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商兀东宫,樊筝住下(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亲,往后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准。陛下既提出由叶家来退婚,我们若是不允,便是得罪陛下。我们若允,难保陛下不会怀疑叶家将来会否因此事而生出报复之心。古来帝王没有几个不是疑心重的,倘若陛下不放心叶家,便是叶家的大难,有了免死金牌,至少能保叶家人性命。”

“自然,这也只是女儿防患于未然之举,陛下纵是仁爱,却到底是帝王心不可测。”

“怎会如此?那这婚若我们不退……”

“万万不可,若不同意退婚,得罪的便不是陛下一人,还会连太子一并得罪。父亲也不必多想,叶家有如今的地位,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所谓祸福相依便是如此。”

“那晚些时候为父再入宫?”

“不急,缓几日再说,要让陛下以为您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给的答复,知道我叶家已做好所有打算。如此,陛下许就不会动叶家。”

叶琼长长一叹,“这都叫什么事。”婚约不是他们想定下的,如今便是连退婚也不能由他们说了算。

如此倒也罢,竟是退有忧,不退也有患。

“父亲放宽心,这只是往最坏了想,女儿也不会任由事态如此发展而什么都不做。”

“可这是皇家,皇权至上,我们如何斗得过?”

“父亲放心,女儿自有打算。”

*

樊筝在客栈住了一晚,翌日一早便被楚桀阳着人请到东宫。

樊筝不是第一次来东宫,自打楚桀阳八岁便分府东宫,那时她与楚桀阳关系好,凡来商兀必往东宫跑。

不过这些年两人不往来,即便往来也多是刀剑相向,这样算来,她已有许多年不曾入过东宫。

马车直往东宫而去。

东宫并未设在皇宫内,是分立出来的府邸。

待马车行到东宫外,领路的侍卫下马恭迎,“樊庄主,到了。”

伊莲当先走出来,抬手掀开车帘,樊筝方从里走出。跳下马车,看着这庄严又熟悉的府邸,不由得有些恍惚。

“阿峥。”

抬头一看,却是楚桀阳出大门相迎。

楚桀阳的目光落在樊筝脸上,此番他眼底的神色比往日里少了几分阴沉,多了几许温和。

见此,樊筝竟有种这些年他们都不曾闹翻的错觉。

她站在那里不动,神情似有几分怅然,楚桀阳一顿,便举步走下阶梯来迎她。

上前直接执起她的手,“进去吧。”

四下有侍从看着,他竟这般不避讳,樊筝试图挣脱开他的手,却挣不开,“你先放开我,这样让人瞧见像什么话。”

“瞧见又如何?谁人敢说本宫半句?”说着握着她的手又紧了几分,直接将她牵进府。

*

东宫某个房间,两人隔着一个矮几席地而坐。

楚桀阳着人拿来几碟点心,还备有上好的佳酿,亲自倒了一杯递到她面前,“这是你素来最喜欢的桂花酿,喝喝看。”

樊筝接过酒樽,放在鼻尖轻嗅,是熟悉的味道。当年两人在一处也常这般对坐饮酒,只是那时年少不敢贪杯,并未喝痛快。

再看矮几上摆着的点心,也是她爱吃的,抬眼看向对面坐着的人,樊筝心中一时有些五味杂陈。

“退婚的事昨日本宫已与父皇提过,你且放心,过不了几日便能顺利将婚退了。”

“叶家那边……”

“无妨,他们会同意的。阿峥,本宫答应你的都会做到,你莫要忘了答应本宫的。”

“自然。”这本是她一直期盼的,若非如此,这两年她那般去阻挠他和叶瑜的婚事又是为何?

“在商都的这些天,阿峥便住在东宫。”

“不成!”樊筝立时拒绝。

若住在东宫,依照楚桀阳如今的脾性,断不会让她独自住一间屋子,如此朝夕相处,她的女儿身必然瞒不住。

她这番果断的回答成功让楚桀阳变了脸色,眸色阴冷,“不成?”

他这副表情樊筝无比熟悉,这些年追杀她时,他便是如此脾性诡异,动不动便会变了脸色,也不知这般性情是如何养成的。

见樊筝不应声,他便又问:“为何?”

“这些天我在商都尚有许多事要去处理,住在东宫多有不便。”

“有何不便?在本宫的地方,你可任意出入,白日里你只管去忙你的便是,晚间回来住即可。阿峥,你不是本宫的对手,莫要让本宫对你使手段。”

他这番神情瞧着就不像在开玩笑,若她当真不同意,他指不定真会与早前一般将她点了穴扣下来,到时她更没有自由。

“我住下也行,但我要独住一间房。”

楚桀阳微微拧眉,显然是不赞同。

“如若不然,我便自去山庄的庄园住着。在武功一道上我自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也该知晓,若当真斗起来,我未必没有法子赢过你。”

不然这两年的追杀她是如何一再躲过的?

楚桀阳仍有几分不满,却不得不松口,“好,你便独自住一屋,但你的屋子必须在本宫近旁。”

住他近旁?这暴露的风险也大,但若不同意,定会将他惹怒,到时吃亏的还是她。如果当真闹起来,就是两败俱伤得不偿失。

“成,不过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进我的屋子。”

楚桀阳的眉头皱得更深,不住一间房已是他做的最大让步,若还不能进她的屋子……忽而眸色一顿,启唇:“好。”

于是樊筝便这般在东宫住了下来。

*

晌午过后,楚寒天知道樊筝在东宫,便着人来将她请进宫。楚桀阳不放心,硬是要跟着。

拗不过他,樊筝便也随他去。

于是两人便乘坐马车随内侍官入宫。

马车上,樊筝方一坐下,楚桀阳便将她抱坐在他腿上。他这一番动作让樊筝一惊,“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这是皇宫派来的马车,内侍官还坐在车夫身侧,若叫他觉察点什么,必会传到陛下耳朵里。

楚桀阳哪里会依她,这段时日他们都忙着赶路,一直没怎么亲近,这番好不容易两人单独相处,他自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一手擒着她的下巴,唇便贴上去。

樊筝恐马车外的人听到,不敢太过挣扎,只能任由他吻着。

他含着她的唇,轻轻吮吻,入侵纠缠。有前几次的经验,如今楚桀阳的亲吻已不再那般横冲直撞,慢慢吸允,没一会儿便将樊筝吻得头脑晕沉,便也忘了还要顾忌马车外的人。

双手环着他的脖颈,回应着。

觉察到她的动作,楚桀阳心下一动,吻得狠了几分,擒着她下巴的手缓缓用劲。

待两人气息紊乱,他才将她松开,唇贴着她的唇,“阿峥,阿峥……”

一声声唤得樊筝心尖发颤。

到此时,她如何还能感觉不到他对她的情意?

环着他脖颈的手不由收紧几分。她想,不管将来他知晓她乃女儿身后会是怎样的反应,至少如今两人这般很是合她的心意,往后的事往后再说,再糟总糟不过曾经。

楚桀阳的唇渐渐滑到她的脖颈,又亲吻了两下,方将下巴靠在她肩头平息。

他此番心里是激动的,阿峥在未受到任何钳制的境况下这般接受他的亲近,还有所回应。

她并不讨厌他。

“阿峥,往后本宫会待你好的。”

“嗯。”

两人就这般相拥着直到马车驶入宫,最后停在御书房前。

“御书房到了,请太子殿下、樊庄主下车。”车外内侍官通报。

楚桀阳当先走出去,抬手拉着车帘,樊筝随后走出。

无疑,楚桀阳身为商兀权势地位极高的太子,这些年性情又总是阴晴不定,即便见着皇后他都是爱搭不理,更莫要说做这般给人撑开车帘的有失身份之事。

在这宫中的老人都知道太子与樊庄主早年交情甚好,只是近些年闹了些矛盾,便是如此,他们这番瞧见楚桀阳如此举动亦是心生震惊,更况那些不知情的新人们。

压下各自心底的震惊,齐齐跪地行礼,“参见太子殿下,见过樊庄主。”

------题外话------

*

大家除夕快乐~

大年三十还码字的阿璇,好可怜啊~

二更大概四点左右。

除夕夜,为感谢小伙伴们对阿璇的支持,阿璇会发一个订阅红包,订阅的小伙伴记得到作品首页领取噢~

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