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太子表态,所谓顽疾(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樊筝真真被他的话给吓到了。

男子又如何?

两个男子在一起,像什么话?虽则确实也有这样的人存在,不然除却青楼,也不会有楚馆。

可他是太子啊!将来是要继任大统的,如何能与男子在一块?若是如此,岂非要被天下人唾骂?

且……且她也不是男子,若他知晓她乃女儿身,可是会因此远离?

不对,若他喜欢男子,作何又会几次三番的为着叶瑜追杀于她?

她与他自小相识,怎从不知他的喜好竟是如此?

想了想,樊筝还是决定要将他劝回正途,否则待他喜男子之事传开,他的太子之位怕是不保,整个商兀国亦会被他国嘲笑。

“楚桀……太子殿下,你这般是不对的,待有朝一日东窗事发,你会被天下人耻笑。”

楚桀阳定定盯着她的眉眼,眉头深皱,“你嫌弃本宫?”

说什么她有疾,分明是他有问题。

介于此,樊筝也不打算与他多计较,他喜爱男子之事也不是他能左右。因是为世俗所不容,又因他身份高贵不能让人知晓他这般心思,这些年他怕是忍得十分辛苦。

如此,她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只是一想到他喜欢男子,她心里还是会非常之酸涩。

“不不不,本庄主并未嫌弃于你,就是觉得你这般不妥,会被世人唾弃的。”

“那有如何?谁若敢多言半句,杀之!”眸色冷沉,杀意浓烈。

樊筝有些为他这般样子所吓,一个认知跃上心头。

他不是在说笑!倘若有人胆敢胡言,他会毫不犹豫动手将人斩杀!

然杀一人容易,杀十人也容易,杀百人千人万人也能够,却不能杀尽天下人。

“你当真一定要喜欢男子?便不能考虑一番喜欢女子?”

楚桀阳眉头深拧,“不能。”

说着深深凝视她,而后抬起手,拇指指腹轻轻将她眼角的泪痕擦干,那般模样竟是让樊筝生出一种被他怜惜之感来。

心狠狠一跳,无奈她穴道被点,仿若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阿峥,你是聪明人,当知晓躲着本宫不是明智之举,本宫想要的东西,便是不择手段亦要夺到手,莫要让本宫对你不择手段。”

阿峥……

有多少年了,他不曾如此唤过她?

从前两人以兄弟相称,他便是这般唤她。

眸光轻闪,“照着你这番样子,当是瞧上了本庄主,既是如此,你又作何为那叶家少主一再寻本庄主的不痛快?”

楚桀阳也不避开她,就这般凑上去亲吻着她的额头,而后落到她眼睫上,“商兀以商立世,叶家在商兀地位卓然,动不得。”

樊筝被他亲得面色极是不自然,想躲又躲不开,只能心尖发颤。

叶家动不得?所以若能动叶家,他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寻她的麻烦?

如此可是说,他因她纠缠于叶瑜之事一再发怒,不是因着叶瑜,而是因着他心中那人是她樊筝?

这个认知让樊筝久久回不过神。

也不知是喜悦多些还是震惊多些,总归她此番的心情有些难以形容。

他的唇从她眼睫上落到脸颊上,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眼角的泪痕,这个举动让正在愣神的樊筝猛然回神,面色有些泛红,“你……你干什么?”

便是她扮了二十多年的男子,她内里终究是个女子,哪能受着这般……这般出格的举动。

楚桀阳却没有放过她的打算,唇直接从她的眼角移到脸颊,再从脸颊一点点滑到耳侧,舌尖扫过她的耳廓,引得樊筝一阵阵颤栗。

“楚……楚桀阳,你放开我!”

他却一下含住她的耳珠,轻轻一咬,“阿峥,你动情了。”

樊筝羞愤不已。

这是她念了这么多年的人,如此待她,她不动情才怪!

耳珠被他含在嘴里轻咬,一阵酥麻传遍全身,“阿峥,与从前一般唤本宫阳阳。”

阳阳……

这都多少年前的称呼了,那不过是她当年不懂事乱唤的,后来明白事理后,她便再未这般唤过他。

此番听他在此状态下提出来,只觉得这个称呼实在是……让人难以启齿。

她紧要着唇瓣,就是不唤,他又咬重了些,“阿峥,你最好莫违逆本宫,否则本宫可不保证会不会就这样强要你。”

强要!他怎说得出这般话来!

脸红得滴血,却知他既是说得出,定然做得到。虽则她不知他在以为她是男子时说出这般话又该如何强要。

闭上眼,心一横,朱唇轻启,“阳阳……”

“阿峥,你是本宫的!”话音落,唇又落在她唇上,如暴风骤雨一般狂烈。

若此时樊筝还感觉不出他对她是怎样的心思,那她未免也太没脑子了。

纵然她在他眼中是个男子。

本就是她盼了许久,又费尽心思算计之人,既知他的心思,她自没有推拒的道理。

紧绷的身子缓缓软下去,动弹不得,做不到回应他的热情便只好安静的承受。

许是觉察到她的变化,楚桀阳浓烈的吻轻柔了些,唇舌纠缠。

“阿峥,阿峥……”

一声声唤得樊筝心尖发颤。

待他的唇从她唇上移开,移到她脖颈上,还粗暴的扯开她的衣襟,樊筝一惊,忙道:“阳阳,将我的穴道解开,你这般亲吻没有回应,难道不会觉得无趣?”

楚桀阳闻声一顿,唇尚停留在她脖颈上,半晌后,抬起头与她对视。

自来阴沉的眸子多了几许情欲。

“阿峥,你休要骗本宫,若将你的穴道解了,你定又要躲着本宫,再去寻那叶瑜,休想!”

樊筝有些心累,“我不会躲着你,可行?”

楚桀阳依旧盯着她,眸色阴沉深邃。

见此,樊筝一咬牙,“本庄主以樊华山庄所有钱财立誓,断不会躲着你,亦不会去寻叶瑜,可行?”

楚桀阳阴沉的眸光一亮,“当真?”

“当真。”

“阿峥,你断不能骗本宫,倘若骗了本宫,本宫便毁了樊华山庄!”

他又一次变得阴冷诡黠的眸子告诉樊筝,他说到做到。

她能立誓,却不想待到某一天他心中有旁人,她还需为着樊华山庄委曲求全。

“楚桀阳,你心中可有我?”

定定看着她,楚桀阳道:“自然。”

心有猜想与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全然不是一种感受,“那你可会娶叶瑜?”

楚桀阳拧眉,“不会,待本宫此番回去,便与叶家把婚退了。”

“与叶家退婚?以叶家在商兀的地位,你便不担心会动摇商兀根本?”

楚桀阳轻嗤,“阿峥,你也未免太小瞧本宫。叶家动不得,却不表示他们能骑到本宫头上。”

自来谪仙面容,便是变得如今这般性情诡变,亦同样引人沉迷。

樊筝看着他,不由晃了晃神。

“好,便是你与叶家退婚,我终究是男儿身,你将来若继任大统必是要娶妻生子传宗接代,届时我又当如何自处?”

“本宫不会娶任何人!”

说着又像是怕她不信一般,定定道:“阿峥,此话本宫只说一次,此一生本宫只会守着你一人。若继任大统必须传宗接代,本宫不要商兀这至高皇权便是。于本宫而言,随意从那些兄弟中挑出一个来培养并非难事,便是不为帝,本宫亦能大权在握。”

樊筝忽而觉得,他这副自信的模样更是让人着迷。

“我……我在你心里当真如此重要?”

“阿峥,你是本宫的,休要动什么歪心思,本宫不想折了你的羽翼将你囚禁在本宫身边。”

原来他竟是动过这样的心思!囚禁……

“你心中有我,因我是男子?”

楚桀阳看着她,“阿峥,本宫知晓你暂时接受不了两个男子这般,不必担心,多亲近几次你便会习惯。本宫只要你,与你是否是男子无关。”

樊筝一愕,“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不管我是男是女?”

楚桀阳不解她此般问话何意,却还是点头,“嗯。”

樊筝忽而低低的笑起来,“阳阳,给本庄主解开穴道。”

“你若敢逃……”

“我保证不逃,左右我武功敌不过你,便是我要逃,你早晚也能追上。况且樊华山庄就在那里,我又能逃到哪里去?”

楚桀阳一想,确实如此,便是她逃到天涯海角,他亦能将她抓回来!

楚桀阳抬手将她的穴道解开,得了自由,樊筝便动了动僵硬的身子,却没有要逃离的意思。

再三确定她不逃,楚桀阳便又毫不犹豫的吻上去。

这次樊筝没躲,犹豫一下便抬手环住他的脖颈回应,一个动作彻底刺激到楚桀阳,吻得越发狠。

最后还是樊筝受不住,抬手推他,他才缓缓将她松开。

“阿峥,你心里也有本宫。”肯定的语气,唇角勾起一抹笑。

隐隐有当年公子如玉的模样。

樊筝都快忘记有多少年不曾见过他笑。

还不待樊筝说话,他脸上的笑意便又一收,冷沉道:“你心中既是也有本宫,往后切不可再提纳妾之事,更不能再去招惹叶瑜。更况你身有顽疾,也动不得女人,何必做这等无用之事?”

樊筝脸上的淡笑一僵,“楚桀阳,你最好给本庄主解释清楚,本庄主的顽疾何来?”

楚桀阳抬手抚着她的脸,“阿峥,你反应不必如此大,本宫既说不会嫌弃于你,便不会。”

“本庄主没有什么顽疾!”樊筝几乎咬牙切齿。

“阿峥,你不必瞒着本宫,左右往后都要与本宫坦诚相见,本宫早晚都会知道。”

说着在樊筝未反应过来之时,直接侧起身,掀开樊筝的衣摆,隔着裤子抚上去,还摸了两下。

“不过是天阉,那个东西你没有,本宫有便可,断不会让你后半生过得不好,你该放宽心,莫要因此扭曲了心理……”

樊筝脸色爆红,杀人的心都有了,“楚!桀!阳!”

一脚将他踢开,楚桀阳一时不察被她踢中,直接让她得了空隙从床上跃起,三两下就隔得老远。

“去他娘的天阉!楚桀阳,本庄主和你没完!”

语毕人直接从窗户跃出去,不一会儿屋中便多一名黑衣人,单膝跪下,“太子殿下,樊庄主已离去,可要属下将其追回?”

“不必,派两个人保护她即可。”

她不过是伤疤被他揭开,恼羞成怒罢了。若此番他不指出,她怕是会因有得这般隐疾一直不愿与他更亲近。

黑衣人应声离去。

楚桀阳抬起适才抚于她某处的手看了看,不由将手心收拢。

她那里似乎尤其的柔软……

不过是少了个东西,竟就变得这般柔?

天阉,他仅是有所耳闻,从未见识过,倒是想亲眼瞧一瞧。

若樊筝知晓他此番想法,不知会作何感想。

------题外话------

*

今天人气推荐,晚点还有三更,但不知道几点,家里停电了,电脑没电了。

大家就很晚的时候来刷刷看,十二点以前,千万要来电啊我的天,我两篇文都在推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