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真相道出,君凰发怒(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堵上嘴绑着扔在地上的六人,君黛不由问:“子御,这是?”

其实即便不问,大家都能猜到这几人与今日之事脱不开干系。

“母亲,此事容后再说,这里是两颗解毒丸,您着人给郑家小姐和那婢女送去,而后将两人都叫到此处来,顺便将慕家小姐也叫来。”

慕敬还在看戏,骤然听到周子御提起自家女儿,脸色大变,急忙招呼随侍的小厮去寻慕婉儿的丫鬟问话。

君黛接过周子御递来的解毒丸交给晋嬷嬷,由晋嬷嬷去将人请来。

没一会儿,郑轻盈在丫鬟的搀扶下走出来,与此一道的还有郑夫人,以及面色略显苍白的慕婉儿和慕夫人。

谁人都不是傻的,周子御特地强调将慕婉儿一起请过来,慕婉儿本就心里有鬼,不害怕才怪。本还想抱着一丝侥幸,可出来时看到跪在地上的六人,其中还有一个是婢女装扮,慕婉儿两眼一黑险些腿软晕过去。

那个婢女是慕府里的,也就是郑家那小厮的妹妹,慕婉儿原用她来威胁郑家小厮将那池塘边的观台毁掉。

慕婉儿如何也没想到,周子御竟能查到这上面来!不,或许在这途中摄政王的人也出了不少力……

心里只回荡着两个字:完了。

见女儿骤然变了脸色,再看那跪地的人里有个丫鬟有些面熟,慕夫人也大惊。

郑轻盈的衣衫已穿好,只是人还有些虚,面上的潮红也没散去多少。彼时那落水的婢女也被婆子搀扶过来,婆子还正想着毁了这婢女的名声将她赶出府去,没承想转眼事情就闹这么大。

药是解了,却将人都召过来。

周子御亦寻一个位置坐下。

一行人上前依次跪地行礼,却无人将他们喊起来。

周子御示意,贯常跟在他身边的暗卫青铭,此时一身黑衣半张面具站在他身侧,缓缓开口:“赵三,原是君都城郊良民,与侯府里的婢女梅兰有婚约,因家中钱财皆被赌输,如今家徒四壁拖欠银钱无数。梅兰与其提出退婚,赵三心中不忿,对此怀恨在心,于今日买通后门小厮潜入府中,将府中婢女梅兰扔到池中。”

“其后赵三溜出府,在后巷中被几个街头混混堵住,扬言是他的债主,若拿不出钱便要将他打死,是我家公子派人及时赶到才将赵三救下带进府中来。”

“盘问得知,赵三会入侯府找梅兰寻仇,乃是拿了慕家小姐慕婉儿贴身婢女小环的五十两银子,听其命令入府行凶。”

听到这里,众人面色不一,慕婉儿则是脸色大变,“臣女冤枉了,此事怎会与臣女有关?还请周小侯爷明鉴,皇后娘娘,王爷,臣女……”

却被周子御打断:“慕小姐先别急,等本公子的人将话说完,有的是时间给你辩解,青铭,继续。”

“是,公子。”

青又继续道来:“赵三本对梅兰有怨,如今又有钱财可拿,自是依言照办。听小环吩咐,于各位贵人休憩之地将梅兰扔进池塘之中。却不知出府后会遇上同样收了小环银钱在那里堵着他的街头混混。”

闻言,那被堵住嘴绑着的赵三一脸震惊,恶狠狠的瞪向跪在慕婉儿身后的小环。

“郑家小厮王成,于早前鬼鬼祟祟出现在侯府庭院的池塘边,审问得知,王成是受慕家小姐的指使毁掉池塘观台,其意图为何暂不知。王成会受到威胁,乃是因其家中有一妹妹王桔在慕府为婢。”

“梅兰落水之时,慕家小姐的婢女小环未在场,有人看到她出现在厨房,彼时厨房外突然起火将厨房中人都引出去,再之后,郑家小姐和梅兰一同喝下熬制出来的姜汤齐齐中药。”

“公子,属下禀完,所有人证皆带到。”

青铭刚说完,就有几个侍卫模样的人将厨房的丫鬟婆子们领过来,同时还有后门小厮等涉及到此事的人也一应带来。

前前后后跪成一片,无一不是战战兢兢。

他们平日里哪里能见着这么多贵人?其中还有凶名在外的摄政王,吓得冷汗涔涔。

郑轻盈闻言,不可置信的指着慕婉儿,“是你要害我!你心思竟如此歹毒,给我下这样阴毒的药!”

慕婉儿哪里还管得上是否被骂,脸色苍白得吓人,“小侯爷,臣女冤枉啊……这不是臣女做的,臣女毫不知情……想是……想是什么人收买臣女身边的婢女,欲要加害于臣女,还望小侯爷明鉴,还臣女一个公道……”

小环闻言,惊疑的看向慕婉儿,却被她阴冷的眼神给吓住,忙磕头,“小侯爷恕罪,一切皆是奴婢一人所为,与我家小姐无关。”

慕婉儿暗骂,蠢货!这欲盖弥彰的说辞当谁听不出来!

“小侯爷明鉴,臣女丝毫不知情……臣女与盈盈情同姐妹,何以会害她?”

慕敬忙跪下,“小女自来良善,断不会使出如此阴狠的手段害人,还请小侯爷明察。”

慕夫人也惊慌道:“小侯爷,倘若此事当真是婉儿所为,这么做对她又有何好处?她与轻盈无任何争端,断没有理由这样做啊……”

“谁知道她是不是嫉妒我!慕婉儿惯会装柔弱,难怪那时其他人都站到观台上,只有她一人站在岸边。她还劝阻我,说什么观台上拥挤,到时肯定少不了推搡,恐被谁推下水都不知。若不是听到她这样说,我又怎会……”

郑轻盈一激动都不知道说了什么,等意识到便猛然顿住。

却见摄政王唇角勾着笑道:“怎会什么?怎会推王妃?所以这一场算计原不是针对旁人,而是针对王妃?”

虽是擒着笑,却莫名的骇人,赤红的眸光落在慕婉儿身上,“想让王妃落水后喝下那被掺了东西的姜汤?怎么,想王妃身败名裂?”

“倒是好大的胆子,连本王的人都敢算计!”

摄政王权倾朝野,莫要说他此番占理,便是没有任何理由,他处置人也无人敢说什么,他残暴狠戾的名声也不是空虚来风。

郑天坤原以为是看了场好戏,哪承想情况一转,他女儿就被牵涉其中,还是谋害摄政王妃的罪名!

“王爷恕罪,小女断没有胆子谋害王妃啊……”郑天坤这话说出来毫无说服力。

在场众人唏嘘,没想到这一场好戏竟是针对摄政王妃而来,倘若那时她掉入水中,岂非名声尽毁?若在中药之后王爷仍未赶来,可会有更重的戏在后头?

那些曾经与慕婉儿交好的贵女们,此时看向她的眼神布满了惊惧,这样的算计,倘若用在她们身上……

单是想想都后怕。

“王爷明察,盈盈断断不敢谋害王妃啊……若真是盈盈做的,她也不会落得这样险些毁掉的下场……”郑夫人一边说一边哭,同时还满心惊惧,在君临,摄政王就是皇上的面子都不给,无人敢得罪他,若……盈盈当真险些害了王妃,他们郑家就完了啊!

求情声此起彼伏。

周子御“唰”的一下打开桃花扇,“大家都静一静,适才青铭所言还未对峙呢,本公子可不想背上一个胡编乱造的名头,来人,将他们嘴里塞的东西都取下,让他们将知道的都说出来。”

周子御话音方落,青铭便示意那几个侍卫将堵在那几人嘴里的破布取出。

“王爷饶命,小侯爷饶命……”一阵求饶声。

“不想死的都安静,一个个的说。”周子御说着,桃花扇指向那个梅兰,“便从你开始。”

……

一番说下来,与青铭所言没有任何差别,倒是多了不少的东西,比如那个叫王成的小厮说出,慕婉儿曾不止一次用他妹妹的性命来威胁他做事。因为他是郑府的小厮,别人不知他尚有一个妹妹在慕府,就算犯事也不会查到慕府头上,慕婉儿自是有恃无恐。

那赵三还说,他寻到侯府后门守门的小厮,没说几句,仅给一两银子小厮就答应放他进府,倒像是刻意安排好的。

将那开门的小厮带来盘问,又得出他收下慕婉儿婢女小环的二十两银子。二十两可是小厮两年的工钱,这样好的机会,不就是开个门的事,他自然乐意。

又一次将慕婉儿牵扯进来。

“不知慕小姐还有何话好说?算计人算计到京博侯府来,想让侯府背这个锅?慕小姐未免太不将本公子看在眼里了?”

“周小侯爷,臣女确实不知情……”

周子御轻嗤一声,“你不知情?难道你当真以为本公子会信你的婢女能有这样的胆色?”

扫向一旁战战兢兢跪着的小环,“小丫头可是想好了,本公子能一个时辰便查到如此多,自也能查出更多来。若是届时查出你说了慌,那可就不是你一人受罚这般简单了。借着京博侯府的地儿犯事,还意图谋害摄政王妃,这样的罪名是会被诛九族的。”

小环惶恐,“奴婢说,奴婢说……”

------题外话------

*

二更五点半左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