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花语结局,随马狂奔(三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有几道马蹄声传来,回头一看,恰是君凰派来保护顾月卿的侍卫,此番有两人过来。

翻身下马,给周予夫和周子御见礼,“末将见过侯爷、小侯爷!”

“侯爷,照理说这本是京博侯府内事,末将不宜插手,但末将是奉王爷之命保护王妃,适才此人对王妃出言不逊,想来侯爷也知王爷脾性,这番对王妃出言不逊之人还请侯爷交由摄政王府处置。”

君凰的人行事,寻常时候不会多与人解释。此时愿意说这些话,实是考虑到周花语曾为京博侯府大小姐的身份,又看在君黛和周子御的面上。

君凰的人是什么性子周子御很清楚,周花语那般怒骂于顾月卿,他便已猜到她的下场。

周花语惊恐,“父亲,救救我!父亲,落到他们手里我会生不如死的……哥哥,救救我!救救我!”

周予夫没有半分同情,看向周花语的眼神与以往一般。只是以往这般淡淡的目光,周花语以为是对她的宠爱纵容,直到此时方明白,他对她是真的淡漠,没有一丝感情!

“自作孽不可活,摄政王是什么脾性你不知?竟还敢对王妃出言不逊!”

周子御冷哼一声,直接对那侍卫摆摆手,表示随意。

周花语的一颗心跌落谷底,刚想骂,“倾城不得……”

便被点了哑穴。

嘴张开却没有声音。

“既如此,那末将便将人送回摄政王府暗牢,告辞。”

见他们就要把周花语带走,那酒鬼惊慌追上,“大人!大人请等等!”

正在拿绳子绑着周花语手的侍卫闻声回头,那一双眸子冰冷得不像话,吓得酒鬼连连后退。

已绑好,侍卫便翻身上马,欲要就着绳子这般绑着周花语,让她跟在马背后跑。

摄政王府可没有让犯人骑马乘车的好待遇。

酒鬼压下心底的恐惧又追上去,“大人!求求您放了草民的女儿吧!她年幼不知事冲撞了王妃娘娘,草民定会好生教导她……大人,求求您放过她吧!不若由草民来顶替她也成,大人!”

“吁”了一声,侍卫勒紧马缰回头,“既是想找死,本将便成全你!一并带上!”

另一个侍卫便拿出一捆绳子翻身下马,与绑周花语一样的方式绑着他,就这般翻身上马拖着走。

酒鬼大喊:“大人!您绑了草民,作何不将草民的女儿放了?”

“放了她?可真是异想天开!”

现在不杀,是要交由王爷亲自处理,不过落在王爷手里,可不见得比落在他们手里好。

“大人,您不能如此!您这是在草菅人命……”

“再喊一声,本将即刻将你五马分尸!”

五马分尸……

酒鬼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摄政王府的凶名谁人不知?惊恐得不敢再说一个字。

待到顾月卿乘坐的马车旁,那侍卫便将手中绑着周花语的绳子交与另一侍卫,吩咐:“将人送到暗牢,交由王爷亲自处置。”

“是,将军!”

这个侍卫其实是跟着君凰上过几年战场的将领,因身手不错人也机警,便被君凰使来保护顾月卿。

他会想着将人直接交由君凰处理,一则是周花语言语中对顾月卿不敬,而君凰对顾月卿的在意他们这些做下属的都看得清楚。二则便是此人知晓君凰这番一人在府中甚是无聊,加之王妃不在,此番王府中怕是阴沉一片。

正好将周花语送去给君凰出气,也能将在王府中伺候君凰的那些人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

“末将薛傲参见王妃。”

薛傲,也便是适才被侍卫称作将军之人,是这次君凰派遣来护卫顾月卿的侍卫头领。

马车中传来一道空灵悠远的声音:“薛将军寻本宫有事?”

“启禀王妃,适才那周花语对王妃言语不敬,末将便将她送到王府暗牢交由王爷处理,特来禀明王妃。”

“好,本宫已知晓,有劳薛将军。”

“末将职责所在,如此,那末将便退下,王妃有事唤末将即可。”

“嗯,辛苦薛将军。”

马车里,顾月卿实则刚回来,秋灵接过她的琴都未放下。

一边扯下面纱一边应答薛傲的话。

秋灵将琴放下,拿起适才顾月卿穿着的衣衫给她换上,“主子,说实在话,长这般大属下还未见着像周花语这般蠢的人,她何必呢?做这么多年的侯府大小姐,若是安分些,即便不是长公主与京博侯的亲生女,也能在侯府安然过活。待过个一两年,长公主出面给她寻个好夫家,不是一样能富足一生?”

“如今好了,生生将这样的机会断送。如此便也罢,左右还有一条命在。京博侯府不留她,却也不会杀她,她却偏生要来招惹您作何?难道那些关于王爷的传言都是假的不成?”

“平白落得一个生不如死的下场。”

顾月卿换上外衫,解下适才绾成发髻的墨发,如常用一根发带绑起来顺着后背散落而下。

坐到桌边倒了杯茶慢慢品着,“如今既是将人送到王爷那里,我们便不必再管。”

原本她还想给周花语一些教训来着,眼下看来不必她再出面。

秋灵了然点头,在另一侧的椅子上落座,“是,属下明白。”

“主子近来身子弱,这番出手可是觉得有何不适?”

“不必担心,并无。”许久不曾出手,再动起手来心底反而更畅快。

就是未能杀人,有些遗憾。

“倒是不承想京博侯府会闹出这样一番闹剧,说来那京博侯也是个精明人,却被一个婢女骗得团团转,说到底还是他太过在意长公主了。”

秋灵未喜欢过人,却很是明白这些男女情爱。

顾月卿不置可否。

“此番京博侯府一众人瞧见主子现身,可会有不妥?”

“无妨。”左右君凰也快查出来。

她既是这般说,秋灵倒也不再多想。

忽而眉眼弯弯,“不过主子,你这随便一现身就给万毒谷赚来一千两黄金,若被谷中众人知晓,大家对您的崇拜之情定又要更上一层。”

顾月卿有些无语,端着茶又喝一口,淡淡道:“这一千两黄金不入谷中,你且去传信,待京博侯府将黄金送到,便以万毒谷谷主之名送与王爷做军资之用。”

秋灵咋舌,这可是一千两黄金,京博侯府三分之一的钱财,竟就这般送出去。

大手笔啊!

不过万毒谷众人自来不质疑顾月卿的决定,是以秋灵仅恭敬应:“是。”

------题外话------

*

晚了一小时(捂脸),实在是码字慢了。

*

推荐好友文文一指流砂《连少权宠小萌妻》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甜宠文双C。

在酒吧昏暗的走廊里,连深把诺诺一把堵在墙角里,手里夹着烟,一双漆黑的眼沉沉凝视着她,不同于三年之前。

嘴角微微擦过她的脖颈,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有本事了啊!四小花旦,身体娇软,让我尝尝……”

以至于后来的某一天热搜上:#四小花旦林诺诺被潜规则了。

#四小花旦林诺诺与某某公司总裁深夜对剧本#

#官宣cp诺诺连深#

每天都是撒狗粮,以至于后来热搜瘫痪。

林诺诺躺在某个人的怀里,刷着微博轻笑一声“我被潜规则了?”

连深揉了揉诺诺的秀发,眼里满是宠溺轻哄道“那是你潜我”

余生很长,谢谢你一直陪伴我!

甜文!甜文!甜文!炒鸡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