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情意浓浓,温情脉脉(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含着她的唇瓣,轻轻啃吻,而后越吻越深。

顾月卿环着他的脖颈回应着,待两人气息皆紊乱,他才轻轻放开她,深邃的眸子压抑着浓浓的欲,“卿卿此番身子可还有不适?”

说到底他是被上回府医的诊断吓着了,生怕再伤到她。

只是骤然听到他的问话,面颊绯红,双眸略微迷离的顾月卿脸色又红了几分,下巴靠在他肩头,咬咬唇终是吐出两个字,“无妨。”

得到她的回答,君凰搂着她纤细腰肢的手一紧,滚烫的唇便落在她暴露在他眼前的纤细脖颈上,啃咬亲吻。

手也不安分的轻抚到她腰间,摸索到腰带上轻轻一扯衣衫便松散。

薄唇沿着她白皙的脖颈一路往下,她则阖上眼眸仰着头迎接他的热情,待他挑开她后颈上的肚兜系带,滚烫的唇落在她身上时,她便忙拽着他的衣襟,气息不平,眼底波光盈盈的道:“去……去屋中。”

骤然被打断,君凰懊恼的一口咬下去,疼得她轻呼起来。

待她回过神,已被他抱起来运转轻功来到内院的屋子。直接将她放在暗紫色帷幔散落间的床榻上,而后整个身子便附上去。

此间天未晚,屋中甚是明亮,他垂眸看着她这般动情迷离的模样,眸色愈发深邃。

这样绝美的人儿,是他的。

她这副动人的模样也唯有他能瞧见,这般一想,心尖不由轻颤。

大掌附在她脸颊上,轻轻摩擦着,头垂下,离她极近,几乎是贴着她的唇开口轻唤:“卿卿……”

“嗯?”她迷蒙的睁开眼,骤然撞进他赤红的眸子中,略微一愣。

此番她的衣衫已散落大半,他的长袍也有几分松散。

长发散落,迷魅惑人。

“你是我的。”

在她愣神间,他便又吻上她微微红肿的唇,一手扯掉她身上散落的衣衫,大掌沿着她细腻的肌肤一寸寸抚过。

与此同时,她的手也落在他腰上,扯掉他的腰带……

不一会儿,两人身上便不着一物。

在他说出那四个字时,她其实已在心底回道:你也是我的。

……

两人这一场缠绵,直接从白日到夜间,再从夜间到白日。这期间他抱着她到内间温泉池里清洗身子时,曾拽着她一道没入池中,又深度缠绵一番,险些让她晕死过去……

*

待顾月卿醒来,人已躺在月华居外院的卧房中,身上穿着一件红色内衫,方一动便觉全身酸疼得厉害。

腰间还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扣住,后背贴着坚实的胸膛。

此时外面天色大亮,约莫已晌午过后。

顾月卿刚醒,君凰便醒了,只是并未睁开眼。阖着眸子靠上前,下巴蹭着她的发顶,“醒了?”

“嗯,起身吧。”好在他为摄政王,在君临除却君桓便是他身份最高,众人都忌惮他,从不敢说她的闲话,否则这番睡到日上三竿不去上朝,还不知会被人如何笑话。

揽着她的腰将她扳过去紧紧扣在怀里,“再陪本王睡会儿。”声音低沉黯哑,又透着淡淡的慵懒,格外的性感撩人。

说话间他的手已落在她腰上,轻轻揉捏着舒缓她的不适。

他这般一揉捏,她似觉好了许多,身子一软便直接靠在他胸膛上,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忽而觉得,如今这般两人在一起的日子,比她从前无论做什么都独自一人要好上许多。

不由再次庆幸当初选择和亲君临。

双手轻轻攥着他的衣襟,不知不觉竟又睡了过去。

待她熟睡,君凰方睁开眼,一手支着额头半撑着身子看她,修长的手指落在她还有些红肿的唇上轻轻磨砂着,随后又落在她的脸颊、额头、眉眼上,赤眸中尽是柔情。

就这般盯着她看了许久,在她额上轻啄一口后才小心起身,拿了件外袍穿上,走过去将房门打开。

翟耀如木头一般站在门外守着,秋灵这次倒不是无聊的坐在石阶上扔石头,而是不知从何处拿了一本武功秘籍在看。

她翻阅书籍期间,翟耀不着痕迹的看了她几眼。

自昨日两人闹了不愉快后,她回到王府便再未与他说过一句话。从前两人守在这门外,便是他不搭理,她也会叽里呱啦说个不停,自昨日到现在,她都异常的安静。

还不知从哪个江湖术士手里买回来一本武功秘籍细致专研……

有几次,翟耀险些忍不住要提醒她,这种江湖术士的东西信不得,并与她说,她若对这些武功秘籍感兴趣,他可去帮她寻几本正规的。

然这般想法一冒出,便是他自己都有些惊疑,全然想不透为何会变得如此怪异。

瞧见她这副像是生气的模样,他不由回想,莫不是昨日他说的话过分了?

可细致想了想又发觉,他当时不就是为了她的安危着想才让她与他同骑回府?言辞间似并无错处。

那她又是在因何生气?

翟耀越想越不解,但他的脾性注定了他无法将心底的疑惑问出。

肖晗原还站在此处,最终受不了这怪异的气氛,自去办他的事了。

直到君凰将房门打开,这怪异的气氛才得以打破。

两人正要见礼便被君凰抬手止住,压低声音吩咐秋灵:“让厨房备些膳食。”

秋灵拂身,“是,王爷。”

月华居内院,未得允准不得私自入内,是以昨日归来,秋灵便未见着顾月卿。

知晓自家主子与王爷在一处便安心回自己的屋去歇着了,今晨早起才来门外候着。毕竟她是这王府中唯一的婢女,自家主子若需要点什么东西,总不好叫侍卫去办。

君凰交代完便往书房走去。

竟有人在他的军营中安插眼线,此事于君凰而言已算得上严重,若不查清恐有后患。

昨日半道上来寻君凰谎报军情的便是叶瑜安插在军营中的眼线。不得不说,叶瑜这个眼线安插得很是用心,毕竟自来征收的新兵都是能查到祖籍底细的。

而这个兵士能混到连君凰都不面生,户籍来处自是清晰,本领也不差。在这之前谁能想到他竟是叶瑜的人?

或者可以说,他是燕浮沉与叶瑜商议后安排的人。

此人已查出,却不知往后会否再冒出更多这类奸细,军营不比旁的地方,稍一不慎便会带来莫大的麻烦,君凰不得不细致处理此事。

他刚往书房去,翟耀便吩咐人打来洗漱用的水。

*

待顾月卿再次醒来,已是一个时辰之后,君凰今日的事务也处理得差不多,好在适才吩咐厨房准备的膳食一直用火温着。

顾月卿醒来后便盘膝在床榻上运转了几个周天的内息,加之睡了这许久,整个人比之前精神了许多,至少不会连下床都难。

待她调息完毕,秋灵便寻来衣衫给她换上,又梳洗一番方走出卧房往外间去。

彼时君凰已坐在桌旁,瞧见她来便忙问:“饿坏了吧?过来。”

缓步走到他身侧坐下,待看到她颈间的青紫痕迹,君凰眸色就是一深,笑意也更浓了,将盛好的汤放到她面前,“先喝点汤。”

顾月卿便依言拿起汤匙开始小口小口的喝着,待喝下几口才抬眸看向他,“你一直在等着我?并未先用膳?”

君凰倒也不瞒她,点了点头,“嗯,先用膳吧,有什么待会儿再说不迟。”

“往后切莫再如此,此番都过了未时,从昨日便不曾用过东西,长此下去恐对脾胃有损。”

君凰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挑眉看她,“长此下去?”

在他略带揶揄的眸光注视下,顾月卿忽而想到什么,没好气的睨他一眼,继续垂头用膳。

耳边传来他低沉愉悦的笑声。

待用过午膳,君凰便将昨日军营之事告知顾月卿,她并未明言会在此事上助他,却很快便吩咐万毒谷那边手往这个方向查些有用的东西出来。

*

君都某处私人别苑,此时屋中传出一道带着诧异的声音:“京博侯府嫡长女?”

“回王爷,正是,今晨京博侯府便收到圣旨,眼下千丞相将迎娶京博侯府嫡长女的消息已传遍整个君都。”

“是么?本王倒要去瞧瞧能被千流云看上的究竟是怎般女子。”

------题外话------

*

二更五点左右。

在医院陪着我老妈,还拿出电脑赶稿子也是没谁了,(泪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