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互相发狠,马车之上(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君凰将顾月卿抱出樊华楼,暗影卫便已就近买下一辆马车在外候着。

君凰将顾月卿直接抱上马车,却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马车狭小,是寻常富贵人家出行乘坐的那类,仅有一排软垫可落座。

君凰坐下,让顾月卿横坐在他腿上。也不说话,就这般定定看着她。

被他这般看着,不知为何,顾月卿竟生出一种是她错了的感觉来。

不可否认,倘若哪日她不小心听到有人对君凰提及与她和离之事,她的反应与君凰今日比起来,怕也是不逞多让。

良久,顾月卿心下一叹,身子动了动,让他的胳膊不硌着她的后颈,方抬头看向他。

“和离一事纯属子虚乌有。我的婚事由我一人左右,这世间无人能插手。至于千流云,有些事我并非瞒着你,只是一句两句说不清,总归你要知道,我不会害你便是。”

“那些未告知你的事,早晚有一日你都能知晓,我不与你细说,却也不会故意瞒着你。”否则她与千流云见面也不会不避开他派给她的侍卫。

“而樊筝你更不必在意,我确与她有过不少交集,算来她当是这么多年来与我交情算得上不错之人……”

听到这里,君凰稍微缓和的神情又紧绷回去。

“樊筝另有心中人。”

君凰闻言一顿,方道:“卿卿,本王并非有意为难于他们,本王仅是不想失去你。”

听到“和离”二字会愤怒,是恐她会离开他。

见樊峥那般亲近的称呼她会气怒,不全是因着他心中不舒畅,还因着他对她知之甚少。

在她过往的年岁里,都经历过哪些事,遇到过哪些人,他一无所知。此番不过是恐哪日突然冒出什么人,将她彻底带离他身边。

既是认定要与她过一辈子,他断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所以他不介意来一人斩断一人。

今次饶过樊峥已是他最大的让步。

樊华山庄庄主痴心叶家少主,此事天下皆知,如此,樊峥若再对顾月卿也怀着那种心思,怕是要被天下人唾弃。

君凰自然不是真的觉得樊峥与顾月卿之间有什么,他就是瞧着心里不舒畅。

快马加鞭满怀期待的出城迎人,未见到便着人满市集的寻,连一刻都等不得。好不容易等到消息满心欢喜的寻来樊华楼,却是听得一场“和离”的言辞,搁谁会不气怒?

怒气尚未散,便又冒出状似与顾月卿关系亲近的樊峥,这若换作从前行事从无顾忌的君凰,断不会如此草草了事。

听到他这番略带不自信的话,顾月卿心中有感动也有心疼,还有些许说不出的愧疚。

君凰是何许人?君临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多少人单闻他的名便恐惧万分,却偏生在她这里生出不自信来。

“你若不负我,我必不会弃你而去。”

她此刻出口这句话时,语气甚是郑重,眸中尽是坚定,还有一道浅淡却让他无比欣喜的情意。

“卿卿且记住今日之言,往后本王再遇着这般情形,会尽量控制情绪忍着不杀人。”纵是再遇到这类事他怕是也很难控制住。

说着,他身上便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诡黠气息,妖异却慑人,“若卿卿有违今日之言,本王便亲手杀了卿卿。”

岂料顾月卿的气势也不弱半分,直直回视他,沉静狠戾,“若王爷往后负我,我便将万毒谷中最毒之物用到王爷身上,让王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亲眼看着我如何覆灭你君临江山。”

君凰看着此般的她,赤红的眸子一亮,修长的手指便夹着她的下巴抬起来,垂头咬上她的唇。

不是亲,不是吻,而是咬。

待将她唇角咬破,在她吃痛之际便狠狠吻上去。

啃咬吮吸着她的唇瓣,卷着她的舌尖纠缠。

果不愧是他瞧上的女子,便是威胁人也与寻常女子不同,覆灭君临江山,这天下间敢说出如此狂傲之言的女子,唯她一人而已。

让他心尖滚烫,对她愈发着迷。

君凰发了狠的吻,顾月卿却也毫不退让,待他入侵她的领地纠缠,她便抬起双手紧紧环上他的脖颈,反击一般的咬回去,血腥味在两人口中漫延,君凰的唇角舌尖皆被咬破。

这番举动不但不使得君凰不悦,还叫他心底越发愉悦。

一手扣着她的头将她稳住,擒着她下巴的那只手早在她反客为主时松开,移到她纤细的腰间,隔着衣衫反复抚弄揉捏。

许是情到深处,亦许是两人第一次较量谁也不愿败下阵来,在觉察到君凰手上动作时,顾月卿并未因此停掉唇上吮吸的动作,反而在两人呼吸都有些不畅后,绯红的唇从他唇上渐渐滑下,由坚毅的下巴到性感的喉结,轻轻一咬……

君凰一颤,赤红的眸子泛着狠光,抚在她腰间上的手直接扯掉她的腰带,外衫内衫松散。

再轻轻一拉,便露出她与外衫一个色系的莲花肚兜。

觉察到凉意,顾月卿咬在他锁骨上的动作轻轻一顿,而后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一般,也将他衣襟拉开。

坚实的胸膛,惑人的气息。

嫣红柔软的唇一点点落下。

突然扯开她的衣衫,君凰的手却一直维持着握住她衣衫的动作,力道还尤其的大,像是紧张,又像是不知所措,哪承想她会有如此大胆的动作,直接在他胸膛上作乱。

紧握着她衣衫的手缓缓松开,落在她艳红肚兜下的平坦小腹上。

掌下一片细腻,让君凰的心尖轻颤,心脏跳动的速度也尤其快。

手掌滚烫,缓缓抚过,从未有过的触感带给顾月卿轻轻的颤栗。君凰却不甘于只停留在她的小腹上,迟疑一瞬,点点上移……

大掌下全是柔软时,两人的动作都止住了。

确切的来说是皆已僵住。

顾月卿还挂在君凰脖颈上的一只手骤然一松,一手还攥紧他暗红色的衣襟,原贴在他胸膛上的唇也隐有离开之势。

觉察到她要退缩,君凰手掌便猛地收拢,顾月卿一惊,一口咬在他坚毅的胸膛上,那道惊呼声也适时止住。

这一口咬得君凰也不好受,身子的变化是那样明显,额角有汗珠滑落。

这一刻他不想再忍,另一只扶着她后背的手直接落在她柔顺的长发上,轻轻一扯,不粗暴,却匪靡。

她的唇被迫离开他的胸膛,君凰便直接将修长的手指嵌入她的发中,扣着她的后脑勺,低下头吻上她的唇。

“卿卿,卿卿……”

新一轮的唇齿纠缠,大掌上的动作越来越重。

顾月卿一声声惊呼皆被他堵在口中。

对于两人来说,都是从未有过的体验,新鲜,刺激,亦让人沉迷。

待吻得顾月卿快喘不过气,抬手胡乱推他,君凰方慢慢松开她,却是与她鼻尖相贴,两人的唇瓣将贴不贴,气息纠缠。

“卿卿,你唤唤本王。”

顾月卿光顾着呼吸,哪里注意他都说了什么,迟迟未有反应,君凰便一发狠,手上力道一重。

顾月卿迷离的美眸骤然睁大,若非她控制力极强,嘴里那道惊呼声怕是都没能止住。

马车从喧闹的集市而过,四下皆是行人,马车上尚有赶车的暗卫,若叫旁人听到那样的声音,岂不是要羞愤至死?

紧咬着唇瓣。

“卿卿,乖,唤本王。”

生怕他又再继续,顾月卿想也未想,颤着唇吐出:“王……王爷。”

“卿卿,你这是在逼本王。”他是真的发了狠。

唇咬在她圆润的耳珠上,反复啃咬,手上动作不停,顾月卿哪里受得了这样双重的刺激。

“景……景渊……景渊,你……你别这样……”

即便她强忍着,出口的声音还是带着淡淡低吟。

君凰很满意她的反应,擒着她的唇便将她动听的声音堵回去,不欲让外面的人听去。

------题外话------

*

已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