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可敢迎娶,可想报仇(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樊筝一吓,忙将他推开。

猝不及防的,楚桀阳竟真被她给推开了,手还揽着她,只是唇却已离开她的唇。

眉头深拧,“你不愿?”

樊筝瞧见他这副又要生气的模样,还真不知该如何应。这根本不是愿不愿的问题,倘若他留宿,必会发觉她的女儿身。

好不容易亲近一些,若叫他知晓她乃女儿身,会否无法维持他们如今这般亲密的关系?

总归现下还不是最适合的时机。

见她久久不语,楚桀阳紧紧盯着她一瞬,便将她松开,“也罢。”起身便要走。

瞧见他如此,樊筝一急,忙唤:“阳阳。”

楚桀阳果然止住脚步,却并未回头。实则他也不是真生她的气,只是忽然意识到或许的他将她逼得太急了些。

男子与男子在一处终究有悖常伦,她能这般接受他已出乎他的预料,不能太过逼她。

“早些歇着。”语罢又要往外走。

樊筝又叫住他,“阳阳,你可敢娶我?”

闻言楚桀阳身形一怔,猛地回头来看她,“你说什么?”眼底是浓浓的惊喜,又有几分生怕听错的犹疑,“再说一遍。”

见此,樊筝一笑,“我说,你可敢娶我?纵我为男儿身,你也能叫天下人知晓你要娶我,不顾世人眼光,不顾所有人反对……”

她话还未说完便被他快步过来一把拉进怀里,双手紧紧扣着她,“这世间还没有本宫不敢做的事!”

“阿峥,此可是你自己提出的,倘若到时敢反悔,本宫绝不轻饶!”威胁,是真的威胁,然樊筝也听得出他语气中透着的满满喜悦。

轻笑着点头,“嗯,不会反悔。”

“给本宫一些时间,本宫定许一场盛世婚仪。”

这夜,楚桀阳终是未留在樊筝屋中。一则是樊筝不允,二则是楚桀阳怕他太过高兴控制不住会对她做些什么。

倒是这夜过后,两人的感情又上升了几分。

樊筝在楚桀阳眼中还是个男子,樊筝一个男子不顾天下人看法愿嫁与他,便说明他在樊筝心中占着的分量不轻。

或许樊筝对他的感情不比他对她的少。

这个认知让楚桀阳非常之欣喜。

*

君临,君都。

被秋灵喂了毒的鬼老在将赵菁菁的腿废过后赶回君临寻顾月卿要解药,他到君临已将近十日功夫,却一直寻不到顾月卿。

只因摄政王府戒备森严,他根本见不到为摄政王妃的顾月卿。

鬼老也不是没想过直接去摄政王府求见,无奈心中对凶名在外的摄政王十分恐惧,生怕摄政王知晓他当初刺杀摄政王妃的事会取他性命,这样他不仅没能见到王妃,反而会丢一条命。

是以他一直不敢去摄政王府求见,仅在王府周围徘徊,想以此碰碰运气看是否能遇上王妃。

这一徘徊便将近十日过去,一直未见王妃出门。

直到今晨方看到有马车从摄政王府离开往皇宫而去,应是去参加宫中为接待禾术使臣所举办的宴会。

待马车驶离摄政王府有一段路程,路过一处行人稀少的巷子,鬼老才鼓足勇气跑出来拦住马车。

已与约定的时间相差十来日,他这几日每晚都会毒发,痛得死去活来。他不怕死,却不想这样生不如死。

倒是为着倾城公主手中竟有这样厉害的毒药心生惊疑。

要知道那日给他吃下毒药的是倾城公主的贴身婢女,如此便是说这毒或许与摄政王并无关系。

一道人影突然冲出来,翟耀忙勒紧马缰,“吁!”抬眼看向突然出现的人,眼底杀意骤现,“来者何人?”

鬼老行一江湖礼,“老夫并无恶意,此来仅是为求见王妃娘娘。”

求见王妃?

翟耀眉头一拧,看向近旁的秋灵,“王妃识得此人?”

秋灵不置可否的挑挑眉,“算是。”看向前方的鬼老,“鬼老似乎晚了些时日。”

鬼老这才注意到秋灵,闻言一喜,“姑娘,实不相瞒,老夫到君都已有近十日,一直未见王妃出府,是以方等到今日。王妃吩咐老夫的事老夫已照着做完,还请王妃予解药。”

生怕秋灵不信,继续道:“若姑娘不信,可着人去天启查探,相信如今在天启,大将军嫡长女已是个废人一事早已传得沸沸扬扬。”

“我自是信得过鬼老,此事鬼老做得极好,这是解药。”秋灵掏出一瓶药朝他扔去。

纵是赵菁菁一条腿被废一事尚未传到君临,万毒谷的情报网却也早已将消息传回。

鬼老欣喜接过药瓶,忙倒出一粒服下,堵在心口那股烦闷的气果然散了不少。

拱手,“谢王妃,谢姑娘。”

“我家主子自来说话算话,你既照着主子的要求将事做好,自然不会再为难于你。事情既已告一段落,鬼老也当记得当初答应的听主子差遣一年,此番便去城西的万和酒家,那里自有人会告知你接下来该做什么。”

鬼老一顿,“万和……酒家?”

这个酒家鬼老听过,是君都有名的老字号,店家酿出来的酒尤是有特色,不止在君都颇具盛名,许多对酒偏爱的他国人也会慕名而来。

这样一个处在君临的老店,少说也有百余年历史,如何与天启无依无靠的倾城公主扯上关系?

不止鬼老震惊,连一旁的翟耀也十分震惊。

比起鬼老,前些日子摄政王府收到万毒谷一千两黄金恰巧在场清点的翟耀更清楚万和酒家是怎样的存在。

那日以万毒谷之名送来黄金的便是万和酒家的掌柜。

知晓顾月卿是万毒谷谷主的,除却那日见识过顾月卿出手的两名暗影卫便只有周子御一人。而他们之中无论是谁都未告知任何人,是以便是身为君凰近身侍卫,暗影卫首领的翟耀也不知晓顾月卿的身份。

这番听到秋灵的话,如何能不震惊?

任意左右万毒谷的据点,他们这位王妃怕是与万毒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翟耀心中震惊,却并未表现出来。如今王爷也坐在马车中,秋灵既是如此不避讳,许也不担心会被王爷知晓。

既是王爷都没说什么,他做下属的自不会多言。

“嗯,你自去吧。”

“可是姑娘,王妃不问问老夫的话?还有当日老夫说过是为王妃做事三年,而非一年。”

“见我家主子便不必了,你自去听命便是。至于是三年还是一年,如今暂不做定论。倘若你能耐不足,便是为主子做一年的事都不够格。”

此番的秋灵身上透着一股不容忽视的气势,丝毫就不似寻常婢女能有,纵是翟耀都微微一愣。

鬼老看着这样的秋灵,动动唇想说什么,终是没说出口。有种奇怪的情绪在心底升起,告诉他,想要为这位摄政王妃做事,眼下的他的确还不够格。

“是,老夫这便去。”

待鬼老离开,翟耀继续驾着马车前行,并未多问半句,好似刚才的事未发生过一般。

秋灵不由多看他两眼。心道这人还真是天生的木块脸,竟无半分好奇心。

彼时马车中。

君凰一袭暗红色长袍拖曳,墨发松散散落,慵懒的坐在软榻上背靠着马车,顾月卿则一袭如常的红衣躺在软榻上,头靠在他腿上。

君凰垂眸看着顾月卿,手指缠着她几缕墨发把玩着,赤眸的眸子妖异却不失柔情。

顾月卿手里拿着一封密信在读,此并非绝密的信,加之如今君凰已知晓她许多事,也不必事事避开他,万毒谷中事务回报的信笺可直接送到摄政王府。

此番她手里拿着的正是其中一封。

两人之间的气氛尤是温馨,适才马车外发生的事并未打扰到他们。

待她将信笺看完折好装回,君凰便自然的接过放到一旁的暗柜中,顺势将她的手握在手心轻轻捏着,“卿卿。”

“嗯?”

将她纤细的手指拉到唇边轻吻,赤红深邃的眸子看着她,“可是想报仇?若想,本王即刻集结二十万精兵陪你攻下天启。”

------题外话------

*

二更五点。

从今天开始应该会正常更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