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秋灵翟耀,禾术黎王(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君凰带着顾月卿离开,秋灵本想趁此机会去办些事,晚些时候再回王府。

哪承想与君凰一道来的翟耀瞧见顾月卿走后,只余秋灵一人站在原地,迟疑片刻,终是道:“秋灵姑娘,此来匆忙,并未将马车赶来,从这处到王府便是乘马车都要半个时辰,不若你与我共乘一骑回去?”

秋灵抬头看他,觉得稀罕极了。

这木块脸,平日里一句话都不多说,还没什么表情,两人站在主子的门外候着时,即便她说翻了天他都甚少会应一句。

照着她的想法,该是在王爷将主子带走之后,他便驾着马快步跟上去才是,怎地此番其他一道跟来的侍卫都驾马随王爷离去,独他这个王爷的随身侍卫还留在原处?

倒是这一看,看出了翟耀似乎有几分为难。

是该为难的,大庭广众之下,若与一女子同骑招摇过市,翟耀又向来不多与女子有接触,自然会不好意思。

秋灵可不想被人围观,“翟侍卫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自去寻一辆马车回府便可,翟侍卫还是快些跟上王爷吧。”

翟耀眉头一皱,似有几分不悦,“秋灵姑娘,如今是多事之秋,适才王妃刚被那些贼人劫去,你独自一人恐有危险。秋灵姑娘是王妃的婢女,倘若出事,王妃定会着急,届时还需我领人四处相寻。”

“还请秋灵姑娘勿要给我多找麻烦。”

秋灵面上的笑一顿,“给你找麻烦?”语气有些冷。

翟耀依旧板着一张脸,但无疑,瞧见秋灵突然不高兴,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话似乎有些重了。

不过他自来话少,便是意识到错在他,也做不到主动道歉。

“还请秋灵姑娘与我一道回府。”

“与你一道回府?我偏生不与你一道又能如何?”她是婢女,却是主子一人的婢女,若在北荒七城,除却主子和夏叶,便是她地位最高,从未有人给他看过脸色,更不会有人话里话外都觉得她是累赘!

若是被主子们说一说倒也无妨,然翟耀为王爷的近身侍卫,她为主子的贴身婢女,两人的身份也算相当,凭什么她要被他瞧不起?

“难道翟侍卫还想打一架逼着我不成?”

仅一眨眼的功夫,翟耀便觉得眼前这个抱着琴的婢女变得有几分不同。以往的她与寻常婢女没什么两样,无非是话多了些,可此番瞧着竟好似多了点什么。

莫名的让人有种不再将她当作寻常婢女,而是对手来看待的错觉。

“秋灵姑娘若不愿便罢,告辞!”翟耀的脾性注定他不是个耐心的人,他此举本是一番好意,既然人家不领情,他又何必在这儿自讨没趣?

说完他还真就打马离去,秋灵冷哼一声,就他这种脾性,与妙龄女子说话竟用得这般嫌弃的语气,将来能有人愿意嫁给他才怪!

居然还觉得她是麻烦?

若不是他们如今并不敌对,她早便与他过几招了!

待看不到翟耀,秋灵才收了气怒朝目的地走去。

*

君凰与顾月卿这样两个容貌出尘的人同乘一骑走过街道,无疑引来无数人的驻足。

只是介于是君凰,并未有人多敢打量。

至于这些百姓如何能认得出君凰来,不是所有人都见过他,而是他这双赤眸委实太过特别。

这世间俊美的男子何其多,俊美而又有着一双赤眸的,独君凰一人。

更况他那独有的慑人气势也不是谁人都能有的,加之与他同乘的女子有着那般倾城的容貌,两人同行,很容易便能叫人猜出他们的身份。

毕竟倾城公主的样貌少有人能及是世人皆知的。

两人一行,快马疾驰间,某处楼阁上恰有一人瞧见他们,眸光略过顾月卿的侧颜时,微微一顿。

站在他身后的侍从见此,以为他是没认出驾马离去那两人的身份,适时解释道:“王爷,适才那是君临摄政王与他的王妃。”

被称作王爷,临窗而坐,手中端着一杯酒的不是旁人,正是赶了许久的路,今日方到君临的禾术黎王,禾均。

“你说那女子是天启倾城公主?”

侍从疑惑,自来这种时候,注意力不是都该在那君临摄政王身上么?毕竟君临这位摄政王可是个狠角色。

怎王爷反而比较关注那位倾城公主?

王爷素来爱美人,莫不是……瞧上了那倾城公主?

这般一想,侍从便惊出一身冷汗。王爷觊觎哪个女子皆可,断不可觊觎这位君临摄政王的王妃啊!

然这只是侍从的心声,他纵是再害怕,也不敢私自干涉王爷的事,否则他的下场……

“回王爷,是的,据闻那君临摄政王尤是在意他这位王妃。”不能明说,侍从却不得不旁敲侧击,让禾均明白倾城公主招惹不得。

这是君临不是禾术,若惹急君临摄政王,他们怕是很难完好无损的回禾术去。

“尤是在意?”禾均轻笑,语气有几分意味不明,“就本王所知,君凰此人可是从不近女色,看来这倾城公主必然有什么过人之处。”

侍从又被他的话吓到了,额角全是细碎的汗珠,却不敢多言。

“千流云呢?”

“回王爷,千丞相好似还在君临皇宫中参宴,今日君临帝特设宴招待千丞相。属下还探知到,君临四品以上官员及其家眷皆需入宫参加宴会,欲要让千丞相挑选合意的女子和亲禾术。”

千流云此来是要迎娶一位君临贵女,以此为桥梁与君临缔结友邦的消息,在来的路上禾均便已收到。原以为只是谣传,毕竟千流云与他不同,千流云府中无一妾室通房,又从不留连烟花柳巷,不见他对任何女子感兴趣,这番竟是突然提出要与君临联姻。

实在耐人寻味。

只是比起千流云终于开窍,禾均更觉得他这番实是为得到君临作后盾,以此来稳固他在禾术的地位。

便是不情愿,禾均也不得不承认,如今千流云在禾术的地位是他比不得的。也正因此,他才这般想要置千流云于死地。

他才是禾术的正统皇族,他祖父是先皇的亲弟,哪里比不得千流云这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小子?哪里比不得那半道认回的公主?

在禾术,有一半的人认为禾术将来的帝位会由公主来继承,有将近一半的人认为会由千流云来继承,唯有极少数人认为可由他来继承。

分明他才是正统皇族!

这几年那公主突然病重,在行宫调养。他曾无数次派人去行宫行刺,欲要将那病恹恹的公主除之而后快,偏生行宫守得如铜墙铁壁一般,他派去的人别说刺杀,连行宫的围墙都不曾跃过去。

这几年,也唯有帝后和千流云能自由出入行宫,那公主是死是活也只有他们三人知晓。

且不管那公主如何,他须得在她未从行宫出来前将千流云除去,否则待到她与千流云联手,他定再无还手之力。

千流云想与君临结亲,他偏不如他的愿,他倒要看看被千流云看上的会是怎样的女子!

“既然君凰与那倾城公主出现在此,这宫宴的目的怕是已达到,着人去查查,是何人将嫁与我们的丞相大人。”说完,禾均便阴渗渗的笑了。

千流云的未婚妻呢!即便不在意,只要毁了,千流云也会颜面尽失,或许还会因此让他不仅与君临交好不成,反会交恶。

“是,王爷。”

“派去刺杀千流云的那些死士还剩多少?”

“回王爷,您此番派出的两百名精心培养的死士,如今只有二十来人活着。”

侍从方说完,禾均手中的酒樽便被他捏碎,冷笑一声,“不愧是千流云,本王如此费尽心思竟都杀不了他!”

“让活着的死士都回来,既然杀不了千流云,本王便换种方式。”让一个人生不如死远比杀了他更解气!

侍从被他阴森森的笑吓了好大一跳,忙垂下头缩小存在感,“不……不知王爷有何……打算?可要属下去做些准备?”

“不急,先去将本王要的消息探来。”他现下要先知道是何人将与千流云和亲,才好下手。

“是。”

------题外话------

*

抱歉,本来昨天晚上要码字的,所以才说早上七点半,但家里突然来电话说我妈住院了,得赶回去。

二更大概三点半左右。

这段时间会在医院,尽量不断更,至于更新时间,可能会比较不确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