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所谓家法,入月华居(三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近亥时,马车到摄政王府。

彼时顾月卿调息一阵后,竟就这般靠着君凰睡了过去。

待马车停好,君凰方扣着她的腰将她抱起,顾月卿缓缓睁开眼,想是睡得有些懵,盯着君凰看了一瞬,眸色才渐渐清明,“王爷身上有伤,我自己走即可。”

“不过一点小伤,无妨。”说着还将她又往怀里扣紧了几分。

顾月卿却坚持,微微拧眉,“不成,王爷的伤由我亲手包扎,受伤程度如何我很是清楚,若好生将养,半月便能结痂恢复。若随意这般对待,许一月两月都难好全。”

忽而眸光一转,“适才说过不许受伤,否则家法伺候。倾城本顾念着王爷身上有伤不欲提及,王爷却不将自身的伤放在心上,便莫要怪倾城。”

君凰淡淡挑眉,垂头靠近她几分,“早前匆忙未及细问,不知王妃所指家法为何?”

顾月卿绝美的面容上,美眸似是划过一道狡黠的光,抬手环过他的脖颈,“三日内不得亲近。”

君凰面上笑意猛地一收,“不成!”

“换一个!”

见他成功变了脸色,顾月卿沉静的小脸上,唇角勾起一抹小小的弧度。

“自来家法订立便没有更换的道理。王爷此番若将我松开,家法可暂缓,若不然,左右王爷身上有伤,也不是我的对手。”

“暂缓也不成!”

若真要打起来,莫说他身上有伤,便是无伤,一时半会儿也难以分出胜负。再则,刀剑无眼,他又如何会与她动手?

他恨不得每时每刻都与她亲近,三日不能亲近?这般家法若是成立,往后这日子还如何过?

“素来家法需一家之主来立,你此般家法不妥,本王欲要重立!”

顾月卿也不说话,仅定定看着他,眸中毫无退缩之意,君凰便垂头将唇贴着她的唇角,似呢喃般道:“卿卿,换个家法可行?不若二十大板?或者五十大板?再不然一百大板亦可,皆比你定的要轻上许多。”

顾月卿有种扶额的冲动,二十大板下去,没个十天半月无法下床走动,更莫要说五十大板一百大板,竟说这比三日不能亲近还要轻上许多?

“家法之事往后再议,你且先将我放下,不然家法即刻执行。”

他的唇贴在她唇角,说话间,唇瓣总不自觉从他温热的唇上擦过,有种酥麻之感传遍全身。

君凰紧紧看着她,“卿卿,那家法暂缓之事可否取消?”

顾月卿有种翻白眼的冲动,他怎尤其执着于此事?所谓家法不过是她临时起意。

“且看你的表现,先……”

君凰直接含住她的唇瓣,将她未出口的话堵回去,“本王这便松开你,家法之事莫要再提。”

*

之后君凰终是未坚持抱着她,却牵着她的手不放,两人就这般步入府中。

君凰无半分让顾月卿回青竹院的打算,道是她的婢女不在身侧,无人伺候。

顾月卿直想问他,青竹院无婢女伺候,难道他的月华居便有?

不过她反问的话未说出口,便被君凰的一句他身上有伤,需有人近身伺候,平日里他贯常不允人近身,若她不随着一道去月华居,他便连带着伤一并跳入池中洗漱。

君凰此人,便是仅相处几日,顾月卿也知晓他说到做到。闹归闹,哪能拿身子康健开玩笑?

终是随着他往月华居而去。

君凰却牵着她一步步走向月华居的内院。

走过那道长廊,顾月卿借着皓白月光打量四下景致,果然花草水鱼一样不差,便是夜间得见,亦能感受得到这内院比之皇宫的御花园来也毫不逊色。

这是她第二次踏进此处。

上回夜间来得匆忙,并未细看,这回虽也是夜间,却与上次差别甚大。旁的且不论,上回便无人牵着她一道走。

君凰看着她,“卿卿在想什么?”

“想上回我来此,是被暗卫追着误闯入的。”

君凰脑中忽而想起两人在此见面的场景,帷幔温泉中,她跨坐在他腿上,他埋首在她颈间……

从前不觉有什么,自两人那般亲密过后,此番想来,竟是有种心尖发颤指尖发抖之感。

试图用说话转移注意力,“那夜卿卿来此,所为何事?”

顾月卿也抬眼看他,“寻你。”

“嗯?”

“彼年你仅留一‘君’字与我,这天下间唯君临皇族名姓间方有君字,便想着若你从万毒谷安然离开,许便在君临帝与摄政王之间择一人。恰逢我嫁入王府,离摄政王近些,便先来此一探,没承想却是一探便准。”

“原是如此。”

而后君凰便停下步子,直直盯着她,“倘若当初本王未接下赐婚旨意,你若嫁与旁人,可是也会如待本王一般待他?”

顾月卿抬眸与他对视,“君临皇室男子唯你与皇兄,皇兄有皇嫂,断不会允我入宫,你若未接圣旨,无非是我未能和亲君临。”

“然我寻你是必做之事,便是不能以和亲之名入君临,我亦可寻其他法子名正言顺长久在君临停留寻人。左右我要寻之人不是你便是皇兄,以我之能,相信纵是守卫森严如摄政王府也一样入得。届时必能与你相见,待将你认出,断不会知晓你身中剧毒而不顾。”

“我必会想法子为你解毒,如此一来二去,便是不能相知也定会相识。所以,不管当初你接不接这道圣旨,你我之间这场缘分终是注定。”

“再则,若我未记错,你接到圣旨时我已坐上花轿,而天启那边早已各州郡都张贴下倾城公主将和亲君临摄政王的布告,便是你未接下圣旨,这桩婚事亦是板上钉钉。”

看着她这副面色沉静,眼底却略带着得意的小模样,君凰忽而失笑,“呵……”

抬手捏捏她白嫩柔软的脸颊,“如此说来,你这一生注定是本王的人?”

顾月卿挑挑眉,“错,是你这一生注定是本宫的人。”

君凰看着她一瞬,而后直接将她扣紧在怀里,脸埋在她颈侧,闷闷的笑着,“卿卿,你好生可爱。”

还时不时蹭着她的脖颈,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顾月卿抬手抚过他的墨发,心道:究竟是谁好生可爱?

“卿卿,你自打生下来便是本王的。”

“嗯?”他的声音有些低有些闷,顾月卿未听清,“你适才说了什么?”

君凰将头从她颈间抬起,一手抚着她的脸,拇指在她脸颊上来回摩擦,眼底尽是柔和的笑意,出口却不再是适才的话,“幸而本王当初未拒下赐婚,否则如今何来卿卿这样貌美的娘子?”

也不知是因着他拇指的摩擦,还是因着他以这般模样与她说此一番话,脸颊有淡淡的红晕。

“走吧,时辰不早,你明日当有政事要处理,得早些歇着。”

君凰赤红的眸子盯着她的脸,有几分意味不明,“是该早些歇着。”

待顾月卿反应过来他话中之意,面色又红了几分。

由君凰牵着,两人缓步走到长廊尽头,推开房门。

这处屋子应是被重新布置过,好似还添置了许多东西,床幔窗前陈列的梳妆台最是明显,那上头竟摆放着几个首饰盒。不用想顾月卿也知,里头定都是些贵重饰物。

在那隔起来的书房中,此时多了一张矮桌。就连屋中摆放衣衫的柜子也明显多出一个。

拐角处摆放着一个花瓶,花瓶中正插着几束盛开的海棠花,隐隐还能闻到海棠花香。

正在打量,便听到一阵翅膀扑腾的声音,抬头看,竟是一只鹰落在窗台上。

君凰松开顾月卿的手朝那只鹰走去,而后也不避开她,直接从鹰的腿上取下信筒拆开来看。

待看到上面的内容,神色好似有几分凝重。

顾月卿不由问:“可是出了何事?”

“不是什么大事,待会儿再说与你听。”

“里间有温泉,此一路身上都是汗,左边那个衣橱中皆是卿卿的衣衫,卿卿可自选一件先去洗漱,本王需回一封书信。”

顾月卿面色稍稍不自然,这一路过来,还真全身是汗……

------题外话------

*

三更来了,明天的一更写不了,太困了。起床写了就发,三点来刷一定有。

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