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君凰知情,商兀国都(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一早,千流云朝摄政王府递了拜贴,并未避讳旁人,明明白白叫人知晓他是去拜访摄政王,也恰是这番不遮不掩,所有人包括一直留意着千流云行踪的禾均在内,都不会将他与摄政王妃联系到一处。

这日,千流云与君凰在摄政王府的书房谈了许久,彼时顾月卿也在,只是到后面时,她离开去嘱咐厨房备膳食,书房中便只剩千流云和君凰两人,具体谈论些什么,便是顾月卿也不知晓。

倒是今日过后,顾月卿与禾术的牵扯,君凰皆已了解透彻。

千流云留在摄政王府用膳,待用过膳离开后,顾月卿与君凰二人便坐在月华居内院一处凉亭中。

艳阳天,轻风拂。倒也不算热人。

彼时两人对坐,凉亭中石桌上摆放着一方香炉,两个茶盏以及一盘白玉棋。

君凰执黑子,顾月卿执白子。

暗红色的长袍矜贵,红色的衣裙出尘。两人的样貌又各有千秋,这番对坐着委实是一道风景。

君凰一手支着下颚,一手执起黑子,一边落子一边道:“本王下棋,素来难逢敌手,没承想卿卿的棋艺竟如此之高。”

顾月卿跟着落下一子,“王爷又与谁认真对弈过?”依照他的脾性,这世间与他对过弈的人怕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寻常人哪里有资格让本王坐下来陪着对弈?”被她点破,君凰竟也不避讳,反而眉头轻挑,赤眸中全是对她的情意。

顾月卿唇角微勾,不过他此话倒是不假,他的棋艺委实高绝,至少这么多年顾月卿不曾遇到他这样的对手。

尽管她也不常与多少人下过棋,但早前在禾术待的那段时日,她偶尔也会与禾术帝和千流云下几盘棋,却从未有过与君凰对弈时这般棋逢对手的感觉。

不由想着,若非当初她决定和亲,两人又不曾遇上,待将来对上时,君凰定是个难应付的对手。

“今次千流云过来,王爷当已知晓许多事,此番可有何想问的?”

本是不想禾术掺和进来,哪承想与他们两人在书房待过一会儿后,便被君凰借着吩咐厨房准备膳食的由头打发走,他与千流云则继续在书房商谈。

便是不知他们都谈了什么,顾月卿也能猜个大概。

君凰执棋支着下颚,有几分慵懒。

就这般看着她,“卿卿可想去廖月阁看看?”这已是他第二次与她提及此事。

顾月卿微顿,“不想。”

她极少会直接拒绝什么事,这般直言拒绝,莫说君凰,便是凉亭旁站着的翟耀和秋灵都看出不同寻常来。

她对廖月阁是介意的。

“无妨,卿卿何时想去便与本王说,届时本王陪着你一道。”

“嗯。”

除此,君凰便未再问更多,仅说一些其他的话,两人继续下棋。

*

商兀国都,商都。

彼时约莫十人各骑一匹马奔在街道上,行人避让。

驾马当先之人一袭玄衣,谪仙的容貌却透着一抹阴诡,眼神亦是冰冷阴沉。

一行人浩浩荡荡往皇宫的方向而去。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是太子殿下!”

接着街道上便热闹起来。

“据闻此次太子殿下又是追着那樊华山庄的庄主而去,也不知这樊庄主是哪里来的胆子,竟连未来太子妃都敢一再招惹。”

“是啊,这是陛下亲赐的婚,哪里能轻易被人破坏?”

“叶家少主天仙一般的人儿,又小小年纪便接手叶家大半生意,唯有太子殿下这样出色的男子能相配,虽则樊华山庄富庶,樊庄主比起太子殿下来,到底是要逊色些。”

“樊庄主也是这世间少有的优秀男子,在咱们商兀国,除却太子殿下,怕也只有樊庄主能配得上叶家少主了,只可惜有太子殿下在。”

“说来这叶家少主也是好命,不仅生在那样的富贵人家,还得这般两个优秀的男子多番为她大打出手,据说好些次太子殿下都险些杀了樊庄主。”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听说太子殿下少时还与樊庄主是至交好友,这番为一女子如此翻脸为仇,红颜祸水啊……”

“你当心着些说话,若叫叶家人听到你这般言辞,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哎哎哎,我也就感慨一番,叶家少主那般容貌才情,又是难得的经商天才,叶家在她手里这几年也是越发鼎盛,这样的人儿,也不怪有那么多优秀的男子惦记。”

……

此时一辆马车正行驶在街道上,马车中的人听到街道上百姓的议论,一时有些无语。

“伊莲,本庄主比起太子来当真差了如此多?怎么说本庄主都是这商兀的首富。”

“庄主,不是您差,是太子殿下太过优异。若您瞧上的是别人的未婚妻,赢的那个人定然是您。”

樊筝睨她一眼,“本庄主是不是瞧上叶瑜,旁人不知,你还不知?”

伊莲嘟囔着:“在这之前,奴婢还真不知。”

“你说什么?大些声。”

“咳咳……奴婢说,在这之前还真不知庄主的用意,以为您装男人装得久了喜欢的是女子,原还想着劝劝您,转念又想,您如今年岁也不小了,瞅着也没有找个夫婿回山庄的意思,这样娶个妻回去也是不错……”

被樊华没好气的打断:“好了好了,别说了,越说越不像话。”

娶个妻回去?不是耽搁人家姑娘一辈子么?

“不过如今奴婢是放心了,原来庄主这些年一直揪着叶家少主不放是别有目的。”伊莲很是开心。

如何能不开心?庄主本是女儿身,如今已二十有三,便是以男儿身未成婚都算得上晚的,更况她是女儿身。

女子十八不出嫁便是老姑娘。樊筝女子的身份又不宜暴露,作为她的贴身丫鬟,又是这世间唯一知晓她女儿身之人,伊莲心底其实很是心疼。

便是寻常百姓家的女儿也没庄主这般命苦,从小到大未着一次红妆便罢,还要扛起这般大的家业,又不得不以雷霆手段将家产都掌在手中处理得井井有条。

如今好了,原以为太子殿下对庄主多番追杀是因庄主觊觎叶家少主,没承想竟是太子殿下瞧上了她家庄主,不欲她与叶家少主再有什么纠缠。

在太子殿下眼中的庄主分明是男儿身,竟也能得他这般真情,庄主也算苦尽甘来。

“可是庄主,太子殿下若想退叶家的婚怕是不易,旁的不说,陛下那一关就不容易过。”

“还有庄主女儿身之事,打算何时告知太子殿下?或许知晓您乃是女儿身后,于太子殿下的谋划会更为有宜,毕竟娶个女太子妃比娶男太子妃容易许多。”

樊筝闻言嘴角一抽,“男太子妃?也亏得你想得出来。”

“此事暂且别让太子知晓。”谁知他是不是当真喜欢男子?倘若知晓她乃女儿身又接受不得她,她岂非要一场空?

“是,那庄主此番是去山庄的庄园住下?还是直接去东宫等太子殿下?”

“都不必,寻个客栈便是,晚间本庄主要去一趟叶家。”

伊莲不解,“去叶家?庄主又要去寻叶家少主?若叫太子殿下得知怕是又要吃味,到时再追得庄主满世界的跑……”

樊筝暗暗翻个白眼,“是去寻叶瑜不假,却不是去追求她。太子既为我们的事回宫与陛下提出退婚,本庄主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说到底这是两个人的事,断没有叫他一人独自出力的道理。”

“这个婚若由太子来退怕是不易,本庄主还是从叶瑜那里着手。”

“庄主是想让叶家少主提出退婚?”伊莲微讶,“这婚约定下这么多年,若要退,叶家也不会拖到如今。那叶家少主都十七了,在这商兀也无几人配得上她。倘若退婚,她的婚事岂非没了着落?她又怎会愿意?”

樊筝神色亦有几分凝重,“便是如此也得去试试。”

------题外话------

*

二更三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