的地位,面子上都不能装一装?

还是这中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隐情?

在众人思绪不一间,一白衣女子领着两名丫鬟缓步走来。

入眼处,女子唇如丹脂,肤如白雪,眉如柳叶。丹凤眼,尖细的下巴,巴掌大的小脸……眼角还有颗泪痣。

标准的美人儿。

想是常年身处高位的缘故,她纵是瘦弱,瞧着却不似寻常女子那般娇弱,眉眼间反而多了几分凌厉。

一阵倒吸凉气声。

没想到这世间除了倾城公主,还有如此貌美出色的女子。

在众人的打量间,叶瑜第一个看向的是坐在席位上把玩着酒樽的燕浮沉。

许是觉察到她的目光,燕浮沉淡淡抬眸。

四目相对时,叶瑜心口狠狠的抽疼着。

他看着她,竟仿若看着陌生人一般。他唇角纵是带着笑,但叶瑜伴在他身边多年,对他很了解。

此番,他的眸光是冰冷的。

她于他而言不过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压下心底的酸涩,拂身见礼,“叶瑜见过君临皇上、皇后娘娘。”

“叶少主一路辛苦,请入座。”

好巧不巧,她的位置竟在燕浮沉正对面。

抬眼就能看到,可叶瑜心知燕浮沉的警觉,不敢太过明显。实则到如今,她也不知他是否已知晓叶家少主就是他的谋士。

原以为他是知道的,然若当真知道,适才目光交汇那瞬,他不该是如此陌生的神色才对。

若明知她便是流萤还如看一个陌生人一般的看她,那……她在他心中的分量……

想到这里,叶瑜不敢再想下去。

她身后站着的初柳瞧见她面上这受伤的神色,眉头一拧,不善的看向对面的燕浮沉。

心里很是为自家主子不平。

周子御看看叶瑜,再看看坐在一处的楚桀阳和樊筝,晃着桃花扇疑惑道:“也不知楚桀阳是怎么想的,放着这样的美娇娘不要,偏偏……”

后面的话被他止住,恰巧听到的周茯苓疑惑问:“哥哥,偏偏什么?”

尴尬一笑,“没什么,没什么。”

*

叶家少主的大名在场几乎无人没听过,从前只道她虽是女儿身,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经商天才,小小年纪便接管叶家大半生意。

却不承想,她在有着这样大的能耐的同时,连容貌都如此出众。单论容貌,怕也只有倾城公主能与她一比了吧。

对于这样的叶瑜,有人赞赏感叹,自也有人心生嫉妒。

这中就有被废一条腿的赵菁菁和满心只知关注美男子的林浅云。

赵菁菁双拳紧握,有一个倾城就够糟心的了,竟还冒出个叶瑜!

若非林天南看到叶瑜,惊艳过后便收回目光,赵菁菁怕是会对她更加嫉恨。

倒是林浅云,见着叶瑜一出现便吸引去所有人的目光,对叶瑜的嫉妒让她都生出了杀心。

对于这些,尚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叶瑜都未觉察到。

*

半晌后,今日的主角登场。

“摄政王到!摄政王妃到!”

齐齐看过去,待看清那执手而来两人的样貌,众人神色不一。

“哐嘡”一声,竟是燕浮沉手中的酒樽摔落在地。

叶瑜闻声看过去,一颗心瞬间跌入谷底。她看到燕浮沉直直盯着顾月卿的脸……而此番他面上的神情,是她从未见过的。

震惊、惊喜、不可置信……诸多情绪交织。

他……竟与倾城公主相识?还是……他与倾城公主之间有着什么她不知道的过往?

他如此神情,根本不是看一个陌生人能有的……

颤着双手,叶瑜也朝相携而来的两人看去。

------题外话------

*

二更大概六点左右来刷,今天有三更。

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