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半月过后,各国来人(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此说,禾均还真着人去盯着京博侯府,一旦见到周茯苓离府便即刻来通报。他也曾谋算着能否寻到机会夜闯京博侯府,不过这般想法冒出后便被他否决了。

到底是君临皇城,不说尚有一个君凰在,单是京博侯府的小侯爷就不好对付。

待交代完此事,他又让人去盯着千流云,留意他的一举一动。

*

一晃半月过去。

禾均让人盯着京博侯府,周茯苓却一天都未出过府,有马车从侯府离开却多是周予夫和周子御,偶尔君黛也会去宫中帮着孙扶苏一起筹备接下来的生辰宴。

至于千流云那里,禾均自以为千流云不知他已在君都,想借机从千流云身上查到些东西,却不知他刚到君都,顾月卿便已让底下人给千流云送去书信。

如此之下,千流云自不会露出任何马脚,相反,他还会更加警惕。半月来,莫说摄政王府,便是京博侯府他都不曾有半分接触,一直待在驿馆,若有人登门拜访,他也一概以身子不适不宜见客为由推掉。

要说禾均想从千流云身上查到什么,自是他对有些东西已生疑,譬如他们那位公主殿下是否当真在行宫休养?尽管时至今日他手中仍没有半分证据。

自来到君都,他不仅时刻留意着京博侯府和千流云的消息,还打探到千流云自到君都后都与哪些人打过交道。如此,便也知晓他曾去摄政王府拜访,并在王府中停留过许久。

比起千流云和君临联姻,禾均对他曾拜访过摄政王府且似与君凰商谈过许久一事更为在意。

毕竟一个君凰可撑起整个君临,甚至可以说,在君临,君凰有着绝对的话语权,与君凰达成联盟才是真正与君临达成联盟。

若千流云真与君凰达成某种协议,便是破坏了这场联姻怕也无济于事。但即便禾均想透这点,也不会放过借周茯苓打千流云脸的机会。

*

与此同时,君临也聚集了不少各国显贵,此番来君临皆是为参加君凰和顾月卿的生辰宴。

其中身份最高的当是大燕王燕浮沉、商兀太子楚桀阳、樊华山庄庄主樊峥、商兀叶家少主叶瑜。

至于天启,来的则是方娶了侧妃的林天南,随行的还有他那侧妃赵菁菁及他妹妹林浅云。

至于赵菁菁瘸了一条腿为何还能出现在别国,是她不担忧林天南到君临瞧见顾月卿后再动心思,便跑到娘家哭闹了许久,最终由赵曾城出面劝说,林天南才允她随行。

不过说起林天南和赵菁菁的婚事,虽也算得上盛大,赵菁菁却仍成了许多人的笑话,尤其成那些与她不对付的天启贵女们的笑话。

为此赵菁菁没少闹,皆被赵家给安抚住,道是让她多忍忍,待林天南继任帝位,她便是天启的皇后。待到那时,众人只会追捧她,还需看她的脸色过活,她再讨回颜面就是。

照着赵家的意思,实并不赞同赵菁菁跟着林天南去君临。他们深知,不管林天南会否心中仍记挂着顾月卿,单凭被废一条腿,赵菁菁与顾月卿之间就有着化不开的大仇。

一旦见到顾月卿,赵菁菁必会发疯。

当着各国使者的面冒犯其摄政王妃,便是为着颜面,君临也不会坐视不理,倘若当真闹开,又是在君临的地界,吃亏的定是赵菁菁。

可他们若不同意,赵菁菁便赖在娘家不回东宫,长此下去,于他们的计划更是不利。

便再三警告她,到君临后要沉住气,她也一再保证不会冲动,赵曾城细致权衡过利弊才决定去劝说林天南。

从天启到君临一月去程,一月归程,中途许会在君临耽搁一些时日。如此,待再回到天启怕已是三个月过去。

赵菁菁若不跟着,便要有三个月与林天南见不着面。

人都见不到,还如何怀得上孩子?

再则,若林天南来君临见到顾月卿后又旧情复燃,回去再不碰赵菁菁,他们更无计可施。

说到底赵家人也明白,单凭长相与气质,赵菁菁是远远不能与顾月卿相比的,更况如今赵菁菁还瘸了腿……

*

晌午时分,正有一队人马往城门行来,周予夫亲自在城门口相迎。

统共三辆马车,百余名侍卫,骑马当先开路的正是继赵邵霖之后,在天启最有出息的年轻将领左津。

这队人马正是林天南一行。

林天南坐在第一辆马车内,林浅云紧随其后,之后才是赵菁菁。

可以说成为太子侧妃后,赵菁菁的身份反而低了些。若放在从前,依照她与林浅云的关系,此番她是有资格与林浅云同乘一车的。然如今,即便她与林浅云关系如初,身份也不允许她和林浅云同坐。

不过赵菁菁显然并未想到这中差异,她还在处于极度的兴奋当中,这一路她都极是兴奋。

不仅因着在路途中除却几个伺候他们的婢女,再无漂亮的女史,更没有东宫那些小妾通房,林天南一直与她同住一屋。还因待到君临,她便能看顾月卿的笑话。

在赵菁菁的认知中,顾月卿嫁给君临摄政王那样凶残的恶魔,定是每日都受着折磨,至于外界那些关于他们感情极好的传言,她是半个字都不信。

左津看向领着一队人马候在城门处的周予夫,拱手,“在下左津,后面马车中坐着的是我天启太子,有劳京博侯亲自出城相迎。”

“原是左将军,幸会。”

他们这些人便是未见过,也能猜出彼此的身份。

周予夫既亲自出城门相迎,自然知晓来的是何人,其中又有哪些人。

这时林天南也掀开车帘探出头来,“京博侯,幸会。”语气并不好,想是对君临竟叫一个侯爷来迎他,而不是让身份相当些的人前来……

在君临除却君桓这个帝王,便有君凰一个王爷。若想寻与天启太子身份相当的人前来,岂非要让君凰出城来迎他?

让君凰相迎……莫说是他区区林天南,便是大燕王燕浮沉和禾术丞相千流云包括商兀太子楚桀阳都没有这样大的脸面。

近来都是周予夫出城迎人,林天南这副神情,周予夫一眼便能看出是何心思,不卑不亢的拱手,“天启太子殿下有礼。”

“太子一路劳顿,不若先随本侯去驿馆整顿休息,明日再入宫见见我朝皇上,太子意下如何?”

“客随主便,一切但凭京博侯安排。”

一行人便往专招待各国使臣的驿馆而去,虽同是驿馆也在同一个街道,院落却各自分开。

如此,既方便侍卫巡守,又能防止其他国家的使臣私下见面结交。

马车驶入城门,百姓驻足观望,猜测这是哪国来的宾客。

赵菁菁让婢女打开车窗帘子一角,探出头去打量这与天启皇城不甚相同的君临皇城。

服饰装扮上相差不大,因着商兀各大富商的生意遍布各国,衣衫首饰大都出自商兀,样式上便也差别不大。

再有五国百年前才分裂出来,在此之前大家都是天和王朝的臣民。如今才过去百年,自然不会有太大的差异。

但也不是半点差异也没有,不然当初顾月卿寻机与君黛一道去万福寺时,那套想了解君临风土人情的说辞也行不通。

赵菁菁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忽而阴阳怪气道:“这便是君临皇城么?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可纵然再好,终究不是自己的家国,也不知倾城公主在这里住得可还习惯。”

与她同坐在马车中的婢女垂首,假装未听到她的话。

心里却想着,倾城公主是天和王朝皇族后裔,百年前这天下都是天和王朝的,于倾城公主而言,是在天启还是在君临,怕是差别并没有那般大。

都曾是她顾家的天下。

同时又想着,大小姐还真是自找死路,在自己的地界上都能让人废了腿,如今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敢不安分。

------题外话------

*

明天时间不定,尽量三点以前赶出来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