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重伤离去,君凰撒娇(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此同时,顾月卿已飞身而来,手上攻击不断,流萤闪避不及中了一招,气血翻涌,一口血吐出来,染了少许在白色的围帽帘子上。

回身反击,白绫直直朝顾月卿而去。

这般之下君凰那边便得了空隙,挡下燕浮沉的攻击后,两人直接穿梭在林间树上。

打斗继续。

这边顾月卿和流萤也战于一处。直接立于树枝之上,同样两道纤细的身影,一红一白。一人着面纱,一人戴围帽。

指尖抚过琴弦,白绫呼啸直击。

顾月卿面色渐渐苍白,一边攻击一边思量着,她知晓燕浮沉身边有一奇女子,武功高强谋略过人,甚至燕浮沉早年能从先大燕王那般多的子嗣中以舞姬之子的身份夺得太子之位,少不得此女子的相助。

照理说能力如此过人,断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却偏生这五国天下中,没有此女子的名头,若非万毒谷有缜密的情报网,怕是到如今连她都不知晓有这般一个人存在。

便是如此,万毒谷也未查到这白衣女子的来历身份,只知名唤流萤,连姓都未知晓。

或许只有燕浮沉知道这女子的身份,亦或许连燕浮沉都不知。

顾月卿在思量时,流萤实则也在沉思。

她发觉,她这般攻击竟是一次都未近得月无痕的身!每次攻击皆会被她琴音带出来的杀伐劲风挡下。

只是月无痕的攻击也一样在减弱。

这般之下,不难看出月无痕使出“琴诀”实是极耗费内力,若有足够能耐挡下她的攻击,内力也足够与她消耗。待月无痕脱力时,便能轻而易举取下她的性命。

当然,若想挡下这每招必杀的琴音,还要坚持与她耗着,说起来容易,这世间怕是没有几人能做到。

想杀月无痕,难!

与月无痕交手,与其说是杀她,不如说是尽量在她的“琴诀”下保住性命!

多么可怕的对手!

这样的人本就是个难对付的,莫要说她手上还有个神秘的万毒谷,若她成为君凰的助力,这天下岂非是他们囊中之物?

绝不能让这两人一直合作!既是杀不得月无痕,为今之计,便只有离间她与君凰。

若以寻常的法子怕是离间不了这两人,唯有从他们的感情上去离间。凡女子都容不得丈夫眼中只装着旁人,相信倾城公主也不例外。

今日想杀他们是不可能,待回去后,或许可寻机找倾城公主合作。

却不知,若当真找上倾城公主,吃亏的人绝不会是月无痕。

又一番打斗,两人齐齐后退,各自立于一处枝头相对而立。

顾月卿此番只觉满嘴腥甜,头晕胸闷,若长此僵持下去,败的人必然是她。

果然还是身子太弱,稍稍失血便难尽全力,待回去定得多找些法子调养身子,也该快些将君凰身上的毒解了,以免他总毒发需她的血来压制。

“本座素不杀无名之人,今次阁下既能在本座手上过这许多招打成平手,想来也是一方人物。”

顾月卿是话多之人么?

自然不是。

她是个好奇之人么?

可以算是,却不至于到这般当着人的面询问其名姓的地步,尤其是敌人,她更不会多问,也没有什么不杀无名之人的规矩。

从小到大,她仅主动询问过一人的名,那人便是君凰。

她此番如此,不过是拖延时间来调息。

“琴诀”使出时耗费内力,然修习“琴诀”之人,在脱力之后内力也比寻常人恢复得快。否则早前她也不会仅靠在君凰怀中调息一番便恢复得差不多。

“在下不过无名小辈,不足以月谷主记挂在心。至于月谷主所言的打成平手,是抬举在下了。若非月谷主与在下动手时尚需分心去对付底下那八个高手,在下断不是月谷主的对手。”

顾月卿一手抱着琴,一手附在琴弦上,暗暗调息,也在细细打量她。

此女子不卑不亢,有武有谋,若非站在对立面又不知身份,倒是可收拢过来。

可惜。

顾月卿确实不多与人亲近,却不代表她不懂能人善用。万毒谷能有今日的成就,并非她一人之力所能达到。

她手底下有许多本领高绝之人。

世人道她出手必杀人,不过是谣传。如早前那般将来杀她的刺客收拢之事,她没少做过。否则万毒谷也不会有人有这般多的人足够撑起北荒七城。

“阁下既不愿说,本座便不逼迫。”

飞身一跃,指过琴弦。

流萤一惊,忙起身躲过,挥出白绫反击。然顾月卿这番攻势分明比之前凌厉。

流萤大骇,不过片刻功夫不出手,她的内力便恢复如此之多!

不可思议!

“噗!”一口血吐出,身形一晃,险些从树枝之上落下,幸得她堪堪稳住。

那边,君凰和燕浮沉的打斗还在继续,两人依旧不分伯仲,身上都有不少伤。即便正在打斗,两人也关注着另一边的战况。

都担心同伴会否受伤。

是以在看到流萤身形晃动险些从枝头落下时,燕浮沉心下一惊,愣了一瞬。

也恰是这一瞬,被君凰一剑刺中心口。猛然反应过来,挥剑退后,维持不住身形,半空跌落。

却不是狼狈的落地,剑插地面,一手握剑撑着身子,一手捂着心口,血不停的往外流。

流萤也看到这一幕,大惊,“王!”

燕浮沉一咬牙,跃上离他最近的汗血宝马背上,拉着马缰,打着马背,马开始狂奔,“流萤!”

流萤闻声便从树上跃下,落于燕浮沉身后与他同坐一骑。

汗血宝马的速度极快,反应过来的顾月卿和君凰使着轻功追出少许,便不见他们的踪影。

两人皆不欲再追,对视一眼返回原地,将六名夜刹解决。

为何是六人而不是八人,是在两人追出去之时,有两名夜刹已翻身上马快速逃离。需解决眼下六人,是以并未追去。

燕浮沉的一场刺杀,不仅未杀得君凰,反而死了六名精英丢了七匹汗血宝马,还累得两人都身受重伤,没几个月怕是无法恢复如初。甚至若不及时寻到药来止血,燕浮沉恐有性命之忧。

伤在心口,可不是玩笑。

对比君凰这边,顾月卿仅是脱力,调息一阵便能恢复,君凰身上纵有不小伤,却是仅有手臂那一道算得上重,回去修养一段时日便能恢复。

“卿卿,可有受伤?”君凰将赤魂插在地上,快步过来握着顾月卿的肩膀上下查看。

“我无事,仅是有些脱力,倒是你……”

拧眉盯着他手臂上的伤,“先上车,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听她说无事,君凰方松口气,弯腰将她环住,无奈她怀中抱着琴不能贴近。便是如此,也不影响亲昵,抬手扯下她的面纱,脸颊贴着她的脸颊,微阖着眼如撒娇般蹭着,“卿卿很厉害,救了本王的命。”

顾月卿被他这个举动弄得很是无奈,怎感觉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

空出一手抬起来贴着他半边脸,轻轻摩擦着,语气透着几分无奈,又有几分宠溺,“好了,先回马车处理伤口。”

君凰贴着她的手心又蹭了两下。

弄得顾月卿手心酥麻。

即便未将刺客杀尽,君凰此番心情也尤其好。不是因着得了七匹汗血宝马,也不是因着顾月卿救下他的性命,而是他发觉,旁人极难伤到她。

一场打斗下来,她仅是脱力,身上倒也受些内伤,却不算重,除此连一点皮外伤都无。尤其在对付那般多高手后,她还能将那白衣女子逼到如此境地。

便说明她的武功之高绝,若非遇到极强的对手,断伤不得她性命。

这个认知让君凰很是欢喜。

“王爷、王妃,是属下无能。”

君凰将顾月卿松开,两人看向单膝跪地的那两名暗影卫。

------题外话------

*

二更三点。

偷偷和你们说,打戏最难写了~大大的欠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