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君凰心机,公报私仇(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打上次被楚桀阳气走,樊筝就一直在君临各地巡视樊华山庄的产业,今次刚好巡视到此处。

适才正在和掌柜对账,便瞧见君凰抱着一人走下来。

君凰的样貌着实太好,只是那标志性的赤眸让人一下便猜到他的身份,介于对他的恐惧,便是他再吸引人,也无人敢一直打量,生怕一个不小心惹得他不快累及性命。

然这般样貌委实又是世间难得一见,是以在那些垂首躲闪着不敢直直打量的眸光中,也有少许人偷偷看着。

看着他上楼,再看着他将一女子抱下楼。

眼底由一开始见到摄政王现身此处的惊惶变得如今的震惊!摄政王不喜女子,送进摄政王府一人他便斩杀一人,天下谁让不知?

而今唯一得他相待不同的便只有摄政王妃一人,素闻王妃与长公主前往万福寺祈福,算算日子,眼下也的确可能回程到此处,莫不是这位便王妃?天启倾城公主?

这般一想,有大胆的人便不由多看君凰怀里的顾月卿两眼,当然也是躲藏着看,不敢太明显。

倾城公主有倾国倾城之貌,此事早已传遍天下,然真正见着的却无几人,如今既有幸得见,怎能不心生好奇?

然待樊筝喊出这一声后,其他人便又开始惊疑。

倾城公主流落农家多年,断不可能结识樊华山庄庄主,所以摄政王此番抱着的到底是不是倾城公主?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之时,樊筝又开口:“小月月,你怎在此?”语气中透着惊喜。

还不待人应声,她便又转向君凰,拱手见礼,“见过摄政王。”

君凰本还抱着樊峥认错人的一丝侥幸,此番他既是能认出他的身份,便是说他适才唤的确是他的王妃。

抱着顾月卿的手猛然收紧,扣得顾月卿生疼,不由在心底叹息,樊峥这唤一声便罢,竟唤上瘾了是么?

从前她不是没纠正过樊峥对她的称谓,然并无任何作用,她倒是头一次不讨厌一个男子对她这般纠缠,虽则是单纯的纠缠。现下知晓樊峥是女儿身,倒也想通了。

君凰轻嗤一声,阴沉沉道:“你是何人?”

樊筝一愣,她如今领着樊华楼的掌柜,便是没有眼力见的人,也能一眼认出她的身份来,所以君临摄政王这是……故意的?

若是如此,他为何明知她身份却故意装作不识?

思量半晌,樊筝的目光落在顾月卿身上,转瞬了然。

不由眼角一抽,感情这是在吃醋?他不会以为她和小月月有什么吧?

难怪如此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不可否认,适才那一瞬,樊筝是真真切切感觉到了君凰的杀意。照理说依照君临摄政王凡事随心所欲动辄杀人的脾性,既是对她动了杀心,应立即杀了她才是,何以迟迟不动手却要这般强忍着?

樊筝不知,若放在从前不知顾月卿万毒谷谷主身份之时,突然有人闯上来与顾月卿这般一副亲近的模样,那人怕是早便死被他一招斩杀。

如今君凰强忍着不动手,无非是知晓顾月卿既是万毒谷谷主,从前便少不得与许多人打过交道。许是生意上,许是交情上。

若樊筝对顾月卿而言是友,更甚者是有利益牵扯的友,他贸然对樊筝出手,恐会惹得顾月卿不快。

谁人又能想到,素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的君凰,会因着顾月卿做到如此地步?

然旁人不知,顾月卿心里却清楚。

是以才会在樊峥这般唤她时未说什么,因着她知晓君凰纵是会生气,却不会真杀了樊峥。

这般认知,无疑又让顾月卿心底柔了几分。

明白君凰此番是因着吃醋,樊筝强忍着笑,挑眉,“在下樊华山庄樊筝……与摄政王妃曾有过几面之缘,算得上故交。”

这下君凰好不容易强压着的怒意又被她挑衅了出来。

几面之缘?故交?

这意味不明的话,听着真叫人不舒畅!

见他面色愈发深沉,赤眸中冷意越来越重,樊筝见好就收,否则若是当真将人惹急了,她还真不能保证凭着她的武功能从君凰手里逃脱。

小命要紧。

“只是从前不知王妃便是倾城公主,故而两位大婚,在下未能送上贺礼,待过两日,在下便从樊华山庄的店铺中挑些上好精致物件登门拜访,补这一番欠下的新婚贺礼。”

补新婚贺礼是真,至于登门拜访,完全就是樊筝故意寻君凰不痛快。

倾城公主嫁入摄政王府,摄政王不踢轿门相迎,让倾城公主自行下轿。新婚之夜不仅不现身,还连盖头也不掀便着人将倾城公主遣送至偏远小院自生自灭之事,天下间怕是没有几人不知。

从前不知月无痕便是倾城公主便罢,如今既知晓,樊筝哪还能坐视不理?

不能实锤的出手教训,还不能添添堵?

“不劳樊庄主费心,本王府邸上最不缺的便是精致物件!”就差没咬牙切齿。

好一个樊峥,惦记他的王妃便罢,竟有胆色挑衅上府!

“在下自是知晓摄政王府不缺这些,不过是在下一番心意,全了在下与倾城公主的情谊。”

别瞧着樊筝面上一本正经,心里早已笑翻。

能把君临残暴嗜血的摄政王逼得气怒却强忍着不动手的人,她也算是天下独一份了。

樊筝不傻,思量片刻便想透,那些关于君凰凶狠残忍的传言并非是假,如今却这般在如此怒极的境况下还不对她出手,无非是顾念着顾月卿罢了。

这么一想,樊筝心里倒是放心不少。

她从前也与旁人一般认为万毒谷谷主是个杀伐果断出手不留人的狠辣之辈,直至那次她自觉在月无痕手上逃脱不掉,便来了一招撒泼打浑。哭诉她命苦,好不容易瞧上个姑娘还求亲被拒,掉了好几滴眼泪,月无痕真就放过她,竟还坐下来与她一道喝酒。

纵是她什么也未说,樊筝却知,月无痕那般是在安慰她。

自此,她便知那些有关万毒谷谷主的传言都是假的,什么心狠手辣,明明就是个善良又漂亮的邻家妹妹。

后来接触得越多,她便越喜欢这个小妹妹,不过也正因为接触多,她也大抵了解月无痕是什么脾性。

不是所有人生来便冷心冷情,不过是他们经历过常人所没有经历过的苦痛,故而如此罢了。

她其实有点心疼月无痕,又知月无痕是万毒谷谷主收养的孤儿,便想着她也是无亲人照拂,说来两人一样苦命,她便对月无痕的好感又增了几分。

如今知晓月无痕便是倾城公主,再想到倾城公主的遭遇,她对月无痕的好感便更甚了。

能瞧见她找到一个真心待她好的人,樊筝心里很为她开心。

君凰又因樊筝的话杀意骤增。

往日情谊?

“樊庄主怕是认错了人,本王的王妃养在乡野,如何能与樊庄主相识?还请樊庄主莫要上赶着来攀交情,摄政王府的门楣不是什么人都攀得上的。”

樊筝嘴角又是一抽,攀摄政王府的门楣?

一句话不仅护住摄政王妃的名声,还抬高摄政王府踩低樊华山庄。

说好的残暴狠戾呢?感觉像是那种耍小心机的。

“摄政王说得在理,许是在下当真认错了人,失礼失礼。”

给君凰添堵是一回事,若搭上小月月的名声就有点不划算了。

君凰冷哼一声,继续举步下楼,走两步又突然停下,端着赤红冷厉的眸子看向樊筝,“樊华山庄近些年在君临开设不少产业,本王想着,樊华山庄到底隶属商兀,既是在君临行商,若受着君临商人一般的赋税,委实不妥,当应该在原有赋税上再提两成。”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待樊筝反应过来,气得直跺脚。

公报私仇!小人行径!

------题外话------

*

二更八点,今天依然三更,写得是有点慢,抱歉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