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是否中毒,各执一词(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毒药解药?”君黛越听越迷糊。

不止是她,便是周子御都有些懵。

照着父亲与这个婢女的说辞,莫不是这婢女寻来毒药并用在母亲身上,以此来威胁于父亲?

“父亲,您的意思是,我母亲身中剧毒多年?”

周子御自身有着神医之名,倒是不知有什么毒是中过之后他察觉不得的。自来一得空他便会与君黛把脉,她的身子状况如何他极是清楚。

周予夫面露忧色,“是,当年为父便请药王来与你母亲相看过,你母亲确实身中剧毒,无奈药王也没有法子。为父遍寻多年皆寻不到万毒谷所在之处。你自幼聪颖,单自行看医书便对医之一道多有见解,为父这才依照药王的提议将你送到药王山习医,想着或许待你学成归来,许能寻到法子解母亲身上之毒。”

听到周予夫的话,周子御面色古怪。

若是他未记错,约莫三四岁时,与父亲有些故的师父曾来家中做客,彼年他虽年幼,却是能识些文断些字。

师父来时恰见他在看一本医书,一时便来兴致问他一些有关医道的简单问题,他都答得上来,师父便眼睛一亮欲要收他为徒,只父母见他年幼舍不得他离家吃苦便回绝。

后来年岁再大些,父亲便突然一反当初决定将他送到药王山,甚至不顾母亲的反对……

当时不明缘由,如今想来,怕是师父以母亲身中剧毒他解不得,以他小小年纪便对医道有所见解的天赋,将来许能寻到法子为诱,方引得父亲松口。

“父亲,儿子觉着,你是被这婢女哄骗了。”

周子御其实有些无语,父亲看着也不像这般蠢笨之人。

周予夫一顿,看看如烟,又看看君黛,最后再看向周子御,“哄骗?”

“你的意思是,你母亲并未中毒?”周予夫这般并非是被欺骗后的愤怒,而是欣喜,因着君黛无事而欣喜。

“是……”

“什么中毒未中毒?你们且说明白。”君黛看着他们这般说话,大抵猜到少许,但也是一知半解,欲要弄的清楚明白方安心。

于是周予夫便将当年他一觉醒来知晓被算计,正欲取如烟性命却被她以君黛的性命为威胁而作罢,之后同意让她将女儿换去一事细致说来。

“……夫人,本侯并未动她分毫,只是……”说着周予夫愧疚的看向春蝉,“只是对不住我们的女儿。”

听完他的解释,君黛面色大变。

看向一旁的春蝉,动动唇却是半天都未说出一个字,眼眶中全然蓄着泪水。

良久,对周予夫怒道:“便是如此,你也不该弃女儿于不顾!你看看女儿这些年都过的什么日子?才一个月大的孩子,你怎忍心?”

要说君黛此番气怒,并非全然是气周予夫,更多的还是气她自己。

都是因着她,女儿才受这许多苦!

“是为夫的错。”除却这个,他不知还能说什么。

对一旁敛眸瞧不出神色的春蝉道:“女儿,是父亲对不住你。”

春蝉方才还因着知晓被周予夫允旁人将她换去而心生怨怼,此番却是听到这样一番言辞,她心中十分复杂。

若说无怨,她又觉有着一股奇怪的情绪在心底漫延。若说有怨,然听到这个因由后,好似也没什么好怨的。反而觉着,倘若夫人当真被下毒,她能成为这个筹码让夫人活命,实则是件幸事。

毕竟夫人为人那般好。

春蝉敛敛心绪,抬眸看向周予夫,“既知夫人身上之毒尚需解药来解,侯爷隐瞒这许多年,也被母……如烟威胁这许多年,却又为何于此时说出?”

言下之意,既是被下毒,未拿到解药便将事情摊开,便不怕因此危及君黛性命?

周予夫长叹一声,苦笑,“为父又何尝不知?只是近来府中发生这些事,为父想了许多。为父与你母亲成婚二十多年,从未有过这般冷战。不过短短几日功夫为父便受不得,也见不得你母亲成日伤心,再念及你吃苦多年……便下定决心,倘若为父今日之举仍未拿到解药,待你母亲毒发之日,为父便随她而去就是……”

君黛看着他,满是动容。

依照他之言,岂非这十多年来在她过得幸福美满时,他却一人承受着这许多?

一眨眼,眼泪便顺着脸颊滚落而下,“你……你怎不告知我?”

看着他们这般悲戚哀然愧疚痛苦,周子御终是忍不住开口:“母亲的身上并未有中毒的迹象。”

“什么?”

“当真?”

……

几道声音同时响起。

周予夫本因周子御的话十分激动,转瞬不知想到什么便是神色一黯。

与此同时,终于又缓上一口气能开口的如烟突然冷笑道:“大公子,你觉得倘若未给长公主下毒,奴婢敢以此作为要挟?奴婢适才说过,这毒药出自万毒谷。自万毒谷出来的毒物,又岂会寻常?大公子能耐虽大,却不是无所不能,未瞧出来也没什么奇怪。”

------题外话------

*

有点少,三更,晚上9点

**

推荐好友半阙长歌短篇:《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

【简介】

“是你?”

签售会上,安婧抱着书,惊愣不已。

谁能告诉她,当红白金作家、被誉为灵魂写手的柏川大神,竟然是她六年前的邻居!

“这就是偶像剧的开头啊!”闺蜜兴奋。

然而,中间隔了五年的时光,谁又还在原地?

*

记者采访柏川大神,“您今年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男神答:“找到故事里的那个女人。”

而现在,故事里的女人站到了他的面前。

“好久不见。”他说。

*

她以为的偶遇,不曾想是他五年的拼命追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