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八章 背信弃义,重情重义(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毒谷谷主月无痕,许多人都未见过其真面目,但几乎无人未听过她的大名。

适才一道琴音便让他们气血翻涌,这世间仅琴音便能伤人甚至致命的,唯有万毒谷谷主月无痕修习的“琴诀”。

加之她方才出神入化的轻功及那一声“本座”的自称,不难猜出她的身份。

也正因猜出,四人才会如此惊骇。

“你是……月无痕?”支吾半天,老四终是满心惊惧的吐出此名。

顾月卿淡淡扫他一眼,“能识出本座,倒是有些眼力。如此,四位当也知晓本座的规矩。”

凡出手必杀人……

见过她出手的皆已是死人。

老大老二老三皆面如死灰,老四却要做垂死的挣扎,从马背上翻下,哆嗦的跪在地上,“求月谷主饶在下一命,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冒犯月谷主……这一切都是大哥一手主导,在下只是听命行事,与在下无关!”

“老四,你说什么混账话!”老三是个暴脾气。

老大一脸震惊,实在很难相信全心全意信任的兄弟会把他推出来顶罪,纵使撞上万毒谷谷主他们必死无疑,还是会寒心。

老二要理智些,拧眉不悦道:“老四,若我们兄弟四人联手尚有一线生机,你却为自己活命把大哥推出去,莫不是忘了你这条命是谁救的?”

“是!倘若没有大哥我活不到现在,可那又能如何?难道这些年我为大哥出生入死还不够报答这救命之恩么?大哥是救过我,难道我便未救过大哥?”

老大身子一颤,“老四,原来你是这样计算的……是,我救过你,你也救过我,我们扯平了,从此兄弟情义一刀两断,死活各不相干!”

说完这段话,老大狠狠别过脸,不再看跪在地上的老四。

“月谷主,这一切皆与在下无关,还请月谷主饶过在下,月谷主大恩大德在下定当报答!”

顾月卿居高临下的看他,眸光有些冷,“你适才说,只要杀了本座,赵邵霖便许你副将之职?”

老四又是一阵哆嗦,甚至都不敢抬头去看她,“是,在下一时鬼迷心窍,请月谷主大人有打量,莫要与在下一般计较。”

那边马背上听到他这番话的三人皆震惊不已。

好半晌,老大抖着手指向他,“老三,你太让我失望了!难怪你费尽心思也要劝我们接下这个任务,原来竟是存着私心!”

介于对君临摄政王的恐惧,他们一开始并不打算接下这个任务,还是老四一再劝说,道是摄政王脾性诡黠又自来不近女色,根本不在意倾城公主的死活……

“我存着私心又如何?这样居无定所的日子我早就受够了!天启少将军既能给我这一生都在追逐的东西,我又为何不能搏一搏?”

“月谷主,您便饶了在下这一条贱命吧!在下真是听命行事!皆与在下无关!”

秋灵在马车上听得嘴角一抽,这人莫不是把大家都当傻子吧?才说什么拼死搏一搏前程,又说存着私心方劝这几人与他一道接下这个任务,这番竟还有脸一再说“听命行事”。

顾月卿视线扫过他,而后端着清冷的眸子看向另外三人,“你们呢?也与他一般求饶?”

三人交换一番眼神,老大咬牙开口:“月谷主,我们兄弟深知不是您的对手,也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为讨生活接过许多任务杀过形形色色的人,然大丈夫立于世,死也当死得堂堂正正。”

“请月谷主赐教!”

老大语毕,三人便飞身而起各执武器朝顾月卿攻击。

顾月卿一个侧身,纤长的手指抚过琴弦,几道清脆的琴音传出,三人甚至连她的身都近不得便从半空跌落而下,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一番交手,他们方真正知晓万毒谷谷主武功高深莫测并非传言。

强撑着站起身,用手中的剑支撑着缓和须臾,老大方双手向前一握,“今日败在月谷主手下,在下心服口服!不知倾城公主便是月谷主,多有冒犯,还请月谷主给我们兄弟一个痛快!”

另外两人也撑着起身。

“既是如此,本座便成全你们。”单手抱着琴,抬手一抚。

“啊!”一道痛苦的尖叫声传来,却是那个试图趁机逃走的老四倒地,全身抽搐不止。

分明是经脉尽断五脏六腑皆被震碎的症状!

身受重伤的三人皆瞳孔微缩,如此看来,适才她是对他们是手下留情了!

那她的武功……

倒地的老四瞪大眼睛,撑着一口气,“你……你为何……为何……”

“本座自来最是不喜背信弃义之徒,再则,本座可曾说过会饶恕于你?”

指尖再次抚过琴弦,老四彻底断了气息。

死不瞑目。

三人见此,正等着死亡的降临。

然他们等来的不是死亡,而是顾月卿空灵淡雅的声音:“今次本座不杀你们。”

震惊,不解,难以置信……

万毒谷谷主的规矩他们知道,无人能在看到她出手后活命。

良久,还是老二迟疑道:“多谢月谷主不杀之恩,不知月谷主有何条件。”

“既是为生计所迫方做杀手,不若追随本座。”

扫秋灵一眼,秋灵接到示意便缓缓出言解释:“万毒谷涉猎广,手底下偶尔也会接一些杀手任务,与你们本职相符,能很快上手。再有,若你们为万毒谷之人,便不会再居无定所,不仅如此,还能得到万毒谷的庇护。”

“我家主子的武功如何三位已亲自领教过,有主子护着的万毒谷,这世间无几人敢轻易冒犯。”

“三位也知我家主子的规矩,今次若非瞧见三位还有些傲骨,又重情重义,三位恐已与地上躺着的这位是一个下场。”

“当然,三位也可不应,我家主子既是说不杀你们,便是不杀,然我作为属下,断不会让看到我家主子出手后又不确定是敌是友之人安然离开。”

语毕,便捡起适才那老大丢在她旁边的匕首,轻身一闪便到三人眼前,“三位的回答是?”

老大看着突然出现在他跟前的秋灵,心中万分惊诧。

一个跟在身边伺候的婢女武功都如此之高,怕是至少要他们中的两人联手方能勉强与她一敌。

老大看向老二和老三,两人皆道:“大哥,我们听你的!”

老大一顿,对着仍立于树枝之上的顾月卿单膝跪下,“属下见过主子!”

两人也跟着,“属下见过主子!”

顾月卿扫向他们,面色无波,“本座尚不是你等之主。”

三人困惑,秋灵便道:“我家主子之意,是你等如今虽愿追随,却是在如此迫不得已的境况下所作决定,是否忠心尚需观察,何时能取得主子信任,你们便何时是万毒谷的人。”

而今万毒谷挪至北荒七城,那是只有万毒谷的核心弟子才知道的地方,若什么人都算得万毒谷弟子,北荒七城的存在断不会到如今还不被世人得知。

三人一想,这样也无可厚非。

“属下必不负谷主所望!”

老大话音落,另外两人也一致道:“属下必不负谷主所望!”

“既如此,你三人日后便直接听命于秋灵,此番离去,待三日后与本座一道去取赵邵霖性命。”

说着,顾月卿便一个闪身,人便入马车中。

速度之快仿若一阵风过。

秋灵看着三人,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冷肃,“牧秋灵,万毒谷右使。”

三人微讶,万毒谷谷主身边有左右二使,是谷主的左右手,平日里代谷主掌管各项事务。

原以为不过是个小婢女,却原来是右使,难怪武功如此之高。

“见过右使大人!”

“将此药服下,待取得主子信任之时,本使自会予你等解药。”

三粒药丸,三人犹疑一瞬便接过吞下。

左右是侥幸捡来的命,再毒总毒不过命丧黄泉。

“你等且记住,主子如今是倾城公主,她的身份便是摄政王也未曾得知,在主子未决定说出身份之前,你等切不可与任何人提及。”

“是!”

“王府的侍卫当快追来,你等先离开。”

“是!”

扔出一瓶药,“此是专治内伤的药,各自服下一粒,还有你的匕首。”

翻身上马的老大一手接过药瓶,一手接过匕首,有些愣神,而后感激道:“多谢右使大人!”

打马离去。

秋灵方回到马车上拉紧缰绳,薛傲等人便追上来。

------题外话------

*

二更下午三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