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夜半刺客,神秘女子(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刺客害怕当真是陷阱不敢靠近,而躺在被子里听到打斗声醒来的周茯苓则双手抓着被子尽量保持镇定。

她终究是个弱女子,面对这类刺客行刺的事她还是会害怕。此番她只希望这些刺客当真被暗香给唬住才好。

这两日哥哥已安排不少暗卫守在院外,这几人居然能不声不响的入到院中,想来武功定是极高。

她在武功上帮不了暗香的忙,却一定要保持镇定不拖后腿。

只是这些刺客是禾均培养出来的死士,武功不弱,头脑自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外间那般大的打斗声,外间的女子还喊了那么大声,若这被子里的人当真是设局安排好的,此刻完全没有必要再藏着,应该直接对他动手才对。

迟迟不动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里的人正是他要抓的!

没错,是抓,不是杀。

禾均的目的在于污辱千流云,让千流云颜面尽失,而不是取一个无关紧要女子的性命。

刺客拿着刀,小心的挪着步子往床边去。

周茯苓不懂武,这等武功不弱的人行走的声音她自是听不到,只听到外间打斗的声音,以及在打斗间,有一刺客直接喊出的那声:“快动手,这里没有其他人,就一个小丫头!”

那刺客话音一落,周茯苓紧攥着的被子便被猛地扯开,紧接着一把大刀便架在她脖子上,“起来!”

她甚至来不及惊呼,便被拽了起来。

刀还架在她脖子上,周茯苓面色已有几分苍白,还在强装着镇定,“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抓我?”

“老实点!”刺客抓着她一只胳膊,刀离她的脖颈又近了几分。

周茯苓已确定这些人并非来杀她的,便也没那么害怕,“以为这般就能将我顺利带出去?你们可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

“少废话!再多说一句,老子立刻杀了你!”

刀又贴近脖颈一寸,细微的刺痛传来,周茯苓便知她颈间已被划破了个口子。

这下她也不那么确定这些人是否真不会杀她,便不敢再轻举妄动。

暗香一人对上两名刺客,远远比她想的要棘手,抬起匕首挡下一道攻击的同时,便被另一人一脚踢中,直直撞在不远处的屏风上。

一声大响,屏风倒下。

借着从窗户照进来的月光,她看到被刺客劫持住的周茯苓,不由惊呼出声:“大小姐!”

“我无事,你自己小心!”周茯苓不懂武功,却也能看出暗香不敌那两人。

随后暗香便再寻不到空隙与她说话,更无法过来救她,因为那两名刺客的攻击紧接着便来了。

若长此打下去,暗香定是不敌,不承想那劫持周茯苓的刺客喊道:“人已抓到,勿要恋战,走!”

显然他也知道若再打下去,这里的动静定会将人引过来,到时他们怕是要功亏一篑。

那两人得令,又同时攻击暗香。

她堪堪避开一人的攻击,左肩却生生挨了一刀,整个人被踢翻在地。趁着这个当口,两名刺客忙跟上劫持着周茯苓的刺客。

护着他直接从房门离开。

只是三人劫持周茯苓方来到院中,便被四周跃下的银色面具暗卫围住,目侧有十五六人。

三人看着周围的银面暗卫,说不怯是假的。

尤其在那些暗卫将他们围住后,还有从前方房顶上跃下,一手晃着桃花扇的男子。

皓白月光下,公子俊逸。

三人心中大骇,第一公子……没想到真遇上他了!

第一公子武功不算拔尖,却医术高明,自来这种人最是难对付,因为他很清楚人体的弱点在何处,随便扔几个暗器或是几根银针,吃亏的绝对是对手。

且医术高绝之人,自来毒术都不会差。假若他下毒,他们便再无活路。

更况这里还是京博侯府,第一公子的家中!

这与落入贼窝有何差别?

扫向那三个刺客时,眸色甚是凛冽。而后看向被人劫持的周茯苓,“妹妹别怕。”态度柔得仿若适才那个凛冽的人不是他一般。

周茯苓原还很害怕,然自瞧见周子御出现后,她就莫名的平静下来。难道这便所谓的血液?

她是不想死的,因为她心中有了牵挂,但若迫不得已,她也绝不拖累任何人。

看到周子御外衫都是松散系着,想是匆忙之中穿上还来不及整理。周茯苓心中一派温暖,如今她也是有家人护着的了。

“可有受伤?”

“没有,哥哥不必担心。”

她这般反应分明是在强装镇定。

意识到此,周子御看向那刺客的双眸便杀意骤现。

“敢夜闯京博侯府,若此番不是敌对,便是本公子都要佩服你们了。奉劝你们一句,若现在放了本公子的妹妹,你们或许还有一条生路,若是不放,便将命留在侯府!”

三人知道今夜定是难逃一死,可谁又甘心这样认命?若将周茯苓放了,他们必死无疑,若将她抓着做人质,他们许还有一线生机。

“周小侯爷,今夜遇上您,我们认栽。我们不会伤害周大小姐,只求周小侯爷放我们一条生路,待我们安然离开京博侯府,自会放了周大小姐,周小侯爷意下如何?”

周子御早便收到千流云的提醒,而今侯府的守卫都是从前的三倍,尤其周茯苓的院子守卫最是森严,没想到他们都如此提防了,还能有人闯入。

既是得千流云的提醒,周子御自是知晓是什么人会对他妹妹不利。禾均的人,若就此放任他们将人带走,他妹妹焉还有命在?

他自然不会同意。

只是他还未说什么,周茯苓便冷笑起来,“我说你们是不是傻?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是京博侯府刚认回来的女儿?若就此被你们威胁,第一公子的脸面往哪里搁?你们以为他会为我一个与他没什么感情的妹妹而弃他的声誉于不顾?”

周子御眉头一皱,不过是在夜间,旁人看不清晰。

他不知周茯苓的打算,是以并未出言打断她,尽管他很想。

“要杀便杀,左右我这条命也是捡来的,为奴为婢多年,能体验一回做大小姐的感觉,我这辈子也值了!”

她这样一说,刺客也有些意外,趁着刺客失神的当口,便抬手拉着架在她脖子上的刀就要用劲……

“你干什么?!”那刺客发觉她的举动,忙将刀拨离……

她死了不要紧,关键是她若死了,他们也活不成了!

自然,他们是死士,生死于他们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主子交待的任务无法完成。

那就是天大的失职,届时不仅他们会没命,家中的一干人等也会受到牵连……

便是周子御都被周茯苓适才的举动吓了一跳。

事实上,若适才做这般危险举动的不是周茯苓,架在她脖子上的刀离开那瞬,周子御早便将手中桃花扇击向那把刀将人救下。

只是这个人是周茯苓,周子御便被吓住了,一时未反应过来。

电光石闪间,一柄不知从何处飞来的长剑击在那把刀上,刀直直飞离出去。接着只见一道人影闪过,周茯苓便脱离刺客的钳制。

所有动作看似繁复,实则不过眨眼间,可见来人的轻功是何等高绝。

众人齐齐抬头看向近旁的屋顶,只见周茯苓被一人揽着。

却是个女子。

月光下,屋顶间,女子衣袂翻飞。面纱覆面,绾好的发髻上别着的步摇轻轻晃动着。

有那么一瞬,周子御竟看得愣了神。待反应过来,不由窘迫。不承想有一日,他竟也会在不确定对方是敌是友的境况下被对方晃了心神!

这可是致命的失误!

“不知阁下是……”

他方一开口,女子便将周茯苓随手朝他扔来,周子御一惊,她竟不打一声招呼便将人扔下来,若是摔着……

无暇想再多,忙飞身将人接住,稳稳落地。

那边他带来的暗卫已与刺客打在一处,有青铭领着众人对敌,加之这番一闹,侯府侍卫几乎都往这边赶来。

周子御并不担心。

看向房顶的女子,“敢问姑娘如何称呼?此番多谢姑娘救下家妹,改日定亲自登门拜谢。”

“举手之劳。”冷淡的丢下四个字,眨眼间女子便消失在原处。

周子御不由咋舌,这等轻功,怕是为万毒谷谷主的顾月卿都不及吧?

这般厉害的女子,他怎从未听说过?

------题外话------

*

大家元宵节快乐~

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