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轻盈挑衅,茯苓打算(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周子御是怎样的用心,周茯苓大抵能猜到。

说不触动是假的,正是因此,她才更要寻个能证明自己的机会。便是不为她自己,也要为不再有人说京博侯府的闲话。

周子御先是一愣,而后无奈一笑,“说什么丢不丢脸,京博侯府是你的靠山,便是你什么也不会,哥哥也不容许旁人说你半句不是。”

周茯苓轻笑着点头。

时至今日,她已渐渐融入这个家。

没有那么多的患得患失,别人待她好,她便也待别人好就是。再则她并不讨厌这些亲人,反之,她很喜欢。

既是如此,与其多番思虑,倒不如过好当下。

至于近旁的君凰和顾月卿,自歌舞开始,仅顾月卿偶尔会瞅两眼。说来如这般坐下来欣赏歌舞的经历六岁过后她便再未有过,觉着有几分新鲜,毕竟六岁以前的记忆大多已模糊。

君凰却是连一眼都未多看,而是垂眸给她剥起了橘子。

多数人的注意力都在殿中舞姿翩翩的刘名若身上,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人会留意到这边。

自来冷戾杀伐的摄政王,他妖异的面容上多是邪肆张扬的笑,赤眸妖冶而冰冷,谁人能想到他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关键是他剥好橘子放到顾月卿面前的空盘中,她竟无比自然的拿起来吃下,好似这般举动做过无数次一样。

看到这一幕的君桓和孙扶苏对视一眼,两人眼底都有惊疑,随即便是欣慰。

皇弟总算不再是谁人也不愿亲近。

而看到君凰如此动作的其他人,此番则是满心震撼,同时再次意识到,摄政王妃是他们开罪不起的。

在众人心思不一间,刘明若一舞毕,盈盈跪拜,“臣女献丑了。”

君桓依旧不置一言,这么多年奏请他纳妃的不在少数,他皆不应。拒绝得多了,但凡见着他与哪个女子多说一句话,大臣们便会变着法的将那女子往他面前推,不管是官家小姐还是宫女都无一例外。

次数多了,他便再不轻易与女子搭话,诸如眼下这般境况皆是由孙扶苏处理。

他不言语,孙扶苏自然的对着刘明若端庄浅笑,“刘家小姐好舞姿,来人,将本宫珍藏的那对玉如意拿来赐予刘小姐。”

刘名若本还在她无论怎般舞姿婀娜,千流云都不正眼看她的低落中,骤然听到孙扶苏的赏赐,一愣过后便喜出望外。

皇后亲赐的玉如意,不管是否是珍藏,对于她们这些官家女子来说都是莫大的恩典,足够她显摆一辈子。

忙磕头,“臣女谢皇后娘娘赏。”

孙扶苏又再说几句客套话后,陆陆续续便有贵女们上前来表演。也不知是不是刘名若的舞姿足够优秀的缘故,并没有什么更为出彩的。

孙扶苏并未厚此薄彼,每人都给了些赏赐。只是这赏赐的物件到底有品阶之分,不然这番赏赐反而会适得其反。

毕竟在场的人中,眼睛雪亮的有不少,是否出彩大家都看得明白。

若分明出彩却得低品阶的赏赐,便是拿了赏赐,那人心中也不会舒畅。

这一番下来,约莫有二十个贵女到殿中去展示才艺。或歌舞或诗词或字画或琴曲。

花样繁多,令人眼花缭乱。

便是顾月卿都看得接连打了几个哈欠,君凰还在旁低声问她可是要先回府,不过她都拒绝了。

说到底这是千流云选定妻子的日子,不管是看君黛和周子御的面子,还是顾念着与千流云之间的交集,她都不该在中途离场。

待有资格上去展示的贵女都已展示完,便只剩下周茯苓和郑轻盈两人。

孙扶苏是明眼人,一眼便看出这两人最具竞争力。

私心里,她是希望千流云能选择周茯苓。千流云当得世间难寻的好男儿,长公主的女儿当得这样的良配。更况自京博侯府的宴会过后,她便知晓郑轻盈是怎样的人。

嫉妒心重,头脑简单,这样的女子若为联姻对象,届时怕不是结两国友邦,而是促使两国的关系僵化。

孙扶苏未承想郑轻盈在经历上次的事后竟还敢公然来宫中参宴,然依照君桓的旨意,四品以上官员家中有适婚又尚未婚配女子的皆需参宴。

郑轻盈刚好符合条件,也不好公然赶人。

至于郑轻盈曾经犯事,牢狱未满便被领回府的事更是不能提。这是为千流云准备的宴会,目的是让他挑选入得他眼的女子来联姻,若叫他知晓这些贵女中还有在牢狱中待过的,岂非故意让他怀疑君临的诚意?

是以纵然知晓郑轻盈不够资格出现在此,此番却不能多言半句。

这是郑轻盈要把握住的机会,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见周茯苓不动,也不顾近旁人的低声指指点点,起身朝殿中走去。

她一出现,殿内便不由安静下来,不为其他,多是震惊于她竟还有这样大的脸。

尤其是对千流云怀有念想的众多贵女们,此时大多恨不得将她瞪出个窟窿来,窃窃私语不断。

多是在骂一些诸如不要脸之类的话。

若是放在从前,郑轻盈定会沉不住气。来之前郑夫人不止一次告诫过她,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切勿搞砸,这才强忍着走到殿中。

“臣女郑轻盈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

孙扶苏淡淡应一声,“嗯,郑家小姐请开始吧。”也看不出她对郑轻盈是个什么态度。

连郑轻盈自己也琢磨不出。

“是。”

应过一声后,郑轻盈便让人备来笔墨画纸,开始作画。

也不知是介于她曾经的名声还是其他,总归她作画时有不少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尤其在千流云也看向她的画之后。

不得不说,作画时的郑轻盈很是有几分不同,落笔通畅。

难怪一直不多看其他女子一眼的千丞相会对她特别。

这是众人的视觉。

而在千流云这里,他实则是从周子御那里知晓周茯苓最擅长的是作画。自然无论她的画作是否比得过郑轻盈,他的选择都不会变。

她的画作若输给郑轻盈,恐她会受到打击。

千流云的关注可谓让郑轻盈欣喜若狂,尽管她尽量克制,脸上的笑意还是藏不住。

更加坚定她的要嫁他的决心,画得更用心。

约莫两炷香的功夫,一副画作完。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臣女的画作已完成。”

君桓抬手示意,内侍总管刘公公领着两名宫女上前,将画作执起在原地转一圈,好让在场的人都瞧见。

是一幅山河图,这图粗粗看去确是不错,然若细致去看,会发觉其缺少了些“神”。

颇有几分有形无神的意味,换句话来说,就是不够大气。

当然,只有个别懂行的人能瞧出,寻常人看来这就是一幅上好的画作,至少看上去很美。

“素闻郑家小姐作得一手好画,果然不错。来人,赏!”孙扶苏一如既往的走过场客套。

郑轻盈跪地道谢。

眼神却不着痕迹的瞄向千流云的方向,却瞧见他执起酒樽垂眸正细细品着酒,好似并未看到她一般。

双拳紧握,心有不甘。

却不得不领赏退下,离开时还不忘朝周茯苓的方向瞪了一眼。

周茯苓眸色一顿,而后微微敛下眼睫,让人看不到她眼底的情绪。

周子御以为她是紧张,不由宽慰道:“莫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平常心对待,尽力便好。”

周茯苓须臾才抬眸看他,浅浅一笑,“嗯,哥哥且放心,我知道。”

纵是她如此轻松的模样,周子御还是将信将疑,并未完全放心。

“接下来准备奏琴?”

周茯苓摇头,“不,作画。”

周子御一愕,“可是……”适才他分明瞧见她吩咐暗香去备琴,怎……

忽而一笑,“也好,妹妹的画哥哥也见过,便是哥哥都自愧不如,这般本事理当让旁人瞧见,知晓我周家子女皆有着过人的能耐,以免叫人小瞧。”

恰是此时,孙扶苏看向他们,“还有茯苓郡主未展示才艺吧?茯苓郡主可有兴趣也参与其中?”

------题外话------

*

还是赶了二更。

明天尽量三点以前先赶出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