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商兀皇宫,皇帝试探(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是老人还是新人,此时都知道,樊华山庄的庄主是得罪不起的贵客。

楚桀阳正要与樊筝一道走进御书房,便被内侍总管起身恭敬拦住,“太子殿下,陛下想单独与樊庄主说说话。”

眉头深皱,“你在拦本宫?”

“太子殿下恕罪,老奴也是奉命行事。”内侍总管额角多了几滴冷汗,天知道他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敢拦下太子殿下。

楚桀阳还想再说什么,樊筝便扯扯他的衣角,对他摇了摇头,“我一人进去便可,陛下与我祖父交情匪浅,总不至于为难我,你且放心。”

这话可没避着内侍总管,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倒是内侍总管听到樊筝以此般口气与楚桀阳说话,心下又惊了一惊。

看来太子殿下与樊庄主重归于好后,感情比从前更加亲厚了。

有得樊筝开口,楚桀阳才不再坚持,“那本宫在此等着你,若有何事便唤本宫。”

樊筝轻笑着点头,“嗯,不过你也不必在此,去旁殿或是马车里等着便可。”

堂堂太子殿下,随着她一道入宫便已足够叫人震惊,竟还要在这里等着她。也是亏得她如今是男子装扮不易让人多想,否则他这番与叶家的退婚怕是要被传出各种桃色版本来。

“无妨,本宫便在此等着。”

知晓拗不过他,樊筝倒也不再强求,举步走进御书房。

此时御书房中仅坐着楚寒天一人。

“樊华山庄樊筝见过陛下。”

楚寒天看向跪在地上的年轻人,“不必多礼,起身吧。”

“谢陛下。”

樊筝起身,楚寒天这才细致打量她来,几年不见,少年都长大了,倒与少时一般很是眉清目秀,“赐座。”

内侍总管领着樊筝坐下。

“自你祖父过世你便再未入过宫,朕险些都要认不出你来了,往后得空多多入宫来看看朕。说来你祖父的丧礼朕都未能去参加,实在惭愧。”

“草民惶恐,谢陛下抬爱,祖父他老人家在天有灵得知陛下如此记挂,必会含笑九泉。”

“说什么抬爱不抬爱的,朕与你祖父是忘年交。当年的事说起来还是你太过见外,山庄内乱,你又年纪尚小,若向朕求助,朕断然不会坐视不理,倒是可怜了你小小年纪又是平内乱又是掌家权。”

“谢陛下,当时情况紧急,草民也无法将信笺送出,这才……不过好在事情都已过去,托陛下洪福,如今山庄一切安顺。”

话是这般说,樊华山庄是商兀首富,若叫皇室公然插手内斗,届时山庄的财产归属恐就不是她一人所有。

自来私交归私交,楚寒天并非楚桀阳,她又怎会让樊华山庄与他扯上关系?

就是不知楚寒天此番突然将她叫来又说这一番忆及旧情的话不知用意何在。毕竟这些年与她闹翻的是楚桀阳而非楚寒天,而楚寒天仅在得知她祖父去世后着人去慰问过一次,这般五六年过去也不曾将她召进宫来表示一下关心。

她也不是那等蠢笨之人,会觉得他此番是单纯的顾念旧情。

“也是你小小年纪便有魄力,这才将你樊华山庄偌大的家产守住,还打理得井井有条。”

“谢陛下夸赞。”

“说来朕尚有一事不解,当年你与阳儿怎闹成那般?朕记得你二人交情一向好。”问出这话时,楚寒天眼底闪过一道精光。

樊筝浅笑,“少不更事,让陛下见笑了。”模棱两可,让人探不出什么来。

“那你和阳儿如今是?”

“说来太子殿下身份尊贵,不是草民能称兄道弟的,承蒙太子殿下抬爱念及少时交情,愿与草民结交。恕草民托大,如今草民与殿下算得上好友。”

“好友?”语罢楚寒天便大笑道:“如此甚好,甚好。”

“年轻人嘛,小打小闹总免不了。朕与你祖父交好,你能与阳儿再为好友,朕心甚慰。”

樊筝淡笑不语,有殿前伺候的宫婢端来热茶。樊筝端在手里,却不喝。到此时她都尚未猜到楚寒天这番将她找来究竟用意为何。

好在楚寒天并未绕太久的弯,“阳儿欲要与叶家退婚一事,你可是听说过?”

樊筝端着茶盏的手一顿,心也“咯噔”了一下,她深知楚寒天不可能知晓她与楚桀阳的事,但还是不免会担心。

压下少许不平静的心绪,面上神色如常,“之前听太子殿下提起过。”好友嘛,她若说不知也说不过去。

“可知缘由?”

“不知,太子殿下未与草民提及。”

楚寒天将信将疑,“当真不知?”

“草民当真不知。”

楚寒天微微拧眉,再深深看她一眼,见她确实不像在说谎的模样,方道:“阳儿告知朕,他要退婚乃是因着已有心仪之人,你与阳儿交好,可知他心仪何人?”

彼时樊筝正在喝茶,闻言险些一口喷出来。她没想到楚桀阳竟连心仪之人这般话都说了出来,也不怕陛下查到她头上去!

佯装震惊,“太子殿下已有心仪之人?”

她的反应让楚寒天拿不准她是否真不知,“你未听他说过?说来朕这番询问也没有旁的意思。你也知晓,阳儿是先皇后留给朕唯一的血脉,朕一直对他百般疼爱,但阳儿的脾性……莫说是现在,便是曾经,有什么事他也不会与朕说。性子又尤其执拗,这么些年也不曾见他对哪家女子上过心,眼下突然有了,朕心里也高兴。”

“只是阳儿这脾性也不知会否吓到人家姑娘,朕就是想知晓是哪家姑娘,好着人去打探打探。若是可行,朕便做主给他们赐婚,也能将人家姑娘与他绑在一处。如此,也不用担心人家姑娘会被他吓跑。”

樊筝嘴角一扯,“草民当真不知,不若陛下将太子唤进来问问?他此番正在殿外。”

“不必了,阳儿那执拗的性子,朕从他那里也问不出什么来。本想着你与他关系好或许会知。”

樊筝尴尬一笑,“陛下有所不知,草民也是前些时日才与太子殿下将从前的误会说开,太子殿下的事,草民知之甚少。”

“无妨,朕也仅是随意一问,倒是有一事朕想知你是何态度。”

眸光一顿,樊筝浅笑道:“陛下请说。”

“阳儿若与叶家退婚,必会少叶家这个助力。如今在朝堂上有大半是邹家势力,阳儿没有母家照拂,若再没有叶家支持,怕是将来在对上凌王时会吃不少亏……”

“陛下。”樊筝打断他的话,起身走过去跪下,“樊筝不过一介草民,不知朝堂之事。”

言外之意,这些事不是她该知晓的,也不是她能参与的。

楚寒天定定看着她,而后笑道:“峥儿莫要紧张,朕不过与你说说闲话,且起来说话。”

“谢陛下。”

“朕与你祖父交好,自是知晓你们樊华山庄素不参与朝堂纷争,朕仅是想要知晓,若将来有一日阳儿蒙难,你作为他的好友可会助他一臂之力?”

樊筝面上做出几分为难之色,良久才道:“太子殿下不嫌弃草民的出身,愿与草民以好友相待,将来若有能帮得上太子殿下的地方,草民自是义不容辞。不过想是陛下多虑了,太子殿下乃天下难有的英才,如今又为陛下分担许多朝堂政务,相信他也用不上草民做什么。”

她这番并不完全是假话,以楚桀阳的能耐,即便没有叶家,要对付区区邹家和楚桀凌绰绰有余。

“如今是年轻人的天下,商兀虽不参与各国纷争偏安一隅,然照着如今天下局势,将来商兀怕也是要被卷入这纷争中。朕年纪大了,许多事情都力不从心,便是在一个邹家虎视眈眈之下护着阳儿到如今都这般不易,将来……哎……”

这个话樊筝知晓她不能接。

“罢了,朕知你将来会站在阳儿身边便可,樊华山庄若有什么需要可只管告知朕,在朕力所能及之处定会多给你们行方便。”

“多谢陛下。”

“好了,你且退下吧。”

“陛下不见见太子殿下?他如今便在殿外。”

“不见了,阳儿想来也不愿见着朕,这些年他面上瞧着没什么,其实心里还在责怪朕。”

樊筝一默,“草民告退。”

*

樊筝方出御书房,那边皇后的寝宫便已接到她被召进宫的消息。

彼时宫殿里只要皇后邹氏和楚桀凌两人,其余伺候的宫婢内侍已被打发出去。

“哐嘡”一声,是邹氏将手中的茶盏重重摔在地上,“想不到刚丢一个叶家,那兔崽子转眼便勾搭上了樊华山庄!”

------题外话------

*

明天见,更新不定时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