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婚事定下,自知之明(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茯苓紧张得不敢去看千流云,心底却满怀期待,即便她知他会如何选择。

其他人的期待也不比她少。

毕竟今日在场有大半人都是冲着此事来的。

在众人的注视下,千流云端坐在席位上,脸上的笑很是得体,让人瞧不出他的打算。

只有顾月卿周子御等少数几人瞧见他不着痕迹的扫向羞怯垂首的周茯苓时,眼底分明闪过喜色。

“君临皇上皇后一番美意,本相自不会辜负。要说今日诸位小姐的才艺,皆各有出彩之处,实难分出高下。”

他说到此,包括周茯苓在内的各家贵女们都心里一紧。

只是周茯苓不似旁人一般惊疑的看向千流云,意图探个究竟,而是轻轻攥紧袖角继续垂首。

君桓与孙扶苏对视一眼,皆闹不明白千流云的打算,和亲之事分明是他暗示的,难道是他们误解了不成?

可纵是误解,适才他们提出此事时,他分明是赞同的,那这番又是作何?

正在众人不解之际,只听千流云又道:“不过,本相早闻君临第一公子大名……”

周子御一懵,关他何事?

警惕的看向千流云,恰是视线相撞,周子御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让他勿要乱说话。

周子御可是记得很清楚,千流云这个人与商兀那位有断袖之癖的太子好似关系不错来着,可莫要打着娶他妹妹的幌子……

想到这里,周子御忙摇摇头,果然还是那夜瞧见商兀那太子和樊华山庄那位庄主亲近给他的冲击太大,看着谁都像是有那份心思一般。

见他如此强烈的反应,千流云嘴角一抽,显然是想到了那夜周子御看他的眼神……

一言难尽。

没再管他,继续道:“想来君临皇上也知晓,家母与君临长公主曾是闺中密友,是以本相对茯苓郡主便也多有些关注。没承想茯苓郡主竟作得一手好画,不愧是第一公子的妹妹,长公主的女儿。”

听到这里,那些满怀期待的贵女便心一凉,郑轻盈也是一脸不甘。

唯有垂首的周茯苓唇角勾起一抹细微的弧度。

说着千流云便走到殿中站定,对着君黛和周予夫的方向拱手一礼,“君姨,姨父,小侄有意求娶茯苓妹妹,还望成全。”

不是看上了要求赐婚,而是先求娶,可见其诚意。

周茯苓就站在他近旁,心底一阵触动。

周予夫面上的笑意早便收住,显然是不乐意。刚认回的女儿,哪有这般快便嫁到别家的道理?还是嫁到禾术那样远的地方。

别看千流云面上这般镇定,实则他心里也很紧张。他深知若是直接登京博侯府的门去求亲,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应允。

方寻回的女儿,换作是谁都不舍得这般远嫁。

是以他才想到和亲的名头,便是他们不同意也不会公然拂逆圣意。

周予夫生气,君黛的面色也不见得有多好。只是一想到这是好友之子,人品贵重才华卓绝,在禾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又有得如此出众的样貌。

无论从哪里看都是最佳的女婿人选,然这是她方寻回的女儿,她还不想这般快就分隔两地。

“今日在场女子如此多,流云何故偏偏看上本宫的女儿,难道是因着你母亲与本宫的交情?”

千流云得体道:“流云不敢欺瞒君姨,确实有这个缘故在。自来婆媳便难相处,倘若流云的妻子是您的女儿,母亲定会将其当作亲女看待。如此不管是对流云的妻子还是母亲,或是对流云,都是极好的。”

“流云身在朝堂,许多时候恐难顾及到家里,有母亲将流云的妻子当作亲女看待,流云也能更放心些。”

“除此,茯苓郡主身为第一公子的妹妹,其才华想来适才大家也有目共睹。流云不才,也自觉还有几分能耐,娶妻自要娶能与流云相配的女子,如此方能举案齐眉相伴一生。”

一番话不仅表明他因何求娶,还提醒众人,周茯苓不是他们认为的一无是处。相反,她很优秀,是这些贵女中唯一配得上他的。

往后便再无人敢小瞧于她。

“流云不是贪恋女色之辈,所以君姨和姨父大可放心,流云断不会让茯苓郡主受半分委屈。”

不得不说,君黛有些被他打动,其一是他说到的婆媳关系。诚如他所言,她了解自己的好友。茯苓若嫁过去,不牵扯到两国利益,定不会受委屈。

其二便是他道他绝非贪恋女色之辈,不会让茯苓受委屈,此就是变相的保证往后只会有茯苓一人。

女儿能嫁得一个一心待她的人,她这个做母亲的自是高兴。

可……

她不想女儿远嫁,更不希望女儿成为和亲的牺牲品。两国友睦便罢,若两国有利益争端,甚至站在对立面,那时女儿又该如何自处?

抬眼看去,只见女儿依旧垂着头,也看不出是什么想法。

君桓和孙扶苏都没打断他们,站在大局上考虑,他们是希望这和亲之人是周茯苓,但他们也不能自私的做决定。

一切且看周家众人的意愿。

见君黛久久不语,周茯苓又紧张的站着,周子御终是开口:“母亲若是不知该如何应,何不问问妹妹的意愿?说到底妹妹也到了议亲的年纪,这到底是妹妹的婚事,她有权做决定。”

君黛一听,觉得很是有道理,这是女儿的婚事,女儿若是不同意,她说什么也不会松口。

看向周茯苓,“茯苓,你……如何看?”

周茯苓身子一僵,却始终垂着头,让人瞧不出情绪,“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亲母亲做主便是。”

她自是不能直接应,否则损的就不是她一个人的名声,便是京博侯府的声名也会有损。

毕竟有一个恨嫁的女儿并不是件光荣的事。

又将问题抛了回去,语气没有半分波动,旁人也看不出她的打算,唯有离她最近的千流云感觉到她的紧张。

君黛定定看着她,好半晌不知该作何反应,倒是周予夫的目光在周茯苓和千流云之间流转一瞬,而后道:“御儿所言不假,茯苓也到了议亲的年纪,女儿大了总是要嫁到别人家去。婚姻大事也不过早些晚些,与其寻个不知根底的人家,流云倒是个不错的人选,至少知根知底。”

说是知根知底,其实也仅是表面。禾术是铜墙铁壁,便是君凰的人都难以查到禾术的消息,更况周予夫和君黛。

终究是成婚二十多年,周予夫是怎样的人,君黛很清楚。便是当初家中出现那样一场闹剧,也是如烟拿她做威胁。

适才他还如此坚定的反对,这番却松了口,不用深想君黛也知定是有什么缘故。

女儿找回后,要说最愧疚的当属丈夫,恨不得将最好的都给女儿做弥补,断不会在婚事上含糊。

还不待她多说,千流云便道:“多谢姨父成全。”

君黛:“……”如今再想说反对的话怕也是不成了。

“这是好事啊,那婚事便如此定下了,待朕拟一道赐婚旨意,择日便送到京博侯府。”君桓适时道。

“千丞相,茯苓是我君临的郡主,亦是朕的表妹,可莫要辜负她。”

“这是自然,多谢君临皇上。”

周子御冷哼一声,得了便宜还卖乖。分明很是高兴,却还要装出如此一本正经的样子来。

不过这样也好,如此一来便没人知道这人与妹妹曾是相识的,不会有损妹妹的名声。

千流云走到周茯苓面前站定,“茯苓郡主,往后请多关照。”

周茯苓终是抬起头来,面色微红,却礼仪周到,“承蒙千丞相厚爱。”

对视一眼,千流云唇角弯起的弧度极是明显。

两人对视的时间极短,却有几个一直关注着他们的人注意到,君黛和郑轻盈便是其中之一。

若到现在还看不出周茯苓是乐意这桩婚事的,君黛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至于郑轻盈,她压根没想过会有人不愿意嫁给千流云这样出色的男子,便也未想到周茯苓在这之前与千流云是相识的。

婚事定下,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道贺声。

不一会儿,君桓对千流云道:“千丞相能在君临寻得良配,朕甚是欣慰。只是千丞相与茯苓郡主的婚事恐要挑选一个月后的日子。”

君桓说着便咳嗽起来,孙扶苏拍拍他的背接话:“想来千丞相已收到君临的邀请书信,七巧节那日正是皇弟与倾城的生辰,若不急着回禾术,千丞相便留下来多玩些时日。”

“本相将迎娶君临的郡主,君临这样的盛事,本相自当在场。”

说着,千流云便道:“本相这番求娶委实唐突,想与茯苓郡主单独说几句话,不知可行?”

他这番是询问君桓。

君桓看向君黛。君黛迟疑的看周茯苓一眼,终是点头,“去吧。”

千流云退后一步,对周茯苓道:“茯苓郡主请。”

周茯苓微微拂身,“千丞相请。”

于是两人中间隔了一人的距离,一同出大殿往近旁的花园走去。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郑轻盈一双眸子恶意满满,“母亲,皇上都开口了,您有什么法子倒是说啊?”

郑夫人眉头深皱,“莫急。”

郑天坤好不容易保住官职,这番正忙着和近旁的大臣打好关系,直到此刻才注意到这母女两人的不妥。

警告道:“你们别给我再动什么歪心思!若不是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我何至于落得此般田地?”

从前都是旁人追捧他,如今却沦落到他去追捧人,人家还对他爱搭不理,他都快忘了有多少年未这般在人前伏低做小。

“如今我好歹还是个四品,若再惹到人,落得与慕家一样被灭满门的下场,到时有得你们哭的!”

瞪着郑轻盈,“尤其是你,最好给为父安分些!早前为父不反对你去赌一把,然此番那禾术丞相的婚事已定,你最好莫要再去自寻麻烦。摄政王府我们得罪不起,京博侯府我们也一样得罪不起!”

“明白了吗?”

郑轻盈不甘心的垂首,“明白了,父亲放心,女儿不会再冲动。”要她放弃这最后的机会,休想!

“这里有些闷,女儿出去走走。”

郑天坤自是不赞同,这里谁人不知千流云和周茯苓刚一道出去?她现在跟着出去别人会怎么看?

“你给为父老实坐着,哪儿都不许去!”

“父亲,女儿就是想出去走走,您若连这都不允,女儿心里闷,指不定待会儿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你个混账!居然连为父都敢威胁!若没有为父,你连这宫门都入不得!”

吵闹声引来近旁人的注意,郑天坤忙压低声音,“你今日若敢出去,便别认我这个父亲!”

郑夫人见他真的生气了,忙劝解道:“盈盈,别惹你父亲生气。”

“老爷,盈盈年纪小不懂事,她的话您别放在心上。”

“不懂事?十六还不懂事,你看看那倾城公主,同样的年纪,出手便能灭一个家族,再看看你的女儿!都是你宠出来的!”

“父亲,您非要将女儿与那些人作比较吗?女儿哪里比她们差了?您尽这般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哪里都比人家差!莫要说倾城公主,便是那茯苓郡主,你都比不得!”

“您……您到底还是不是我的父亲!竟说我不如那贱婢!”语罢郑轻盈便怒气冲冲的甩袖离去,也不管郑天坤在后面压低声音的怒吼。

------题外话------

*

嗯,一大更。

明天见,尽量早点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